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五章

苏瑞姆只有一座城市,那就是高寒堡,但高寒堡外环绕着零零碎碎村镇,这些带有原始风俗的村子才是苏瑞姆真正的本土人——如果从血统意义上来说。艾尔姆达这个村子就是这样一个村子,据说在苏瑞姆村落中,它的地位也非常高,因为临近高寒堡,萨奎尔斯对苏瑞姆本土人的政令多是从这里下达到的。其实还有一种传说,据说高寒堡的建立其实来源于这些周边的村子,当时来到苏瑞姆选择建设哨所的位置时,就考虑到方便和这些村落互通有无,而后来聚集来的流亡者、囚徒们虽然必须在这些村落中修整,但不受本地人欢迎,久而久之才聚集到哨所附近。

艾尔姆达并不是最大的苏瑞姆部落,尽管在高寒堡外围,但它的规模并不是非常大,全镇才有一千人左右。从村子外围的围墙就能看出,这是一个标准的苏瑞姆风格的建筑——厚重而不规则的沙土配合冻雪堆成的围墙、两根三人合抱粗的立柱作为村子大门、立柱顶端盖着一块不规则的长条石头。

艾门尼斯用手勉强阻挡袭来的风雪,她勉强透过朦胧的光看到艾尔姆达的大门,两根立柱上都雕刻着简陋的符号,立柱也是粗糙的石头摆成的,可能只是用刀斧稍稍修正,表面并没有被打磨光滑。

“苏瑞姆本地信仰苏瑞姆诸神,其中最被崇信的应该是风雪之神了。每一个苏瑞姆部落的大门都镌刻这风雪之神所恩赐的符号,不同的符号代表村落的地位,也寓意着进入村落则不被风雪侵害。”克瑞提斯小声道。

大长老其实并不太了解苏瑞姆本土的信仰,只是据说曾经来过,所以稍微知道一些通俗内容。艾门尼斯也没追问,她打量了一会这古典主义的大门,就没什么兴趣了,她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哪怕是厚重皮毛的棕熊,此时都有些颤抖,风雪越来越大了。

少女拍着维因尔厚斗篷上的积雪,然后伸出手。

“艾门,不要随意使用你的力量。”克瑞提斯阻止了学徒,“力量给你带来方便的同时,也会带来灾害,警惕自己的力量,谨慎自己的行为。”

艾门尼斯稍歪了一下头就把手缩回来,她等着大长老继续讲

克瑞提斯果然继续道:“无论对方信仰的是什么,哪怕只是一些简单的精灵,也不要随意在对方的领域内使用你的力量。如果随意施展你的能力,即便不被反击,也容易引起对方不满。”

艾门尼斯点头,她记下了。在德鲁伊的典籍里,对菲索尔兹姆之外的信仰没有太过苛刻,但是也一直是抨击态度。德鲁伊们认为自然之灵是无处不在的,尤其是花草树木、动物最易有强大的自然之灵,因为一些生物具备强大的力量,使得无形的自然之灵可以被人们感应到,有时候也会被不明真相的人崇拜——这是德鲁伊们对德鲁伊之外神灵的解释。比如风雪之神,如果按照德鲁伊的解释,也许就是古代某只强大的苏瑞姆生物被误认为风雪之神崇拜

克瑞提斯很多次强调:德鲁伊并不算一个学术意义上的宗教,而是智者团体,只是在行使菲索尔兹姆之道罢了。这让艾门尼斯很难理解,她并没能很好的区分萨奎尔斯圣教和德鲁伊的区别——尽管德鲁伊对待外教神相对宽容一点,但教义中还是在抨击伪神,并且试图改正不信者的信仰,让他们认识到菲索尔兹姆之道的真实。

因为想的太多,白发少女现在对苏瑞姆的信仰也兴致缺缺,就干脆向后靠在维因尔身上,闭眼开始打盹。等了一会,所有人都聚集到位,克瑞提斯才带着艾门尼斯到艾尔姆达门前。

艾尔姆达门前只有两个守卫,在看到德鲁伊众人的时候就一直朝他们看,等克瑞提斯靠近的时候就直接开口了:“愿风雪无所阻碍。这里是艾尔姆达,如果希望前往高寒堡,请顺着这个方向。”守卫指了一下高寒堡那边。

艾门尼斯差点忍不住翻白眼,这苏瑞姆本土村落不欢迎外人的传闻可以说一点都不过分。

克瑞提斯对着守卫微微点头致意:“请问尊敬的斯诺利斯在吗?”

两个守卫互相看了一眼,稍微有些吃惊的样子,其中一个道:“请问您……和您的友人到此是为了摆放斯诺利斯吗?”

克瑞提斯点头:“诚如我言,希望你可以将我的请求转达给斯诺利斯,就说有故人来访。”

“斯诺利斯”并不是一个人名,是苏瑞姆的称号,代表着每一个村镇部落的大祭司,意思是“风雪不侵之人”也可以叫“风雪庇护者”,根据传统,如果要成为村落的祭司,就必须放弃原有的家族,低级祭司都以“原本的名字”后缀上“学徒”为称呼,中阶祭司则把后缀改为“助祭”,唯一的高阶祭司就是斯诺利斯,这时候他们将会彻底放弃世俗的姓名,以“村落名”加上“斯诺利斯”作为他们唯一的称呼,比如艾尔姆达的大祭司就是艾尔姆达斯诺利斯。

好像所有的高职位都喜欢给自己弄一个与众不同的称号,艾门尼斯顺便吐槽了一下自己“大德鲁伊”的头衔,她上历史课时候最讨厌的莫过于背诵萨奎尔斯君主的称号:“圣徒之裔、萨奎尔斯神圣皇帝、耶瑞尔学院的守卫、黄色雷鸟、凯尔纳和法兰之王、圣阿拉尼亚的所有者”,尤其是阿拉尼亚地区并不在萨奎尔斯君主的统治范围内。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一个大概六七十岁、老态龙钟的老者在几个人的簇拥下走来,她脖子上、头上、双臂都有羽毛做的装饰,深紫色衣服的许多边缘处也都有宽的黄色线条作为装饰。她走到门口,没有先开口,估计是在打量德鲁伊一行人,但是从外表丝毫看不出这位斯诺利斯在想什么。

“愿风雪庇护你的道路。”老祭司开口先说了苏瑞姆本土的祝福语,然后才看着艾门尼斯:“墨索尼达斯之怒前后,来到苏瑞姆的旅人就越来越多了。”墨索尼达斯是苏瑞姆当地信仰的一位神灵,掌管土地,也主宰暴怒,据说每当大地震动的时候,就是墨索尼达斯在发怒。

“您好。”艾门尼斯施以萨奎尔斯的礼节。

“哦,请进吧,年轻的孩子。”老祭司突然改变了语气,骤然和蔼起来,她很自然地让出一些道路,对众人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

艾门尼斯看向导师,导师对她点头,这才犹豫着带着一行人走进村子。这是下午,但艾门尼斯除了来回的巡逻的守卫,几乎没看到村子里有什么人在外面,偶尔有几个从屋子门窗缝隙冒头的孩子也都是看了一眼就立刻把头缩回去。

“就像你们见到的,墨索尼达斯的怒火总是这样扰人心烦。”老祭司道,然后挑开村中央房屋的门帘:“请。”

艾门尼斯来回看着,这是一个木制房屋,和周围那些沙土堆积的完全不同,看着就能分辨出高低地位。这屋子是一个圆形,两层,上层比下层直径小很多,屋顶也是圆的,墙壁都是削成圆柱形的木头用粗绳捆绑连接起来。屋内外的墙壁上都披着很多粗线织成的粗布,每一个粗不上都有一个图案,应该是苏瑞姆本土信仰的符号。他们只到了屋子的前厅,两侧是木质长桌,看来经常在这里举行村落的宴会,中央每隔一段距离就放着一些火盆,没看到有类似王座、宝座的东西,看来当举办宴会的时候,即便是村落的祭司也并不会坐在高处。

老祭司请他们都坐下,她让从人点燃一个火盆放在一行人面前,她自己则就这样很舒适地靠着一个椅子,好像她并不觉得寒冷,也许是习惯了,也许真如她称号一样,她是不惧雪风的。

“你并不认识我。”克瑞提斯先道。

“你也不认识我。”老祭司道,她一皱眉,摆出一副很“讨厌”的样子:“哦,在我这后半辈子里,用这种借口见我的人太多了。”

克瑞提斯没有接话,他和这位和蔼的老祭司显然不是一个风格的。

老祭司道:“不过上周我做了一个梦,雪狼在雪地里睁开眼睛,我想我应该接待你们,尤其是当天就感受到了墨索尼达斯的怒火。”

“雪狼?”艾门尼斯疑惑道。

“那是我们苏瑞姆人的守护者。”老祭司解释道,她好像很喜欢小孩,特地让人端了一盘很“厚重”的奶给艾门尼斯,看她喝的时候都不由露出笑容:“雪狼很久没有出现了,在苏瑞姆的传统里,风雪之神的勇者总会有一条雪狼相伴。再过一段时间就正好是祭典,也许雪狼就会出现。”

克瑞提斯斟酌好了言辞,道:“你是说,除了我们,最近苏瑞姆来了很多外乡人?”

“是的。”老祭司点头,她皱着眉看了一眼,然后一拍自己的腿,对克瑞提斯:“到我们这个年龄,事情要看开点。说话轻松点,这些小辈也不会被吓到。”

艾门尼斯差点忍不住笑起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这位不苟言笑的导师吃瘪。

艾尔姆达的斯诺利斯道:“墨索尼达斯的怒火总是带来一些灾难,你们也看到了,我让村里的人最近都躲在家里,这样安全。”她看了一眼在屋子角落的狼、熊等奇怪生物一眼:“来的人不少,不过比起你们还正常很多。”

“请问……”艾门尼斯还没说完。

老祭司就堆笑着塞给少女好多苏瑞姆的瓜果:“多吃点。”然后她接着说:“那些人都不是苏瑞姆本地人,他们很多人想进村子,说明对苏瑞姆本地并不是太清楚的。不过他们应该都去过高寒堡,他们的衣着已经换成高寒堡样式的。”这个描述和他们路上遇见的佣兵很相似。

“是佣兵吗?”克瑞提斯问。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老朽深居简出,可不管这些事情。”她虽然这么说,但还是继续道:“不过有族人和他们打过交道,也和我说过。这些人都是接到什么任务,据说是苏瑞姆出现了一种独角生物,佣兵公会出高价收购。我让族人都别掺和这种事。风雪之神可不希望独角生物被贪婪所害。

“呼……”达克恩显然有些沉不住气,向前跳了一下,差点打翻椅子。

“慢点慢点……你这小猫咪……”老祭司一边做安抚的手势,一边念叨。

达克恩本来对独角马的事情很气愤,结果听到“小猫咪”这个称呼差点鼻子都气歪了,不过他感受到克瑞提斯严厉的目光,咧着嘴把头又缩回去

老祭司饶有兴致地看着:“墨索尼达斯可不会经常发怒,除非他再次弄丢自己的锤子。”墨索尼达斯之怒的典故就来自于苏瑞姆一个本地神话:世界本来是山脉重重叠叠的,墨索尼达斯就用锤子一点一点敲打大地,最后敲出了平原,当他准备敲打最后的山脉“瑞拉克”的时候,同父异母的山神“莫霍克”设计把他的锤子藏在了永不可见的深山中,所以墨索尼达斯就前往山中寻找,每次找不到的时候,就会愤怒的捶打山脉,导致大地震动。至今,很多苏瑞姆人都认为地动的中心是瑞拉克山脉——那座世界最后的山脉,地动时候的声响是墨索尼达斯的怒吼。

斯诺利斯收拢笑容道:“墨索尼达斯不会孕育灾厄,只是因为灾厄被隐藏在每一个人心中,所以人们总会被神的怒火所激。”她突然不继续说了,就这样等着,没人说话,她扫视了一圈众人,做了个标准的祈祷手势:“愿风雪不侵。”

“然后呢?”艾门尼斯喝着奶,忍不住道。

“孩子,没了,就这么多。”老祭司摊手,“我所知的就这么多,灾厄是一直存在的,灾厄也是可以被消弭的。”

“其实你连这些都可以不用告诉我们。”克瑞提斯道,他一直看着这位老祭司,显然他并不信任对方。

“是,我只是有预见。但我不能预见所有,即便是风雪之神也不能。我只是将一些知道的告诉你们。”老祭司道。

“你会只凭一个梦就接待我们?”克瑞提斯问。

老祭司拍了拍桌面:“梦是一种神谕,我也可以不接待你们,但这种设想没有意义,很少有外人可以直接说出斯诺利斯这个称呼,这也是一种梦境的应验。

“我们的一个同伴在这里离开了我们,在瑞拉克山脉,当时遇到了巨人般的生物。”克瑞提斯直奔主题。

“这可真是可怕呢。”老祭司道,她没有露出害怕的神情,“我们村落是不愿意和高寒堡多联系的,如果你是想问高寒堡方面的信息,我就爱莫能助了。”

“那那些生物?”

老祭司摇头:“我从未见过,甚至我都不能判断你的描述是真是假。”她站起身:“在苏瑞姆的传统里,每一段时间就会有选拔勇士的祭典,风雪之神的勇士将会战胜所有的妖魔和邪恶,往往我们并不需要知道他是什么。”

“哦,我的部落欢迎你们,在村落中住下吧,等到明天再去寻找你们的答案。德鲁伊们。”

老祭司刚说完,克瑞提斯就猛地站起来,他看着老祭司,不知道为什么她能直接认出他们的身份。德鲁伊泯灭足足千年,连灭绝德鲁伊的圣教都要翻阅典籍才能回忆起这个早已遗忘的敌人。

老祭司做了一个祈祷的手势:“愿风雪之神庇护你们。”她道:“虽然外界的时代一直变化很快,但是我们还记得,在古代斯诺利斯的记载里,有过一群独角白马来到这里,他们自称德鲁伊,和我们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克瑞提斯没有多说什么,最后将手放在胸前,微微颔首:“愿自然庇护你们。”

那是很久远的一段历史了,在德鲁伊被毁灭后不久,白马一族就在爱思特的带领下登上了当时德鲁伊们几乎很少踏足的苏瑞姆高原,这之后的事情即便克瑞提斯也不知道,因为他没有去过。这就是爱思特的力量吗?艾门尼斯低下头,她看着被子里白色、厚重的液体,倒映出自己的面庞,迷茫好像减少了些。

克瑞提斯让探子连夜去打探高寒堡的情况,结果那德鲁伊回来的时候,说话都结巴了:“高……高寒堡……被……被摧毁了……”克瑞提斯当即改变计划,让本来打算留守在村里的一群长老一齐向高寒堡前进。

当德鲁伊们能看到高寒堡的影子时,所有人都停下脚步,他们前方的雪地中散落着无数石头碎屑,远处的堡垒此刻只能看到还弥漫着灰尘的残垣断壁,更远处的塔楼只能看见剩下一半的黑影。

“阿勒斯提尔在上。”弗兰克斯坦默念着巨熊之神的名号,显然无法相信一个如此巨大的城市,居然在没有外人察觉的情况下,破灭至此。说高寒堡被摧毁有些言过其实,但至少有一半的城市被摧残得七零八落,有些房子的墙壁甚至像被连根拔起——这些在高寒堡外都能看见,因为高寒堡的城墙已经被不知道什么从中敲碎

“巴尔斯特长老,这里还有残留的气息。”灰衣大长老迅速引动力量将众人笼罩在星光之中。

白狼长老闭上眼,有些暴躁地刨着地面:“不,什么也没有,除了自然之灵的咆哮。”

“不,我是说生物的气味。”克瑞提斯立即打断,“这些血腥味,可以帮我们分辨出动向。”

巴尔斯特仔细嗅了一下周围:“我需要分辨一下。”

“我的朋友,快点,这里太毛骨悚然。”达克恩嘴上抱怨着,但还是和其他长老一起全副精力地警戒。

艾门尼斯和维因尔被大长老护在最中间,大长老甚至开始后悔带着这个勤奋好学,同时对自己、对整个教派都最为宝贵和重要的学生出来,这一次的事件显然超出了整个教派所有人的认知能力——至少对于现在发生的一切,还没有人提出任何哪怕荒诞的分析。

高寒堡尽管已经变成了城市,但是它绝对是萨奎尔斯最坚固的军事堡垒之一,能在短时间内将它摧毁至此的,一定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而且绝不可能是军队,否则不可能连周围的村子都没能察觉异样。

克瑞提斯思索道:“如果是利用巫术,很多人都可以造成很大的破坏,但从痕迹来看,这是一鼓作气、摧枯拉朽导致的,如果不是一种破坏力非常强大的巫术,那么就是物理上的破坏……”他用木杖指了一下城墙残骸的轮廓,“就像被什么东西,用巨大的力量直接砸碎。”他又指了指周围的碎石:“很可能是一个体型巨大的生物用石头……非常简单的摧毁了这些防御设施。”说到巨大生物,所有人立刻想起白马们描述的巨人。

“这里。”巴尔斯特低吼一声,带着众人向越过外围废墟,向着内城而去:“太过依赖自然之灵了,我都忘记自己可以直接用嗅觉,全是血腥味。”白狼先自我检讨了一下,“我嗅到的味道除了血腥味和泥土味,还有很多新鲜的,他们都往内城退去。如果运气好,我们或许还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

达克恩皱起眉,让刀疤脸看起来更加凶狠:“这里一直在大战,这里的血腥味昭示了打了很长时间……但也几乎都是一击致命,四周的东西上几乎没有溅上的血……想对于被野兽吃了这点来说。”

“或许这里天气的原因更大,雪很容易就把过去的痕迹覆盖。”维因尔道,达克恩是维因尔少数几个可以谈笑的,对人刻薄的沙林之王对维因尔却格外温柔。

“等等!”巴尔斯特突然停下,然后对着前方的一处废墟呲开牙,猛地扑上去,就见白狼掀开碎石板,然后黑暗中白光一闪,巴尔斯特“哼”着优雅地躲开,另一只爪子将一个瘦小的生物按在地上。

“狼崽子!等等!”拉托弗里斯嚷道,“快看,是活的。”

巴尔斯特见爪下的人类挣扎到不敢动弹,缓缓收回爪子。这个人类看来被吓得够呛,看精神状态的话,可能维因尔都能很轻易把他撂倒在地,白狼也就没有继续禁锢他了。

穿着破衣烂衫的青年惊恐地在地上不敢动,破烂的毛皮大衣和高寒堡的图纹证明他确实只是一个普通的高寒堡士兵。达克恩咂着嘴走向前,然后前爪猛地插入雪地里,发出“噗”的一声:“阁下如果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不介意吃了你。”不过达克恩自己都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大力踩雪地会发出这种声音。

“会……会讲话的野兽!”青年士兵很明显受到了惊吓。

克瑞提斯走上前,用木杖隔开达克恩:“阁下,还请说明发生了什么。”

青年士兵看到克瑞提斯和他身后的艾门尼斯、维因尔,才稍微镇定一些:“我还以为……人类要灭绝了。”很明显这个小家伙根本没有见过什么奇珍异兽,更不要提德鲁伊教派。

直到野兽德鲁伊们屈尊被克瑞提斯称为是自己等人类所驯养的野兽,那青年士兵才缓下神情,不光是达克恩,就连艾门尼斯都怀疑这样的胆小鬼是如何加入的军队。

青年士兵不介意这群人的目光,死里脱生地大喘一口气:“怪物!全是些怪物!冒着火,到处都是土!”众人不用年轻的士兵重新组织语言,就已经可以联想到瓦拉弥尔所描述的——这就是杀死爱思特的巨人。

“这里发生了什么。”克瑞提斯木杖一戳地面,那士兵好像被什么安抚了,乱挥动地双手也无力地垂下。

“不……不知道……”他呢喃着,“突然它们就出现了,从城市里站起来,然后四处破坏……”他说话断断续续的,不过德鲁伊们也勉强听懂了事件顺序:高寒堡中突然出现了巨型的人形生物,并且对城市大肆破坏,高寒堡的军队、佣兵一时间被打的七零八落,在领主雅德拉带领下才勉强重整旗鼓。

雅德拉直接放弃了这半个城区,让所有人都退守到高寒堡的中心——那里也是整个高寒堡最核心、最坚固的地方,甚至雅德拉还请那些隐藏在佣兵中的巫师们帮助防御。那些巨人几乎杀不死,在这个青年的描述里至少出现了四个,他们好像并没有足够的智慧,只是单纯的依靠直觉去杀死所有的活人。所以雅德拉就经常派遣小队引诱一些巨人到其他地方——当然,只是权宜之计,据说雅德拉趁此时机派人去想萨奎尔斯求救了。

达克恩都不由赞叹了一句雅德拉的果断,不过众人更多地是陷入沉思,连高寒堡的军队都无法阻挡着所谓的巨人,德鲁伊一众也无济于事。更何况如果像萨奎尔斯求救了,如果圣教的裁判所到来,那德鲁伊们可就危险了。

不过说来倒霉,这青年其实是逃兵,原本他被要求带着巨人城里面溜达两圈,他还是自己意气风发报名了“敢死队”,结果他真的和巨人对峙了片刻就退缩了,然后把自己藏在废墟里面想逃走,结果还没躲多久就被德鲁伊长老“暴力”地找出来了。达克恩对此只是“哼”了一声,倒是没有冷嘲热讽什么,胆怯是人之常情。

瓦拉弥尔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现在几乎小半的德鲁伊长老都到齐了,瓦拉弥尔非常有信心地认为大家可以打败敌人。大长老很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放弃了,他自己还没有决断好,不像直接否决这位同胞。他看了一眼众人,都在窃窃私语,白发少女好像把自己缩在了维因尔身上,他不由走过去,低下身子:“艾门?”

艾门尼斯想说什么,刚一开口又停住,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对克瑞提斯道:“大长老,我感觉害怕。”

大家都明白,连大长老自己都有些心惊,更何况一个女孩,维因尔想必也是如此,但年龄更大的她能够明白在行军中绝对不能说出这种败坏军心的话。包括克瑞提斯在内的几个长老都别过脸,只有巴尔斯特瞪了众人一下,然后走上前,让艾门尼斯靠着自己的头颅。

巴尔斯特不满道:“你们有勇气就自己去,非要拉着孩子干什么。”不过这也是就是气话罢了,无论是她还是艾门尼斯,都明白自己的职责。对于这个从森林边缘捡来的孩子,母狼倾注了不少母爱在其中。

“不……”艾门尼斯看着高寒堡内,“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

白狼舔了一下女孩的脸庞,狼爪抚摸着女孩的白发:“我的女孩,或许你该休息了。”

“不,不是。”艾门尼斯罕见地拒绝了提议,:“我不知道……”她低下头,看着雪地里隐隐约约的红色,“我很讨厌这种感觉,我很害怕……”

“这是什么感觉?”维因尔也半蹲下身子,让自己和艾门尼斯大概保持一个高度。

“我很讨厌……我不想让自然之灵这样哀嚎……”艾门尼斯一直都能感受到自然之灵因平衡破灭而导致的伤痛,她又摇头:“可……这也不是……”她犹豫地描述着:“我很害怕这样,站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

克瑞提斯一时无言,其他长老们也都没有说话。他们本以为艾门尼斯是害怕战争、死亡,但没想到艾门尼斯同样也惧怕着“无能为力”。谁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感觉了?但谁都不想再经历这种感觉。

“大祭司,你有拯救一切的能力,只是现在还需要更多时间学习……”克瑞提斯试图用很温和的语气,“也许我们应该给你更多时间……”

“大长老,如果真的有足够时间,就可以无所不能吗?”艾门尼斯抬起头,她眼睛睁得很小,好像在看什么,但是又好像任何事物都难以被她所视。

“如果你来可以做到,你会选择去帮助这些人吗?”即便自己会陷入危险、付出代价。后面这句话克瑞提斯没有说出口。

艾门尼斯嘴唇蠕动了很久,才勉强挤出几个字:“我想试试……”

克瑞提斯站起身,他将长老们的神情收入眼底。然后闭起眼睛,单膝跪在艾门尼斯身前:“尊崇大祭司的意愿。”

“大长老?”艾门尼斯好像被吓到了。

“艾门,你要记住你做出的选择。”克瑞提斯道。

“我要承担责任?”

“不。”克瑞提斯摇头,他将手放在艾门尼斯的白发上,没有揉动,只是很僵硬的放着,但却让艾门尼斯的惊慌逐渐消散,“现在,承担责任的是我,我是你的导师。但是你要多看,多思考,记住自己的选择,这是为了未来不再做出让自己后悔的抉择。”大长老转过身,木杖点地,轻声道:“去见雅德拉。”众人一应而上,没有迟疑。

艾门尼斯看着克瑞提斯的背影,她眨着眼,很难说出什么,然后又看着维因尔:“我做的对吗?”

维因尔知道这是冒险,但是她同样理解克瑞提斯的选择,她明白,这位“僵硬”、“老顽固”老师内藏着不为人知的温柔,只有当你触及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她道:“我觉得,这是大家一致的选择。”她只能这样说了。

艾门尼斯想了想,露出一些笑容,快步向前到了克瑞提斯身侧,刚想要说什么,就见克瑞提斯突然停下脚步。

大长老一挥手,把艾门尼斯直接拦在身后,然后低声道:“大家时刻做好战斗准备。”

众人屏住呼吸,一字排开,即便是那个胆小的青年士兵也瑟瑟发抖地拿着木棍紧张地对着四周张望。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克瑞提斯绷紧的样子让所有人都不敢松懈。

“那里!”艾门尼斯突然一指身侧。

克瑞提斯大喝一声,散布在四周的星光突然聚拢,形成一道屏障拦在身侧,然后就听到巨大的撞击声,灰衣大长老被推出去数米远,一块巨大的石头因为撞击星光墙壁而粉碎,掀起一片烟尘。不等达克恩等长老反击,克瑞提斯就喊道:“快聚拢!”

众人恢复队形之后,连烟雾都不用驱散,就可以看到一双充斥着毁灭感觉得双眼,仿佛燃烧着的火焰。巨人又一拳击打在星光屏障上,克瑞提斯连同四周的土地一起被打陷一圈。巴尔斯特等怒吼着爆发出几道法术,当那些光芒撞击到巨人身体的时候就一瞬即逝,巨人好像被阻碍了一下,但它只是几个呼吸间就又恢复了行动。

艾门尼斯和维因尔联手释放了一道法术,驱散了四周的灰尘,那巨人果然如同瓦拉弥尔的描述一般,除了双眼给人强烈的毁灭感,身躯环绕着如同彩带的星河光芒,皮肤外已经没有了泥土,可以清晰看到光滑的肌肤,甚至比婴儿还要柔嫩,雷电、火焰、寒冰交替闪烁,汇聚成的首饰悬浮在四肢和头顶,即便身无寸缕也看不出性别,但却给人浑然天成的感觉。

“神……神!是神灵!”那青年士兵立刻就崩溃了,他手上的棍子掉落在地,然后惊恐地跌到,不断喊着。

巴尔斯特跳到艾门尼斯身前,吼道:“维因尔,带着大祭司走。”

维因尔二话不说,拉起艾门尼斯,率领其余各族德鲁伊部队后撤。那巨人和长老们缠斗了一下,然后突然脚跺大地,维因尔率领的众人面前就燃起烈火,将整个德鲁伊教派部队后路阻断。

克瑞提斯低语一声,从地下钻出巨大的星光锁链,缠住了巨人的脚,然后对着艾门尼斯大喝:“大祭司!把群星之镰给我!”

艾门尼斯闻言,怀抱着菲索尔兹姆之杖退后一步:“大长老!如果你再……”

克瑞提斯只喊一声:“走!”然后单手一张,菲索尔兹姆之杖就强行挣脱艾门尼斯的怀抱,落入克瑞提斯手中。克瑞提斯将长杖插入地面,单膝跪下,半截橡木棍就爆发出蓝色的光辉,只一秒就展现出黄金弯月镰刀的样子。

“轰”一声,克瑞提斯正准备抬起镰刀,听到巨响后不由抬起头,只见天空闪过两道雷霆,和巨人撞击在一起,发出巨大爆炸,庞然大物都被击退了好几步。

“克瑞提斯!你老了!”一阵带着噫吁的声音从天空传来,还带着几声被风扭曲的怪笑。然后就是巨大的飞行生物扑着翅膀掠过天际,还来不及看这是什么生物,一个浑身散发着雷霆光泽的老者跳下来,手中木杖指向巨人,周遭的闪电如蛇般扭曲着身体缠上巨人的身躯。老者另一只手迅速丢出许多仪式物品,这些物品本应该掉落在地,但此时却都在坠落中突然定顿住,浮在空中,只一会,这些物品就“唰”一下扭曲起来、消失不见。老巫师的手扭曲出一个怪异的手印,将颤抖的巫师杖对准巨人,那巨人周遭的空间突然虚幻,骤然扭曲,这个庞然大物就消失不见了。

老巫师喘着气,他看了一眼克瑞提斯:“咳,我也老了,现在已经很难这么短时间将传送法术锁定在这么大的个体上了。”

克瑞提斯看着老巫师,好像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呼出一口气,让群星之镰的光芒重新收拢。他也是露出有些感慨的神色,对老者笑道:“法多科-兰德斯特,奥尔艾的大巫师阁下,好久不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