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七章

“没想到连你都来了。”法多科皱着眉,“看来局面比我想的还要严重。”

“可我觉得你这个连教宗都不能让你出门半步的老家伙来了,才是稀奇的事情。”克瑞提斯难得露出了一些笑容。

“萨奎尔斯的教宗从来都管不到在麦伦斯的奥尔艾。”法多科道。他一边说着,一边举起巫师杖,召唤来一阵清风,将众人裹起,防止他们遗留下的味道被敌人侦知。

“连我都听说过法多科的名字,传说中他是知识之城、湛蓝旋涡奥尔艾的主宰之一,他长期住在奥尔艾的云端之上,而且以雷电法术著称,所以被称为风暴之眼。”维因尔小声对艾门尼斯说道,这是艾门尼斯第一个真实见到的外界巫师,和那些勇者骑士故事里的完全不同,虽然都是白胡子,都是拥有强大的力量,但眼前的法师更加像寻常人家的老人……还是形象比较邋遢的那种。

“奥尔艾在哪里啊?”艾门尼斯好奇道。

维因尔想了想:“我也不清楚,听说大长老知道。刚才大巫师说‘麦伦斯的奥尔艾’,麦伦斯是萨奎尔斯东方的一个国家,应该是在那里吧。”

“这次你们不也来了?我和你们一样,现在看起来,情况可能比描述得更加严重。”法多科仔细观察着刚才巨人造成的破坏,作为著名的奥尔艾学者,他比克瑞提斯等人要更加专业,“这种巨型生物对物体的破坏更倾向于一种直接的接触。”

“哦?”大长老皱了皱眉,“谁和你们描述过这里的事情?”

“怎么?你们难道不是高寒堡请求的救援?”法多科瞪大眼睛,“那你们是来找死吗?这里可是萨奎尔斯的领土,即便是我们奥尔艾也几乎不会踏足。你看看这些……我还能感受到一些巫师在这里施法的痕迹,他们对法术的运用兼职就是和野蛮人一样……”老法师啰啰嗦嗦抱怨了一通,然后才回到正题:“这次,要不是高寒堡的雅德拉领主向我们求援,我们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克瑞提斯沉默了一会,他大致明白了,应该是高寒堡向奥尔艾发出求援信号,而且必定把内容描述的非常严重,亦或者让这些深居简出的巫师们有浓厚兴趣,才能促使这些人同意结盟。大长老把那个高寒堡的青年士兵叫到面前:“你不是说,雅德拉已经对萨奎尔斯发出求救了吗?”

那士兵支支吾吾、战战巍巍,过了好一会才勉强道:“我们被派出了已经好几天了,昨天小队被冲散,我……我不知道现在高寒堡怎么样了。”

看来问了也白问,大长老还是和法多科道:“雅德拉是个不错的领主。”

“可以这样说。”法多科也赞同这个评价,“雅德拉给我们的信件是昨天才收到,萨奎尔斯拒绝了雅德拉的求援,好像还认为这位领主所描述的事情是无稽之谈。雅德拉没有办法,这才联系到奥尔艾。苏瑞姆有一些巫师还有奥尔艾的联系方式。”

“昨天?”

“奥尔艾的守护巫师至少还要四五天才能到达这里,我只是提前飞来的。”法多科抬头示意了一下。据说奥尔艾的巫师们驯养了一种可以飞行的坐骑,法多科应该就是利用这个越过萨奎尔斯国境的。

“看来这里的情形很不好。”克瑞提斯也环顾着周围的废墟,依稀还能看见一些商店的招牌。

“从雅德拉的信里看,雅德拉召集了几个在萨奎尔斯阴影里活动的教派,但还不够。所以雅德拉希望由奥尔艾牵头来召集更多有联系的远古教派。”法多科对此噫吁不已,“风险很大。对奥尔艾来说,深入萨奎尔斯很危险,对于各种教派来说也一样,大部分教派都和你们德鲁伊一样,也是近些年才复苏的,即便有不少残喘了两三百年,支援苏瑞姆也要承担灭教的风险。当然,雅德拉的风险更大,她的行为足够被圣教定位叛国罪了,如再加上勾结异教……至少裁判所的通缉名单上足够排前列了。”

其实无论是法多科还是克瑞提斯,都是隶属于圣教裁判所黑名单的前几号,尤其是克瑞提斯,因为某些光辉事迹,在连名字都不为人所知的情况下,长期霸占了第一号通缉的位置。法多科也只是名义上挂名在前几号,毕竟敌对法师体系是教廷的一贯作风,法多科等几个奥尔艾的领袖都会挂个名在上面,历史上也没有出现过历代领袖因为这被暗杀过——对于一般人而言,连奥尔艾的城门在哪都找不到。

老巫师拿出一些探测用的棱形不规则石头,仔细观测着四周:“可能你们沉寂太久了,根本没有世人记得你们。老克瑞提斯,如果不是我从前认识你,如果不是我的图书馆还保存了一些资料,我都会以为你们是马戏团的。”然后老人家不管达克恩等龇牙咧嘴的样子,一边进行法术的分析,一边嘟囔道:“这些苏瑞姆的巫师简直是土匪,什么事情都只知道通知我们,满脑子浆糊。”

“这到底是什么?如果真有如此大的危害,萨奎尔斯会撒手不管?”一旁的拉托弗里斯不由问道。他知道奥尔艾在很多巫师心里就是学者圣地,是全世界知识最丰富的地方,那他们一定知道这些神秘生物。

“这我可不知道。”法多科摇头,“如果说形似巨人的生物,很多地区的神话、传说多有提及,但并不一定和苏瑞姆的巨人有关。更何况,说是巨人,不过是巨大的人形物罢了,哪怕他力大无穷,只要应对得当就能很快消灭。”他手一顿,“有了。”他手上的石头发出一些微弱的光芒。

“这是?”克瑞提斯问。

“这些巨人不可能毁灭世界的,甚至不会毁灭萨奎尔斯。但也不应该因此就轻视他们的威胁,他们不会是独立存在的。”法多科仔细端详着石头,石头中好似有一团灰色的浓烟隐于白光之中,“这里有奥尔艾禁忌巫术的影响。”

“哦?”

“我带你们一起去找雅德拉。”法多科权衡了一下,向德鲁伊众人询问,回避了克瑞提斯的问题。

克瑞提斯沉吟片刻:“如果雅德拉真的能够包容异教,联合还是可信的。”

“局势会逼她的。”法多科对此很有肯定,“雅德拉想要保护她的领地,奥尔艾也有自己的理由……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来到这里,但是其他教派或多或少会来参加。”

“你对他们有信心?”克瑞提斯知道不少还在萨奎尔斯活动的教派,他可不认为这些教派都有一颗乐于奉献的心。

“信奉神灵的教派很多时候比学者更好糊……更好沟通。”法多科临时换了个词,“你明白的,信徒如果遇到和信仰相冲突的事情,尤其是邪神,他们甚至不需要更多理由就会参加斗争。”

老法师闭起眼,开始念动咒语,周围人被蓝色的光环包围起来,克瑞提斯笑道:“连续两次巨大的传送法术都要不了你的命,看来你还能活的更久些。”

法多科念完了咒语,吹了吹胡子,刚要说话,却上下打量了克瑞提斯一下,然后便看到了克瑞提斯身旁的艾门尼斯,尤其是艾门尼斯怀抱中的菲索尔兹姆之杖。才长叹一声:“看来,你是看不到我死了。”然后猛地一拔自己的法杖,空间一阵扭曲,所有人都被传送阵带走。

“咳……”艾门尼斯只觉得头晕目眩,感受到肩膀上传来克瑞提斯手掌的温度,才站好身形,“用奥尔艾的说法,空间的法术是利用魔网延伸魔力,然后做到瞬间的迁移,所以才会有空间转换的不适。深吸一口气,很快就会好的。”

克瑞提斯揉着艾门尼斯的头,艾门尼斯懵懂地照做了,等到视线恢复清晰,才面前看清楚四周,四周的残檐断壁不如外城那般破碎,但是却比外城更加残酷,四周充斥着狂暴的能量,地上堆满了死尸。维因尔都脸色苍白了许多,反而是有捕猎经历的艾门尼斯没有太大的反感,但浓厚的血腥味还是刺激着她的小脑袋。

“看来这里是高寒堡的内城,他们一定是打退这一波了。”法多科观察着周围,难度极高的法术让他有些喘气,也不似刚才那么精神矍铄。

高寒堡内城的很多建筑都要比外城高大不少,在防御力和坚固程度上已经和许多军事哨站相当。这里的死尸很多并非穿着军人服饰,应该是才发生异变时,高寒堡居民退守的过程中留下的。法多科眯着眼,看着不远处高耸的堡垒,那是高寒堡的核心,高寒堡要塞:“我能感受到那里的魔网有不少波动,看来雅德拉的军队还能坚守。”

显然德鲁伊们都不懂奥尔艾的魔网理论,他们依然是沟通着自然之灵。艾门尼斯抬头看着要塞:“那里的自然之灵还没有陷入混乱。”

法多科瞄了一眼艾门尼斯,对克瑞提斯道:“巨人的出现来源于一个名为苏瑞马尔隆的教派,他们之间应该是有紧密联系的。等下我们先去见雅德拉。”

克瑞提斯点头,当几人来到要塞下时,大长老突然叫住了自己的学徒:“大祭司。”

“大祭司。”克瑞提斯重复了一遍,艾门尼斯抬起头,不解地看着自己的老师,克瑞提斯突然单膝跪下,于是包括瓦拉弥尔在内的所有德鲁伊们,都单膝行礼。法多科诧异又了然地看了一眼,但没有打断他们。

克瑞提斯沉声道:“尊敬的菲索尔兹姆之代言人,德鲁伊之大祭司,你将为我等众人之首,带领我们行走世间。”艾门尼斯被这一切行为惊地不知所措,这可不是有排练的祭祀,也不是一些寓言过多次的祝福。她明白了,她作为德鲁伊的领袖,需要走在最前面,需要由她领导众人进入雅德拉的视线。只是在战争期间,所有人将自己的一切都压在女孩身上,女孩不可避免地开始慌张。

“你生来为吾众之首。”克瑞提斯小声道,“而现在,德鲁伊开始面对外界,你是我们唯一的领袖。”

艾门尼斯深吸一口气:“那,你们都起来吧。”众人站起身,艾门尼斯又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菲索尔兹姆将赐予你们平衡自然的权力,在星辰主宰、平衡的守护者、自然之神的领域中,你们将可以自由行走。艾门尼斯-杜拉斯如菲索尔兹姆所传神谕,赋予吾众一切承诺之全能与祝福。”艾门尼斯仿佛找回了过去举行祝福仪式的感觉,抬起手,无比熟练却也更加沉重的将菲索尔兹姆的光芒照耀给在场的每一个人。

大巫师法多科也感受着这淡蓝色的光辉,这是一种磅礴而细微的力量,即便是他也感受到心灵被抚慰,躯体的疲倦也得到缓解。在他过去的年岁里,见过许多祭司们的赐福,比如麦伦斯当地就有很多海神祭司会定期举行祭典,一些神秘教派的祭祀他也目睹过,但很少有祭司能将神的恩典施加于信众之外的人身上,白发少女的力量远超他曾经见过的所有祭司。

当艾门尼斯祝福完毕,众人都露出微笑,少女此时才发现自己的身子因为紧绷而有些酸涩。维因尔轻轻按住艾门尼斯的双肩:“大祭司,放松。”看着克瑞提斯等人让出一条小路,“你只是要做你自己的事情而已。”然后松开双手。

艾门尼斯环顾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憋足了一口气,整理自己的白色大祭司袍,接过维因尔递上来的黄金发饰,以最为正式、庄严的打扮,手持菲索尔兹姆之杖,走到众人之前。克瑞提斯微躬身,稍落后艾门尼斯半步,带着德鲁伊众人登上高寒堡的台阶。

法多科看着这一切,他知道自己的那个似是长辈又是朋友的克瑞提斯,真的迎来了结局。克瑞提斯曾经和他说过:“我早已死亡,我的命运是德鲁伊的命运,当一切复归于常,我也将回归吾神的神国。”想必这位来自远古的老人,不再是过去岁月无限,他不可能再活一千年,甚至连十年都不一定可以,他已经找到了最合适的继承者,德鲁伊教派消失在历史的舞台已经有了千年,在今天,将在艾门尼斯地带领下,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

法多科咂着嘴,还沉浸在对艾门尼斯的感叹中,这个女孩如果不是抱着菲索尔兹姆之杖,好吧,在之前看来,那只是一柄被从中折断的橡木杖,比大部分巫师学徒的巫师杖还要寒碜——如果不是艾门尼斯一直手持神器,他都不一定会把注意力放在这个少女身上,因为她一直在克瑞提斯身后,在奥尔艾,这个年龄的孩子大多还处在学习基本的数学运算,甚至连学校基础课程还没开始。

这橡木杖是菲索尔兹姆的祭祀神器,这在奥尔艾的史料中有提及过,这应该是一柄由黄金和橡木打造成的镰刀,只有历任德鲁伊大祭司才有资格持有。法多科向前走着,眼睛偷着观察着白发少女:纯白色的毛发、碧绿的瞳孔、还未张开的面庞,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但当他看到艾门尼斯双眼时,他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很难用现有的形容词去描述这种感觉。这不仅仅是德鲁伊信奉的菲索尔兹姆所赐予的力量,他能看到少女眼中有着迷茫,但蕴含着坚毅。即便艾门尼斯向前行进的步伐、背影都非常“狭小”,但这身影本身就蕴含着极大的潜能。

奥尔艾的巫师把目光从少女身上收回,他第一次感觉到才活了七十多年的自己老了,虽然这个岁数在人类中也属高寿,但这位巫师一直都不服老。年轻人们已经开始承接历史的遗产,他们虽然还被必然需要经历的茫然、冲动所困惑,但不用多久,世界会被这些年轻人改变。大巫师心里盘算着,他萌生了让艾门尼斯前往奥尔艾的心思。

奥尔艾学者大多数时候都看不起那些神的信徒,对于奥尔艾而言,信仰神意味着放弃真理,将一切不解都推向冥冥之中。这座城市和他的居住者们总是被认为悬浮于众生之上,并非说他们天生比任何生物高贵,他们也并非世界上唯一的学者聚集地,但是他们以猫头鹰之眼自称,用淡漠地视角去观察、洞察一切智慧,这让每一个奥尔艾的法师都在后天上比常人更加高贵,“客观象征权力。”这是奥尔艾巫师格言中的一句名言,这也是奥尔艾一向自诩高于世间其他教派、学派的根源。

雅德拉还是和过去一样,穿着干练的盔甲,而在她边上的普拉萨虽然穿着文书服饰,但此刻的脸庞也凸显出让人肃然起敬地沧桑。她亲自出领主厅迎接奥尔艾的巫师:“您的到来让冰雪不化的高原点燃星火。”

法多科颔首还礼,他稍让出身侧:“尊敬的高寒女士,或许,我给你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客人。”

艾门尼斯看了一眼导师,然后才上前半步,也是学者法多科做了一个颔首动作:“尊敬的……尊敬的高寒女士……”因为太紧张,少女差点忘记雅德拉的尊称是什么,“我们是来自德鲁伊的旅者,为了治愈被破坏的混乱而来。请允许我们……请允许我们为守卫高寒堡添加一份力量。”

雅德拉显然是有些高兴的,但也没有感到什么意外,这几天因为各种原因聚集来的教派有不少。她抚了抚额头:“如今正在战事,对各位的招待也只能略尽薄礼,还希望各位不要介意。”

“这是我的荣幸。”艾门尼斯把克瑞提斯以前教授的人类礼仪背了一遍,如今说起客套用词汇,非常得心应手。

之后雅德拉就让侍从将德鲁伊众人安排在了四五间石屋,勉勉强强能挤下。法多科留在了议事大厅,想必是开始和雅德拉沟通关于这些神秘巨人的事情。

“大祭司,我们可不是来守卫高寒堡的。”瓦拉弥尔小声道。比较在奥布离威姆的时候,这位新晋族长兼代理长老已经冷静许多,对年幼的大祭司也有不少改观,只是嘴上依然充满反抗精神。

“瓦拉弥尔长老,还请小声一些,这里是高寒堡。”维因尔提醒道,潜台词是让他尊重一下领袖。

瓦拉弥尔虽然闻言露出不屑的神情,但还是低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算是道歉了。

“瓦拉弥尔,尊重大祭司的决定。”克瑞提斯只说了这一句表明立场。

“不。”艾门尼斯突然出声,罕见地在他们说话中插入进来,“不,大长老、维因尔,瓦拉弥尔对我的质疑是合理的。”

“艾门……”维因尔刚要说什么,她的肩头就被克瑞提斯按了一下。老者对自己摇头,显然是希望艾门尼斯把话说完。维因尔闭上嘴,她知道,艾门尼斯需要为她的行为做出解释,因为她是大祭司。

“瓦拉弥尔,爱思特长老是遵循着菲索尔兹姆之道而殉难,他在万难时刻也依然遵循着自然之道。”她犹豫了一下,好像在措辞,“也许……不,一定。我们如今在苏瑞姆,我们为了白马一族的仇恨而来,但同样,无论是何时何地,我们都应该将菲索尔兹姆之道贯彻。我相信,帮助高寒堡是可以挽救更多人的性命。”

瓦拉弥尔的眼中倒映出大祭司的面庞,他缓缓点头,然后又做了一个道歉的姿势,没有继续说话。

“瓦拉弥尔,我理解你的心情。”克瑞提斯走上前,先示意让艾门尼斯坐下休息,才继续道:“瓦拉弥尔,我们对高寒堡的情形一无所知。无论是我们遭遇的佣兵……也许那些人不只是佣兵,还是这里出现的神秘巨人,我们都不了解。无论是我还是爱思特,都难以以一敌众,我们必须承认自己的弱小,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信息,也需要更多的协助者。如果不明白这一点,无论是雅德拉还是奥尔艾都不会将众多教派聚集在此。”

就在他们被引到来住处休息的路上,他们已经见到一些“奇形怪状”的人,有些闭目一副出世姿态,有些人则带着几个人形生物,据说是类人型的其他种族。教派之间互相几乎没有交流,甚至能明显感受到他们之间有一道无形的墙。

“大长老,这里有您认识的教派吗?”艾门尼斯问道。

大长老摇头:“在很久以前,我接触过很多。但在这几百年,几乎没有什么接触了,德鲁伊才刚刚重建,更何况,教义不同,也没有必要互相交流。”

“难道教义不同就应该互相敌视吗?”艾门尼斯小声道。

克瑞提斯对这个问题好像别有感触,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抚着艾门尼斯的头发道:“如果有人说你的神灵是虚无的,在你并为违背任何道义情况下说你是罪恶之人……教派之间从不只是人的战争,也是神灵与邪魔的斗争。”

艾门尼斯也没有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她不知道大长老说的是否正确,但克瑞提斯那股噎着长达前年的深沉让她无法就这样简单地对这个问题弃之不理。她突然想到一句话,一句非常离经叛道的句子,出自一本萨奎尔斯修士的自传:“人生来就是为了追求死亡,只有死亡之后,我们才能亲眼见证我们所信仰的一切。”

后面几天依然是高寒堡的士兵在分担守卫任务。高寒堡一共遭受到六十七次攻击,包含了高寒堡每一个方向。雅德拉抓紧了一次空隙,让为军队护送一些平民先离开高寒堡,甚至没走出高寒堡外城就被一些黑衣人组成的队伍攻击,虽然这些黑衣人的力量并不十分强大,但是因为考虑到要保护平民,军队也不得不先行撤退。

对于出现黑衣人这点,好像没有多少人感到非常意外,用克瑞提斯的话说就是:“如果巨人出自苏瑞马尔隆教派,那么又怎么会缺少堕入邪恶的人类与邪神为伴?”

不过到了第四天傍晚,奥尔艾的巫师们就到达了,领头的也是一个老者,但无论是装扮还是气质,都比法多科精神太多,看起来就是那种神秘巫师领袖的风格。克瑞提斯只知道他就是现任奥尔艾首席大巫师加布尔雷斯,是知识之城真正的掌权者,他们之间没有更多交集了。加布尔雷斯身后都是穿着灰袍的巫师,是那种被看一眼就能断定是被裁判所通缉的打扮呢。

第二天早上不过六点多,雅德拉就召集所有势力的代表前往领主议事大厅。原本修养身息了数天,包括瓦拉弥尔在内的很多人都已经烦躁不安,但当会议召开的信息到达时,那些焦躁不安的生物都安静下来,他们面面相觑,直到目送克瑞提斯和艾门尼斯离开,他们依然沉默不语。

议会大厅就在最高的领主厅里,不是很宽敞,但是点了很多的火盆,还有不少毛皮,足够暖和。等所有人入座之后,雅德拉站立起来,却被普拉萨拉住:“我的女士,你还是别说话吧。”雅德拉无奈地坐了下来。普拉萨咳嗽一声道:“诸位,雅德拉领主的脾气不适合演讲,所以就由我来说吧。”

“我是谁,你们或许不知道,但也没必要知道,我只告诉你们,我是原萨奎尔斯帝国的检察官。”普拉萨话音刚落,就听见底下一阵骚乱,有些脾气暴躁地已经拍桌而起。“大家冷静一下,我是原……前检察官,现在可以说已经是帝国的通缉犯,我和大家一样,如今都被视为异端。从私情来说,我对任何教派的纷争都没有兴趣,也没有什么建议,我用雅德拉长辈的身份来和你们商讨事务。而从公事来说,不用我多说,大家陆陆续续地到来,难道还有谁对巨人的出现感到质疑吗?”底下又恢复了安静。

普拉萨欣慰地看了一眼众人,板着脸道:“我知道你们都和教会有矛盾,或许你们这些统称为异端的教派之间,还有矛盾,无论是神权还是人权的争斗,这都不是我管辖的,也不是我们现在应该顾及的。我知道这一次联军,是不得已的,大家或许都只是口服,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是,哪怕表面的忠诚也要做到最后,因为局面刻不容缓。”他先说了很不近人情的话,然后语气又缓和下来:“众神在上,对于任何人来说,这些巨人邪神都是众神之敌,当我们征伐他们时,也是证明神灵荣光之时。”

普拉萨看了一眼坐在两侧最前面的人:“这位是来自奥尔艾的法多科大法师,我想猫头鹰之眼、湛蓝旋涡之城、风暴之眼的名号,没有谁是陌生的。”然后又对着法多科对面的一个黑色法师袍老者道:“这位的装扮大家都熟悉,是克罗维因——黄昏之鸦的领袖,称号是黄昏制裁。我想大家对他的真实姓名也不会感兴趣,那么长话短说,克罗维因的先知预言的原话是:‘混乱初始,混沌复兴,衡序之光,高星垂翼’,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但是混乱和混沌已经出现,从我多方面所见来推断,这些巨人,来自苏瑞姆高原深处的瑞拉克山脉,这些巨人原本是悬崖之上的雕塑……”“

“不,你等等。”法多科打断了普拉萨的发言,老人家并不在乎这些繁文礼节:“对于此,我有些要说的。”说着瞪了对面的黄昏制裁一眼,虽然学者的派系很多,但是奥尔艾和克罗维因是意义上的死对头,探究、洞察一切为宗旨的奥尔艾是绝对看不惯克罗维因将一切推到预言、命运上,即便他们在这方面的法术确实造诣深厚。

“大家都知道,我的图书馆里存有更古老的资料。苏瑞姆高原和瑞拉克山脉的含义,我已经查到了,他们的词根出自‘至高’和‘遗迹’两个词根,所以苏瑞姆高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更加古老的传说时期。这里是远古神灵之间的战场,是诸神黄昏之地。”这句话并没有引起什么骚动,很多教派中并无此一说,不过既然法多科强调了这一点,说明那些巨人的来历应该与此有关。

“传说中,来自于大概六七百年前诸灵时代的记录中,巨人乃是天生神灵之一,他们司掌一切真正的虚无、无序、毁灭,而众神则是司掌一切有序、存在,他们本是一族,但因为对待世界态度的差异而逐渐分开、互相对立。如果用古代口耳相传的名字来称呼他们,所有的神灵并称为‘欧赛奥斯’,而他们后来被分化出来叫做:‘基尔迦达’。关于神灵的各种事务、隐秘,我们奥尔艾并不擅长探讨这点,诸教派远比我们要熟悉。现在无论我们叫他‘基尔迦达’还是‘巨人’,他们的存在应该是都来源于这个传说。”法多科看了周围一圈,果然不少教派祭司脸上已露微怒。“那么……请问各位,各位教派中有没有有关记载的?”

有三四个教派的领袖好像面露迟疑之色,他们对大巫师示意,但是并没有多说。不过一个标志是四种符号杂糅而成的教派的长老愤愤而起:“法多科,你说的根本就是虚假的历史,在主神奥克斯主宰下,从没有任何神背叛过!”

紧接着,有一个祭司站起身,开始针锋相对地诉说自己教派的一些言论。

艾门尼斯只觉得耳朵嗡嗡嗡作响,她对这些违背菲索尔兹姆神话的言论也有些反感,但是并没有多想什么,只觉得吵闹无比,她求助似的看向克瑞提斯,大长老在闭目养神,似乎对这种情况早就司空见惯。少女也学着深吸一口气开始闭目,但效果不佳,不过她看到正座的雅德拉、普拉萨、法多科包括那个名号是黄昏制裁的学者,好像都对此没什么意外,反而是很认真地在倾听。

“好了,请诸位安静一下。”不知道用了什么法术,法多科的声音洪亮无比,似是在所有人耳边炸开,然后就又变得温和起来:“我想,我所阅读的记录并不是真相,也并非想要怀疑诸位教派的历史。但仅此,我觉得就可以证明,苏瑞马尔隆教派信奉的神灵也许就是虚假的,是根本不存在的。”

“这……”很多人面露疑惑,争端也渐渐平息。

“但我们不能否认,我们看到了巨人,他们的形象如神话中的基尔迦达一样,如果基尔迦达的传说并不真实,那么形似基尔迦达的邪神又是从何而来。”法多科这个问题好像绕口令,也许这就是巫师们擅长的所谓“逻辑”之物。

“您的意思是?”终于有人捧哏了。

“我想我们首先应该确认的是,我们面对的是邪恶之物,是信奉邪神所创造之物,但他们并非邪神,也绝非不可战胜。一直有信奉基尔迦达者们所创造的神灵才会如不存在的基尔迦达一般。”法多科下了一个结论。

“大长老,这是什么意思?”艾门尼斯小声问。

“我不清楚。”克瑞提斯答道,“法多科绝不会无缘无故说让各教派群情激奋的话,他肯定有目的的。不过他说的这点我确定应该是真实的。”

其实克瑞提斯知道在古老宗教是神话中并没有这段内容,编造这些神话故事的时代他甚至亲身经历过——伟大而浪漫的诸灵神话时期,萨奎尔斯帝国还没有建立,远古宗教们刚刚破灭,世人集合众多神话创造出一种更为神秘和浪漫的神话,真实与虚幻夹杂在一起。诸灵时代这一名字本就是奥尔艾学者创造的,这些学者怎么会不知道那时候神话的特点呢?

“艾门,奥尔艾并非善类,即便是法多科也一样。并不是说他们的品德如何,而是他们自称的学者,学者常有自傲、无所顾忌的心态,很多你看来不近人情甚至残酷的事情,对于那些自诩客观的学者们来说不过是为了达到某个目的而做出的行为。”克瑞提斯对奥尔艾的评价似乎并不全是正面,即便他还是很肯定这些作者们在神秘学上的成就。

“咳,我想法多科的说法非常有必要。”普拉萨示意法多科继续说下去,他作为指挥官,虽然肯定已有论断,但必须尽量让所有人在理论上被折服,不能专断。不过他还是忍不住补充了一句:“虽然我们对神、神话的讨论可能并不充分,但是我想我们应该还是先把注意力集中在针对苏瑞马尔隆上。”

“不过普拉萨阁下说的并没错。”法多科赞同道。但老巫师好像关注地重点和普拉萨不太一致:“苏瑞马尔隆,普拉萨说的没错,我们应该把所谓的巨人认为是苏瑞马尔隆的附属。苏瑞马尔隆才是我们要解决的重点。”他看了一眼雅德拉:“只要突破苏瑞马尔隆的封锁,我们就可以将平民送出高寒堡,那么就是我们胜利了。如今我们死守高寒堡,不就是因为还有平民吗?”

很多人都点头。

“我想诸位应该都知道,在我们进入高寒堡的时候,虽然或多或少遇到过危险,但都很少有苏瑞马尔隆的教徒袭击,可高寒堡向外的部队却遭到苏瑞马尔隆教徒亲自袭击。”法多科眯起本来就不大的眼睛,还抚摸了一把不怎么顺溜的胡须,“他们是想让我们更多人聚集在这里,把我们困死在这里。”

在下面骚乱之前,普拉萨站起身:“但他们绝没有想到,我们可以聚集在一起,也许他们料到萨奎尔斯的腐朽的贵族们不会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但是却没想到,至今仍坚守正义的教派们会聚在一起。我们的力量远远超越他们,即便是真正的邪神降临,我们也可以击败他们!”下面没什么人应和,不过大家也都保持了寂静,至少不会再陷入骚乱。

“大长老?”艾门总觉得心神不宁。作为年轻人,刚才一瞬间真的被普拉萨的言辞激励了,甚至感受到血液都沸腾起来,可转念一想,普拉萨其实一句实在话都没说,只是喊一些口号,立刻就冷静下来了。

“我们继续听,奥尔艾和高寒堡应该知道些内情,他们昨天应该已经商量好了对策,如今不过是用言辞说服各个教派。”大长老洞若观火。不过过了一下,他用一种包含深意的语气对大祭司道:“艾门,很多时候,言辞是可以激励人的,可以让人拥有超越以往的力量。但更多时候,我们虽然需要倾听,可更需要坚持菲索尔兹姆之道,不被言辞所动摇,记住,我们的目的是为了维系苏瑞姆的平衡,绝不能为普拉萨的言辞所激。”

艾门尼斯张了几下嘴,没说出什么。她手指在桌下捻动衣角,恍惚间,她觉得自己周围那些在争吵的人都和奥布离威姆镇里放养的鸭子一样,好像他们所讨论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都越发无趣。她有预感,此行必将危险重重,也必将失去什么,但是她依然站在了这里,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被菲索尔兹姆之道所驱使还是因为她仍然牢记养父蒙斯特因教导的耶瑞尔塔斯的正义,又或者,她只是自己想站在这里……或许这个答案永远都未可知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