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自然之子

第一章

“人间诸恶莫做,诸善奉行,至高之主耶瑞尔塔斯不弃信徒……”老迈的修士面对着广场上许多派空荡荡的石凳子从枯槁的唇中发出一串串有力的音节。比较现行的萨奎尔斯语,古日漫特语的语调更丰富一些,所以总会给人一种婉转、吟唱的感觉。

当老修士小心地抬起眼皮瞅了一下那些石凳时,不禁将声音调整的更加洪亮,音节也更加的圆润,这认真的样子,仿佛身前座无虚席一般。当他又一次沉浸在念诵中,眼睛耷拉着也不知看哪里,反正不会是手上的那本页码都模糊的经书。

老人家虽然岁数挺大了,衣服也都边角参差,面容有些苍白憔悴,但却还是一丝不苟地修理了自己的头发和胡须,大概这是遵守着修士应有的操守——尽管这种自律没有什么人会来见证,也不会有人将之记入史册。

对着清爽的空气布道,老修士一点窘态也没有显露出来,并非他多么热爱唱这些音节,而是过去几十年都差不多是这个情形,自己再没有脸皮也能练出来了。老人还是战战兢兢地祝福完面前可能存在的信徒们,然后转身用礼节十足的姿势结束了这次圣贤之音的传播。

修士掸了掸手中经书封皮上的灰尘,然后塞进自己的布包里。当老人家走上街,立马就显得有精神多了,苍白中甚至可以看见一些淡红。

街上忙碌的人还是习惯性地打招呼:“蒙斯特因老先生,今天的布道还算顺利吗?”

老人家报以微笑并且给了他祝福,就好像对方刚才在场一般。老修士用自己所有的善意去给每一个人诚心的祝福,这是每天早上的必修课,对他来说,这点头、招手的问候比用宣讲神灵言论来布道还要神圣许多。

“也许明天会更好。”蒙斯特因点头。

“也许明天还是那个样子。”一旁肉铺老板举起桌案上的肉条,“不来一点?”

“和昨天还是有不同的。”老修士修改了一下肉铺老板的话,是的,昨天买了肉,今天却不在计划,这确实与昨天不同了。

直到一个小身影扑到他面前,不断地扯着他的衣角,然后轻声呼唤着蒙斯特因的昵称。老人家见到这个白色的小身影,露出了和祝福时与众不同的笑容,少了庄重神圣,多了一份慈爱。

他摸着白袍子外的小脑袋,用尽可能温和的声音道:“艾门,今天有没有去哪里?”

街道上的人们看到女孩同样露出善意的笑容:“艾门尼斯,你又在这里等蒙斯特因回家吗?”女孩只是轻轻点头,然后对他们做了个鬼脸,就不再有别的动作。

显然蒙斯特因老修士不是很会起名字,艾门尼斯是一个女孩子,老先生只能起了一个比较中性的名字。也可能是祈祷的年数多了,总是不自觉摘出《圣典》训诫中:表示“真诚”一词的音节,然后加个后缀仿佛就可以女性化了一样。

女孩身高只能达到老人的腰,白色的头发在脑后垂到半腰,她半眯着眼睛凑在老修士的身边,小脸上充满了依恋,两手紧紧攥着老人的衣角,仿佛对街道上其他新奇事物毫无兴趣。

老人见艾门尼斯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便大概有了答案,只能蹲下身子,抚摸着女孩的头发问道:“让我们回家吧。”说着便见少女轻轻欢呼一下,抓着老修士摆动的衣角一起走远。

从小镇的广场到教堂还有一些路程,蒙斯特因索性就问起女孩这两天学的功课:“昨天教你的发音还记得吗?”

少女歪了歪头,然后张开嘴,做了几个口型,却没有发声,然后紧张地抬头看了看老人,又埋下头,轻声道:“奥布离威姆。”

“不不……”老修士蹲下身子,尽量让艾门尼斯不用太过仰头,然后用手做了一个卷曲的动作,“这里的音节,舌头应该卷起来。”然后听着女孩发了一个更标准的语调,才笑着赞叹一句。蒙斯特因最近在教导艾门尼斯一些古日漫特语的发音,这是作为修士的基本功,也是蒙斯特因老修士最能拿出手的一门功课了。

奥布离威姆是这里的人自称的地名,读起来非常拗口,据考证,在古日漫特语中就是遗忘之地的意思,但在现在的萨奎尔斯语中并不具有什么特殊含义了。但现在的萨奎尔斯帝国的人们依然会称呼奥布离威姆是遗忘之地或是荒芜之地。

其实并不是这里神秘,实在是这里的地产物资十分匮乏,还处在帝国的东南边疆,别说自己国家了,连敌国都不想掠夺这里。掠夺这里能有什么?难道搬一大堆破旧的没人要的石凳子穿过茂密的森林回去?总不至于来个千人军队就抢这边人几个面包吧。

奥布离威姆是镇子的名字,因为周围全是森林,所以干脆把整个森林加镇子都这么叫了,虽然道路已经开出来,但这里依然充满了关于原始森林的传说,据老一辈人描述,这些传说是他们年轻时候听他们的老一辈人讲述的。外界是否有热衷于冒险的人来探索这片荒芜之地暂时不得而知,但至少在奥布离威姆小镇上是没有人有兴趣去冒险的,毕竟整个镇子也才小几百人,宁愿大开酒窖消耗点往年的积蓄,然后冒着泡睡上一觉,也不至于玩了命拿耕地用的铁锹去冒险。

遗忘之地的好处在于清静,勉强算是自给自足了,坏处就是生活平淡无奇。很多镇子里的年轻人都愿意顺着道路走出去,哪怕去到省里大城市做顾工也比待在这里从出生就开始的养老生活好。那些没有走出镇子的人最后也都和老一辈一样“自给自足”地留守下去了,延续着这种平淡无奇的生活,仿佛在延续一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仪式。

“艾门,我布道的时候你可以去镇子上多转转。”在田野小径上,蒙斯特因弯下腰。他的确希望女孩可以更活泼一些,而不是少言寡语。

女孩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这让老修士想要再补充一些理由,但是白发女孩不给他机会,抬起头倔强地用碧色的眼瞳看着自己的监护人,然后用力把头摇了好几下。

“不,你要知道,在圣主耶瑞尔塔斯的训教中:‘孤僻……’”老修士的功底很不错,对于经典张口就来。

女孩停下脚步,然后用最清晰的音节,一字一顿、正正经经地念道:“圣主戒律中还说:必须忍受孤独与……”

蒙斯特因立刻张开手掌做了个向下平压的手势,抿起嘴,不再继续训教女孩:“好了,好了,我们不谈这件事了。”艾门尼斯学坏可快了,尤其是用蒙斯特因教她的内容反驳他,对于这项艾门尼斯喜爱的课余活动,老修士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

艾门尼斯露出得意地笑容,她可不笨,要是和蒙斯特因辩解,只会招来更多“语重心长”的说教,但只要用圣主训诫这些“神的教诲”来反驳,就能立刻取得胜利。

女孩继续向着家的方向走,不过心情大好的她开始蹦跳着向前走,然后用脚在地面打起节奏,背起手转过身子,一边看着蒙斯特因一边向后缓步倒退。奥布离威姆没有脍炙人口的流行曲,也没有高深而拗口的文章,但这里的童谣却能够伴随着婉转轻快的调子在一代一代中传下去,就像艾门尼斯现在唱的那样:

古老的大地上,

新芽长成大树,

奥布离威姆的人们围绕着橡木,

他们歌唱和舞蹈,

用麦酒铺成道路,

用笑声抚育森林。

枯萎的森林啊,

雨露浇灌着新希望,

奥布离威姆的狼与熊行走在人迹罕见的地方,

抖动着尾巴和耳朵,

他们也在为明天祝贺,

阳光明媚,

暴雨滂沱,

橡木和奥布离威姆的生灵一样终成长。

奥布离威姆的年轻人们啊,

你们将继承这片古老的土地。

让艰苦的精神播撒下去,

就像那些追逐着月光的白马,

将露水与种子传递向四方,

让湖泊与丛林永不枯竭。

年轻的人们啊,

要用锄头和锤子将田土敲打,

那些声音会化作笑声,

就像那橡木抖动他的树叶,

为伟大的神灵和人们献上祝福。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