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四章

维因尔俯下身子为艾门尼斯整理好炎热地区风格的衣服,这宽松却繁琐的衣服让大祭司浑身不适。艾门尼斯抓着维因尔肩膀,不满道:“还不如就穿祭司袍。”

“那您就太显眼了。”维因尔努力让不断扭曲身子的女孩的衣服变得整齐,但最后还是失败了,炎热地区衣服独有的包裹结构实在很难让一个粗枝大叶的人立即习惯——其实只是少女贯于披着简陋的德鲁伊长袍罢了。

当两人走出狭小的旅店房间,换上学者衣服的克瑞提斯已经在外等候,这是艾门尼斯第一次摸到大长老穿着那件破旧灰袍子以外的衣服,这让老人家看起来有一股干练的感觉,就连艾门尼斯听了维因尔的描述都忍不住“噗嗤”出来。

维因尔笑道:“大长老如果平时这样的装扮,在帝国都城的高官显贵中也绝对出色。”

“前提是他们能接受阿尔特拉的风格。”克瑞提斯非常难得的开玩笑,显然更换身上装束让老者心情大为不同,无论是维因尔还是艾门尼斯都没有想到大长老是一个可以开玩笑的人。

克瑞提斯和蔼地笑了一下,然后又恢复成严肃:“这是艾门第一次进入人类的大城市,尽管只是一个边关城市,但是繁荣程度在南方诸国和萨奎尔斯中也是数一数二。”

维因尔牵着艾门尼斯的手:“大长老,那递交给我的匿名信上虽然写来自阿尔特拉,但信中只是说阿尔特拉的部分教众有不利于教派的计划?”女士顿了顿,整理好思路才继续开口:“如果意图政变且获得了大多数人的支持,那么在圣地岂不是更好?德鲁伊在橡树圣林外没有任何据点,即便是阿尔特拉城发生暴乱,也不会影响到圣地,甚至大祭司可以直接以此将发动暴乱者清理出去。如果我们来到了阿尔特拉,可能很快就会暴露在敌人——甚至日漫特圣教的眼中,这对大祭司太危险了。”

大长老向服务员要了三份奶酪面包,等服务员走远了,才道:“既然匿名信是传递给你,说明对方是人类一员,而人类中能有这样作为的无非就是科达文了,科达文的家乡就是阿尔特拉。至于教内长老,无非是达克恩和弗兰克斯坦,他们更适合正面拼杀,一些小计谋足以让他们上套,即便是狡诈著称的沙林之王也只是在兽群众比较狡诈而已。”克瑞提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维因尔,无论是我还是你,其实都明白,人类的小把戏远远超过了他们平时所能拥有的智慧,所以这些离间、背叛,并不少见。”

“可是科达文……”

维因尔还没有说完,克瑞提斯就打断了:“你只是不愿意相信德鲁伊教派还有这些阴谋诡计,每一个族群都有他们自己解决事情的方法,比如熊类互相甩巴掌会比用阴谋更能解决争端,但可惜人类并不适用这一条。虽然都是为了解决问题,但人类庞大的社会、社交关系总会让人放弃那些简单直接的方法。我也有些怀念德鲁伊教派衰败以前,远不是现在这样。”大长老看着维因尔,这个非常有潜力的大祭司助手:“何况……即便我不说出这些,你也应该明白,这就是事实。”

维因尔当然知道大长老说的是事实,即便对于习惯权衡利益的人类自身来说,这个答案具有极大讽刺。也许是南方奶酪的口感非常美妙,让大长老有心情去回忆过去:“在我年轻的时候,人民都信奉菲索尔兹姆的力量,国家的文职人员都至少是巴德。那时候,即便是成为奥瓦德也被认为是尊贵的象征。全国各地的人民都以祭司的神谕为生活导向。嗯,没错,确实和现在的日漫特圣教很相似,只不过我们讲究平衡,而他们讲究至善。无论是古代还是现在,我们都经历过各种灾难,日漫特圣教也并非一帆风顺,而我们也都拥有过和平和统一。”

大长老并不忌讳用日漫特圣教去和德鲁伊比较,这在大长老给所有学员讲课时着重讲过,并非日漫特圣教邪恶,也并非德鲁伊邪恶,只是当事物发展到极限必将腐败,而这些信仰者之中也总会有苦修士去恪守信条。

“我想,如果德鲁伊并没有在古代被覆灭,如今的德鲁伊也未必会比萨奎尔斯的圣教差多少。在这种假设里,德鲁伊也会建立审判所,也会更加世俗,也会腐败……但凡存在生物,就会有利益熏陶,这就和不能期望所有人都信奉菲索尔兹姆一样,也不能期望信奉女神中的人们也不会都遵守她的教诲。”克瑞提斯喝下一口果汁,看出维因尔有些闷闷不乐:“但也正因为这样,才有了现在的我们。所以遵守信条的人才更为荣耀和值得敬佩。”

维因尔确实佩服大长老的处事不惊和包容,她知道大长老的心中对萨奎尔斯圣教一直是敌视的,对德鲁伊的复兴和教条也有格外的执着,但也许是年岁让这位老人看惯了事物变化,所以越发处变不惊,也更加能够克制自己。

“我知道我老了……弗兰克斯坦他们所担忧的并非没有道理,教派确实是不能够只走老路。可是这样的事情我已经无法去继续思考,任何举措也不是我可以推动的了。我还沉浸在过去——我经历过德鲁伊辉煌的时期,我长久以来希望他能够恢复往昔的辉煌,所以我难以在走出这一步。”大长老第一次如对待孩子一样用枯槁的手掌贴近维因尔的脸颊:“孩子,当我看到你挣脱出枷锁,即便你那时候已经饥饿难耐的倒在路边,我知道你是值得信赖的人。我将你带到才刚刚十一岁的艾门身边,将你们一起看做是我的孩子。你拥有比很多森林生物更加执着的心,同样你拥有超越他们的人类的善。我将艾门尼斯托付给你,这必然会让你遇见越来越多如同科达文一样的人。”

“老师……”维因尔眼眶不禁有些湿润,在她记忆里,克瑞提斯总是站在前方的,留给她的也更多是背影,她知道这位导师的内心还潜藏着温柔,也知道这位导师并非如外表一样的枯槁,但这是她第一次确确实实感受到师长最直接的爱。

“我知道你的担忧,任何没有证据的举动和怀疑必然会带来动荡,你不希望任何人会因为这种不必要的动荡而受到伤害。但是有些事情,正如科达文,无论是我还是你都明白,这个人在谋略上远超于你,都明白他早已不满自己的地位……但我们并不知晓他到底要做什么,而他所做的事情到底会带来什么后果也更不得而知。”克瑞提斯告诉两个少女,他可以轻易地杀死十个科达文这样的人,但却无法为艾门尼斯和德鲁伊教派铺平未来的道路。

艾门尼斯可以理解维因尔的善良,但是并不能理解维因尔的担忧,女孩没有经历过阴谋斗争,也并不知道这到底代表什么。长期生活在奥布离威姆的她即便被灌输了很多世界常识,但并不能完全明白德鲁伊教派的内忧外患,萨奎尔斯帝国的强大一直是克瑞提斯告诫他的,但是在她亲自走过萨奎尔斯帝国疆域之前,也许她终究不能理解“强大”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形容。她不喜欢科达文,并不是因为科达文曾经反抗过她,而是因为科达文总是在争夺维因尔应有的权力,所以大祭司一直都不爱搭理这个年轻人,至于阴谋……她就更无法可想了,从她的养父蒙斯特因开始就一直教导她要对阴谋诡计敬而远之。

她用非常认真地态度品尝了奶酪面包和饮料,南方风味的混合果汁特有的酸味让女孩吐着舌头。

大长老抚摸着艾门尼斯的长发:“艾门,你必须知道,无论是你还是我,都已经不能以人类的身份去对待问题,因为我们站在了一个集体利益的顶端,我们要对所有同胞负责。所以这一件事情,你和维因尔要从里到外负责起来,维因尔是人类的代表,她需要成长,直到可以独当一面,而你要站在更高的角度去看待这些事情。”

“大长老……”艾门尼斯抬起头。老人的额头已经出现越来越多的皱纹,头发不再光滑,如同干枯的枝条,无须目视,少女仅仅是随意地感知都可以感受到这棵老树从外而里的衰老,还有那在冬季来临之前,老树死拽着最后的残叶不放的执着和眷念。

克瑞提斯眼光越发的柔和:“我要看着你,这是你的历练,我仅仅是保护你和维因尔。”

维因尔躬身道:“大长老,大祭司虽然经历了苏瑞姆……但是直面战争和死亡并非涉入阴谋诡计。”其实维因尔自己也是初出茅庐,或许她的见闻要多太多,可是也从没有和什么人争权夺利过,如果这位巴德女士有一点点权谋,也不至于被科达文排挤在外。

“阴谋诡计对于成功者来说就是智慧谋略,这并非是不可取的,而成功和胜利也并不是我们一定要追求的。其实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仅仅是水来土掩,无论是战争还是计谋,是上万人的冲突还是仅仅几个人的争斗。对于每个人来说,本质上只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也许我们面对战争和诡计的方法完全不同,但是面对他们的态度是一致的。”克瑞提斯不愿再多讨论这些话题,老人知道说再多也不如让年轻人直接面对——往往危机不会考虑到你是年轻还是年老,也不会给你足够的时间去修正错误。

尽管艾门尼斯和维因尔各有心事,但还是随同大长老在城市中浏览一番,即便是曾经来过这里的克瑞提斯也不得不承认边疆经济重地的发展迅速,越来越宏伟的建筑、不多扩大的集会市场、从店铺经营发展出摆摊经营、整备完善的城防巡逻队已经让这座城市和帝国内陆风格不再一样,这里存在着不少“异样”的声音,街头巷尾流传着稀奇古怪的故事,来往的商客也来自迥异的文明,这里的一切让艾门尼斯充满了兴奋。

小女孩的第一次正式的城市访问如此顺利而且充满繁荣气息,这与残垣断壁的高寒堡不光是气温形成对比,就连空气的味道都仿佛不同,从奥布离威姆的自然风格到风雪交加中伫立的要塞风格,继而到略带南国热带特色的沙土建筑,足以让一个女孩对未知充满探索的渴望。维因尔牵着她的手,一直在给她描述这些建筑,倒是让艾门尼斯越发欢快起来。

“维因尔,这里的建筑为什么风格有不一样的?”艾门尼斯在描述中听到了很多种建筑,虽然阿尔特拉城整体是一二层的平顶房,但也有一些尖角的、穹顶的建筑鹤立鸡群,又或是在一大片棕黄色建筑里,有些建筑则是用了产自外地的白石头、灰石头。

“阿尔特拉城在早些年虽然处在荒漠,但也没有现在这样荒芜,更早年代的时候,这里可能还是丛林。”维因尔来之前温习过这里的地理、历史了,“历史上的阿尔特拉城的建筑和现在的也不太一样,现在的建筑更多是以防御炎热、干旱为主要功能了。阿尔特拉城因为商旅极多,所以也有不少南方诸国风格的建筑。”

“南方诸国……我记得南方诸国也有很多国家信仰耶瑞尔塔斯,但是教义和圣教有些不同。也有很多不同的信仰,萨奎尔斯圣教没有严管阿尔特拉城吗?”艾门尼斯想起以前学习过的内容。

“其实圣教也一直在管,但是没有内地那么严苛,一些暗地里、街头巷尾的流传,实在也难以管束。在这里流传的非圣教信仰也都很注意自身的隐秘性。”维因尔声音越来越小,等一队巡逻队从旁过去后,才继续道:“圣教的信仰其实并没有描述的那么强制性,绝大部分民众都是自愿去信仰的……我们这些外教,如果在民间随便传播,或许都等不到圣教的审判所来追捕,很多民众就自发把我们赶出去了。”维因尔笑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嘲。

艾门尼斯记住了维因尔的话,不断用手指来回摩挲着下巴,也不知在想什么,也没问更多问题了。

直到傍晚,克瑞提斯在市场上买了一把十一弦琴——这是从蓝衣服就开始修炼的传统技艺,古代凯尔纳风格的十一弦琴作为复古音乐和收藏品的代表,在阿尔特拉城并不难找到。、

“十一弦的设计是对应着古凯尔纳医学里肋骨的对数,当然这是传统,也没有必要和医学理论一起更新为十二弦。这种技艺不再需要探究生理,而是需要磨练吟咏的技巧,然后将自己的思想传播出去。”克瑞提斯轻轻滑动了一下琴弦。

吟咏诗人作为德鲁伊巴德的外号,流传的程度远远比德鲁伊教还广泛。人们乐意用半说半唱的形式作为娱乐活动,从神话到传说,从事实到流言,从纯诗歌到韵文短篇,早已不再局限于德鲁伊教派理论,社会讨论的所有的道德、思想都已经是吟咏诗人的素材。

克瑞提斯将琴递给维因尔,女士向大长老施了一礼,然后坐在旅馆楼上,夕阳已经接近尾声,飞鸟只剩下天边的余点,在另一半边,星辰逐渐从虚空中显现出来,就好像他们从未离开过一般。

“日与夜,交替之时,泉水流过,神灵眷顾。

露萨娜!从光明中入眠,在黑夜中苏醒,万灵寐中,美梦无边。

露萨娜!黑与白,交替之时,清风拂晓,吾主赐福。

露萨娜!从黑夜中入眠,在光明中苏醒,万灵俯首,欣悦无垠。”

维因尔的声音非常婉转,给人一种词与词相接,连绵不止的感觉。这是德鲁伊教内流传的一首童谣,从前教内的孩子总是爱用这首歌模仿大人的语气在露萨娜下去祝福早晨和傍晚。

当三人回到房间,艾门尼斯辗转反侧,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旁的维因尔,从柜台上悄声拿起琴,蹑手蹑脚地来到屋顶。此刻的屋顶已经寒凉,尤其是在冷风之下,穿过缝隙的风汇聚成一道,更有刺骨之意。

女孩紧了紧自己的外衣,尽管并不觉得寒冷,但还是抱紧了身子,白色的长发在夜空中拂动,融入了灰蒙蒙的黑暗之中。天空的星星闪烁着,月亮渐渐圆满了起来,似乎在迎接大祭司的到来,在无穷的星光之中,黑暗被照亮了,而又在无穷的星空中,黑夜也更加昏暗。

少女很喜欢自己随意创作些诗歌,尽管她如今的文学水平并不高,大概也算是那些被学界批判的无病呻吟的青年人一类。她自嘲地笑了几下,虽然她自己对自己的创作质量也总有不满,但这种将所有情绪喷涌出来的感觉,如毒药般令人沉醉、着迷。

艾门尼斯挽住衣袖,用手指轻轻摸弄了一下琴弦,传出“噌”的响动,然后又止住了,就好像投入水中的石子,荡起一层涟漪,让整个黑夜被搅动起来,却又随着琴弦停住,更加的空灵。

“明净之月

闪烁在水中

洁白之林

长生于云上

我向菲索尔兹姆,发问

祈祷,祈求

来自天边的候鸟,何处才是你们的归巢

来自森林的女神啊

你有高昂的鹿角

轻盈的步伐

你却让他,不再被人呼唤

奥布离威姆

伟大的生育之灵

我来自哪

又为谁而生

我能做到什么

又能做什么

你仅告诉我一个名字

莉卡奥斯

吾之父啊

最为敏捷的,恶狼

万灵赞美你

你用什么来回报呢?

明净之月!洁白之林!

星辰为你们歌颂

用闪烁

预言你们的永恒

但你们却在闪烁,可又是那么无穷

赞美你们

正如同你们赞美我

那么我将又是你们。”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