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八章

艾门尼斯没有选择需要吟唱的法术,这很容易暴露目的让对方戒备,没有使用弯月镰刀的情况下,女孩只能运用自己的力量去完成这一次袭击。

在挥手间,星光突然从指间迸发,成为一道道锁链瞬间束缚住周遭的军卒,女孩趁此机会快步向城墙上跑去。科达文也在刹那间吟唱出法术,绿色光芒在周遭闪烁,试图瓦解军卒身上的束缚。科达文已经注意到克瑞提斯好像无法轻易使用自己的力量,在场唯一可以威胁他的只有艾门尼斯,但女孩终归只是一个女孩,任何一个久经训练的军卒都足以束缚住她,而自己没有必要在德鲁伊法术上和大祭司起冲突。

女孩吐出几个字符,正是古德鲁伊的密文“欧甘语”,只有使用这种密语才可以使德鲁伊法术得到最好的施展。艾门尼斯放弃了之前的束缚法术,当科达文尽全力解除束缚时,突然收缩自己的法力,用欧甘语加持着法术力量顺着手指点在远处科达文的方向。科达文只觉胸中一闷,所有原本得以施展的魔法都被抽空,接踵而来的便是艾门尼斯一拳打在自己的肚子上。

科达文从未想过一个十二岁的女孩会用这种肉搏方式和自己对抗,尤其是双方都是穿着学者样式服装的宗教文人。胃部的剧痛还没削减,女孩已经倒飞起一脚踢在腰间,科达文惨叫一声,跪在地上,而艾门尼斯也同样开始喘气。尽管迅捷的速度和致命的捕猎技巧让女孩完成了攻击,但为了让自然之灵准确帮助自己判断方位,付出了太多的精神,仅仅是如此就开始感到疲倦。

艾门尼斯勒住科达文的后颈,这让四周的兵卒不敢上前:“科达文,你失败了。”

科达文现在只感觉呼吸不畅,肚子的疼痛也还没有缓解,只能喘着粗气:“大……大祭司,如果你认为这样……这样就可以结束,那也太天真了。”

艾门尼斯用法术禁锢了科达文,才松开自己的手:“如果你不停止,那么你只会带来战争,包括你自己,都将因此而死。”

科达文虽然肢体被禁锢,但终于把气缓了过来:“当一切都开始运转,就没有可能再停下了。你可以试试,如果我现在告诉所有人,我们撤回奥布离威姆,放弃阿尔特拉,你觉得会有人同意吗?所以我才敢于如此和你对峙,因为无论你如何对待我,计划都不会停滞,约束人之欲望的缰绳一旦被松开,就再也无法将这些化为野兽的人重新抓回来。”

白发少女摇头:“野兽绝不会如此纵欲,野兽很多时候比我所见过的人类更懂得节制。”艾门尼斯抬起头,对着周遭人群高声道:“科达文伪造长老会授权,并同意放弃阿尔特拉城的计划,请大家都退下。”

科达文不用看也知道,不会有什么人退下:“阿尔特拉城已经到手,看见利益、目光短浅的人,不会放弃;阿尔特拉城的军方已经独立,无论是否存在异端,都将遭受萨奎尔斯帝国的猛烈攻击,而为了自己的生存,他们只会强制所有的异端和他们捆绑在一起,无论是你们还是我们,其实都已经无法离开。”

“萨奎尔斯帝国不会知道的,你封锁了城市,制造叛乱,消息不会传出去,只要现在说服阿尔特拉人放弃独立,那么就不会有事。”艾门尼斯沉声道,这是克瑞提斯所预测的一种解决方案。

“对,原本的计划就是如此。但,当你和维因尔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改变了。没错,不会有任何一个阿尔特拉人泄露这里的消息,可是,我,在起义的前一日,就主动将消息传递到了帝国内陆。”科达文突然大笑起来,不知道是在嘲笑自己的计划,还是在嘲笑艾门尼斯等人。

“你或许以为我疯了,不,我不会的。如果日漫特圣教立即采取措施,在数个小时之内,日漫特圣教大军就会攻打这座城市,就会开始搜索德鲁伊教派,在那时,你们就不得不和我的计划站在一起,无论你们愿意还是不愿意,结局都将是和日漫特圣教开战。因为我知道,当我的计划告诉你们之后,我已经不可能顺利夺取阿尔特拉,那么不如将这一座城市作为牺牲品,来换取将所有人都卷入其中的机会。”科达文感受到身上的禁锢越来越弱,他摇晃着膀子站起来,也没有对艾门尼斯下手,因为此刻,他和艾门尼斯之间会发生什么已经无关紧要。

“帝国被撕裂了,自然的欲望会在人心中蓬勃而生,这是所有的机遇。”科达文带上了一丝狂热,他高举起双手,好像在向天空赞美什么,“这难道不是自然之道?就像圣教《审判书》中说的那样,原始而混沌的欲望,赞美菲索尔兹姆!”

艾门尼斯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尤其是紧闭的双眼如同关上了传递心情的大门,一身雪白的她站在城墙上,越发的孤寂、无助。猛然间艾门尼斯回过头,看向城外,还没等挺稳身姿,“轰”的一声,巨大的爆炸从脚下城墙开始,冲击力瞬间吞噬了周遭的一切,艾门尼斯和科达文都被炮击伴随破碎的砖瓦轰下城墙。

当艾门尼斯挣扎着从维因尔怀中清醒意识,阿尔特拉的城墙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是日漫特圣教的火炮。”克瑞提斯只来得及下这一个结论,就带着维因尔和艾门尼斯向城内退去,现在科达文怎么样已经真的无关紧要了,因为他的计划已经成功,在刚才的一瞬间,克瑞提斯就可以确认,科达文已经将大德鲁伊身在阿尔特拉的信息全部透露给了日漫特圣教,如果不是这样,日漫特圣教绝不会在询问之前就开展炮击。

三人才跑开一条街道,就听见身后的城墙遭受到数十次炮击,这是正式的攻城了。几乎不用回头就可以知道城墙在坚持了数分钟后就土崩瓦解。强大的日漫特圣教骑士团将跨过城墙缺口,将整座城市都管控起来,一个一个排查是否存在异端。而被科达文当做牺牲品的阿尔特拉领主,毫无疑问会被当即以叛国罪处死。

维因尔抱着艾门尼斯和克瑞提斯躲在赫卡拉的地下室中,依旧可以感觉到地面的震动,过了好一阵子,才恢复平静,想必日漫特圣教已经控制住了整个阿尔特拉,艾门尼斯忍着头晕目眩用幻术封锁了地下室的入口,这样可以相对拖延一段时间。维因尔检查了艾门尼斯的身体后才松了一口气,虽然外伤看似严重,但大多数都只是被破碎的石片划伤,体内也没有收到严重的伤害,只需要休息片刻就能恢复。

“大长老,我们需要制造混乱,然后逃出去。现在应该只是骑士团驻扎在附近的一支小部队,并不难突破,如果拖延一两日,骑士团主力就会到达。”维因尔查点了一下地下室的物资,至少可以支撑他们两日的生活。“我想我们不能等到他们撤离,不知道科达文是仅仅以我们作为诱饵,还是将整个橡树圣林都暴露给日漫特圣教。”

“这一点不重要了。”克瑞提斯叹了一口气,轻轻抚摸着艾门尼斯的头发,尽量将散乱的头发抚顺,“在德鲁伊教派重建之前,日漫特圣教的光明之手骑士团大团长就被我在橡树圣林重创,但那时目标只有我一个,所以无关紧要。如今出现这种大事,日漫特圣教很快就会联系到导致大团长身死的地点——无论是否有关,他们都会在阿尔特拉事件处理妥当之后对森林进行搜索。”

“所以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带领橡树圣林的人们逃离。”维因尔判断道。

“或者击溃攻占阿尔特拉的骑士团,以缓解橡树圣林的危机。”克瑞提斯提出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方案,在日漫特圣教来临之前,艾门尼斯还能借助神器做到大范围的杀伤,但日漫特圣教骑士团作为精锐,任何一个部队都可以杀死艾门尼斯这样的新手大祭司。

“维因尔,我希望你可以保护艾门尼斯。”克瑞提斯看了一眼还在休息的女孩,“我或许不能和你么一起走了,你们带着我会更加困难。”

“大长老,我才是会成为累赘的。我没有足够的力量,没有足够的智慧。我们都需要你为我们引导路径。”维因尔摇头,她知道克瑞提斯是希望放弃他,但是她说的也是实话,在这种情况下,克瑞提斯的能力比自己要强大太多。克瑞提斯之所这么说,也是为了让自己可以逃走,也许对于一个将死的老人来说,能够挽救更多的年轻人,是一件非常非常幸福的事情。

艾门尼斯睡醒时已经到了晚上,在时间观念上,德鲁伊们并不需要肉眼观察就可以得出。作为此地唯一的合格德鲁伊,克瑞提斯告诉两人:“自然之灵告诉我,日漫特圣教将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居住,从明天开始将进行盘查。我想在今晚和明天两个最可能松懈的时候,日漫特圣教反而会加派警卫,以防止我们突袭逃走。”

“大长老,自然之灵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我们能不能借助他们的力量逃走。”维因尔问道,这已经涉及到德鲁伊的奥秘,很多德鲁伊学者都无法讲清楚这一点,所以从古至今的祭司们运用这种力量,尽管他们知道道理和理论,其实都云山雾罩。

“自然之灵只是一种统称。古时候的德鲁伊智者们通过和橡木精灵沟通,来获得菲索尔兹姆的神谕。而到了后来,我们又发现了各种各样的精灵,这些精灵并非真实的生物,而是对万物生命的一种概括,我也很难说明他们为什么会成为精灵,我并不是德鲁伊教派顶尖的学者。”克瑞提斯为维因尔讲解,“自然之灵是世界的本质,它们是超越人类的,但同样也会被人类所影响,这些在你们进行德鲁伊修行的时候会深有体会。所以也有很多人说,自然之灵兼顾着传达菲索尔兹姆神谕、和祭司沟通的能力。在神话中,很多神灵……比如尊敬的白狼伊尔特奥斯,巨熊之神阿勒斯提尔,包括曾经德鲁伊也崇拜过的至高之月、至高之阳,其实都是强大的自然之灵,他们享有着菲索尔兹姆的神权,所以他们的存在自身也代表着一些自然能力。”

“所以德鲁伊的力量主要来源于菲索尔兹姆所化的至高之月和至高之阳,我们运用他们的力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借助到自然生物的力量……例如使植物生长,安抚动物,但我们并无法操纵他们,一旦我们试图操作他们,我们就主动破坏了自然的平衡,这对于德鲁伊而言,是得不偿失的。”可能因为局势紧迫,反而让克瑞提斯不由多说了些,“无论什么时候……哪怕在如今这样的困境,德鲁伊也必须记住,我们是自然之灵的盟友,我们绝不可以试图操纵它们。”

正说着,上方突然响起爆炸声,在震动之中传来阵阵咆哮。

“是弗兰克斯坦!”克瑞提斯惊讶道,很少有能让大长老惊讶的事情了。

“弗兰克斯坦知道我们来了阿尔特拉城吗?”维因尔问艾门尼斯。

毕竟艾门尼斯和这些长老的联系更多,但艾门尼斯也是迷茫的摇头。

女孩突然站起来,连维因尔给她包扎的绷带掉落都没有在乎:“是赫拉卡!”少女不禁露出一些笑容。

“他……”维因尔想起那个神秘失踪的巴德青年,被冠以“南国之智”的他的匿名信使得艾门尼斯孤身涉险,而他却不声不息的离开。

“看来是赫拉卡探查到了科达文和日漫特圣教的计划,所以才去橡树圣林通知了长老会。”克瑞提斯感叹一声,自己三人如此狼狈无非是不希望暴露德鲁伊圣地复兴的消息,但如今却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并不是赫拉卡的错误,也不是其他任何人的错误,只是一种机缘巧合。

“我们走吧。不能让长老们久等。”克瑞提斯提起自己的木杖,在潮湿的砖头地面敲打了几下。

维因尔守护在艾门尼斯周围,三人走出地下室。周围的晃动已经非常剧烈,想必长老会和日漫特圣教爆发了剧烈的冲突,很难想象没有火炮的德鲁伊们如何制造出这么剧烈的冲击。

“大祭司、大长老。和我来!”熟悉得声音在耳边响起,能够在地下室入口埋伏这么久的只有可能是赫拉卡。果然这个清瘦的学者戴着他的兜帽弯着腰躲在周围的障碍物下,看到艾门尼斯等人时立马窜出来:“科达文逃走了,他出卖了这里的信息,将日漫特圣教的注意力都往这边引。”

青年来不及细说,便引着三人先离开此处:“科达文和他的党羽带着阿尔特拉城制式装备从密道潜出,他们将炮火引诱到这里,方便自己的逃离。我知道阿尔特拉城的一些路径,要避开正路而来的骑士团,科达文果然是走了小路,我带长老会在那里埋伏,缴获了两部阿尔特拉的萨奎尔斯制式火炮,并且利用他们制造混乱,长老会声东击西,我来带你们离开。”

“停下。”克瑞提斯突然喊住赫拉卡,“前面有人,看来不止你一个人会埋伏。”

果然,从转角走出一匹高头白马,上面坐着一个标准的骑士武装的人:“按照我们收到的情报,你们其中之一就是所谓的大德鲁伊了吗?”

骑士团长身后跟随着四个副手,他们的素质非常高,即便周围的瓦石在炮火轰击下乱飞,也没有任何惊慌失措的表现。“我们是弗提洛之恩骑士团,我是团长莱恩特。”莱恩特团长先自我介绍了,然后将走下马匹,“如果不是事态紧急,耶瑞尔学院的审判所……还有骑士团主力都会前来这里。”

“你挡不住我们的,即便是光明之手的波鲁尔也死在我手。”克瑞提斯知道自己这边四人完全不是对方一合之敌,最好就是利用威慑来找到突破口。

“波鲁尔大人居然是被你所杀……的确,或许我们五人一起上,都不一定可以杀死你。但是我们的首要目标并不是你,德鲁伊异端的大长老克瑞提斯。我们了解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无法调查你的过去,但是只要你行走在世间,总会留下痕迹,你去过苏瑞姆……参加过苏瑞姆之战,某些角度来说,我们其实可以说曾经是盟友。”莱恩特将自己的盔甲卸去,在众人戒备中露出自己的修士外衣,“不过,正因我们知道你是大长老,所以你不可能是大德鲁伊。你保护的三人中的一人应该就是大德鲁伊了吧,你应该知道,你保护不了他们。”

“我想,整个西北联军都没有人认为曾经是你们的盟友。”克瑞提斯道。

“苏瑞姆的事件我深表遗憾。弗提洛之恩虽然驻扎在苏瑞姆之侧,但毕竟那里不是我们直接的辖区,我们必须有萨奎尔城的命令才能行动。”莱恩特道,“我希望你们可以停在这里,我是比较好说话的人,这一任弗提洛的神谕者一样就在这里,他虽然属于我们骑士团,但是也同样是审判所的人,可就没有太好说话了。”

克瑞提斯道:“也许我比你们的神谕者更不好说话。”

“难道在你的信仰里面,只存在杀与不杀吗?”赫拉卡道。

“信仰邪神的少年。信仰没有提及杀戮,但如果我们允许污秽停留在人间,那么又何来正义呢?”莱恩特反问,“如果仅仅是为了追求自己的……甚至并不正确的理想而牺牲所有人宁静的生活,你会认为是正义吗?”

赫拉卡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他对这类问题思考并不深入。

“我并非是标准的骑士。我作为一名修士比骑士要称职很多。”莱恩特摇着脑袋从袋中拿出一本看似崭新的经书,同样是标准的仿弗提洛之书的形象,“我的副手将会在我的帮助下与你们战斗。”才说完,身后的四个全副武装的骑士就驾马冲来。

维因尔和赫拉卡还没有反应,艾门尼斯先一步踏出,在吟唱中,一束星光从天而降,瞬间击穿了地面,甚至击穿的地方蔓延出烧灼的痕迹。星束使得骑士勒马改变方向,与此同时赫拉卡同样念出一串非萨奎尔斯语的字符,虽然他的力量微不足道,但他却安抚了骑士的马匹。四匹马突然从激情缓和下来,甚至想要转向离开。

“实用的小技巧。”莱恩特笑着展开经书,然后对照着上面的语句念出一段古语,神光以他为中心散播开来,意图逃跑的马匹又重新被骑士掌控。

骑士双腿一夹马肚,便又冲向艾门尼斯等人,与此同时,墙壁被猛地冲击开,从飞沙走石中出现一只看似小巧的虎爪。这只虎爪看似小巧,实则致命异常,只有片刻停顿,就撕裂了一个骑士盔甲。达克恩看着自己的战果,不禁吐出一口吐沫,被刀疤横穿的脸上露出不满:“不管过多久,我都厌恶这些铁皮。”

“达克恩长老!”维因尔惊喜异常,达克恩的战斗力在德鲁伊长老会中都数一数二。沙林之王的出现也代表着长老会的救援将陆续到达,他们也不再是孤立无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