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霞光

题记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我们才会反思: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又将往哪里去。我很难和大家言明伟大之人的过往,因为即便是我也只能将故事当做传说。尽管他克服了时间,历经了苦难,但这一切对我们来说太过于遥远,对于他本身来说也太过遥远——没有人可以执着过去,只能够依凭着过去面对未来。

当然,如果说每一件事情都有开始,那么确实不妨和大家谈一谈我所知道的那些传奇故事,这些虚无又真实的过往,如同天边的霞光,是时间和他共同留给我们的。如我们所诚,将之奉给菲索尔兹姆,将之流传为诗谣。

——艾门尼斯《致我所敬的伟大导师克瑞提斯》

第一章

翡恩特为玛莎讲完了授课内容,叹了一口气,尽管这里有一个非常认真的少女学徒,但屋外两个调皮鬼始终不愿意静下心来学习经典。

对于导师的烦恼,小玛莎非常清楚,于是便对着木屋外喊道:“芬兰克尔!克瑞提斯!导师要检查你们功课了!”说完对着翡恩特吐了吐舌头。“砰”一声,木屋门被撞开,两个小家伙推推搡搡地就挤了进来,即便是顺风刮进来的雪花都没有他们着急。

“我的孩子,你们这是打雪仗了?还是被雪埋了?”翡恩特看着两个小伙子的样子,不由得笑起来。芬兰克尔和克瑞提斯两人身上几乎落满了雪,厚厚的毛绒上也勾芡了雪色,一进这木屋就和乌云一样开始抖动,预备下雨。

芬兰克尔强忍着抖动:“导师!我们可是男子汉,这点寒冷不算什么。”

个头矮小的克瑞提斯显然不这么觉得:“导师,我可以去火炉里烤烤吗?”小男孩的眼睛已经几乎投入屋中央的火炉里。

翡恩特让玛莎去关了屋门,站起身帮两个男孩脱去外衣,把他们推到火炉旁:“芬兰克尔,你总是太过于逞强。”当导师重新坐下,才继续道:“我并没有非要每一个人和玛莎一样沉浸在学习知识,但玛莎的稳重和相信智慧这两点是每个人都应该去体会的。”

克瑞提斯点点头,他也喜欢玩乐,但这更多是作为一个男生的天性,让他和芬兰克尔一样无法无天是真的做不到。看到至少有一个学徒认同自己的话,翡恩特满意地微笑起来,他并不奢望芬兰克尔可以一次就理解自己的话,但身边的人是可以互相影响的。

“那么导师,智慧不一样是人想出来的吗?我们相信自己为什么就不可以?”芬兰克尔嘴上说着不怕冷,但还是把手伸向火炉。

“寒冷了要取暖,天热了要降暑,这不是你总结出来的。你所能感觉到的仅仅是寒冷和炎热,身体告诉你你需要升温或降温,但你却并不知道怎么做。所以先辈们总结出经验,让你现在能够用烧火的方式取暖,这让你可以省下更多时间去打雪仗。”导师并没有厌烦芬兰克尔的提问,即便每天芬兰克尔都要和导师顶几句嘴。

翡恩特一直都很和蔼,五六十岁的他并没有太多白发,穿着一身单薄的白大衣,将头发一丛一丛的束在脑后,手里时常握着橡木长杖,再加上屋里摆放着非常多的书,常人看来就好像是一个饱经风霜的学者。但翡恩特是一个祭司,而且听说在祭司里也是有地位的,他自愿来到罗恩王国的东北边陲——东北边陲因为地理偏僻,很少有人主动愿意来这里任职。

翡恩特作为一个德鲁伊,即便是在边陲之地也非常繁忙,无论是之前居住的莱尔镇还是坐镇囊括整个东北的德斯尼部落,那些贵族们几乎逢事必来。这些俗事让导师能够教导学徒的时间越来越少,翡恩特也一直对此耿耿于怀,这才另请了一位年轻的德鲁伊祭司来接手他的工作,而自己则带着三个学徒归隐到莱尔镇一侧的森林里。

芬兰克尔是年龄最大的孩子,有十五了,他是学徒里面最有身份的也同时是最没身份的人。芬兰克尔原本是德斯尼部族的王子,这个身份即便放在罗恩王国也是非常有看头的。但他从小就无法无天,闹得家家鸡犬不宁,于是在他十岁应该进入德鲁伊庙堂进行义务学习的时候,王室索性高价聘请驻扎在这里的翡恩特,恳求这位老德鲁伊把他带走教导。翡恩特没有收取高昂的学费,他知道德斯尼部落只是想趁此把这个不受待见的小孩送走,待日后有机会就另外选他的弟弟作为王子。老人家不愿意掺和这些事情,尽管他作为德鲁伊,就算弹劾德斯尼部族的国王也是在权力范畴之内。但没想到没心没肺的芬兰克尔听说自己可以滚蛋,就非常高兴的同意了,甚至还要求自己的父亲多加学费给导师,翡恩特算是看出来这个混小子根本不是做王子的材料,也不适合循规蹈矩的教导,于是就把他带走了。

玛莎年龄比克瑞提斯还大一两个月,是翡恩特最满意的学徒——热爱学习、勇于求知、沉着稳重。这些品行如果放在一个学徒身上,那么他的老师真的是做梦都能笑醒的,而翡恩特对此也深表赞同。玛莎的父母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贵族,大到平民会和他们主动打招呼,小到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特权。玛莎的父母本来只是想让女儿学一些知识,日后也可以混得开,但没想到如今十四岁的女儿深受老师喜爱,同时女儿也非常喜爱跟随老师。成不成为高高在上的祭司对玛莎父母来说本没有什么太大的概念,但是导师翡恩特作为整个罗恩东北最高职位的德鲁伊长老,这就是最大的招牌。现在玛莎又多了个可以让两个人夜里做梦笑醒的理由——自己的女儿可以成为位高权重的祭司候选,这是多么无上的光荣。

另一个混小子克瑞提斯就很一般了,普通的家庭、普通的生活、普通的天赋,唯一不普通的就是邻居家的女儿是玛莎,于是当时同样快到十岁的他被翡恩特一起带走作为学徒教导。克瑞提斯即便现在也有十四岁了,但真的很瘦小,这一点让当地人误以为这个小伙子最深得翡恩特真传——因为都是非常标准的瘦弱学者体格。当然克瑞提斯自己不这么认为,他吃的不少,书看的也没有很多,所以仅仅是天生个头小而已。不过最普通的他反而是让翡恩特比较满意的,虽然没有玛莎好学,但是克瑞提斯对待学习也非常认真,作为孩子来说,和芬兰克尔一起打闹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翡恩特还没有到选继承人的地步,所以他将三个学徒当做自己孩子抚养,并没有太多的奢望,但这三个孩子对自己有非常的期盼——芬兰克尔希望成为一个英雄,但是他太过刚强,难以对智慧信服;玛莎希望自己学习更多,听起来最普通,但其实是最为贪婪的,智慧是至高的,追求智慧的人往往都是贪得无厌,尽管翡恩特自己也是这样;克瑞提斯希望自己可以混出点地位,娶个漂亮的老婆,在这之外也愿意用这些帮助贫苦的人。

芬兰克尔对克瑞提斯的理想不屑一顾。和远方的群岛国家不一样,罗恩王国处于广阔的陆地,尽管四周都有水,被戏称为大岛屿也不为过,但罗恩王国的人们比其他国家更加自命不凡——强大的国力可以横扫一切、伟大的神灵庇护着国家、每一个人都有平等的教育权……所以罗恩王国的人们更倾向于冒险和学习,对于他国沉迷于财富、色情的行为深表不齿。正如芬兰克尔对克瑞提斯所说:“如果你没有成为英雄,哪里来的财富和妻子?”当然克瑞提斯不想和芬兰克尔讨论这些问题,对于平民男孩来说,其实这根本不能算理想,只能叫做美好生活的祈祷。

《如何成为英雄》这是克瑞提斯想好的一个书名,内容就是记录芬兰克尔每天和别人交流的内容。即便是翡恩特都对此很头疼,芬兰克尔一天不提“正义”、“勇气”……这些英雄话题就会浑身难过。导师认为芬兰克尔距离英雄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他能够崇尚智慧,那么一切都好说,而崇尚智慧的第一步就是闭上嘴,不要再唠唠叨叨谈英雄话题。

“芬兰克尔!如果你要成为英雄,那么你必须将前人的智慧运用到实践上。”翡恩特看着小伙子很不情愿地伸手烤火,一边为他干燥外衣,一边语重心长地说。

“导师,如果仅仅是去做就行,那么不就是勇气和果断吗?为什么可以说是智慧。”芬兰克尔拿起玛莎递来的面包吃起来。

“至少你还认同前人发明的面包。”克瑞提斯也接过面包嘲讽了一句。

玛莎噗嗤一下笑出来,男生中只有克瑞提斯敢和芬兰克尔唱反调,镇里的孩子全都对“孩子王”避之唯恐不及。芬兰克尔对克瑞提斯的嘲弄耸耸肩,毕竟无话可说。

“至少对于一个骑士来说,果断地刺杀了国王和果断地抵抗外敌是两种不同的情况。”导师终归是导师,一句话就可以让小芬兰克尔噎住。

“你们如果多和翡恩特导师学习,都可以实现理想的。”玛莎掩嘴笑了一下,然后双手摁住两个小男孩的头,把他们强行摁下了一点。

两人都老老实实地回了一声:“知道了,玛莎姐。”尽管芬兰克尔比玛莎大,但是还是叫玛莎姐姐,毕竟玛莎性格最稳重懂的又最多。

现在是雪季,每一次下雪都几乎是几日不歇。在这样的天气里,东北边陲的村镇都不会过得太好,基本上都是提前几个月就准备好存粮,毕竟在大雪里面捕猎是不太可能的,唯一可以安慰人心的就是晒好的干肉和劣质酒水。

翡恩特从没有要求三个学徒以德鲁伊为目标,原本的教导仅仅是孩童满十岁的义务教导,在罗恩王国每一个孩子都应该如此,当掌握了最基本的知识之后,便可以成家立业。

玛莎自然不必说了,她对做德鲁伊还是伊鲁德毫无观念,她更多的是沉迷在知识之中,德鲁伊在她内心就是知识的代表,正如导师以前所说:“德鲁伊并非只是一个称号,所有的德鲁伊祭司都可以和精灵沟通,与自然对话,这才是最为真实的知识——不再需要肉眼和知觉去作为媒介。”两个小伙子现在只是学习了基本课程而已,还没有深入到知识层面。

三个学徒都非常尊敬老师,翡恩特作为德鲁伊早已经历无数修行,无论是寒暑都只穿着一件单衣,吃的也只是蔬果粗粮,当三个学徒也习惯以粗糙生活度日的时候,雪季反而不是那么难熬了。

“芬兰克尔,你觉得你现在是一个英雄吗?”导师问道。

“不,我还不是。”芬兰克尔几乎没有犹豫。

“为什么?”翡恩特没有抬头。

“英雄都必须打败怪物,拯救人民,而我还没有做到。”芬兰克尔依旧没有犹豫,显然他每天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所以脱口而出。

“那么,如果英雄需要打败怪物、拯救人民来证明自己,是不是首先就要有怪物和被伤害的人民呢?”翡恩特单手制止了要说话的芬兰克尔,“如果需要用此来证明,那么其实内心已经希望这个世上存在怪物和难民,那么有这样内心的人还能叫做英雄?”

芬兰克尔撇撇嘴,没有往下接话,这个问题显然小孩子难以回答,但过了一会,芬兰克尔道:“英雄这么做,是因为世上先有这样的事情。”少年犹豫了一下:“不过……我更愿意做一个骑士,然后再做英雄。”

“那么你所说的骑士,仅仅是一个职位还是一个称号?”翡恩特笑道。

“这有什么区别吗?骑士总是有正义、勇敢的美德。”芬兰克尔道。

“如果你仍然这样认为,那么你将毁灭于此。”翡恩特轻轻抚摸芬兰克尔的头,“正如并非所有的农夫都可以种植出好的粮食,并非所有的商贾都可以经营出好的家业。如果你不认真去理解骑士的美德,那么你将无法做一个真正的骑士……但这并不会提高国王所给的俸禄,也不会降低。就好像打败怪物的英雄并不一定会被人传扬。”

一直等翡恩特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克瑞提斯笑道:“如果不是你嘴硬,也不会被老师说这么久。”

芬兰克尔罕见地没有回嘴:“那么克瑞提斯,你觉得你会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玛莎道:“克瑞提斯的话一定是热心的老农民。”

“那么玛莎就是一个啰嗦大妈。”克瑞提斯毫不留情地回敬一句。

“我看也是。”难得在同一件事情的看法上,芬兰克尔和同伴可以达成一致。

“我也不知道我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好像我过去从没有想过会在老师门下学习。”克瑞提斯坦诚道。

“无论是我还是玛莎,都有自己的事情在做,那么克瑞提斯你呢?”芬兰克尔问道。

“我每天不也在上课?每天陪你闹腾的难道是妖怪吗?”克瑞提斯哼道。

“当然不是问这个,这些事情就好像每个人都会做,所有人都随波逐流。”芬兰克尔啃着面包,话都开始含糊。

“那我可能是真没有什么自己的事情了。”克瑞提斯不以为意道,对于一般人家的孩子来说,本来也就无事可做,不需要为国家发展而考虑,不需要为是否有部落反叛忧愁,甚至对于克瑞提斯的家庭而言,连经济问题都不需要考虑——年复一年就是这样过来的。

“但是你好歹现在是伟大的翡恩特德鲁伊的学徒。”芬兰克尔大口喝下一杯果汁,双手还在空中比划了一个圈。

“义务学徒。”克瑞提斯补充了一句。

“义务学徒那也是学徒,就没有想过做出点大事?比如学习魔法去探险?”芬兰克尔内心十分希望这两个伙伴可以和自己一起去“做大事”。

“你总是想要打架,就克瑞提斯的身子骨,不如长大做我的助理,至少不会被打死。”显然玛莎对芬兰克尔的爱好嗤之以鼻。

“那我为什么不学好德鲁伊魔法然后做助理呢?”克瑞提斯看着两人冒火花的眼神笑道,“我和芬兰克尔保护玛莎姐去危险的地方考察,正好也算是探险了。”

“谁要他(她)去?”芬兰克尔和玛莎异口同声地否定。

三人互相瞅了一眼,都咧嘴笑起来,无论说什么,三个人都是最要好的朋友、伙伴。

三人正在说话,木屋门被“咯吱”一样推开,翡恩特的门不需要上锁,因为妖魔鬼怪都没胆子闯入。

“请问祭司大人在吗?”来人虽然穿着厚重的衣服,但从精气神看来就不是一般农户。

玛莎站起身,微微行礼道:“您好,我们是祭司大人的学徒,祭司大人刚刚歇息,请问您是?”两个男孩互相吐了吐舌头,这种恭恭敬敬的事情也只有玛莎可以应对了。

来人看到玛莎身后的芬兰克尔,突然站直身子:“请问您是芬兰克尔王子吗?”

芬兰克尔是有日子没听见有人这样喊他,还愣了好一会,直到克瑞提斯捅他胳膊才反应过来:“我是,您是?”

“芬兰克尔阁下,我是德斯尼部落的卫队长,您可以叫我欧莱特。”欧莱特非常恭敬地行礼。芬兰克尔是知道的,部落的卫队就是德斯尼的皇家卫队,所有的成员都是向德斯尼王,也就是自己父亲直接效忠。

罗恩王国并非是一个单一格局的国家,应该说是由五个部族联合而成,除了东北的德斯尼,还有东南的彼尔斯特、西南的洛兰、西北的亚特尼以及罗恩皇室,四个部族均为听从罗恩皇室的统治,同时也只有皇室拥有正规军队和骑士团,而四个部族只能拥有自己的皇家卫队,但无论怎么小,里面的成员也都是不错的好手。

玛莎岔开两人的寒暄,问清楚事情,才知道在此地不远的迷雾湖中出现了一种水怪,而士兵正是为此来请求大祭司降妖除魔。

芬兰克尔闻言几乎欢呼雀跃,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这么接近怪物:“马莎姐,克瑞提斯,我们去除掉他吧!”

玛莎狠狠地敲打了一下芬兰克尔的头:“这种大事情你能做主吗?还是请老师来处理吧。”

芬兰克尔眼珠一转,对着士兵说:“欧莱特大叔,你带我去吧!”

欧莱特也知道自己家的这个小王子十分能折腾,哪里敢答应。

“如果我以王储的身份命令你呢?”芬兰克尔难得有些骄傲地抬起下巴。

“抱歉阁下,您现在还是王储,而我们效忠于您的父亲。”士兵回敬了一句,而且还极有礼仪。

玛莎和克瑞提斯白了兴奋异常的芬兰克尔一眼,便去楼上敲导师的门。翡恩特并没有休息,所以很快就给他们开了门,当听清二人的描述,便叹了一口气:“芬兰克尔已经去了。”

玛莎和克瑞提斯跑回楼下,果然只看到了欧莱特一人。欧莱特是真的着急了,尽管全部落都不待见芬兰克尔,但是也不会让他白白被水怪吞了,这关系到整个部族的荣耀。翡恩特安抚了一下举措不安的士兵,拿起橡木杖,披上棕色兜帽披风,就带着玛莎和克瑞提斯往湖边而去。

迷雾湖也许并不是这湖的大名,只是取其字面意思,常年的迷雾让这里宛若仙境。

“湖里有水怪这并不稀奇,也无需慌张。水怪只是常人所不认识的生物,何况他并没有伤人,那么便没有必要当做敌人。”翡恩特口中呼出一口白气,显然这里的温度即便是老德鲁伊也有些吃不消。

玛莎和克瑞提斯互相牵着防止跌倒,女孩问道:“老师您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怪物吗?”

翡恩特笑道:“即便是见了面也未必知道。德鲁伊的知识不是为了穷尽一切,而是为了平衡。如果抱有穷尽一切的心态去学习,那么同样也是一种失去平衡。”

“那么,大德鲁伊知道他是什么吗?”玛莎问道。

“我不是她,所以我并不知道她认不认识,但是我却知道她会怎么处理这种事情。”翡恩特面带一丝敬意,大德鲁伊安弥勒尔是整个国家的领袖,同样也是德鲁伊的大祭司。从上一任大德鲁伊卸任至今已有二十余年,安弥勒尔一直是被视为自然之神的化身,这种敬意不仅来自于大祭司的职位,更多的是对安弥勒尔本人的尊敬。

“如果我们接触不可知的事物,我们不必慌张,因为他们和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之中,那么就拥有可以沟通和理解的本质。”翡恩特带着两个孩子加快脚步,“无论你们以后做什么,都要记住,理解是相互的,而不理解同样是相互的。当你们无法理解一个事物的时候,试着让自己更加理解对方,也试着让对方更加理解你,只有这样才可以称为平衡。一味的付出和索取都是不被允许的。”

“老师,那么你将怎么做?”克瑞提斯也对此非常好奇。克瑞提斯小时候没有听说太多怪物的故事,所以并没有和芬兰克尔一样兴奋,但他对用什么方法去对待未知事物更加在意。

“克瑞提斯,你很普通,但是因此你不同寻常,在未来任何时候,你都应该记住这一点。你的普通让你更加可以接受事物。如果对你的“无知”而言,所有的一切就好像本该存在一样,那么你就拥有了全知。”导师的职责就在于时刻带领学生走向更高的境界,在这一点上翡恩特非常尽职尽责,“现在并非我打算做什么,因为无论遇到什么我都会完成我的使命——我们应该秉持着一个一贯而终的信念,不会因为对方的举动而改变他。但我现在担心的是芬兰克尔,他如果误打误撞伤害了水怪,那就糟糕了。”

芬兰克尔翻过小土丘的时候已经全身都是雪,金色的卷发间上也占满了白色,这让他更加便于隐藏在风雪之中。少年非常的兴奋,无论是亲眼见一见怪物还是想到自己可能打倒他,都让人热血喷张。芬兰克尔悄悄进入迷雾之中,已经可以隐约看到有半个身子隐在水里的怪物,尽管在迷雾中怪物若隐若现,看起来庞大无比,但并没有让芬兰克尔退缩。

“如果说拥有智慧才能打倒怪物,那么打倒怪物是不是也证明拥有智慧?”芬兰克尔自言自语了一会,伏下身子,在雪地里缓缓靠近湖泊。当芬兰克尔即将看清的时候,那怪物已经察觉到芬兰克尔的存在,隐约中看见怪物的头部转向自己,芬兰克尔憋不住气大吼一声,跳跃起来就冲向怪物。

那怪物长鸣一声,似鸟鸣又如马嘶,芬兰克尔只觉得闪烁间一个不算高大的身影就来到自己面前,然后一双巨大的蹄脚就冲着自己面门而来。芬兰克尔双手护住前胸,被踢出几米远,甩着有些发麻的手臂,少年越来越兴奋,因为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打败对方,妖怪并没有传说的那么可怕。芬兰克尔大喊了一些壮胆的号子,一个猛扑就抓到怪物的脖子,那怪物用力甩动想要将少年甩下去。少年用脚勾住怪物的小腿,用力一勒,就和怪物一起翻滚在地,然后勾住左拳就往怪物头部砸去。

等两方互相殴打了十几拳,芬兰克尔甚至都感觉眼前晕眩,但不服输的劲头就上来了,猛地一个翻身,把怪物压在身下,双手掐住对方喉咙。那怪物也不甘示弱的后背一弓,将自己头部猛地刺向芬兰克尔。只听“啪”一声,芬兰克尔只见一根橡木杖横在眼前,而一根长角已经戳穿了木杖,如果不是被阻拦,恐怕自己已经死在此处。

翡恩特用木杖分开两者,这二者喘着粗气互相打量,芬兰克尔才发现自己面前的是一只长着长角的白马,或者说只是一匹小马,几乎只和自己一样高。白马从脖子到脸上也都有淤青,比芬兰克尔好不到哪去。独角马看着男孩不甘的眼神,同样不甘示弱地用蹄子刨着雪地,激的芬兰克尔也开始撸袖子。

“够了。”翡恩特哼了一下。

芬兰克尔立即老实了,他可不敢惹自己的导师生气:“老师,这怪物……”

翡恩特也转过身对白马道:“你也够了。”这独角马才悻悻作罢。

玛莎给两个小家伙都包扎好,赶快退到一边,就算回到了翡恩特的小木屋,也能感受到这两者之间的火热气氛。

翡恩特有些头疼的摸了摸头发:“如果不是我到的及时,你们是不是打算打一个非死即残。”

芬兰克尔撇嘴道:“如果不是您来了,我已经打败这个怪物了。”

独角兽同样口开人言:“如果没有记错,是木杖挡住了我的角。”

翡恩特用木杖猛地一戳地板:“芬兰克尔,爱妮特,你们两任何一个再吵架,我就罚你们。”

爱妮特咧嘴一下不再说话,反倒是芬兰克尔有些惊讶道:“你是母的?”

爱妮特立即有龇牙咧嘴:“请叫我女士!”

芬兰克尔缩了缩身子:“仔细听确实是母……女生的声音。”

翡恩特拉开互相不断寻衅的两个小家伙:“克瑞提斯、玛莎……还有芬兰克尔,这是独角马一族的奥瓦德,爱妮特。”

“怪物也能学习?”这是芬兰克尔的惊诧。

爱妮特咧开嘴,看着翡恩特:“长老,如果他们再喊我怪物,我就和他们拼了。”在在乎称呼这一点上,独角马和寻常人类女孩没有区别。

玛莎则是淡定了许多:“老师,她已经是奥瓦德了吗?”奥瓦德是学习德鲁伊之道的最低学徒,但比较自家三个已经是学问出众了。

“我看到你们还很诧异哩,为什么不是独角马也可以说话。”爱妮特非常不屑地回了芬兰克尔和克瑞提斯一句,然后对着玛莎拱了拱脖子:“美丽的小姐,奥瓦德只是称呼,无论是什么身份都应该积极进取。”

看着爱妮特的差别对待,即便是翡恩特也不由得笑起来:“不同的种族在互相看来都是怪物,所以没有必要互相侮辱。爱妮特是独角马一族族长的长女,和其弟爱思特被称作最有前途的小德鲁伊。独角马一族的寿命十分的漫长,爱妮特虽然在族内年龄尚小,其实用人类的心智来计算也有二十岁了。”

“原来只是一个小女孩!”芬兰克尔怪叫道。

“你再胡说八道我就用角戳穿你!”爱妮特咬着牙用头做了个顶穿的动作。

“芬兰克尔!”翡恩特瞪了学徒一眼,他知道自己的学徒是打架打输了非常不服气,但他并不允许自己的学徒有无礼之举,“这就是骑士的作风吗?”一句话掐住学徒的死穴,芬兰克尔立即泄了气。

“就这样还想做骑士?”爱妮特也讽刺起来,翡恩特同样瞪了一眼白马。

白马躲躲闪闪地低下头:“翡恩特长老,我错了。”

芬兰克尔看见白马一样被训,心情大好,由衷地夸赞了一句:“你打架也很不错。”

爱妮特好像很爱被人称赞“打架能力优异”,高傲的抬起头颅:“那是当然,虽然你也不错。”

翡恩特见二人不闹了,才松了一口气:“那么爱妮特,你又为何来到这里?”显然爱妮特是路过此处,见迷雾湖景色优美而顿足,因为风雪遮掩而被卫队看做是水怪。

“翡恩特长老,橡树议会在近期将要召开,大德鲁伊阁下让我来告知您。”白马做起事来还是一板一眼的,非常恭敬地传达了大德鲁伊的信息。

“我也是很久没有回去了。”翡恩特感慨了一句,作为驻守东北的祭司,其实也不会有太多事务需要回去汇报。

当翡恩特第二天来到楼下,玛莎和克瑞提斯正在讨论书本上的一个问题,这让老德鲁伊非常欣慰。

长老还没到厅堂就已经听见屋外两个人的吼叫声,玛莎笑道:“老师,他们一大早就是这样了。”

克瑞提斯也对着老师施礼,然后重新坐下:“他们现在关系非常要好了,虽然总想分出一个胜负,但却……”

“互相尊敬。”翡恩特坐下后笑起来,“如果说误解是争端的导线,那么也同样是和平的伊始。就如同毁灭是一切的结束,但同样也是新生命的源泉。”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