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十章

所有德鲁伊教众都聚集在露萨娜广场。没有传说中的露萨娜高耸入云,也没有无数的禽鸟环绕,但此时孤高的月亮就如同菲索尔兹姆一般注视着人间。德鲁伊和他们的后辈们三两成群的说这话,还有很多人是伫立不言。

维因尔站在露萨娜广场祭祀台下,她在等待大祭司,也在看着周围,一股孤独感由内而生。一头年幼的白狼和小熊“嗷呜嗷呜”地厚着、扭打着从身边滚过,维因尔蹲下身,双手按住两个小家伙的头:“嘘。”两个小家伙分开,先气势汹汹地互相瞪了一眼,然后在维因尔腿上蹭了几下,就去一边玩了。这里并不寂静,也不衰败,奥布离威姆森林对于人类来说或许是禁忌之地、原始森林,但这正说明它的繁茂、生机勃勃,那些树上都新冒出了小枝,很多野花也都不甘示弱地在风中挺直腰杆。

但维因尔更感到孤独,这里聚集了奥布离威姆中所有的教众,足足两三百人,有各样的族群,但他们的眼神中都没有神采。这里没有希望,每一次互换露萨娜的名字,心中的无力、绝望就更深一层。维因尔只能看到灰色的林子,就像被雾气笼罩,所有鲜艳的颜色都暗淡了一层——她应该何去何从、艾门尼斯将何去何从、德鲁伊教又将何去何从,这是一个超越时间与空间的问题。德鲁伊经历毁灭和重建,可并没有真正脱离这一轮回,而自己和艾门尼斯在一次一次努力后依然一无所获,如今又能做什么?这位长老并不知道答案,所以她只能站在这里等待,也许今晚,艾门尼斯就会带领他们向萨奎尔斯之外迁移,又或是在露萨娜下等待着又一次毁灭。

克瑞提斯曾经告诉过教众们,被毁灭的露萨娜将在烈焰中重生,希望的种子已经播种,只有当众志成城,在大德鲁伊的带领下,恢复德鲁伊教派的生机,真正的露萨娜才会从黑暗中苏醒。到那时,橡树圣林才能脱去奥布离威姆的称号,现在的露萨娜只是一个从远古流传下来的称呼。

所有人都期待着大长老的许诺,可如今,站在所有人最前方的克瑞提斯却倒下了。巴尔斯特和弗兰克斯坦将克瑞提斯的遗体带回了奥布离威姆,他们的步伐很沉重,就好像他们背负的不是一个人类的残躯,而是一段尘封的历史。白狼之神伊尔特奥斯被日漫特圣教审判所的修士放逐出人间之时,争取到时间的克瑞提斯用最后的生命击败了弗提洛之主,直到最后,这位大长老依然执着地完成自己的使命……或是枷锁。没有人知道大长老在最后想些什么,但所有人都侧目看着祭祀台,旧的时代已经落幕,那个承接了克瑞提斯的希望、悲痛、苦难的人将开启新的时代。

艾门尼斯虽然换了一身干净的祭司袍,但脸上、手上的伤痕依然触目惊心,瓦拉弥尔、赫拉卡、维因尔站在她的身边,众人结束了交头接耳,他们聚集过来,将整个露萨娜平台环绕,即便有些人不赞同克瑞提斯曾经举措的,也在此时低下来头颅。

艾门尼斯轻轻举起只有暗淡光芒的星辰镰刀,她不想说多余的话,只能将镰刀贴近自己的额头。大德鲁伊来到在自己的导师前,双手交叉在胸口,用镰刀的刀面贴在导师的身躯上,年幼的领导者轻声唱起了德鲁伊的童谣:

日与夜,

交替之时,

泉水流过,

神灵眷顾。

露萨娜!

从光明中入眠,

在黑夜中苏醒,

万灵寐中,美梦无边。

露萨娜!

黑与白,

交替之时,

清风拂晓,

吾主赐福。

露萨娜!

从黑夜中入眠,

在光明中苏醒,

万灵俯首,

欣悦无垠。

当艾门尼斯唱到一半时,所有同胞们都开始歌颂,悠扬而婉转的歌声顺着林间缝隙,顺着风,传遍了橡树圣林,无论是树木花草,还是鸟兽鱼虫,都在此时安静了下来。女孩用充满童稚的歌声向这位伟大的导师告别,也许歌声并不需要凄美,也不需要悲壮,这只是入睡的暂别。

德鲁伊神话中,菲索尔兹姆住在露萨娜恩尼,那是一个美丽到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国度——所有的生物都将在那里自由生长,每日都有歌声环绕。这同样是一个知识的国度,所有尘世间的奥秘都在那里可以得到真知,女神允许所有她的信徒、忠于自然的学者,在人生结束后,寻找到通往这里的道路。

当生灵通过雕刻着星辰的玛纳恩之门,白鹿将带领你穿越无尽的落星园。在落星园里,你感觉不到上下左右,你如同漂浮在半空,所有的星辰都在你的周围环绕,如果你无法辨认出他们的方位和名称,你将永远的迷失在这里,而当你能够驾驭所有的自然之理,你将可以真正进入露萨娜恩尼。

迎面而来的是一颗巨大的橡树,他的根须从菲索尔兹姆的神国贯穿到凡间,人间一切智慧都有此而来。传说中邪神试图毁灭人间的智慧,他在菲索尔兹姆的神国引诱这颗巨大的橡树收回根茎,巨大的橡树告诉他:“树木无法自主自己的生长,只会因地适宜。人间是智慧的重点,也是智慧的源泉。”邪神愤怒之下变化出斧头,想要砍倒橡树,菲索尔兹姆击败了他,橡树为了感谢女神,诞生出一颗神圣的果实,女神为这颗果实祝福,将她下方在人间,成为橡树之祖,也就是露萨娜。

当绕过橡木,则是无尽之泉,这泉水凭空而来,却没有停止;泉流充斥了整个国度,却没有漫出边角。菲索尔兹姆的泪水成为最为圣洁的源泉,她可以净化一切混乱,所以无尽之泉庇护着整个露萨娜恩尼的生长和繁荣。

拉托弗里斯、爱思特、克瑞提斯,这些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名字,也许他们都已经在那片乐园重聚,为美丽而动人的世界感慨,为仍在凡间的努力的后来者祝福。

艾门尼斯将克瑞提斯破破烂烂的粗布灰色斗篷披在身上,就好像裹着一个大口袋,但所有人都对此表现出感激——无论这个大祭司多么年幼,无论她过去如何,大家都明白这一举动,艾门尼斯将会把克瑞提斯的担子施加在自己的肩膀上。

“艾门,我们将送他离开了。”德瑞尔作为新任的大长老,德高望重的他没有被任何人反对。他和长老会的成员们聚集在一起,吟唱着最后的悼词:“群星之耀,万物之宗,伟大的菲索尔兹姆啊,请迎接我们最为尊敬的一员。他挽救信仰于危难,他让正义之道跨越时间,克瑞提斯,永远歌颂这一名号,我们不知道他来自哪里,但我们知道他将归于何处。愿他行走在您的无尽神国,永恒探索自然之秘。”

艾门尼斯走上台前,她看着所有的教众,这是她第一次在非祭祀的情况下走在众人面前,女孩还有些胆怯,但此刻却有比胆怯更加沉重的东西压在她的心头。德鲁伊教派在长老会商讨下很快就重建了秩序,德瑞尔作为大长老,维因尔等众长老继续协作,德鲁伊教派将从现在开始,进行一场迁移——他们将离开这个已经被称为奥布离威姆的橡树圣林,前往更加偏僻的地方暂存。

女孩将双手紧握着放在心口前,看着面前相伴岁月的同胞们:“奥布离威姆的同胞们,请允许我这么称呼你们。”

如今的台下已没有了窃窃私语,所有人都在此认真倾听着这位大祭司,无论她要说出什么,在此时,都将是应该得到尊敬的。这些话语也终将决定他们的命运。

“我们称呼这里为橡树圣林。但实际上,这里只是奥布离威姆森林,是遗忘之地。橡树圣林已经没有了真实的圣橡树露萨娜,也没有了过去遗留下的辉煌。这里的一切、那里的一切、我们所见到的一切,都必须有我们自己来重建。所以我无法停留在过去的记忆里,时间在催促下飞速流逝,而与此同时带走的还有我们熟悉的人。”

“我想,德鲁伊教派默守陈规是不正确的,但是我想试问大家:‘我们又该怎么做呢?’德瑞尔告诉过我,外界的法师为了一个理论、一个证明,甚至可以做上千百次的试验。而我们没有,我们难道可以凭空捏造出一个神圣的、完美的、进步的制度吗?我想我们最先应该恢复的是我们探索之心。”

当女孩将自己的心声讲述给台下的人们听,这是大家第一次听见自己的大祭司的真实的心声,在这之前,人们往往将她看做一个学徒、一个生来具有天赋的幸运儿、一个神灵的代言人,而且才真是的感受到,她是一个与所有人同在的、平等的人。

“我要离开这里,再不逃避,我要行走在更广阔的世界里,我要为我、为我的导师、我的同胞们寻找我们应该践行的道路。”少女抬起头,她的面庞被火焰照耀的更加白皙。

“大祭司……”维因尔很想出言阻止,可话语到了嘴边又无力说出,是啊,正因为自己的无力,所以总要让她背负起责任。

“我感激所有的人,相信所有人的人,菲索尔兹姆给予了我真实的双眼,露萨娜……”艾门尼斯顿了顿,她好像也在下定决心,过了几秒,“愿菲索尔兹姆祝福我们的旅程,愿我们终将在露萨娜下重聚。”

在德瑞尔带领下,所有的教众单膝行礼:“大德鲁伊,我们将永远与您同在。无论您行使至何方,我们将等待您的归来,德鲁伊将重拾信仰,重见光明。”

艾门尼斯最后用全部的诚心,给予了所有人菲索尔兹姆和来自于自己的祝福,伴随着星光降落在林中,女孩手中燃起火焰,克瑞提斯的遗体随着火焰燃烧起来。

当烟雾冲破森林的一刻,艾门尼斯将灰色兜帽戴上,遮住了雪白的发丝,在同胞之中穿行而过,在风中遗留下一个已经昏暗不清的背影。

《致我所敬的伟大导师克瑞提斯》

奥布离威姆的同胞们,请允许我这么称呼你们。

我们称呼这里为橡树圣林。但实际上,这里只是奥布离威姆森林,是遗忘之地。橡树圣林已经没有了真实的圣橡树露萨娜,也没有了过去遗留下的辉煌。这里的一切、那里的一切、我们所见到的一切,都必须有我们自己来重建。所以我无法停留在过去的记忆里,时间在催促下飞速流逝,而与此同时带走的还有我们熟悉的人。

我想在此时,我应该先和大家讲一讲我的导师。其实我并不知道我的导师来自哪里,我想很多长老们也都不知道。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我们亲眼见证了他的伟大——他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德鲁伊教派。

我想我的导师大多数时候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无论是我还是其他人,都受过他的恩惠。但我也不否认他做出过很多错事。而其中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将我选择为大祭司。

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白狼伊尔特奥斯说他是我的父亲,那么在诗歌中,我一定是狼神之子。可我从小由亲爱的巴尔斯特养大,而后是我的养父蒙斯特因-杜拉斯继续抚养我。我的养父教给了我知识,教给了我道理,他给了我名字,他给予了我穿梭在森林和人类之间的机遇。我向菲索尔兹姆祈求恩赐,用我的双眼换来了白狼的降临,也许这是狼神之子的特殊恩惠。但伊尔特奥斯却不是我能够认同的父亲,无论他是多么高贵,他终归没有抚养我。

所以我就在连生存都没有学会下,就成为了大祭司。我非常的迷茫,我不知道我到底是生来为艾门尼斯,还是生来为大德鲁伊,甚至只是一个历史中都不会留名的过客。所以我确实怨恨过这一切,拉托弗里斯、弗兰克斯坦、达克恩……这些亲爱的长辈,我在感激的同时非常怨恨他们,在不可选择的情况下,去面对一切我毫无准备、毫无能力的事情。

克瑞提斯同样还犯过许多错误,他和我说过,他并非只能因循守旧,但是他被时间、空间、学识限制住了,所以他无法去抉择。我想,德鲁伊教派默守陈规是不正确的,但是我想试问大家:‘我们又该怎么做呢?’德瑞尔告诉过我,外界的法师为了一个理论、一个证明,甚至可以做上千百次的试验。而我们没有,我们难道可以凭空捏造出一个神圣的、完美的、进步的制度吗?我想我们最先应该恢复的是我们探索之心。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我们才会反思: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又将往哪里去。我很难和大家言明伟大之人的过往,因为即便是我也只能将故事当做传说。尽管他克服了时间,历经了苦难,但这一切对我们来说太过于遥远,对于他本身来说也太过遥远——没有人可以执着过去,只能够依凭着过去面对未来。

当然,如果说每一件事情都有开始,那么确实不妨和大家谈一谈我所知道的那些传奇故事,这些虚无又真实的过往,如同天边的霞光,是时间和他共同留给我们的。如我们所诚,将之奉给菲索尔兹姆,将之流传为诗谣。

我的导师们和我讲述过各种各样的故事,德鲁伊故事中,菲索尔兹姆在引导我们;日漫特圣教的故事中,耶瑞尔塔斯给予他们正义和善良……无数的信念和文化在我无法理解、无法预测、无法应对的情况下碰撞,我不理解他们,所以无所适从。

每一个人都只能做自己……即便你不知道自己是谁,这个道理,我的师友用他们的一切告诉我了。德鲁伊塑造了我们的信念,那么耶瑞尔塔斯同样可以教授我们一样的道理,瑟瑞达教派同样可以做到这一点,那么试问:同样的理念当来自不同的教派,那我们到底应该信仰谁?不同的理念来自同样的教派,我们又应该相信谁?

但答案是我们只能够做自己。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做自己,但是我首先明白了我应该去做自己。无论是哪里的理念我都应该去尝试了解,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不会只存在一种声音。就好像我们都在追求正义,但是到底什么是正义?为什么日漫特圣教能够使用正义随意剥夺异端的声音?我想如果正义被赋予了超越正义的权力,那么世间将再无正义可言了……至少我的父亲蒙斯特因,让我明白日漫特圣教并非邪恶,而他的死,同样告诉我日漫特圣教并非正义。

如今德鲁伊面临着巨大的风暴,这场风暴已经破坏了我们许多珍视的事物,我们哭泣,我们呐喊。我,艾门尼斯,在这场风暴中,胆怯不已,甚至想要放弃身份。可是当我放弃了大祭司的身份,我又是谁?我还是艾门尼斯,我还必须去做艾门尼斯,我永远无法逃避。所以我必须穿上祭司服,就算我仍然没有搞清楚这些问题,我仍然不明白为什么人间会有冲突,为什么亲友会丧失性命。我必须先面对我眼前一切必须面对的问题——我不能再给予自己逃避的理由了。

当风暴来临的时候,我们都在想什么?是逃跑,还是迎接?其实这都是错误的——因为你没有选择,你只能做到你自己能做的。从苏瑞姆之战至今已有很久了,这是一场巨大的风暴,卷起来我们所有人,卷起来无数的教派和国家,我们依稀可以回忆到那些友人的面庞,感受到他们鲜血的温热,自然之灵时刻告诉我们他们就在身边。阿尔特拉城的变故让我们失去了家园,失去了团结,这场风暴摧毁了我们的信仰,但我的永恒的同胞们,当自然之道不再荣光,露萨娜也将枯竭——可你们看!露萨娜并没有!神灵之种开始重新发芽,即便我们暂时离开了她,但终将有一天,我们将卷起新的风暴,去挽回我们过去的迷茫。

当风暴来临,我们将不再彷徨,我们不会去抉择逃避还是迎战,因为我们只要坚守自我,这是我们从千年前就一以贯之的精神。当我们形成风暴,我们亦是坚守自然,我们的风暴护卫着我们所珍爱的一切,他不会卷走一片砖瓦,不会袭伤一个无辜,我们的风暴会让枯草重生,枯木逢春,星辰闪耀——这一切正如过往所演示的那样,我们将继承先烈的遗志。

自然与平衡不能指引我们,真正指引我们的是信任并且实践自然与平衡的决心。我的导师已经回到了菲索尔兹姆的怀抱,而我,即便现在、将来只剩下一个人,也会踏上旅途,去做一个大德鲁伊应该做的事情。

我将会把德鲁伊教会的权力托付给我们值得信任的人。德瑞尔大长老代理大祭司的职务,巴尔斯特、弗兰克斯坦、米亚……二十九位长老主持教内事物,我们将离开我们的奥布离威姆,而当我们回归这里的时候,他将被唤做橡树圣林,露萨娜将会随着克瑞提斯的预言在此迎接我们。

我,艾门尼斯-杜拉斯,德鲁伊的大祭司,现世唯一的大德鲁伊,我深切的爱着每一个同胞。我希望任何一个都不会再死于无辜。我必须踏上旅途,就好像我的导师曾经一样,我要去寻找自我,寻找德鲁伊之道,寻找菲索尔兹姆的教诲,当我明白一切的时候,我将会回到你们身边……我将引领德鲁伊改革,让德鲁伊之道长久传承。

——大德鲁伊 艾门尼斯-杜拉斯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