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三章

“所以我不喜欢人类,包括死气沉沉的克瑞提斯。”达克恩吐出嘴里嚼烂的青草,趴在石头上,看着一旁的弗兰克斯坦。

大棕熊知道自己的老友一直是对人类愤愤不平,但是这次却针对着一个人——德鲁伊教人类“巴德”科达文。虽然维因尔是作为长老出席,并且几乎是贴身陪伴大祭司,但在大部分同胞心里,维因尔也只是一个带着长老头衔的普通人而已,在苏瑞姆一战,维因尔甚至连大祭司都没有跟紧,反而自己昏迷着被克瑞提斯带回。

而科达文振臂一呼,确实号召了一部分的同胞共同战斗,虽然死伤惨重,但是这位男士和他的残余支持者遍体鳞伤的回到奥布离威姆。这两下对比之中,维因尔作为人类领袖的影响越来越小,而科达文在人类群体甚至其他族群中的拥护越来越高,此消彼长之下,科达文仿佛成为一个隐形的长老,在大部分时候都有一些发言权,尤其是私下交往的时候。

“克瑞提斯早就不算人了,大祭司也算是巴尔斯特的族人,维因尔是我看着长大的,甚至可以算半个熊崽子。但科达文,标准的人类胚子,阴险狡诈。”弗兰克斯坦中肯的说出了自己的评语,新长老不得不承认自己思想里还是强迫自己厌恶人类,所以把自己喜欢的几个人开脱出人类族群。

“所以人类才会时常爆发出无用的战争。”达克恩懒洋洋地摇晃着自己的尾巴,“诡计,叛乱,分裂,虚伪……这些一个族群中绝不应该存有的恶魔,早就把人类分裂成实际上的无数个小组群,甚至一个家庭都不能算一个族群。”

“你说的有些过了。”弗兰克斯坦站起身子,抖了抖巨大的身体,“科达文是我们的一员,他希望我们联合起来向大祭司提建议,也是为了族群的发展。就如同我在会议上有些侮辱艾门一样,并非真心,只是必须如此。”达克恩知道,弗兰克斯坦还是非常宠溺艾门尼斯的,但是作为一个族群的族长,经历过从束手无策到领导族人,知道需要付出哪些惨痛代价,所以不得不对女孩冷嘲热讽,因为沙林之王自己也是如此。

科达文穿着一身干净的奥拉恩省风格的学者长袍,坐在长椅上,不断地扫视手中的书,也不知道是看书还是装模作样。这是在他的家中——位于奥布离威姆森林之外南部最近的一个繁华城市,阿尔特拉城,作为帝国最南部的边境城市,名字取自当年开拓边境战死于此的将军阿尔特。

帝国的南部多为小国,再穿过部分大陆则是零碎群岛环绕,这些小国无论是资源还是制度都远远不如帝国。帝国建国时和南方诸国爆发过战争,这也迫使南方诸国联合成为一个松散的联盟,距离两方何谈至今已有数百年。南方诸国也并非齐心,早些时候还有小股势力联合骚扰边境,但在萨奎尔斯建国百年左右时,那些小国也都勉强接受了边境的分界,也就一直和平至今。

边境的平静让阿尔特拉这座原军事重城也开始变为贸易中心,南方诸国会比帝国更加不愿意切断这一条经济链,除非他们愿意穿越重重阻碍的奥布离威姆森林前往内地。所以阿尔特拉的军事能力每年益衰,而帝国也乐意把不必要的军费挪到战事频繁的其他三边。

赫拉卡并非帝国人,而是来自南方诸国中的卡文大泽附近,所以即便加入了德鲁伊教,也一直活动在南方,身上依旧穿着最朴素的短布袍,自己在袖口绣上了绿叶衬托鸟蛋的图案象征巴德的身份。赫拉卡此时坐在科达文对面,原本就是学者出生的他显得比正在看书的科达文更有书生气质。年轻的男子有些无措,从名义上讲科达文的新晋巴德身份并不比自己超然,而现实意义上科达文是教派中人类族群的实质领袖。

科达文看着毫无意义的书,若有其事地翻动着书页,过了好一会,才突然对赫拉卡说:“我今天去和长老们谈了。”

“长老议会应该是维因尔出席。”赫拉卡不由得提醒一句。

“哦,不。”科达文放下手中的书,然后手指敲打着木头桌面:“或许你应该记住,你只有十八岁,比我更加年幼。”

赫拉卡低下头。

“不过,你说的很对。私下的,仅仅是私下的。但心里面想的事情并不一定只能是私下。”科达文嘟囔道,“你应该知道的,阿尔特拉人比其他地方……不,或许应该说人类,比那些森林里的野兽更加明白如何用脑子,而阿尔特拉人更知道如何做生意。”

这一点赫拉卡非常同意,科达文对于收买人心一套得心应手,人类教徒中的大部分已经成为他的党羽,而名义上的领袖维因尔的影响力也许连奥布离威姆都没有出。

赫拉卡非常清楚自己是什么位置,也知道科达文为什么来找自己,尽管他还不清楚科达文要做什么。南方诸国传播德鲁伊教虽然并不能大张旗鼓,但是街头巷尾之间还是非常方便,所以南方诸国的德鲁伊传闻在这一两年内增加迅速,而赫拉卡作为三年前就加入德鲁伊教的“老人”,尤其是他的学业已经让他几个月前晋升为巴德,这就意味着赫拉卡会成为南方诸国德鲁伊教人类信徒的精神领袖——他虽然没有代替教派广收学徒,但他也经常在南方诸国的一些大街小巷中传播教义,也和一些其他教派的人进行过论战。

科达文并不需要一个精神领袖,因为这个位置维因尔和艾门尼斯已经给足了,他所需要的是实质权力,所以如果可以让赫拉卡效忠,那么只需要一点手段,精神领袖就可以变成实际领袖,而他自己也将成为实至名归的德鲁伊教派人类领导者。

“那么,请问您和长老们交谈了什么?”赫拉卡一点也不想再听科达文利用自言自语给自己施压。

“回到正题,这很明智。”科达文笑道,“这里可比苏瑞姆高原暖和太多,再往南一些,连用火炉的机会都没有了。”

赫拉卡更加不安,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表现出应有的耐心,还是应该稍微表现的局促一点。

科达文自己又对天气、地理、人文评价了一番,然后才站起身,将手中无关紧要的书籍不紧不慢地塞回书架:“阿尔特拉人更加明白如何在不同文化中狡诈的商人面前交易,这一点除了奥布离威姆的野兽们,都非常清楚。”巴德重复了自己的观点,然后又随性地坐下,靠着椅背,伸出几根手指:“如果我们在做生意,我们推销我们的产品,我们必须知道,火炉在南方是少用的,而冰块在北方也是无法畅销的。赫拉卡,在南方的沙漠地区,难道会用沙漠玫瑰作为珠宝店的镇店之宝吗?”沙漠玫瑰是一种不算常见但也不稀有的沙漠矿石。

赫拉卡摇头:“这很常见,没有店铺会将它作为宝物。”

“但是,沙漠玫瑰在更加南方的岛屿,在北方一点点的国家,甚至阿尔特拉,都是奇珍异宝。仅仅是一点点的差异,都会有不同。”科达文道。

赫拉卡非常厌恶科达文在一个学者面前卖弄知识,即便是商业方面,据他所知,大部分商人会的都是实际操作而不是商业理论,这和是不是阿尔特拉人毫无干系。

“这仅仅是物质上的,就需要如此甄别。那么在信仰上呢?”科达文终于牵扯出赫拉卡所希望听到的话题,“我们都能明白,菲索尔兹姆是仁慈、至高、和蔼的神灵,她的观念可以拯救世人,她的福音应该传播给更多人。”

赫拉卡用怪异的眼神看着科达文,这套言论非常容易在日漫特圣教来的传教士身上听到,自己完全不记得德鲁伊的教典中有这方面的传授。

“面对不同的人群,我们必须要有不同的方法,没有任何一种通用的方法可以适合所有生灵。”科达文没有继续说,而是看着赫拉卡,需要得到学者的认同。

赫拉卡点头,科达文刚才所说确实是非常正确的,无论是自己还是菲索尔兹姆都不需要反驳。

“那么入门密仪你有什么看法呢?”这次科达文没有给赫拉卡回答的机会:“我们都是奥瓦德过来的,我现在已经是巴德,而你早已晋升。我们都将成为祭司,我们都明白的,如果是古代,我们都会被派往信奉德鲁伊的国家和部族充任行政人员,我们的节日会让整个世界欢庆,我们的传统即便到了现在也不失意义。但如今,凯尔纳地区还有几个人知道古代的德鲁伊王国?乃至我们的历史已经被萨奎尔斯的圣教所抹杀,填充自己的胡编乱造来蛊惑曾经的德鲁伊教徒。传说故事中凯尔纳之王的导师,传奇大巫师梅尔林斯……哦,对了,你会弹琴吗?十一弦琴。”

赫拉卡看着从激烈陈述中突然冷静下来的科达文,才发现自己对眼前男子的厌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让人无法喘过气。

科达文看赫拉卡点头,才呢喃道:“也是,我们都将是一个很好的吟咏诗人。”

“那么,你觉得你弹琴技艺如何,可以充任低级祭司吗?你的琴艺是怎么练出来的?”科达文手指点着下巴,做出沉思的模样。“很显然,并不是来自密仪。”

赫拉卡已经听出科达文的弦外之音,他明知道自己装傻或许可以让科达文看轻自己,但是他实在受不了科达文跳跃式的对话,这会让他年轻的心脏受不了刺激。

“不,我没有问密仪的事情。”科达文向后一仰,轻声道:“还没有,还没有说到这里。”然后好像放松了精神,深吸一口气之后坐起来:“长老会的人才知道,其实橡树议会出现了分歧,大部分……长老都支持改变入门密仪,用更加宽松的方式迎接新的教徒,或许只需要膜拜橡树的枝干就可以了。”

赫拉卡并不知道奥布离威姆内部的事情,所以当科达文说起长老们的反应,赫拉卡并不能判断真假。

“我私下去见了达克恩长老和弗兰克斯坦长老,他们非常认同我的观点,其他长老我正准备去拜见。其实大家在开会以前都达成了共识,但却被大祭司一人压了下来,那个年轻的女孩,尊敬的大德鲁伊,尽管她头戴着黄金星辰发饰,穿着三色白袍,手上拿着至高神圣的弯月镰刀,但是她没有经历过密仪。”科达文突然弯腰低下头,“哦!抱歉,大德鲁伊并非如此,她只是坚守了一贯的传统之道。”

赫拉卡努力掩饰住自己的眼神,尽量不让自己的不满暴露出来。不过年轻人知道科达文所说的弊端并非虚言,这些密仪并非表面那么轻松,很多年轻人渴望加入各种教派——生活的不如意,配合那些教派入门的刺激仪式,总能让年轻人们私下尝试,就和得到神秘学相关的片言只字的人也会经常玩召唤恶魔的密仪一样。

而赫拉卡也确实是这样的少年,当自己被扔在沙漠中三日三夜,没有干粮,没有装备,如果不是自己命大碰到了绿洲,恐怕就真的死在刺激之中,这是书本上得不到的刺激,但同时也确实让赫拉卡明白自然的造化。作为已经学习了天文、医药、地理等等学科的巴德,也不得不承认,面对这种密仪,再也没有了刺激感,而是成为一种恐惧,而当用知识和修行彻底克服了这种恐惧,才能在德鲁伊的道路上更进一步。

“这种密仪给了我们力量,但同时也毁了我们的力量。一头狼,一只熊,扔在原始森林可以活多久我们都无法给出上限,但一个人,我们人所生活的环境又怎么能和野兽生活的环境相同?我们活在人类的社会,难道这就不能叫做自然?为什么不让野兽来人类的菜市场体验生活?”科达文向学者提出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

自然的教导已经让科达文明白物种之间应该无分彼此,但是科达文偷梁换柱一样的问法却也让赫拉卡不能想出很好的反驳方法,当然,就算可以反驳,他也绝不会这时候吐露心声,所以干脆闭口不言。

“这并不是问题,这其实很简单。”科达文又一次转过脸,看着身后的书架,“其实我们不需要这么麻烦,但也不能背弃了传统,我们应该有我们自己的仪式,每一个种族应该有他们自己适合的方式方法。各得其所,这难道不是菲索尔兹姆给予我们的最高教导吗?”

当赫拉卡从科达文的屋内走出来,年轻人回头看了一下这个小木屋,总觉得这个名为科达文的家伙不应该出现在堆满书的屋子里,如果他坐落在城市行政中心或许会更加合适,这里的温度可比传说中苏瑞姆的温度还要低。赫拉卡不禁抖了抖身子,他前段时间还只是一个奥瓦德,只不过天资聪颖的他在修行和学习上精进迅速。他知道:晋升巴德的科达文在学业和修行上,至少表面上,比自己更能取得森林中老怪物们的认同。所以他不打算充好汉,几乎顺着科达文的心思往下说,不断地承诺科达文交代的事情,尽管偶尔会克制不住小聪明插几句嘴。

赫拉卡非常明白,科达文是有野心的,也许本来只是一个城市和国家的斗争,但是在教派、信仰这种庞然大物催化下,将不存在国界和物种。科达文绝对可以看出赫拉卡的聪明才智,所以才愿意多费时间来敲打、拉拢,但同时拥有这种心思的人又怎么可能会信任别人?

赫拉卡自嘲般地笑了两声,他知道自己还需要在傻瓜幕僚的位置上站稳脚跟,而他听闻的德鲁伊核心的传闻,也让年轻人有所思考。

无论是科达文愚弄人心、胡编乱造,还是确有其事,至少达克恩和弗兰克斯坦两位长老确实和科达文会见过,而且至少最低程度的同意了科达文的想法,在这一点上科达文没有办法作假——只是这两位长老到底是同意科达文的做法还是某种观点就不得而知了。科达文能在自己面前夸夸其谈无非是因为自己无法验证罢了,自己虽然在南方诸国有些声誉,但在整个德鲁伊中不过是无名小卒,也许连那位曾经见过两面的维因尔长老都已经不记得自己了。

赫拉卡朝着阿尔特拉酒馆走去,他需要喝几杯劣质果酒洗一洗脑子,之后的一段时间,他需要更多的精神去处理所见所闻。非常显而易见,德鲁伊内部出现了裂痕,而这道裂痕必定会在未来的时日里如附骨之疽般蔓延。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