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七章

“你疯了……”维因尔呢喃道,这简直是极度疯狂的想法。所有的成员都在思考如何在夹缝中求生存。而科达文却试图正面对抗日漫特圣教,乃至想要铸就第二个萨奎尔斯帝国,让德鲁伊成为第二个日漫特圣教。

“或许是你们疯了才是。德鲁伊之道从未约束过必须龟缩在林中,每日念叨和平、和谐、平衡。当大祭司成为至高无上的帝王,我们成为帝国的长老,所有人都臣服菲索尔兹姆的教诲,那些苛刻、毫无进步的教条被废除,这难道不是真正的复兴吗?”科达文道,他摊开双手,“很遗憾,如果你们晚来几天,我们足以偷偷替换阿尔特拉的政府,但你们一定会阻止我这么做。所以这一切都必然会暴露在萨奎尔斯帝国的眼中。”

“即便暴露了,我也不希望妥协。”艾门尼斯沉声道。

“那么你又一次做好看着……不,你现在看不见了。你又一次做好面对同胞们因为你而死亡的准备了吗?”科达文冷声道,无论是双眼还是同伴的死亡,都是艾门尼斯最大的痛处,这种讽刺让维因尔充满怒火。

“但是这一次,他们会赞同我。我相信。”艾门尼斯想起橡树圣林的伙伴,不禁露出一丝微笑,“即便是死亡,也将回到菲索尔兹姆的怀抱,莫拉斯之鸟会降临在义者身边。”

“残忍的统治者。”科达文摇着头叹息,“我的人员、和我们达成协议的阿尔特拉军,将会回到这里,那时候如果你们还没有离开,你们必然会爆发冲突,那么也就无法善后了。你们可以现在离开,你是我的大祭司,我当然不会暴露你们。”

“为什么?如果只是德鲁伊的教徒跟随你……为什么你还要联合阿尔特拉城的军队,那可是萨奎尔斯的军队!”维因尔咬着牙问。

“所以你还是太天真了,你没有能力站在足够高度,如果你真的足够高,你将看不见国家、宗教的区别——无论是萨奎尔斯帝国的人,还是日漫特圣教,他们都是人,只要是人,就可能被说动,就会背叛,会向着利益前进。”科达文笑起来,“我和你们不同,我一直在你们所不愿意踏足的凡间走动,你们不了解的我都能了解。在苏瑞姆之战前,萨奎尔斯的暴政就经常引发起义,但很快被平叛了,领主们惧怕帝国军队而不敢妄动。苏瑞姆之战是一败涂地的,即便白狼终结了混乱,那也是失败了,因为苏瑞马尔隆的目的达到了一半——这场战争彻底撕裂的不是地理,而是人心。”

“雅德拉被捕,普拉萨和原高寒堡的副官组成西北联军,和萨奎尔斯帝国僵持不下,这是最官方的说法。但你们不知道,从那时候开始,等于告诉所有人,萨奎尔斯帝国并无可怕,那些原本忧心忡忡的领主都开始意图反叛,他们苦于暴政太久了。他们从此不再有忌讳……更何况远在边界的阿尔特拉,如果和胆怯的南方诸国联合,足以自立。”科达文对国家局势成竹在胸。

“如果真的爆发战争,那和亲自制造暴政有什么区别?”维因尔道。

“你真的以为他们苦于暴政是为了人民吗?他们只是烦恼:‘为什么制造暴政的不是我,而是那个已经衰败的、衰落的、衰老的、无能的萨奎尔斯。’”科达文拍着手,便见无数兵丁涌入密室,这些兵丁都是阿尔特拉军队,他们不需要法术,只需要金属武器和盔甲,就足以杀死艾门尼斯和维因尔。

“大祭司,或许你们应该转身离开。”科达文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维因尔看着周围的兵丁,不由得向大祭司靠近一些,这确实不是她们可以对付的。

“但也许是你该离开了。”随着“哒哒”的木杖捶地声音,一个老迈的身影从隧道入口显现,在火光下,老人的影子如巨人般高大。

“大……大长老!”科达文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腿部发软,克瑞提斯是真正精通战斗的人,他能够活到如今,所杀之人何止千数、万数。“走。”科达文立刻下令所有人离开,在这里无端减少损失是不必要的,一想到苏瑞姆时克瑞提斯的强大,连声音都颤抖起来。

看着这些披甲人跟随科达文离开,艾门尼斯才认真地看向克瑞提斯。克瑞提斯带着两个女孩走上教堂:“我一直都在。”

“我知道。”艾门尼斯点头。

“你真的知道?”克瑞提斯看着女孩。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会来。”艾门尼斯没有欺骗大长老。

“我知道你并不需要我来,即便你刚才真的死了。但我还是来了。”克瑞提斯知道自己眼前的女孩逐渐脱离了自己的影响,虽然对前路依然迷茫,但至少她不会后悔她正在做的事情——这是信念所赋予的无知,同时也是一种坚强。

“我需要。”艾门尼斯小声说了一句,然后便不再说话,她知道后面的事情大长老会安排处置。

“维因尔,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克瑞提斯问道。

“大长老,我……”维因尔不知道如何反驳科达文的话,也许对于那些教徒、阿尔特拉的贵族们来说,科达文的计划才是最让他们舒心的,自己再多的辩解、辩白都会无力。

“德鲁伊因为迂腐的教条而只能和野兽为伍,这并不错。但同样,万物因为德鲁伊的教条而能够成为盟友,同样也是没错。那么你将会如何取舍?科达文选择了前者,所以他放弃了真正的德鲁伊之道,而艾门选择了后者,所以她无惧人心。那么你呢?我的孩子。”克瑞提斯问道,“我不愿意提起德鲁伊国家覆灭的原因,因为那无力改变,反而会徒增烦恼。但如今你们见到了,当教条变成一纸空文,欲望鼓动人心,人们封闭自己的耳膜,再也听不到任何自然的声响。就是如此。”

当赫拉卡听闻阿尔特拉城发生兵变,神秘的邪教大祭司现身城中,就知道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无论传闻和实际到底相差多少,这一事件必定在三四天之内传回萨奎尔斯帝国的首都“萨奎尔城”和日漫特圣教的圣地“耶瑞尔学院”。青年在科达文找到自己前就横穿了奥布离威姆,用快马赶到奥布离威姆所在的“奥拉恩省”的省会,奥拉恩省同样是萨奎尔斯骑士团“弗提洛之恩”的驻地。

日漫特圣教一共有三支骑士团,除了最大的“光明之手”,还有“弗提洛之恩”,“十字权杖”两支骑士团驻扎在国内,弗提洛之恩专职驻守在东南,其主要职责就是镇压异端,而十字权杖则是分派在其他三方,属于常备军。而除了这三支正规军,萨奎尔斯各地的城市均可更具城市大小自备一支最大不超过千人的城市守备军,一些贵族也豢养少数私兵,例如最大的贵族——萨奎尔斯王室就拥有一支总共五千人的皇家卫队。不过,无论这些地方军如何,萨奎尔斯真正的主力军就是这三支骑士团,他们的战斗力是不容置疑的。

光明之手在前几年遭受重创,这几乎是人尽皆知的秘密,大团长意外死亡,这才让日漫特圣教的威慑力快速下降,但是没有人会愚蠢到立即动弹起来。赫拉卡也没有想到科达文会联合阿尔特拉的贵族起兵谋反,因为只要日漫特圣教颁布调令,弗提洛之恩骑士团就可以向西南长驱直入阿尔特拉,期间只需要一天半的时间,仅凭阿尔特拉的城防力量,绝对会被摧枯拉朽地击溃。

当赫拉卡来到省城,整个省城已经戒严,只不过因为战事并非发生在奥拉恩省,才没有限制行人的进出。赫拉卡混在人群中参与了教堂前的祝福活动,当他看着骑士团开始出发,熬过了半天时间才骑快马走小路奔向奥布离威姆。

身在阿尔特拉的艾门尼斯等人并不知晓这一切,大祭司正在和阿尔特拉的军队对峙,果真如赫拉卡预料,科达文用“大多数长老”授意反驳了艾门尼斯命令,尤其是当艾门尼斯和克瑞提斯同时出现,大德鲁伊和大长老作为最高统治者被科达文打入“独裁”。

“如果要打破科达文的谎言,只要弗兰克斯坦等长老来此,就可证明。”维因尔道,她很难想出除此之外的方法,面对心情激动的人群,任何理性都不能说服他们,尤其是在此刻,长老会代表着“正确”,而大德鲁伊只是被“大长老”的迂腐所蒙蔽。

“如果长老会再一次出动,即便是日漫特圣教也无法坐视不管,这将会彻底暴露德鲁伊的所有力量。”克瑞提斯否定了这一提案。科达文的事情并非无解,只需要其他德鲁伊教派成员转移地点,并且否定科达文的行为,那么教派行动就会化解为一次私人行动。但是这只是理想,如果这么做了,无疑会让更多人失去信仰——对于一个教派来说,信仰很多时候比生存更加重要。

“大长老,那您不可以出手吗?以您的力量可以轻易击败这些兵卒,只要擒下科达文,那么就可以解决问题。”维因尔道,事到如今只有击败他们才能避免战争灾祸,即便将来自己等人被日漫特圣教追杀,只要提前让橡树圣林的同胞转移,那么自己三人也便于逃跑。

“不可以,我已经没有力量了。”克瑞提斯说出了所有人最为担心的一句话,维因尔和艾门尼斯终于知道为什么克瑞提斯继续放任科达文。

“大长老……你……”维因尔发现克瑞提斯果然不如以前有力,身躯更加佝偻。

“如果我呢?”维因尔看着城楼之上的科达文,如果只是对付科达文一个人,自己还有取胜希望。

“这是我的责任。”艾门尼斯拦下维因尔,白色长袍随着风不断抖动,菲索尔兹姆之杖幻化成巨大的弯月镰刀,这一变化让科达文等人也紧张起来——这是菲索尔兹姆在人间的权力象征,是大德鲁伊最为强大的神器。尽管无数次看过艾门尼斯用它举行祭祀,但当弯月镰刀真正作为兵器使用时,才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

“我不反对你使用它,因为你有足够的资格去运用。但是我必须告诉你,失去我的保护的你,如果在日漫特圣教和世人面前暴露出强大的力量,尤其是在不能暴露除你们之外的德鲁伊同胞的情况下,你将会面临什么样危难。”克瑞提斯没有看向艾门尼斯,他只是注视着科达文,他知道此刻的自己没有任何理由阻止艾门尼斯,尽管老人希望女孩可以和维因尔逃走,但他是德鲁伊教派的教徒,是长老会的大长老,他不能徇私。“你甚至会被追杀到天涯海角,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照顾你。你不要怀疑,维因尔会死去,而你,同样会被逼上绝境,在黑暗中越陷越深。如果你自认为可以承受这样的结局,那么你可以去运用我们教授给你的粗浅知识。”

艾门尼斯的力量是不可小觑的,也许她根本不会什么法术理论,也还没有修行过高深德鲁伊法术,只能运用最为粗浅的部分,但作为菲索尔兹姆的代言人,她始终代表着菲索尔兹姆的神权,一举一动都将带来无法磨灭的痕迹。

“你甚至会因为无法掌控力量而破坏整个阿尔特拉,你甚至会杀害成千上万的无辜之人,并非出于你的意愿,仅仅是你无法控制自己。你能接受这样的命运吗?”克瑞提斯再一次质问。

“我不能。”艾门尼斯沉默了,她确实不能,如果为了阻止战争而去牺牲无辜者性命,自问这绝不是能够接受的。

“那么你收起圣器,你用你自己的力量去试一试能不能做到……这是你唯一的一次机会,做还是不做,必须要立刻抉择。”克瑞提斯明白,尽管他不知道外界具体情况,但是如果阿尔特拉的暴乱超过两日,一定会引起日漫特圣教的反应,更何况如果日漫特圣教发现德鲁伊的大祭司在此,那么甚至会不惜牺牲一城之人来消灭她,无论是行动或者放弃都必须在此刻决定。

“如果成功了,我可以阻止一场战争,如果失败了,大长老,祈求你带着维因尔离开这里。”艾门尼斯长吸一口气。

维因尔想要保护身前的女孩,但却被大长老拦下:“我答应你,我尊重您的抉择,大祭司。”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