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二章

从风雪中的莱尔镇出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便是邀请雪狼帮助,也不可能在风雪交加的时候行进太远。爱妮特在白雪中欢呼雀跃,嘲笑着艰难前行的芬兰克尔,身为瑞兽的独角马当然不会害怕风雪,即便是狂风暴雨也不会侵袭到他们。

“传说在古老的年代,菲索尔兹姆化身为一个少女前往人间。

美丽的神灵被凡世间的四个国度的王子看见,他们相约共同比武,赢的人迎娶神灵。

神灵并不喜欢他们的自作主张,又不希望让任何人受伤,于是便说:‘如果谁能够找到世界上最纯洁的生物,那么谁就有资格竞选。’

四个王子分别寻找来了白兔、白鹿、白狗、白羊。

白兔王子说道:‘你看那白兔,他从不会伤人,也不会吃肉,所以他是最纯洁的。’王子抓着白兔太过用力,白兔狠狠地踢在王子脸上。

白鹿王子抚摸着鹿角:‘你看这健硕的鹿角,柔顺的毛发,有力的蹄子,高傲的头颅,这才是最配得上你的生物。’王子看重的只是白鹿的外在,白鹿不屑地跑开了。

白狗王子:‘你看白狗忠心护主,不屈服他人,牙齿可以撕碎敌人!’白狗只是王子找来的,并没有认同王子是自己的主人,汪汪汪叫个不停。

白羊王子拿出手中的小刀:‘你看这白羊!传说中的菲索尔兹姆神灵最为喜欢的祭品,就算在其他的国度也会用他们献祭,多么纯洁的生物,就连神灵都无法忘却。’

显然女子并不希望自己获得牺牲,但王子已经挥起了小刀,就在此时,路旁的一匹白马冲了出来,用自己的额头撞开了刀锋,鲜血顺着马额留下,白兔、白鹿、白狗、白羊奋起反抗王子。

女神用手抚摸着白马的额头,鲜血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根无坚不摧的硬角,白马高昂的鸣叫撕破了乌云,用独角打败了四个王子,驮着女神远离了人世。”

尽管这段故事是玛莎临走前才查找出来的,但在路上已经可以绘声绘色地讲出来。

“爱妮特小姐,独角马真的是这样来的吗?”克瑞提斯用手挡住风雪,问在一旁跳跃的爱妮特。

爱妮特摇了摇头:“这我可不知道,至少我没有见过菲索尔兹姆,只有祭司可以聆听她的声音。族里其实没有这样的传说,可能只是人类编写的吧。”

克瑞提斯耸耸肩:“总是人类编出来的,以后我也可以编一个伟大的克瑞提斯守护德鲁伊一千年的故事。”

玛莎敲了敲克瑞提斯的头:“即便是人编的也是有道理的,你这就不可能了。”

克瑞提斯耸耸肩,且不说他还不是德鲁伊成员,就算是了自己也活不到一千岁,退一万步说自己就算活了一千年,德鲁伊也不需要他来守护。

芬兰克尔笑道:“你这才是没志气,你干脆说自己就要这么干!然后让别人记录下来,自己编一个伟大有什么用处?”

爱妮特附和道:“就是,比如打败了大魔王、大恶魔什么的,然后被传为歌谣才是最棒的。”充满年轻活力的爱妮特和芬兰克尔相视一笑,他们已经快培养出战友情了,虽然是互相打架的战友。

等风雪暂缓了,德鲁伊长老念出一串咒语,过了不多时,便见到有几匹雪狼缓缓踱步而来。几个学徒早已见怪不怪,果真那雪狼来到跟前蹭着德鲁伊的衣服。导师让两个男孩骑着一匹,自己带着玛莎。

芬兰克尔看了看爱妮特笑道:“要不然你给我骑一次?”

爱妮特用蹄子提了一下男孩:“马不是生来给人骑的。谁敢骑我我就把谁种到地下等发芽。”芬兰克尔估计爱妮特真的能做出来这种事,缩了缩脖子,老老实实地和克瑞提斯骑着一匹雪狼向风雪边缘而去。

四人一马到达橡树圣林周围的时候已经是四五天以后了。在翡恩特的动物朋友帮助下,几乎连夜里睡觉都在高速移动,按照克瑞提斯的话就是老人家已经把他一辈子可以感谢的次数都用完了。

这是玛莎和克瑞提斯第一次见到森林,橡树圣林的外围并非纯是橡树,各种杂树包裹着橡树林,所以从外向内看,那些树叶几乎汇聚成一座高山形状。即便在外围,也可以轻松看到远处高耸入云的中央橡树——露萨娜,传说中菲索尔兹姆所种之树。没有祥云缭绕,没有歌声震天,只有无数鸟类绕着露萨娜从里到外盘旋。住在橡树圣林周遭的人们无论是对树还是对鸟都尊敬若神灵,无论是天上还是地下的生物都在此自得其所。

翡恩特轻轻伸出手臂:“欢迎来到我们的家园——橡树圣林,我年轻的三个学徒。”无论是芬兰克尔还是克瑞提斯,更不要提一心向往的玛莎,都非常恭敬地对着这一片森林施上最高礼节。

爱妮特哼哼着说:“长老带着你们三个门外汉来,可是非常大的荣耀。”芬兰克尔依旧沉醉在神圣之中,没有和爱妮特计较,玛莎却充满了激动,导师说过这里是知识的海洋,是最高的学府,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活力。

翡恩特道:“没有什么荣耀,这里是自然的起点也是终点,或者说这里也只是菲索尔兹姆的之一,只是一个过程。无论是生活在其中的德鲁伊还是生活在外面的同胞们,所祝福的都是这美好的自然,并非这一片森林。”

翡恩特敲打着手中的橡木杖,森林中涌现出了许多白鹿,白鹿对着长老微微躬身,示意大家前进。德鲁伊对着三个学徒送上最真诚的祝福:“来吧,孩子们。白鹿在欢迎你们。当你们来到德鲁伊的圣地,你们不需要惊诧,不需要探秘,不需要迷茫,不需要崇拜,你们真正需要的是学习自然之道。我从不要求你们踏上德鲁伊的道路,但这里给予了你们可以拥有的机遇,无论是果敢的芬兰克尔、虔诚的玛莎还是睿智的克瑞提斯,你们会在其中寻找到你们自己的未来。”

玛莎和芬兰克尔对着克瑞提斯眨眨眼:“你可是睿智哦。”然后便笑着一起走进森林。

森林里的动物大多在东北边陲不常见,玛莎好奇道:“老师,请问这些生物都是德鲁伊的同伴吗?”

翡恩特抚摸着白鹿道:“你首先错了,德鲁伊也仅仅是他们中的一员。世上所有的自然都是一体的,我们是同胞,德鲁伊是所有生物中追求知识的称号,他们守护着自己的族群,同样也守护着整个自然。如果你仅仅以会不会说话来区分智慧,这显然误入歧途了。”

芬兰克尔道:“老师,如果这样,岂不是人类和怪物都是同胞了吗?”

“那么对你来说什么叫怪物呢?”翡恩特有些指责道,“正如之前告诉你的,你在白马等族看来,难道不也是怪物吗?无知之人会给自己不理解的事物加一个怪字,即便是我们人类之中,同样有人被指责为怪人。如果一个人不去理解别人而强求别人理解自己,那么这就是违背平衡之道。”

芬兰克尔嘟囔着没敢顶嘴,而是悄悄问克瑞提斯:“克瑞提斯,你不觉得那些八个爪子,八个眼睛什么的怪物非常可恶吗?”

克瑞提斯很明显是个缺乏想象力的孩子,尽管努力想了,但他只能把雪狼多画几条腿几个眼睛:“我觉得还是……蛮可爱的吧。不过我也没遇到过,遇到了也许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看法。”森林生物们分开一条小道,和翡恩特一样淡灰发色的女子从中穿过,“孩子们,当你们聆听自然之音,洞察星辰之道,体悟万物之灵,你们都将找到自己所应有的答案。”和翡恩特身着的祭司袍不同,女子所穿着的更如同村舍妇女一般的粗布衣服,但声音清脆温柔,使得孩子们都能感受到一片心底的宁静。

“翡恩特长老,欢迎您的回家。”女子对着导师轻轻敬礼。

翡恩特在孩子们的诧异之中单膝跪下:“我亲爱的大祭司,安弥勒尔。再次感受到您的荣光,不胜感激。”

“她……她是大德鲁伊?”芬兰克尔舌头都打结了,实在无法相信这样的农家妇女居然是整个王国的最高领袖。男孩向博学的玛莎递过去求证的眼神,但女孩同样非常吃惊。所有书上描写的大德鲁伊不是神通广大就是神圣不可侵犯,头上的黄金发饰、最为精致的白色祭司袍、弯月镰刀这些意象塑造出一个神灵代言人的形象,并不是安弥勒尔样子多么特殊,只是这种反差很难让人反应过来。

玛莎抓住芬兰克尔和克瑞提斯的袖子,打算学着翡恩特行礼,但却被安弥勒尔制止了。大德鲁伊笑道:“自然之中没有这些礼节,万物的生存来源于强弱的平衡,所以并没有高高在上的我,也没有在下的其他人。如果你们眼中的我高出你们自身,那么除非出于真正的敬意,就是虚伪的附和。”安弥勒尔停顿了一下,走上前抚摸着受宠若惊的玛莎:“当然,翡恩特叔叔有一些老顽固,但他一定是整个森林最优秀的老师之一。”

“那么你觉得大德鲁伊是什么样的人呢?”安弥勒尔问克瑞提斯。

“我……我吗?”克瑞提斯有些诧异,不知道为什么安弥勒尔会特地来询问他。

“嗯。不必紧张,这个少年和少女我都能看出他们的答案,所以,我想听一听你的见解。”安弥勒尔笑道。

“大概……和村长一样吧。”克瑞提斯有点不好意思地挠头,其实原本的他就是一个普通的村民之子,在他看来,德鲁伊的老大就应该是德鲁伊村子的村长。

安弥勒尔“噗嗤”笑起来:“你和他们不同,就和他们与你不同一样。”克瑞提斯没有听懂这句绕口令,他当然知道自己和别人不同。

玛莎凑到克瑞提斯耳边:“大德鲁伊的意思是每个人都是独特的。”

“可爱的女孩。每一个人都是自然地一份子,都是不可缺少的。”大德鲁伊看着脸红的玛莎笑道,“自然之灵告诉了我你的博学和善良,还有你的坚定。”

大德鲁伊虽然穿的朴素,但是事务并不少,和翡恩特叙说了几句就离开了。翡恩特对着学徒一挥手:“走了!孩子们。”

“大德鲁伊的导师是上一任大德鲁伊安卡秋。那时候我已经是一位巴德。但是年近三十岁的我还没有被允许触及德鲁伊之道。安弥勒尔是一个……天才,或者说最为合适的继任者,她对着当时是长辈的我说:‘叔叔一定可以的。’这是一句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话。但只要是她说出来,就带有一种魔力……其实我明白,这是一个充满自信的人对不信者的鼓励,我相信了她,因为她相信了自己。其实德鲁伊之道,是自求而来,并非他人赐予。当你是一个德鲁伊,那么你就会被允许学习德鲁伊之道,当你不是,那么你自然就不会被允许——这就是安弥勒尔的自然。”三个孩子是第一次听说翡恩特的过往,爱妮特也是第一次听说,正要询问,就见一个白影从远处跑来。

爱妮特脸色一变,还没有转身逃跑,就听道远处的声音:“爱妮特!你不可以再胡闹了!”同样是一匹独角马,没有爱妮特强壮,还很瘦弱,但是却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而非爱妮特的痞气。

“不,亲爱的弟弟,我哪里有闯祸。”爱妮特用角触了触爱思特的脸颊。

爱思特上下扫了一下姐姐浑身上下的淤青,最后叹了一口气:“姐姐,你可真是的。父亲等你回去处理族内事物。”

“你知道姐姐不适合这一套……明明你可以……”没等爱妮特说完,爱思特就打断了她的话:“可是姐姐,是你小时候发誓要做最伟大的族长。”爱妮特立即拉下一张苦瓜脸。就连克瑞提斯都看出来这是爱妮特小时候的戏言,结果被自己弟弟当真了,并且以此督促。

爱思特和众人告了别,就带着垂头丧气的爱妮特离开了。芬兰克尔用怪异的语气:“他们是姐弟?”

克瑞提斯也是认真想了想,才回答道:“看起来……是的。”

“爱妮特是小魔王,但爱思特非常温柔友善,当然你们也看到了……做事情有点太过于认真。”翡恩特耸耸肩,显然对这一对冤家姐弟也爱莫能助。

“你们可以在森林内活动……当然不要惹麻烦,都听玛莎的。等到长老会之后,大德鲁伊会举行今年的祭祀,千万不要误了时间。”翡恩特嘱咐了几声,就前往了露萨娜的位置,德鲁伊的长老会就是在巨大橡树下召开。三个学徒看着露萨娜,他们甚至距离树根的高度还差许多,当抬眼尽力眺望露萨娜的树冠,只能看到到恍惚的绿色混合着刺眼的淡蓝色光芒,不多时就双眼困倦。

“那是!”玛莎突然指着露萨娜的一根枝条,“那是精灵吗?”克瑞提斯和芬兰克尔抬头看去,却并没有看到什么。“没有吗?”玛莎放下膀臂,眨眼间也见不到刚才的灵异。

“年轻的学徒,你来自哪里?”带着白色兜帽的中年男士对着玛莎轻轻鞠躬。

“您好,先生。我是翡恩特的学徒。”玛莎有礼貌的回答后,才端详起这个男子——温和的面庞,略微邋遢的胡须,干净的布袍。

“您好,请问您是德鲁伊吗?”玛莎问道。

“对,但我只是普通的一员,还在实习。”男子微笑着摸了摸女孩的脑袋,“那么这两位小朋友是?”“芬兰克尔。”(“克瑞提斯。”)翡恩特说过在橡树圣林没有人在乎你姓什么、来自什么家族,所以只需要告诉别人你的称呼就可以了。

“你们可以叫我法恩。”男子笑了一下,然后才询问玛莎:“女孩,你为什么不穿学徒的服装?”

“法恩先生,我还不是德鲁伊的学徒。”玛莎有些局促不安,女孩并不知道这里的居民们是否欢迎外来者。

“难道我们不穿规定衣服就不能来吗?”芬兰克尔嚷道,克瑞提斯急忙戳了一下他,这才让焦躁不安的小伙子闭上嘴。

“当然不是。”法恩非常有礼貌回答,“这里欢迎所有尊崇自然的人。”

“我之所以询问……”青年人指着高处的枝条:“玛莎小姐,您是看到了什么吗?”

玛莎迟疑地点点头,她确实看到了模糊的身影,但因为两个男孩的否认而动摇了信心,法恩是非常和蔼有礼的一个人,玛莎并不想欺瞒这位有学问和道德的前辈。

“那么我就要提前祝愿小姐将成为一个称职的祭司了。”法恩轻抚着玛莎的头发。

“凭什么!我们都还不是学徒,为什么玛莎可以成为祭司?”芬兰克尔急切地问道,即便是克瑞提斯也没有阻止,同样好奇地看着法恩。

法恩看出芬兰克尔并不是想成为祭司,只是因为说他不如玛莎而急切:“这并不是你们的差距,仅仅是玛莎小姐适合。”

“德鲁伊教派分为三层。最上层的祭司叫做德鲁伊,其中德高望重的组成长老会,而大长老直接受命于德鲁伊的领袖——大德鲁伊。中坚则是被称为巴德,通常他们是作为德鲁伊祭司们的助手,所以也可以说是实习祭司,他们通晓音律诗歌,可以吟咏来传播教义。最下层的奥瓦德穿绿袍,这是代表求知学习,也是最普遍的学徒。”法恩坐在草地上,将自己的白袍子打扫干净,“德鲁伊祭司们信仰的菲索尔兹姆,往往通过树木精灵传达神谕,所以其实德鲁伊祭司们是通过和精灵沟通获取法力。和精灵沟通也是成为德鲁伊祭司最重要的一步……这需要深厚的修行……当然,也有一些人先天可以和自然交流。”

“正如玛莎小姐您,并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却可以做到很多巴德都做不到的事情。您非常适合做祭司这个工作。”法恩好像有些感慨。

玛莎“嘿嘿”笑了一下:“法恩先生叫我玛莎就好。”

克瑞提斯小声对芬兰克尔道:“女孩子总爱听人称赞。”

“你也可以试试。”芬兰克尔挤了挤眼睛。

“但我要告诉您非常重要的事情,即便是拥有最高的天赋,那么也只是璞玉,只有经过自己的努力,才能精心雕琢出来。你看着棵巨树,也是从种子发芽而来,并非一日之间从天而降。”法恩将帽檐拉低了一些。

“法恩先生,我们甚至还没有成为正式学徒……如果僭越学习了德鲁伊的知识,这并不好。翡恩特导师对我们的学习行径有非常严格的要求。”玛莎并不认为自己可以学习祭司的事情。

芬兰克尔却不会这么认为,小男孩笑道:“与其一步一步走,干脆一步到位。”

克瑞提斯通常对这种怂恿人的话题敬而远之,所以芬兰克尔不等他发表意见,就开口问道:“那么法恩阁下,请问是否有办法可以直接学习德鲁伊之道?”

法恩温和而低沉的笑声从兜帽下传出:“就知道你们会这样。其实德鲁伊从奥瓦德开始学习知识,需要大量的时间去掌握智慧,就是你们的脑袋瓜要足够的聪明。”男子点了点自己的头,然后指向森林深处:“在橡树圣林的翡翠之心,那里有一颗菲索尔兹姆祝福过的橡树圣果,如果有人吃下他的右边,那么会拥有无穷的智慧,而左边则会拥有无穷的勇气。”法恩顿了顿,把声音低下来:“但是想要获得菲索尔兹姆祝福的人,必须击败强大的守护者,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真实面貌,听说他力大无穷又足智多谋,只有拥有纯洁之心的孩童才能击败他。”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