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四章

“没有人会是天生的领导者的。”维因尔俯下身子,轻轻将斗篷披在艾门尼斯的身上。

艾门尼斯环抱着枯树干模样的菲索尔兹姆之杖和双膝,感受到背后的温暖才勉强笑了一下:“我,只是担心。”

维因尔和少数人类作为代表跟随部队前往苏瑞姆的,但维因尔更多责任则是照顾好大祭司,所以她和艾门尼斯住在同一个帐篷。

已经出发了数天,在德鲁伊长老们强大的法力之下,他们几乎迅速横跨了半个萨奎尔斯帝国而没有引起注意,明天就将进入高寒堡的范围,根据周围村庄打探到的消息,整个高寒堡已经失去联系好些天,但这种情况在大暴雪来临的时候也会出现,所以村民们并没有当做大事。但对于精神紧绷的德鲁伊一行,不难得出,高寒堡可能出现变故。

长老们从那天开始,对艾门尼斯的态度冷淡了许多,除了凑数的维因尔,也只有克瑞提斯和亲切的拉托弗里斯还每天来陪伴一下女孩。维因尔知道,长老们都是为了将艾门尼斯培养成真正的领导者才这样做,艾门尼斯不缺乏和生物亲近,但是她只能算蜜罐里泡大的,没有任何独自处理事务的冷酷的经历。在多事之秋,尤其是战争之中,缺乏领导者必须的果断,无论是对领导者自身还是他所领导的集体都非常致命。

但维因尔心中还是会嘟囔,强迫一个十二岁的,好吧她的身体实际看起来只有十一岁多,的女孩去学习并且领导如此残酷的事情,这本身就非常的残酷。虽然维因尔自己也并不大,和那些经历了磨难的长老们比,差的太远了,甚至和普通人比,顶多也就是把现在能和动植物交流还不恐惧作为优点。

艾门尼斯从帐篷中撩开一个角,顿时风滚着雪花就落在了帐篷内,维因尔身体哆嗦了一下,艾门尼斯却没有什么感觉,作为菲索尔兹姆的代言人,女孩并不会对任何自然环境产生排斥,自然之力呵护着她,让她与周围一切融入在一起。小风中,艾门尼斯凝视着外面的雪地,虽然空无一物,但在女孩眼中,无数的自然之灵在哭泣,在悲伤,让女孩心中充满了惶恐,她不知道自己将有什么作为或者说得直白: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此时的作用,唯一能立竿见影的只有让白发在风雪中越发的明亮。

放下卷门的艾门尼斯斜靠在帐篷内。这是艾门尼斯第一次将白色大祭司服和黄金头饰一直穿戴,作为整个德鲁伊教派的领袖,她至少在外表上显现出她的地位和作用,但目前看来,仅此而已。

关于作战和行军的会议,都是克瑞提斯主持的,发言也都是长老会发言,并非有意架空艾门尼斯,也并非纯粹让她来学习,灰衣大长老很多次都努力让艾门尼斯发表建议,但是女孩在奥布离威姆也仅仅完成了一年的课程,如果说让她施点法术、摆个仪式那还是可以的,但战术和人员协调,绝非一个十二岁女孩可以做得来的。

这种无力感深深包围了女孩,正如面对自己敬爱的监护人——蒙斯特因-杜拉斯修士一样,她总是乐意为对方付出,但是却不知道付出的途径,也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将有什么后果,所以一直在惶恐中摇摆不定。

维因尔在没有其他教徒的时候,总是把艾门尼斯看做自己的妹妹,尤其是每次看到艾门尼斯无所适从的时候。蓝衣女士从背后轻轻将艾门尼斯环入怀中,白发女孩让自己的脸埋在自自的蓝衣中。

维因尔抚摸着可怜的大祭司的长发:“听其他长老们说起来,您并没有见过亲生父母,却如今让你承担一千三百五十六人的父母。”

艾门尼斯抬起小脸:“也包括你么?”

“是的,包括我,敬爱的大德鲁伊。”维因尔点点头,“尽管,或许除了年轻的学徒们,大家都将您视为大祭司,自己的亲人,所要保护的女孩。那些年轻的学徒们,总是将您视为伟大菲索尔兹姆的代言人,将您视为群星的协调者。但无论他们将您视为什么,您只要自己还承认自己是大祭司,是德鲁伊教的领袖,哪怕您自认为自己做不好、做不到,但只要有您不否定自己的身份的一日,您就将背负起所有人的责任。这并非谁强加给您的,而是您要自己有信心可以做好这一切。”

艾门尼斯把脸埋得更深了:“维因尔姐姐,克瑞提斯总是教我领导,拉托弗里斯教我诚信,达克恩教我勇敢,爱……爱思特教我博爱,巴尔斯特教我自然生存,德瑞尔教我平衡。我明白他们所教的内涵和意义,我也知道自己的惶恐总会让事情更加糟糕,看到瓦拉弥尔的那一刻,我好像看到了蒙斯特因。白马的新族长怨恨我、不信任我,我能感受到,也能明白,也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但是我明白,我却做不到。达克恩和我说过他过去的一些仇恨和荣耀,但是当我真正想起伤痛病死,我失去了平衡的眷顾。”

维因尔伸出一根手指,拦在白发女孩的唇前:“大祭司,听克瑞提斯长老说,您在继任仪式上,被菲索尔兹姆眷恋,甚至能够让已经破碎的神器恢复到原本的模样,但这是神赐,并非您自己。您自己的平衡一直是您自己的所作所为,所以才能让长老们热情教授,让菲索尔兹姆降临赐福,并非是您天生拥有这份荣耀。”

维因尔神情黯淡了一些,但是又充满了希望:“我出生在萨奎尔城。”

艾门尼斯的地理学习的还是不错的,知道这是萨奎尔斯帝国的都城,因为帝国和都城的名字都是至高神圣的意思,所以在民间也俗称至高城。

“父母都是教廷的教职人员,原本生活在这样的家庭很幸福。但从出生就注定要侍奉神灵,父母和朋友都将我视为高人一阶,即便是同龄的孩子们,我非常乐意和他们玩耍,但是父母会责骂我丢了身份,同龄人的父母用愤怒的语气掩饰畏惧,让所有人对我保持一种不应有的尊敬。”维因尔抚摸着艾门尼斯的脑袋,现在怀中的女孩已经不是德鲁伊的首领,只是一个邻家妹妹、一个值得倾诉的人。

艾门尼斯非常享受这种感觉,蒙斯特因抱住自己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克瑞提斯是一个非常值得尊敬的老师,但永远不会成为女孩的父亲,其他的长老就更不用说了。想起过去,因为自己是狼群而生,在老修士的引领下接触了万事万物,但同龄人因为自己的怪异而远离,或许维因尔的感受与此相同。

“像我这样家庭的人非常之多,他们的孩子们也都和我一样,是天生的贵族,正如同我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心安理得享受着一切一样,他们也无法理解我为什么对此心有疑惑。”维因尔迟疑了一下,“我们都知道克瑞提斯长老的岁数可以追溯到爱思特长老还在少年的时代,或许他们都有意不向您施加压力,但我们,尤其是我从帝都而来,明白很多事情并非如眼前一般协调。”

艾门尼斯蹭了一下道:“我知晓,我和克瑞提斯认识,就是有三四个人来追杀他。树灵长老德瑞尔告诉我平衡并非是一种直观,万事万物除了表面,还有背后存在一个本原,互相联系在一起,只有理清丝线,才能知晓平衡。”

维因尔不是艾门尼斯的老师,也没有更加高深的看法,所以当她听到艾门尼斯的见解,不住地微笑:“大祭司的理解可不低,或许只是需要些人类生活在族群中所熟知的常识便可以融会贯通。我接触到德鲁伊教派的原因并非因为人们所熟知,或许您不清楚,在奥布离威姆以外的萨奎尔斯帝国,只有教廷才是唯一的信仰,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异端……如果说得具体点就是都必须被杀死。”

艾门尼斯点点头,她明白这些,克瑞提斯很多次提到过,但是都涉入不深,因为大长老不希望大祭司过早的接触战争和仇恨,但是也不希望菲索尔兹姆的代言人就傻乎乎不明不白的被作为异端烧死。

维因尔摇摇头:“情况比您想象的还要残酷许多,当您以后真正执掌了教派,就会明白。当时我对万物为何都存在,但却有不同的地位产生了疑惑。我问过所有人,他们对此没有什么思考,非常明确的和我说,因为这是主所规定:神圣的就是好的,异端、黑暗就是坏的。”

维因尔紧了紧身子,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经历了什么:“其实我离开帝都并不难,就和正常的出城一样,我希望自己去寻找答案。我可以猜到父母看到我留的字条如何大发雷霆,如果其他教徒看到会如何批判我,他们是否会因为我的质疑而被判火刑。我原本以为我的答案需要很久……好吧,其实经历了很多,很多事情我没有办法向您诉说,因为在我寻找答案的两年里,经历了太多艰苦的遭遇,从特权阶级沦落到乞讨——当我真正与所有人平等之后,我才知道自己过去的想法不过是虚伪的,我身在贵族,心中存有的只是对下层的一种可怜,并不是真正的博爱。”

维因尔搂住艾门尼斯的肩膀:“我亲爱的艾门尼斯,您的经历和成长充满太多的戏剧性,这让您其实一直高高在上,这并非您心中这么想,而是您的经历和现在地位决定了您从一个本质是就高层的角度去看待万事万物,或许您一直在追求心中的平衡,但是因为您身在云中而不能知道地面,您的平衡和不平衡都是您自己强加的。就好像大树从来只能从大树的角度去思考,我们任何人都比不上您,您是菲索尔兹姆的代言人,您或许拥有站在全面角度看一切的潜能,那么相信自己的潜能,努力去让自己做到可以做到的。”

“我不明白。”艾门尼斯小声自语,她确实没有完全听懂维因尔的云里雾里的比喻,“也许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是我成为大祭司,明明我什么都还没有会。只是因为我能有天赋?或者是克瑞提斯的选择?”

“看来我文学课水平还不够达标。”维因尔笑道,她想了好一会,道:“我曾经也问过大长老。您知道的,我比您跟随克瑞提斯的时间还要长,但是他似是未卜先知地去选择您成为大德鲁伊。他说这是神谕所显示的。那时候我也一味地认为这是神谕,但后来我发现,您身上有一些地方……至少在我所见过的所有学徒中都没有见过。”

“什么呢?”艾门尼斯抬起头,她有些期待这个答案。

“我们一直在学习什么叫自然,什么叫原始,什么叫社会……维护自然是菲索尔兹姆之道的根本,但是我们很难真的投入进去,因为我们都是长期在人类城镇生活。而您……您可以自由地行走在城镇与森林之间,常人的父母对孩童的教导大多是完全灌输着圣教的意志,而您理解圣教又更深入自然,所以其实是您自己选择了道路,您是人类,但也是白狼——您是天生的大德鲁伊,只是有待通过学习补全劣势的地方。”维因尔顿了下。很多说法也是从克瑞提斯那里听来的,她只能迷迷糊糊地讲一些,很难说的清楚。

维因尔笑了笑:“况且,我们的远征更多的是希望您可以学和锻炼能力,您不需要为此负责太多,还不到时候呢。包括我也是,现在我们都是一名学徒,虽然不穿绿衣服了,但是心中还是可以穿上绿袍子的。”

艾门尼斯睡了一个比较前段时间可以说是非常沉稳的觉,当第二天启程,心中的揣测已经平定了许多。维因尔揉着眼睛走出帐篷,对于艾门尼斯一直保持着如同森林生物一样的良好作息羡慕不已。

女士抖了抖棉袍,她可没有菲索尔兹姆的赐福,外面的风雪如刀刮过,让女士面庞苍白了一些。维因尔将艾门尼斯拽上马匹,小艾门尼斯很明显还没到可以骑马的年龄,当队伍集结好之后,艾门尼斯的马匹首先踏出,带领着德鲁伊教派的队伍向高寒堡进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