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六章

星空还是那么灿烂,艾门尼斯已经睡下了,维因尔看着和被子缩在一团的女孩,只能轻轻叹气。今晚她们睡在赫拉卡的家中,艾门尼斯睡得也格外迅速,大概是这一天从肉体到精神都累坏了。

站在屋顶之上,维因尔仔细布置了一下赫拉卡家周围的法术结界,确保大祭司的安全。赫拉卡才道:“我不擅长法术,如果可以多修行一点,或许就能帮助你们了。”

“啪”维因尔一掌扇在赫拉卡脸颊,泪水止不住的涌出,顺着金发在空中飘洒。

“你……”赫拉卡捂着脸颊,他知道维因尔是真的动怒了,他能感受到手掌的力度。

“你什么也不懂。”维因尔低喝道,然后才缓解下来,继续默默地检查着周围的防御。

“是因为让大祭司来到这里吗?”赫拉卡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他不想和女士产生口角,何况他自己对此事也有些愧疚。

“你知道艾门的眼睛吗?”

维因尔不带语气地问道。“是因为某种秘术?”

回报赫拉卡的只是一声嘲笑:“如果你知道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双眼失明,却还要背负你的懦弱。”

赫拉卡沉默了,过了许久才道:“大祭司为什么会失明……你们应该保护……”

“对,没错。我们所有人都应该保护她,但是事实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能够保护她,甚至被她保护。”维因尔此时语气不知道是在发泄对长老的不满,还是对赫拉卡的不满,甚至是嘲讽自己的无能。“一个十一岁的孩子,目睹了自己亲人的死亡,在强迫下坐上了领袖的位置。她无力和那些八九十岁的政治家一样带领自己的人民走向胜利,所以她悔恨,她懊悔,她哭泣,甚至私下厌恶自己。她和我抱怨过为什么她是大德鲁伊,为什么提瑞克斯会选择了她,她甚至想要放弃自己,去做一个所有人希望的那样的祭司。”

“但最终,没能如愿,甚至连留给她抱怨的时间都没有,她将我推出了战场,自己独自留了下来,去保护那些曾经压迫过她的师长、同伴……也许她向神灵许诺了什么代价,最后德鲁伊们回到了奥布离威姆,萨奎尔斯帝国没有被撕碎,甚至伟大的狼神也回到议会,而她却永远也看不见了。”维因尔猛地看向赫拉卡,“无论是他们还是我,都做错了,都对不起艾门。没错,所有的议会、政策都必须迎来改革,但是那些被她拯救的人却反过来质疑她的牺牲,将她用后半生……不,未来八九十年的生命换来的一切否定,毫无廉耻、毫无感激。我当然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会告诉德鲁伊议会的所有人,但是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大祭司不欠任何人任何债。”

已经换回德鲁伊长老袍子的维因尔,以温和、温柔著称的长老第一次在人前展现出自己的愤怒和懊悔,她将背影留给赫拉卡,最后回头道:“而你,大祭司信任你,我不信任。但我仍然希望你可以做你应该做的事情。”说罢便回到屋中,陪伴已经入睡的艾门尼斯。

赫拉卡已经将自己的衣物揪皱,在维因尔走后,才呼出一口气,同时松开抓着衣袖的手。他很难言明自己现在的心情,只能自己不断地呢喃,然后夹杂着叹气,枯坐在屋顶,看着漫天的星辰,想起德鲁伊的古老的句子“星辰将会指引你前进。”,年轻人的身影不禁被月色笼罩上一层孤寂和没落。

当维因尔醒来,却发现艾门尼斯给自己披上了被子,猛地坐起来才看到大祭司已经独坐在窗前梳洗。

“艾门,让我来吧。”维因尔走上前,却被艾门尼斯拉着坐下,僵硬地感受到艾门尼斯帮自己梳理头发。

“我必须做事,我需要忘记我的疑惑。因为我是你的大祭司。”艾门尼斯坚定道,这大概是艾门尼斯少有的语气,至少维因尔是第一次听见,“我来帮你梳洗头发,只有这一次哦。明天还需要麻烦你了。”

维因尔没有反抗,她知道梳头是谁梳并不重要,艾门尼斯需要用这种方式去告诉自己,她是大德鲁伊,她可以用自己的行动引导她关心的人,而她也是最坚强的那一个。

“我能感受到我的胆怯,我不敢相信,我能够将自己的生命献祭给菲索尔兹姆,但那只是猛地一刹那,如今我面对可能存在的死亡,还是感受到恐惧。”艾门尼斯的手微微颤抖,但很快就调整好了,继续给维因尔梳头。

“艾门,我多么希望你保持住这份恐惧,我难以想象如果当你没有了这份恐惧,你会多么冷漠。”维因尔道,“有时候恐惧才是能体现,你是一个人这一点最直观的地方……同样也是因为心里还有希望。”

艾门尼斯在背后默默点头,也不知道维因尔有没有看到。

艾门尼斯穿着白色祭司袍,维因尔穿着长老袍走出赫拉卡的家门,赫拉卡不知道去了哪里,而艾门尼斯对此并没有太过评价。

艾门尼斯挥手间撤去了所有周围的法术,女孩笑道:“很多人都来了。”维因尔没有这样的法术能力,只能用万分戒备观察着四周。的确可以看出许多身影在不易察觉的地方徘徊,这些影子好像也被艾门尼斯的形象吓了一跳,看来赫拉卡并没有说假话——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德鲁伊教派的至高大祭司、大德鲁伊会出现在这里,并且如此明目张胆。

“科达文如果知道,一定会逃离,或者前来商讨。”维因尔道,这是比较合理的推测,科达文的依仗绝大多数来自于德鲁伊法术,而一切德鲁伊法术都无法对大祭司起到效果,那么计划只能选择放弃或者折中。

“不,他的目的如果并不是德鲁伊教派呢?”艾门尼斯突然道,并非女孩聪慧,而是想起了苏瑞姆的一幕——邪恶的巫师利用教派联军收集祭祀品来向所谓的邪神献祭。

“如果不是德鲁伊教派,他又会想要什么呢?”维因尔喃喃道。

“赫拉卡并不知道实情,他或许个人认为是和德鲁伊内部有关,但如果他的分析错误呢?”艾门尼斯反问道。

“艾门,你真的相信赫拉卡描述的话吗?”维因尔问出来最关键的一句,其他所有事情都不难想到,但这一切都建立在是否相信赫拉卡这个问题上。

很明显艾门尼斯迟疑了一下,才道:“我相信……我宁愿这样相信所有人而死。”

维因尔摇头,抚摸着女孩:“即便被欺骗了,也并不会面对死亡。”

“大祭司……”维因尔观察到有一个暗中观察的影子悄然溜走,便闭起眼向自然之灵请求,在那道影子上附加了一个追踪的小法术。作为巴德已经可以初步和自然之灵沟通,但仅限于只言片语,更多的交流必须等晋升为德鲁伊才可以做到,但有艾门尼斯的协助,无疑让维因尔轻松了许多。

“维因尔,我们跟上去,跟随他们找到科达文。我不希望任何人伤亡……即便是可能的敌人。”艾门尼斯抿住嘴,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每当提起敌人,都会想到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们撕碎了大地,将自己的亲友变成碎片,甚至有时候艾门尼斯会觉得是鲜血遮蔽了她的双眼,好几次被从梦中惊醒。

“你还是我们的艾门尼斯。”维因尔难得露出了笑容,艾门尼斯还是那个善良的艾门尼斯,她虽然看似坚强了、独立了、果断了,但她的内里还没有被改变,依然愿意相信世界的美好。维因尔在这些天几乎比艾门尼斯还要犯愁,此刻感觉心中一松,连和自然之间的连接都加深了,也许这才是艾门尼斯足以胜任大德鲁伊的原因——一切都顺合自然,强作姿态只会让自然远离。

通过法术追踪,可以从几个暗中观察者的痕迹推测出科达文最有可能的藏身处,当艾门尼斯和维因尔来到定位的尽头,才吃惊地发现这里是阿尔特拉城的教堂。维因尔不禁紧张起来,她终于想起她们的敌人不仅仅是来自德鲁伊内部,在外部,强大的萨奎尔斯圣教环绕四周,如同毒蛇,随时会侵吞德鲁伊教派的身躯。艾门尼斯不谙世事,她没有这种意识,即便在残酷的苏瑞姆之战,也没有和日漫特圣教真正的对抗,而如今两人身穿代表“异端”德鲁伊的最高地位的服饰站在教堂前,无异于羊入虎口。

“如果没有猜错,科达文就在这座教堂里。”艾门尼斯道。是一个比少女小时候住过的奥布离威姆教堂豪华几万倍的正式教堂,在每个萨奎尔斯城市里都必须有一个,村镇则会用一些简陋的修士居所、布道所填补。在萨奎尔斯每个地区的教堂都归属于圣教教宗所在的耶瑞尔学院管理,同样,教堂中修士的领袖也负责当地的一些行政事务,在一些偏远城市的人民口中,教堂总被俗称为“大老爷府”,地位可比那些市政厅高得多。

维因尔也冷静下来,阿尔特拉城区内并没有萨奎尔斯的军团驻扎,也没有审判所的人员,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教区。因为阿尔特拉特殊的经济环境,萨奎尔斯帝国甚至会刻意回避在这里驻守太多日漫特圣教的人员。如果科达文真的在这里,如果不是叛变那就是这座教堂已经被德鲁伊占为己有,前者只涉及阴谋,何况如果日漫特圣教真的而掌握了德鲁伊的情况,早就派大军前来,何必让科达文在其中浑水摸鱼?而后者就太过使人惊诧了——异教徒们攻占了日漫特圣教的教堂,这是要做什么?想想都会不寒而栗。如果按照这种推测,那么至少现在他们两人是安全。

教堂没有开门,这很稀奇,周围也没有人焦急地等待、徘徊,好像这教堂不开门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这就是大长老所说的异常吧。”艾门尼斯摸索着下巴。

“您的意思是?”维因尔不由多看了几眼周遭,没有发现太多的事情。

艾门尼斯轻轻摇头:“按照你的描述,那这教堂如果不是早就废弃,就应该是市民心知肚明——教堂不会开门。显然作为城中的教堂之一,而且不是很偏远的那个,不应该是这样。”

维因尔恍然,自己的思路还真不如大祭司清晰,之前大长老就提示过,在平静的水面上是看不到异常的,必须要看到内在的矛盾之处——显然这教堂的情况就是矛盾的体现。“那也就是说,这里的教堂实际上已经被停用……或者封锁?来自德鲁伊?不……”维因尔自己否定了自己的结论,“难道是……来自市政厅?”想到这里,浑身一颤。

“不知道。”艾门尼斯摇头,“我想,这座大教堂周围的人也许都是监控这里的人,也有可能是市民知道大教堂有事故所以不来。至少,在我的印象里,今天并不是耶瑞尔塔斯的什么节日。”

“那……”

“既然来了,就继续前进。”艾门尼斯表情一肃,显然下定决心了,尽管她攥着维因尔的手心已经冒出不少冷汗。

用力将教堂大门推开一条可以挤过去的缝隙,艾门尼斯和维因尔走入教堂,这座教堂已经空了,尽管浮雕和窗绘依旧在日光下显得精美,但并不能感到温暖。艾门尼斯让维因尔重新关山教堂正门,然后看着正前方的神灵雕塑,这正是日漫特圣教唯一的神灵“耶瑞尔塔斯”。维因尔搀扶着艾门尼斯走上前去,和女孩描述着雕塑的形象:威严的男性神灵,双臂做环抱状,一手持着象征正义的迪尔克希尼之剑,另一只手则攥着象征天国之钥的弗提洛之书,头上是草环卷成的头饰,脑后有着象征神明的雕塑圆环,白色的古风单袍围绕着身躯,赤脚下环绕着白鸽。

女孩用手抚摸着雕塑的,感受着文理和形象。这是早期的耶瑞尔塔斯形象,还有日漫特王国时期的很多特征。阿尔特拉城的教堂雕塑从建成开始就少有打理,帝国内陆的耶瑞尔塔斯雕塑更新换代了有三次,开国时期的一次,也就是眼前这一形象。第二次则是建国百年时撤去了迪尔克希尼之剑,改为十字权杖,手势也从环抱变成了张开。第三次则是一百年前,双手已经无物,以张开迎接万物的姿态站立。

艾门尼斯的住所还遗留着一本泛黄破损的经书,这是养父蒙斯特因的,所有的修士都会习惯手持一本,这是对于日漫特圣教经典、戒律、审判书等文章的集合缩印,正是仿照了弗提洛之书的形象。女孩感叹了一声,这是她第一次真实地面对被很多异端教派传为“屠杀者”的耶瑞尔塔斯,尽管只是他千千万万个雕塑之一。这位被萨奎尔斯帝国尊为至高唯一神的他,被审判所以他名义屠杀了近千年的异教、异端,那些祈祷者如何可以想象这被和平白鸽环绕的形象其实是这个世间最大的屠夫——尽管或许这并非是神灵的本愿。

“他并不可怕,也不可憎。”艾门尼斯笑着对维因尔说,维因尔没有回答,她不知道如何去回答。“我们所要面对的并非是一个可怕的神灵。”大祭司缓缓退后,用紧闭的双眼欣赏着这座雕塑,“迪尔克希尼之剑,传说中的正义化身,可以刺穿一切邪恶;弗提洛之书,是耶瑞尔塔斯箴言的汇聚,能够打开通往天国的大门。德瑞尔曾经这样教导我。”

“我非常害怕面对一个残忍的神灵,神的力量我无法匹敌,即便是克瑞提斯也无能为力。但幸运的是,我们只需要面对残忍的借用神明名义的凡人,无论他有多么强大的力量,有多么强大的权力……他甚至会被自己的神灵制裁。”女孩笑着对维因尔说。

“艾门,如果你轻视那些敌人……”维因尔不禁出言提醒,她是知道在帝都、在圣地,那些教徒们多么狂热,绝非艾门尼斯所说的那么轻松。

“如果他们是正义的人,他们可以拿起迪尔克希尼之剑,但却伤害不了我们。如果他们并非正义,他们会被迪尔克希尼刺伤,而手持这柄剑的将会是我们。”艾门尼斯好似解开了很多心结,她如今还没有能力去研究神灵之间的关系,所以她一直处于疑惑,菲索尔兹姆、耶瑞尔塔斯,乃至其他教派的神灵,都会被尊奉为世间主神,这之间的关系、道理难以言明。但她如今却明白,这些神灵存亡并非是邪恶与正义决定,只是人的欲望试图破坏平衡,她不希望参与任何不明不白的争端,而如今一切纷争霎时变得清清楚楚。

“大祭司……”维因尔不禁出言提醒。艾门尼斯所说的话很绕,有些像那些帝都学者们热爱的逻辑学,可不管怎么说,对于一个菲索尔兹姆的代言人来说,这些话都有些出格。

“维因尔,我希望想明白这些事情,否则怎么能做到正义?又怎么能维持一切的平衡……”艾门尼斯轻声道,她伸出手,好像试图抚摸远处地雕塑,但最后还是放下来,“不用担心,我是菲索尔兹姆的代言人,我所追求的正是神所希望的。真愿世上的人们再无仇怨……”

维因尔漠然无言,只是自言自语似的颔首。

在艾门尼斯指引下,从耶瑞尔塔斯雕塑后走入地下,周围的空气变得阴暗、潮湿。在维因尔观察下确定,这处密室只是存放物资所用,并无特殊地方,但当他们真正进入,就和一个人影对面而视。

“科达文。”维因尔低声道,虽然早有准备,但真正看到科达文时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讶。科达文显然更加惊讶,当他看清站在最前方的矮个子是艾门尼斯时猛地一阵惊慌:“艾门尼斯?”

艾门尼斯的脸庞在火把照应下显得坚定,白发和白色祭司袍让整个地下室都更加寒凉:“你应该告诉我们你到底在准备什么。”

科达文冷静下来,但还是摇头:“虽然我不知道你们……”

维因尔打断道:“或许你应该对你的大祭司更加尊重一些。”

科达文还是单膝跪下:“大德鲁伊,我没有想到您会来到这里,我早应该想到有人会将事情想法设法传递出去。我还是没有能够让所有人相信我的说辞。”他并没有否定自己所谋划的事情,这幅淡然地样子的确越发像那些所谓的政治阴谋家,也让维因尔更绷紧神经。

艾门尼斯道:“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没有。我需要真相,这和其他人无关。”

“您没有带着长老来到这里吗?”科达文瞥了一眼维因尔,显然他并没有把和自己同为巴德的维因尔当做长老来对待。

“不,不需要,因为我是大祭司。同样,我想你也需要尊重维因尔长老。”艾门尼斯可以看出科达文所蕴含的怨气,所以并不想在是否尊重这个问题上牵扯太多:“我不认为我有特殊的力量,但是也不认为我可以因此对这里的事情弃之不顾。”

维因尔抬起右手,突然吟唱咒文,星光闪烁间禁锢了科达文。科达文没有挣扎,非常平静道:“你们是要杀了我吗?”

艾门尼斯依然面无表情,但科达文从她脸上看出了坚毅:“我现在不会杀人,你也不应该在此死去。我想要知道你的思想,教派需要变化,但是变化不是凭空而来,我同样需要知道到底如何去做。”

“你太天真了,大祭司,你必须明白,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不杀人就可以保持自己的洁白。财富、权力、欲望,这些都比纯粹的生死更加黑暗,你如何去平衡他们?有人的地方就会出现这些。你希望不温不火的改革可以带来辉煌吗?这是不可能的,我从未把希望寄托在你们这些长老们身上。”科达文嘲笑了一声,然后才继续道:“德鲁伊龟缩在森林中,并不是和平,只是怯懦,日漫特圣教只需要伸出手指就可以抹平他。当德鲁伊强大了,你用什么去满足人心?不能给予人权力和财富,为什么大家还会崇拜你、信仰你。”

“我也只是菲索尔兹姆的祭司。”艾门尼斯提醒道。

“这就是你最大的天真,你的年龄只能够和那些毫无心机的生物一起生活。”科达文毫不留情道,“你真的认为菲索尔兹姆有什么作用吗?那些教徒到底是信仰菲索尔兹姆,还是信仰菲索尔兹姆的力量?当你使用神灵力量的时候,到底谁才是真正被信仰的人。如果你在一个商店打工,你真正信仰的是财富之神还是发给你财富的老板?”

“人心是难有止境的,当你无法满足他们,他们就会失去信仰,而菲索尔兹姆,只是一个借口。”

“我所做出的事情,都将解决这些困难,而大德鲁伊、大祭司,你也会成为众人所仰慕的对象。这一点我觉得非常容易,但这种计划绝不会被长老会同意,因为这里是人类的天下,那些无法从中获益的野生生物,又怎么会同意?”科达文露出似是讥笑的表情。

“当你将人类从森林生物中划去,你已经背离了德鲁伊之道。”维因尔道。

“维因尔,你知道为什么你止步于此?因为你只是一个充满大道理的女仆。”科达文摇头,毫不避讳自己夺取维因尔地位的事情,“你真的以为是我蛊惑了教徒吗?为什么不是教徒们自己选择了我?你将自己放在克瑞提斯那样无分物种的高度,那么凭什么人类会继续相信你、支持你?你无法满足他们的欲望,那么他们自然也会弃你而去。”

“科达文,你说的有道理。但是,如果有充满贪欲的人,那就会同样存在拥有满足的人。”艾门尼斯道。

“女孩儿,这也是为什么德鲁伊在历史上都和野兽为伍。你如何去寻找更多满足于欲望的人类呢?传说中的凯尔纳德鲁伊国家也覆灭了,甚至连具体的名字都没有流传下来。故事里面的凯尔纳王和梅尔林斯也都无影无踪。”科达文解开了维因尔法术,不得不说在法术方面,维因尔远远不是科达文的对手,艾门尼斯并没有阻止他,这并无所谓。

“那么,如果是你,你将会如何选择呢?”艾门尼斯问出来最关键的问题。

“其实,如果你们晚来几天,一切都会顺利,无声无息。但是你们的提前到来会给我带来极大的威胁……尤其是大德鲁伊的亲自来临,几乎就是向整个萨奎尔斯和日漫特圣教宣战。而我也只能孤注一掷。”科达文叹息道,然后那讥笑的神情里透露出一种扭曲,极近狂热、疯狂,“阿尔特拉城将成为德鲁伊教派占领的第一个城市,将成为第二个德鲁伊帝国的起点。”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