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2)

2021年06月 18日 15:31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二章

玛莎终归只是深藏林中的学者,克瑞提斯却经历过战争,即便距离那时已经过去很久,但确实比玛莎要反应迅速很多。仅仅几十秒,就从自然之灵那里汇聚了信息——镇中的橡木神像被邪恶的怪物摧毁。

“真是越来越麻烦了。”克瑞提斯嘟囔了一声,确实是越来越麻烦,到了现在居然出现怪物,想必如果芬兰克尔没有离开,会非常兴奋吧。

罗恩王国中因为德鲁伊教派的守护,在人烟处少有怪物活动,即便有也不可能是传说中的那些庞然大物,通常只是一些精怪而已。但显然能造成这么大动静的绝非小物,还没到达镇子中心,克瑞提斯和玛莎就能看见超越屋顶高度的巨大身躯——白羊的身躯,狮子的头颅,如蟒蛇的尾巴。

“格尔拉。”玛莎一眼就看出了这个生物,“在古书上有记载过,这是邪恶的生物,吞噬人肉为生。”作为德鲁伊教徒,看到怪物并没有格外惊慌,但也不由得紧张起来,不管是他们中的哪一个,都没有和怪物交手的经历。

“爆炸是一瞬间的,说明刚才是这只怪物出现时候的……也许只要我们找到出现的原因,就可以解决它。”克瑞提斯放松了一下自己,开始默默思考如何对付这个庞然大物。

玛莎看着巨大的生物一抓之下摧毁了民房屋顶:“但也许我们应该反过来,先解决他,再去找问题关键。”

作为本地祭司的职责,除了政治需要管理,更多的是还负责治安、文化等等事务,可以说是本地的最高领导,在面对巨大威胁的时候必须身先士卒保护这里的人民。

“绝不能等他继续作难。”

克瑞提斯刚要吐露一些音节,玛莎却拦下他:“你先去保护人民,我已经是德鲁伊了,我来对付他。”

“德鲁伊不代表你比我……”克瑞提斯噎住了后面的话,他看到玛莎坚定的眼神,他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于是便点头应下了,然后跑向倒塌的民房。

玛莎看着克瑞提斯的背影,青年已经非常熟练地运用法术,也能非常熟练地采用最合适的方法帮助别人,伤病员被他用法术治疗,组织着民兵和健全者帮助着伤病员。玛莎重新看向巨大的怪物,她没有任何胆怯,她无所谓凭借自己能力到底能不能打倒对方,但她知道克瑞提斯有一点是对的:“先做好眼前能做到的”。

玛莎用比克瑞提斯还快一倍的速度吐出音节,然后高举起手,磅礴而热烈地星光在空中汇聚,“轰”的一声,从空中汇聚成光束冲击下来,正打在格尔拉的身躯,将怪物打入地下数米,身躯上的羊毛也变成焦黄一片。伴随着浓烈的烧焦羽毛气味,从土地里翻出一片枯枝,将格尔拉紧紧地束缚住。

玛莎松了一口气,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施展法术,并不轻松。困难的不是对于法术的引导,而是使用法术的决心,她此时才逐渐体会到,当只有十几岁的克瑞提斯,在圣马尔特山脉使用出第一个法术,是有多么大的决心和毅力,尤其是他面对的不是怪物,而是活生生的人。

翡恩特在大长老就任仪式后曾经告诉过三个学徒:“我的导师曾经是德鲁伊中最强大的法师,也是最富有智慧的大德鲁伊之一。他的学生中只有曾经的大长老选择了认真研习法术,而我和安卡秋都放弃了,安卡秋她专心侍奉菲索尔兹姆,而我则励志成为德鲁伊中最好的学者。”导师说到此时,并没有任何激动,即便他此刻真正成为了德鲁伊最博学的一员,“但我和安卡秋其实都选择了逃避,安卡秋最后因为预言而死,而我……或许也将会因此而终。你们必须明白,法术是比任何其他学科都难以驾驭的,因为你不但要驾驭使用它的力量、方法,还要明白使用它的时候,到底面对的是什么。”

新任大长老用橡木拐杖指点着克瑞提斯:“如果让玛莎你用法术去杀死克瑞提斯,你能做到吗?”

玛莎摇头:“我不可能……”

大长老道:“不,世间没有不可能,即便真的不会发生,但你能接受这种情况吗?你必须明白,法术是没有善恶的,他也不会去躲避好人,也不会去针对坏人,当你使用它的时候,它的善恶已经被你决定。这就是平衡之道,这就是德鲁伊所应该学习的,在任何情况下,你都不能让平衡倒塌。你不愿意用法术对付好人,但如果迫不得已呢?你想用法术打败坏人,可恶人同样为人,也许这个恶人是你的同伴,是你的同胞,甚至只是一个陌生人,一个活生生站在你面前的人。”

“我明白了。”玛莎向自己的导师行礼。

“芬兰克尔,法术和剑一样,当你提起剑的时候,你必须拥有让他面对所有人的觉悟,然后你才可以调节他的平衡。如果你只能面对敌人,不能面对同伴,那么你的剑将蒙上锈迹。”大长老看着另一个学徒。

芬兰克尔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用眼神告诉导师自己听进去了。

“那我能不能不用法术施于他人?”克瑞提斯问道。

“年轻的孩子,你如何可以做到呢?”

“我很难想象如果我在圣马尔特峡谷使用法术去杀害一个人会怎么样,我觉得也许我会被血腥侵染。所以我只是用它来保护自己,保护军队,保护芬兰克尔。尽管我的法术最后可能也杀死了敌人……”克瑞提斯回忆着那场战役,记忆里的细节并不重要了,只有那漫天血腥一年一年、一日一日地刺激着少年。

“很好的想法,或许这样是一种正确的心态。但是平衡是无法躲避的,当你失去了攻击,你同样会失去保护。在未来你或许会明白这一点。”翡恩特没有说太多,他认为克瑞提斯的话并不应该反驳,或许抱有这样的善意去使用自己的力量,即便是最后存有遗憾,也情有可原了。

一阵吼声打断了玛莎的回忆,格尔拉在挣脱中将枯枝碾碎,蛇尾横扫向玛莎。玛莎情急之下只能一个打滚,原先站位的土石被蛇尾砸的崩裂。玛莎并无惧怕,在躲避中思考着关于格尔拉的知识,很明显单纯用法术很难打倒这个恶魔,格尔拉已经发现了她的偷袭,可以随时避开法术攻击,至于用刀剑,玛莎不认为自己的臂力可以砍开怪物的皮毛。

传说中格尔拉看似性格温顺(玛莎也无法理解古人的审美),但实则性格残暴,所以人们常在不经意间被他诱惑,然后被轻易吞噬。除此之外,格尔拉还可以喷出火焰,燃烧所见的一切,他所经历的王国都将毁于一旦。

被称为恶魔、怪物的格尔拉绝非凭空出现,甚至根据学者研究得出:格尔拉的传说并非来自凯尔纳本土,而是从外国世界传来,包括格尔拉传说中的国家也无法在凯尔纳得到考证。所以综上而论,格尔拉并非栖息在罗恩王国的,而他的出现一定另有原因。

玛莎瞥了一眼还在撤离居民的克瑞提斯,大约还需要四五分钟才可以撤离完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自己还必须在短时间内拖住这一生物。玛莎突然想到,格尔拉是可以喷出火焰的,不由大惊,用小法术吸引怪物的同时,飞身上了一匹马。这匹马运气着实不好,被绑在栓马绳上无法逃离,还好德鲁伊们对于安抚受惊的生物非常有经验,不过几个呼吸,马匹就安静下来。

玛莎一夹马肚,就顺着格尔拉的四肢下冲去,然后从尾部横穿,将怪物往城外引导。格尔拉在愤怒中对着空中喷出火焰,即便已经离开格尔拉身侧,玛莎都能感受到皮肤被火热刺激的疼痛。这一刺激下,女士却察觉出异常,火焰焚烧的气味并非烧焦羽毛的气味,而原先的刺鼻气息则是自己攻击拉格尔时留下,如果不是这一细节还真没有注意。

玛莎心中一亮,勒住马脖子,对准格尔拉又是一次细小的攻击,刺激的格尔拉大吼不已,然后便迈开四肢追赶来,每一步都能感觉到大地轻微抖动。当格尔拉被女孩引入一片草地,女孩又一次勒住马匹,然后调整方位,正对着格尔拉的脸庞。

格尔拉的脸并不是非常丑陋,只是寻常狮子的面庞,但是因为过于庞大和非法的身躯,才显得格外恐怖。玛莎用法术凝聚出一根石刺,顺着手势直刺向格尔拉的鼻子,细小的石刺扎在鼻尖便掉了下来,但着实让怪物暴跳如雷。

格尔拉扬起喉咙猛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便对着玛莎吐出,庞大的火焰瞬间将这片草原的天地染红。玛莎一拍惊恐地坐骑:“死活全在你了!”然后再次从格尔拉身前穿向身后,巨大的火焰吐息就紧擦着一人一马的头皮掠过,然后紧跟着他们一直到格尔拉的头颅无法再低。

玛莎绝不会再给怪物反叛的机会,当冲刺到格尔拉尾部,立刻吐出准备已久的欧甘音节,无数枯枝藤蔓从地里翻出,将格尔拉牢牢地拴在地面,强大的火焰顺着前方草地也在一瞬间蔓延到了枯枝藤蔓上,整个格尔拉的身影都在火焰中扭曲。

玛莎用星光划出一片隔墙,阻止了火焰继续蔓延,空气中已经全是刺鼻气息,还有格尔拉的吼叫,大约过了十分钟,吼叫才逐渐消失。玛莎感受到自然之灵的放松,才吐出一口浊气,正当玛莎熄灭火焰准备查看的时候,格尔拉的身躯化作幻影,消失在原地,这让女士一惊,查看之下并无发现不妥,这才真正放下心来,开始思索这一系列变化。

克瑞提斯赶来时,只见到草地上一片焦黄,玛莎站在一旁愣神。

“玛莎?”克瑞提斯呼唤了一下。

玛莎回过神:“啊,你来了。这里已经没事了。”

“格尔拉呢?”克瑞提斯四处张望,如此庞然大物即便身死,也不可能毫无踪迹。

玛莎只是摇头:“等回去再说。”

等他们回到镇子,一些官员已经开始组织重建,大多人都还在惊慌失措中。

孩童牵住克瑞提斯的袍子,带着哭腔道:“祭司大人,我们是不是被菲索尔兹姆抛弃了。”

克瑞提斯轻轻俯下身子,抚摸着孩童的额头,祭司的力量让孩童平缓下来,克瑞提斯知道,这个孩子父母在袭击中丧生,房屋也倒塌了,青年拥住孩子的双肩:“不,菲索尔兹姆并不会抛弃我们。这是一场犯罪,并非是神罚。”也许是感受到克瑞提斯的温暖,孩子才渐渐冷静下来,在安抚下陷入梦中。

克瑞提斯叹了一口气,让村里的人先带着孩子离开,自己必须在这里坚守到整理工作结束,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那个孩子,毕竟这只是他的安抚之词,莫须有的犯人总不会变出来的。

“或许你真的说对了。”玛莎和克瑞提斯并排站着,虽然眼睛看着远处忙碌的人们,但这位博学的德鲁伊仍然在整理自己的思路。

“什么对了?”克瑞提斯还在愁苦中。

“格尔拉这种怪物绝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玛莎道,“或许就是人为。如果真的如此,那这确实是一场犯罪。”

“这样吗?”克瑞提斯眼睛突然亮起了,然后又迅速熄灭火焰,“嗤。”他轻笑了一下,然后自嘲道:“我居然对此感到高兴。怪物伤害了我的人民,我却为是人为而感到高兴。”

玛莎轻轻拍打着克瑞提斯的肩:“不,你只是压力太大了。如此认真的祭司,如果菲索尔兹姆不能看在眼里,那就太可悲了。所以忘记这些,着眼现在吧。”克瑞提斯看着玛莎善意的微笑,点点头,仔细听了玛莎关于格尔拉的所见。

“或许我应该询问一下这里的自然之灵。”克瑞提斯道,生活在自然中的精灵们是德鲁伊们最好的帮手。

“交给我吧。”玛莎笑道,她不希望克瑞提斯过多使用自己的力量,已经晋升德鲁伊的她比克瑞提斯更适合去做这件事情,“在橡树圣林,百鸟之王教给了我一些特殊的技巧,可以更加精准的去了解自然。那是带翅膀的生物独有的感触,下次也应该带你去拜访一下,这位长老非常平易近人。就像爱思特他们的父亲一样。”

玛莎沉浸入冥想,她依旧可以感受到自然之灵们的恐慌。自然之灵在不同的地方,也拥有不同的活跃度,如果是橡树圣林,你静下心来甚至可以和他们一起唱歌,而在普通的自然中,自然之灵只能模糊的告诉一些被动得来的信息,当然祭司也必须承受他们所有的情绪,如果无法承受,祭司同样会心神受创。

玛莎睁开眼睛:“这里的自然之灵太过惊慌,能告诉我的信息有限,我们必须先进行一场祭祀才能平复之类的苦难。”

克瑞提斯本有此意,便赞同的,吩咐助手们去准备,并召集村民。平复自然之灵怒火的祭祀并不复杂,但却至关重要,克瑞提斯和玛莎不敢马虎,当祭祀的花草准备齐全,两个德鲁伊教徒开始在人群中央吟唱祝词。无论是自然之灵还是周围的人们,都在吟唱中逐渐平息了恐惧和愤恨——对于自然之灵来说,这份平复是长久的,对于人们来说或许这并非持久,人们比自然之灵更易于被事物所感。

当祭祀结束,人们还保留着虔诚的神情,而只需要过一会,大部分人都会用惊恐的眼神看着祭司们,大人们催促着孩子离开,直到广场散尽,克瑞提斯才苦笑一下。助手们和公务人员对此也爱莫能助,只能认真打理着其他事物。

“或许你应该去询问他们。”玛莎也同样看到了那些神情,分明是对自己二人的不信任,有很多难言之隐,在玛莎离开之前这里的情况还没有这般严峻。

“不,我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克瑞提斯又叹了一口气,玛莎很难想象如何让这样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变成现在这样长吁短叹。不等玛莎继续说,克瑞提斯就道:“但,或许我不愿意听他们说出来。”

玛莎不多追究,又一次开始询问自然之灵,这一次简易了很多:“我们分析的没有错,的确是因为人为而出现的灾祸。我的印象里……”女士思索了一下,“很多召唤精灵、恶魔的仪式可以做到这样的效果。”

“但并不一定是来自仪式,同样有各种各样甚至未知的原因会出现异常。”声音温和有礼。

克瑞提斯和玛莎寻声看去,正是一匹圣洁的独角白马,克瑞提斯给了白马一个拥抱:“亲爱的爱思特,正需要你的帮助。”玛莎同样给了一个拥抱。

“爱妮特并不在这里。”克瑞提斯道。“不,我可不是来找她的,如果她想躲,我是不可能找到的。”爱思特有些郁闷地用爪子刨着地,对于自己这个姐姐,他是真的毫无主意,“这次来并没有其他事情,只是翡恩特大长老召集你们回去。”

“导师?”克瑞提斯惊诧了一下,上一次见翡恩特还是在大长老就任仪式,然后自己就来这里了。

“前些时候刚见过翡恩特。”玛莎也有些诧异,毕竟她才刚从橡树圣林回来,德鲁伊晋级考核之后翡恩特留下她专门教导过。

“其实情况我也不清楚,但想必是比较秘密的事情,但也许就只是想你们了。”爱思特无意纠结这方面的问题,毕竟这是他们师徒之间的事情,他只是传递一个信息,“或许我们还是该谈一谈恶魔仪式,我感受到自然之灵刚被安抚过,所以猜测出了一些事情,但具体的并不知道。”

当玛莎将情况大致和白马说清楚,白马沉吟了一下,道:“你们做的比我要好太多。如果是我,我很难这么短时间安抚下来他们。”

“兴许这并不是好事。”克瑞提斯苦笑一下,毕竟这种能力是在各种混乱事情中磨练出来的。

白马拱了一下青年:“都是好事。”

“我们需要集中力量,去探索所有混乱最初的地方,这样可以最短时间内找到关键。”白马提出建议。

克瑞提斯和玛莎对视一眼,都沉浸下心神,共同和周围的自然之灵交流着,白马身上散发出圣洁的光芒:“我将向伟大的菲索尔兹姆祈祷,祈求从神灵之国降下福音增强你们的力量。”

两个新晋德鲁伊和半新晋巴德都难以拥有太多的力量,所以只有联合起来才感受到与以往不同的世界——自然是那么清晰可见,所有的自然之灵都在力量下平静、有序地述说着自己的见闻,一切花花草草乃至山石屋舍的呼吸同样清晰可辨。

“找到了。”玛莎率先发现了关键,三人停下冥想,顺着玛莎指点的方向快步赶去。

即便是玛莎和克瑞提斯也都对此地了解不多,这是一个街道边缘的民房,从装饰来看绝不是现起的,但也并非古旧,总之就是最平常最不起眼的那种,所以即便是本地祭司,他们也很难有太深印象。

“这里的主人是一个独臂的老人。”助手将自己的信息告诉了几个祭司,这些助手都是外派来的奥瓦德学徒,具体的文书工作就是他们管理。

“或许你们应该先回去。”克瑞提斯笑道,他知道他们很可能会面对一些危险,还是奥瓦德的学徒在这里只会平添麻烦。等看着绿衣服的学徒们离开,克瑞提斯等走进屋子。

这屋子不大,比较简陋的装修,但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难以言说的气味——一种从内里袭来的恶心感,并非空气中真的存有难闻的气味。克瑞提斯甩着头,才勉强让自己从晕眩中脱离出来,他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恶心才会把人熏成这样,但年轻的准祭司已经准备好自己的法力,以应对一切危机,聊胜于无。

小心翼翼中打开内室的门,这股恶臭更加明显,但几人却都说不出来话,他们眼前的景象远比他们闻到的更加恶劣——裸露的烧焦尸体仰面躺在地上,匕首插在腹部,地面用已经染黑的鲜血书写着难以辨认的符号和图画,也是血腥味才让人可以确认这曾经是红色的。这里的空气肉眼可见的模糊,在感知上更是充斥着自然之灵的哀嚎,令人作恶的气息正是从这里散发出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