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五章

蒙斯特因打扫着屋子,把桌面上的日历又翻了一页,老修士看着一旁趴在地上看书的艾门尼斯道:“时间可真快啊,我还记着你前段时间过十岁生日的时候。”艾门尼斯的生日被蒙斯特因定在每年的九月十一日,是少女被收养的日子。

艾门尼斯来回摆动着两腿,手上翻过一页书,心不在焉地附和:“上次过生日已经是七个月前了。”现在是萨奎尔斯元历627年五月了。手上的书是写骑士故事的,前年的生日礼物,蒙斯特因在城里淘来了旧书,因为是粗纸制作,已经烂了封皮。艾门尼斯还是很爱惜书的,整个奥布离威姆镇也只有几个人有财力去买这种二手书。

蒙斯特因把抹布放在一旁,认真闭着眼做了个祈祷,才道:“圣主在上,但我还觉得恍如昨日。”

艾门尼斯在心里嘀咕着,然后翻了个身,趴着看陈旧的天花板,也没什么特殊的回忆,每年都这么过来的,一切风平浪静。在两年前见到的神秘灰袍老人再也没有出现过,少女也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蒙斯特因,今年我们可以去省会吗?”艾门尼斯问道。去年的时候,蒙斯特因曾顺口答应她去奥拉恩省的省会游玩,现在已经五月了,老修士几乎没有再提起这件事。

蒙斯特因把连接着教堂的门开下来,先巡视了一下,教堂里依然空无一人,才道:“难得的工作日。”

“工作日的时候,基本都没人来。”艾门尼斯“提醒”道。确实,奥布离威姆的小教堂是非常清静的,除了每周最后一天的祈祷日,几乎都没有人来光顾,忏悔室好几次都被村民们借去作为仓库使用了。

蒙斯特因也是心不加速脸不红,又感慨了一下清平岁月的美好,这才回到刚才的话题:“奥拉恩省的省会距离我们这里要走好几天,不能没有人看守教堂。”

“但你每个月还是会出去一两次,每次都两三天。”艾门尼斯又“提醒”道。

“那是没有办法,必须要去买足够的物资回来。”老修士用眼神指了指墙角堆积的不少东西。

“那你去年还和我说干什么。”艾门尼斯鼓起嘴。

原本每次艾门尼斯故意摆出生气的样子,蒙斯特因都要手足无措的安慰好一会,但这次老修士却视若无睹,他好像在思考什么:“以后还是会带你去的……”

艾门尼斯看这招无效,也没有继续把嘴巴鼓得和河豚一样,又翻了个身,看着老修士,手指戳着脸,她总觉得的蒙斯特因总是在回避这类话题。

蒙斯特因想得有些出神,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再转头的时候发现艾门尼斯已经没影了,不知道溜到哪去了。这两年里艾门尼斯也会和镇上的孩子偶尔一起玩了,去年艾门尼斯十岁生日的时候,镇上的人被蒙斯特因请来参加艾门尼斯的洗礼仪式,这些孩子也来了,也不知道暗地里发生了什么,后来这些孩子都以艾门尼斯马首是瞻了。

想到洗礼仪式,蒙斯特因就觉得头疼。每个孩子十岁的时候,都会有当地牧师为他们洗礼,不收取任何费用,也不局限身份,除非有犯罪前科。老修士也是那天陪客人喝多了,才在晚上顺嘴答应带艾门尼斯去奥拉恩省的省会,一直后悔到现在。

其实也不叫做后悔,更多是胆怯吧……至少蒙斯特因是这样想的。奥布离威姆是一个镇子,就算加上整个奥布离威姆森林,比较萨奎尔斯帝国也不过是弹丸之地,从帝都而来的蒙斯特因非常明白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离开过奥布离威姆的年轻人都不愿再回来的原因。

艾门尼斯不是属于奥布离威姆的,也不是属于蒙斯特因的,老修士很清楚这一点,可是他却很难去认真思考这一点,即便艾门尼斯自己对此问题毫无发觉。这位自诩自律、公义的老修士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一点上,他的私心或许更占上风,他很享受父女同乐的清净生活。这种生活很安逸,安逸到让老修士逐渐养成了隐士风范。但如果让年方二十的蒙斯特因来体验如今的生活,也是不可想象的——对于艾门尼斯来说,她不应该沉湎于这样的生活。

就老修士的地位来说,艾门尼斯可以很轻易在圣教中成为一名修女,而且起步不会很低;即便是和那些萨奎尔斯百姓一样婚丧嫁娶,也能和一个不错的小贵族联姻;也可做个诗人游侠,现在不少萨奎尔斯年轻人都想这么尝试。无论怎么考量,好像都比在奥布离威姆枯守一生要强得多……但话又说回来,奥布离威姆的生活平静、安详,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同样也不会被世俗种种冲击,年轻人往往冲动而不顾后果,尝了苦头后才会安歇。但如果不冲动还能叫年轻人吗?

蒙斯特因什么都明白,所以他就什么都不明白了。艾门尼斯回到森林的那天,他发了疯似地寻找,艾门尼斯回来后才冷静下来,不断自嘲。看来自己是真的老了,人说年老才怕寂寞,尽管确实也是担忧孩子的安全,但又何尝没有自己的贪心呢?后来艾门尼斯没有再随便乱跑过,这个念头也就淡了。

自从艾门尼斯十岁后,这个问题又开始让老修士坐卧不安,这不过才七个月,修士的双鬓都快全白了,经常忧思叹气,也不只是担心艾门尼斯是否会离开,也在为少女的前程、未来发愁,倒是充分体验了一回做父母的心态。其实仔细想想,艾门尼斯从没有说过离开或者留下,只是自己在束缚自己,最后也束缚了艾门尼斯。

老修士好容易按下这些杂乱的心思,先认真筹备好艾门尼斯十一岁生日——其实萨奎尔斯人没有过这种小生日的习惯,但蒙斯特因依然没想好是否要带艾门尼斯去奥拉恩省的省会游玩,所以打算在其他地方弥补一二。

只可惜,才又过了一个月,这种平静就被打破了。奥布离威姆小镇上来了三个人,这三个人的形象与偶尔来往的商队不同,立刻让镇子中的孩子们都兴奋起来。

根据老修士暗中观察得出的结论,这应该是艾门尼斯所知的故事中的佣兵队伍:其中两人的肌肉很明显比其他人大一圈,尤其身上挂着斧头、长剑和弓箭也不见让他们弯腰驼背,这必然是长期进行肉搏训练的结果,还有一人虽然也穿着皮甲,但身材矮小很多,腰间也只别了一柄短剑。

佣兵很少会跨国,所以也就很少途径边境的奥布离威姆小镇,毕竟这个镇子也不会有人发布佣兵任务。绝大多数佣兵可算不上好人,他们虽然都是通过雇佣关系来获取报酬,但大部分佣兵接取任务时并不会在乎道德问题,当然,也不否认有不少被各地传扬的义军存在。佣兵的武器大多数粗制的,但毕竟是武器,与那些山贼、盗匪厮杀还是不在话下,对于常人来说,这些人多是危险分子。只是因为佣兵对正规军不构成威胁,某种程度上也承担着维护民间治安的作用,所以国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会追捕那些被明确定罪的佣兵。

至于蒙斯特因给他们这个队伍唯一的评价就是小艾门尼斯不准接近,谁也不知道这群人是不是人贩子还是其他什么邪恶组织。等他们自然离去,小镇就会恢复往日的平静。

艾门尼斯许诺了好几声,至于有没有真的放在心里面,那恐怕就不得而知了。其实老修士自己都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不过是三个过客。但他没想到,在他第二天去布道的时候,镇里的一群孩子就找上门俩了。

“艾门尼斯!我们去看看?”那群孩子围着艾门尼斯怂恿道。

艾门尼斯歪着眼把这群家伙看了一圈:“看谁?”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那群佣兵啊!我们可从没有见过那么大的剑。”一个孩子道。的确,奥布离威姆小镇大部分具有良好杀伤力的武器都是猎人用的短刀和弓箭。

“我们去看看,也许他们就愿意让我们加入了,我可不想在奥布离威姆过一辈子,我要做侠客!”一个有点侠客梦的孩子道。

艾门尼斯学着老修士的沉吟样,故作深沉道:“那可不好,圣主在上,伟大的圣主教导我们不可以偷盗,要节制自己的欲望……”她这样惹得一些女孩子都笑起来。

在艾门尼斯十岁生日那天,大人们都在前堂忙碌,这群孩子就一直待在后院。艾门尼斯本来就很烦这些,结果有个家伙看到艾门尼斯一副老态龙钟不合群的样子,就说了几句挑衅的话。这艾门尼斯哪里受得了这种挑拨,作为一头奥布离威姆白狼,她可一直崇尚能动手绝不动嘴的政策,干脆一次性把一圈男生都撩拨得火起,然后又把他们都揍趴下,这就成了奥布离威姆的小魔王——可怜的老修士至今都以为艾门尼斯是全奥布离威姆最老实、乖巧的孩子。

“是不是你不敢去啊?害怕蒙斯特因先生?”有个男孩子嚷道。

“其实我们就是去看一下,不乱动,不会偷着拿的。”

小魔王“哼”了几声,把前额白发丝撩到后面:“我怎么会怕?这是因为这件事不应该做。”

“可,如果这次看不到,下次就没机会了。艾门尼斯,你难道不想去看看吗?”

这话倒是让艾门尼斯有些心动。她心里一直惦记着让老修士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比如奥拉恩省的省会、帝都萨奎尔城、耶瑞尔学院……

在这群孩子左一句、右一句的让艾门尼斯勉强应承下来了:“那只是看看,不允许乱碰。”其实嘴上为难,心里面还真有点暗自爽快,总觉得偷偷摸摸做一些不那么严重的坏事还挺给生活添姿添彩的。

艾门尼斯推开门走进去,旅店老板停下手中擦拭的橡木杯子,嗅了嗅道:“这里可没有上帝的味道,小修女。”

艾门尼斯和老修士在一起总是被当做传教的接班人看待,尽管镇子上的人对此毫不关心,只是找了一个方法来称呼女孩,以免和其他孩子混淆。

艾门尼斯“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周围,抽鼻子朗声道:“老贝博,圣主会宽恕你的。”然后瞧瞧四周,偷偷挪起位置,对着贝博老板挤了挤眼睛,小声问:“贝博叔,昨天来的三个人都是什么人啊?”

贝博老板也没有介意艾门尼斯的耍宝,吹了吹胡子,道:“我怎么知道,这些年没少这样的人路过,要出边境总是要走这条路的。我只管开旅馆,又不是镇卫兵,他们做什么、去哪,我可没兴趣知道。”

艾门尼斯轻轻舔了舔牙齿,笑道:“那你总该知道他们住在哪个房间吧?”

“你可不能闯进去,这要是让蒙斯特因知道了,恐怕饶不了你的。”老板很明显不愿意告诉小家伙,小孩子总会犯错误的,所以干脆不给她犯错误的机会。

艾门尼斯上下打量着旅店内,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她小声道:“贝博叔,我就看一眼,不进门。”这倒是实话,艾门尼斯的确不打算进门,私入别人房间那可是属于作奸犯科了,蒙斯特因绝不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的。

老贝博知道每个人总要有这么一次好奇,像这些斧头、弓箭,第一次见到的人总是会感觉很新鲜的。如果强行阻止他们去冒险,反而更会激起他们的好奇心,所以在艾门尼斯哀求下还是对着女孩暗示了一下位置,然后便埋头做自己的事情了。

艾门尼斯得了想要的,“嘿嘿”一声,摇着身子走出旅店。老贝博是没想到原来并不是小家伙自己一个人好奇,当一群孩子大大小小地窜进门,像猴子一样攀上楼梯,可怜的老大叔才感觉天旋地转。

“艾门,你怎么不说?我不认为那些兔崽子和你一样让人放心!”老贝博咬着牙问道。艾门尼斯一直是全镇家长口中的孩子榜样,蒙斯特因教导下的女孩拥有着非常高的道德水准,而其他孩子几乎都是三天两头犯一次错误。

“嗯……抱歉,我只是被拉来打听情报的。”艾门尼斯也有些不好意思。这群孩子有事儿就来找艾门尼斯带头也是看中艾门尼斯在家长心中是乖孩子这点。

一群小家伙完全不理会老板一脸哀求的表情,最前面的孩子已经蹑手蹑脚推开房门。反正之前老板已经说了里面没有人,所以这群小家伙一个个都伸出头往里面看。床边确实放着一袋崭新的羽箭,再往里就是各式各样的武器了,这些精良的样式他们活了十几年也绝没有见识过。

艾门尼斯并没有进去,她无意于打破蒙斯特因定下的规矩。虽然每个人都会被灌输许多“条例”,但作为森林中而来的孩子,她明白条例并非用来摆设,而是不应违背的。

新奇的事物引起了孩子们的热情,不过一会就有小孩子手痒,忍不住冲进去想要亲身体验一番。

艾门尼斯也着急了:“我们说好不进去的!”

孩子们非常不以为然,艾门尼斯越着急,反而越多的孩子受到鼓舞挤进了房间。对于他们来说,承诺只是一句口头语,即便被发现,也最多被家长批评几句。

艾门尼斯跺着脚干着急,楼下的老贝博更着急,因为这出乎他的意料,谁能想到一个人会变成一群人。

正当手忙脚乱,佣兵三人组就回来了,于是旅店内陷入一片安静,一双老眼睛、一群小眼睛和三双有大有小的眼睛就这么互相对视着陷入沉默。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