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2)

2021年06月 18日 15:31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三章

克瑞提斯用纸张记录下房间内的符号,爱思特仔细检查了其他物品,才叹气道:“看来这就是恶魔仪式了。”

“其实关于恶魔的召唤仪式并无系统,德鲁伊学者们花了数百年时间也难以测定这些恶魔仪式从何而来。在世界各地都零零散散的出现过这些仪式,也许他们的形式不同,内容不同,但是他们都拥有一个共同特点——将自己的所有都献祭给邪恶的力量。”玛莎将学到的知识整理了一下,标准的百科全书式的解答并不能让他们解决眼前的问题。

“所以现在可以确定的只有……这个屋主将自己献祭给了恶魔,召唤出格尔拉?”克瑞提斯看了一眼焦尸,他的身上确实存有残疾,所以身份上不难确定。

玛莎面带艰难的点头,确实他们现在只能确定这一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信息了。

“也许这是异端邪教所做。”克瑞提斯想起芬兰克尔经常提到的邪教。

自从亚特尼之战后,罗恩王国各地都开始兴起一些各种各样的异端,尤其是罗恩王马兰尔斯去世后,这种势头愈发的明显,各地祭司也大多焦头烂额,他们的管辖地也多受到邪教异端的影响。

当三人退出屋子,可以说第一次感受到清新空气有多么美好,大口大口喘息着,脸色才缓过来。

克瑞提斯道:“如果等教派来人,也要十数日了,就将这里净化了吧。”

三人便祈祷着菲索尔兹姆之名,借用自然之灵的力量将这里的不详驱散,虽然恶心的气息已经散尽,但历历在目的场面却依然引人心寒。

周围已经聚集了许多群众,毕竟作为镇内的祭司,克瑞提斯等人的行踪一直是津津乐道的话题。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人们交头接耳,他们只能看见两个祭司和一匹独角马对着房子指指点点又蹦蹦跳跳,仅能感受到内心轻松了许多。

“各位勿惊,这里的主人使用了邪恶的法术,我们已经将这里的邪恶驱散。”克瑞提斯向众人微微鞠躬。

没有人接话,成年人们用手臂将孩童往后揽了一点,就好像真正邪恶的东西是这些祭司。

“我们……”克瑞提斯还想说什么。

白马用独角拱着青年的腰:“不要说了,说再多他们也不会真正信服你。”说罢,白马向前走了一点,人群恐惧地先后退了一步,这一行为让白马停顿了片刻,然后便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前走。

直到某个孩子突然大哭起来:“魔鬼!”然后人群就一哄而散。

“我或许更适应这种情况。”爱思特回过头看着不知所措的青年,“当白马被人们当做祥瑞之物,我们对此却一无所知;如果有一天,被当做厄运之物,我们同样一无所知。一无所知的我们比别人更加易于接受这种情况。”

克瑞提斯道:“如果他们认为我们是魔鬼,那我们刚才驱散的又是什么?”

“你是不是魔鬼并不由他们说了算。”玛莎拍着青年的肩膀。

“但我是不是祭司,却是由他们说了算。”青年顿了顿,“一个没有民众认同的祭司,真的还能叫做祭司吗?的确,我对他们为什么如此一无所知,可是我听见了,他们惧怕我,恐惧我,将我喊作魔鬼。”

玛莎轻轻拥了一下青年,青年才将情绪平复了下来,女士知道,克瑞提斯此时只是将平日所受到的委屈和难处全部发泄出来。

“你要相信自己。在过去几年,无论是你还是翡恩特,都备受人们尊敬。这说明我们并非是应该痛恨的——只是某种原因,对,就是因为某种原因,才让我们和人们越离越远。”玛莎安慰着青年。

青年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又重新叹了一口气。

克瑞提斯和玛莎决定起行回橡树圣林,这件事情必须告知翡恩特,相信自己博学多闻的导师也可以给出适当的解答。爱思特并不打算同路,独自前往德斯尼部族的首府玛纳斯特,同样需要将这一事件告诉芬兰克尔和爱妮特。

当克瑞提斯再一次见到巨大橡木露萨娜时,已经即将进入森林边界,青年不由感慨了一番。这一次历练下来,感触真的颇多,跟随翡恩特老师学习的是知识,和芬兰克尔出行得到的是性情上的磨练,而这几年的实习生活让他真正接触到了人间百态——他看到了自己过去所不熟悉的生活,了解了自己很多没有设想过的人生,在此之外他同样不再是局限在言论中,他看到了橡树圣林所没有注视到的一面。

“导师,我很难做好一个祭司。”克瑞提斯如实说出了自己的难处,“我不清楚人们到底需要什么,当我为他们解决问题,得到的只是越来越多的恐惧。”每当青年想象到那些人们的目光,就不寒而栗,他能清楚地感到那些不怎么明亮的眼睛里充满的不是对神灵的敬仰,不是对学问的热情,而是对自己的恐惧。

“没有谁可以说自己可以是一个完美无缺的祭司。”导师凝视着自己的学徒,“你知道如何才能做好一个国家的国王吗?”

青年摇头,他当然不知道,他现在、未来都不可能是一个国王,所以也没必要去了解。

“对于一个国王来说,他就是最高的神灵。”大长老用橡木拐杖磕碰着地面,“你或许会诧异,会惊慌——没错,菲索尔兹姆永远只是我们心目中、身处无上天国的神灵。但是你不要忘记,你的生生息息都只和吃饭、睡觉、财产有关。你身处德鲁伊中,你的领导是菲索尔兹姆,是大德鲁伊;而身处凡间的人们,国王、祭司、领主对于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神灵,因为他们是唯一可以直接给予他们生活物资的来源。。”

“一个国王不可以和人民太过亲和,那样他将失去神的光辉——当心中有邪恶的人发现国王只是一个拥有特殊头衔的普通人,他们将会举起刀剑,把他赶下席位。国王又不可以太过孤高,那样人们将只会拥有恐惧,恐惧到了无法抑制时,就会难忍暴政,同样会将他赶下席位。”

“而你,现在手中拿的是象征权力的祭祀法器,如果你无法保持你的神秘,你将会失去人民的敬畏;如果你无节制的使用你的力量,你只能徒增他们的恐惧——所以正如我过去告诉你的,当你使用法术的那一刻,你注定了要承受他所带来的影响。”

翡恩特走到井水边,开始用力的打水,他阻止了克瑞提斯的帮助,用了近五分钟才打上来一桶水:“这是一桶水。”才说完,就一松手,水桶和绳子顺着井道扑通一下就重新落在井里。老人没有管克瑞提斯的惊诧,而是缓缓伸出右手,口中只高呼出一个音节,从井口下方就生长出一些枝条,这些枝条托着水桶迅速冲出井口,来到翡恩特的身边:“这还是同样的一桶水。”

“同样的井水,同样的工具,可前者我用了很多分钟,后者只是一刹那。你就是那个后者,人民就是那个前者。当你用你所能想到最快捷、有效的方式完成了动作,其他人却徒增了极度、憎恨、恐惧、依赖……在未来的时间里,他们会越来越无节制的要求你使用你的力量帮助他们节省大量的时间,以至于最后会企图将你的力量占为己有。又或者,他们恐惧未来有一天你会将这一力量施加在不利于他们的事情上,他们同样会因此而恐惧,最终会试图剥夺你的力量。”大长老看着克瑞提斯还清秀的面庞,沉声道:“这就是拥有超越凡人力量所带来的后果。也是我最终放弃法术的原因。”

“但我是他们的祭司,我不应该报以最恶的念头去提防我的人民。”克瑞提斯道。

“但你报以最善的念头去对待他们,如今已经证明,你失败了。”大长老举起橡木杖,放在克瑞提斯的头发上,“你忘了你是谁了。你必须要永远牢记,你是一个德鲁伊成员,然后才是因此获得了祭司的权力。如果当你忘记了你是德鲁伊,你的权力将会被菲索尔兹姆剥夺。”

“平衡之道,是德鲁伊的根本。”大长老轻轻敲击着学徒的头,“如果你沉迷在世俗权利中,你将会失去平衡,也将难以在德鲁伊之道跟进一步。从古至今,我们都是以智者、神灵的代言人自居,我们深藏在圣地深处,在露萨娜下修行。只有在当代,我们才广收学徒,出授官职。但真正的德鲁伊从来都没有增加过多少,因为只有少部分人明白,我们是德鲁伊,不是罗恩王国的贵族,不是国王的臣子。”

“如果你仍然觉得你并没有错误……那么被称为格尔拉的怪物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大长老叹息了一声。

玛莎道:“或许是和这些年增多的异端邪说有关,自从……”

翡恩特抬起手,阻止了玛莎:“不。你们面对人民的时候,太过迁就;面对灾难的时候,又太过偏激。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格尔拉是被异端邪说召唤而来。”

“但我们发现了那些符号……”玛莎皱起眉头,她觉得大长老想的太过简单。

“那些符号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一个人如果心存恶念,并不一定非要有人从旁引诱,仅仅是他自己,就可以诞生出难以想象的邪恶。所以,我宁愿认为,他是因为你们两人而做出这种事情。”翡恩特语气严肃起来,不再和往常一样温和。

“可是您也没有证据。”玛莎嘟囔了一下,却看到翡恩特清澈的眼睛,然后就低下了头。

“真的没有证据吗?”翡恩特重复了一遍,无论是克瑞提斯还是玛莎都沉默了,是啊,他们想到了所有人对他们的恐惧,或许人们都已经认定他们就是杀死残疾屋主的凶手,只是因为权力所以可以逃脱制裁——这已经是最大的证据了。

“当一个残疾人,被所有人理解,冠以怜悯的态度。当他看到祭司们可以拥有健全的四肢,拥有神灵的眷顾,可以呼风唤雨,被人们敬畏和爱戴——他很容易生出极度和意图毁灭一切的心理。当然,残疾并非是罪恶的关键,怜悯也并非只是单纯的伤害,只是你们恰好遇到了这一典型。”翡恩特又看了一遍他们绘下的图案,才叹了一口气,“真正的邪恶,从来都不是凭空而来,在对比和自卑中才会孕育出不受控制的情绪,他们失去了平衡的能力,愤怒压倒了理智。在这种情况下,他本身就已经是恶魔了——对于一个化身恶魔的人来说,召唤一个怪物反而在情理之中了。”

“导师,如果外界都是这样了……”克瑞提斯想到这些天的见闻,不知不觉,在短短五六年间,罗恩王国已经再难找到过去祥和平静的时光。

“罪恶并非突然出现,任何时刻,任何时间,都一直存在。所以才会拥有士兵、祭司、政府,这些都是为了将罪恶抑制。如果你发现邪恶无法控制的扩大,那么说明,是战争、迷信、暴政出现了。”

“战争,用力量杀死对手,无论是保护自己还是侵略敌人,我们都已经出现了侵害他人生命的理由。这一理由在无形中会被疑惑、不解滋养,一个人如何力求自保?如何打败敌人?力量,人们将会去追求力量,拥有越来越强大的力量,才能保护更多的人,也能杀死更多的人。”

“当祭司心存蒙昧,人们的信仰将会偏离真神,而去崇拜现世。祭司手举着权杖高呼神名,即便神灵不再降福,祭司却依然聚敛钱财、欺瞒弱小,甚至摆弄把戏,只为了保留住自己的权力和地位。有知者将会推翻他们的统治,无知者则会将神道看做是权道,所谓祭司就是权力、财产、地位都高人一等的贵族。”

“马兰尔斯的离去,让整个罗恩王国群龙无首。摄政王和贵族们继续争夺他们认为至高无上的利益——政治权,他们并非想要利用权力为人民做好事,仅仅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拥有高人一等的生活,拥有超越凡人的财富。他们伪装着施以恩惠,然后更进一步的掠夺他们——而这,就是暴政。”

翡恩特告诉克瑞提斯和玛莎罗恩王国的现状,可见并非如外界祭司们所流传的那样:橡树圣林对外毫无所知。

大长老和大德鲁伊想必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外界的情况,但至少翡恩特却无心去改变这一现状,老人咳嗽着对两个学徒道:“如果罗恩王国毁灭了,我们同样可以再建立起一个新的国家,我们只是德鲁伊,我们的传承远远超越了罗恩王国。”

“这并非强制,但我想你们必须做出一个抉择:你们是忠于德鲁伊还是忠于罗恩王国。”翡恩特的话让两个学徒无言以对,这是非常难以抉择的,几乎王国中的百分之八十的人民,都将德鲁伊和罗恩王国看做一体,他们相依相存,但却忘记了最为根本的一点——罗恩王国的统治基础是延续了德鲁伊,而德鲁伊的生存并非依赖罗恩王国。

“或许你们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会如此强调这一点,风暴将要来临了,罗恩王国如果难以维持住壁垒,德鲁伊智者将重回橡树圣林,延续古代之路,当需要菲索尔兹姆之道的君王再次出现,我们才会出山相助。”

“但……如果罗恩王国混乱,橡树圣林又怎么能避免……”克瑞提斯看着身边的一切,他不希望罗恩王国毁灭,但同样不希望橡树圣林被毁灭,这里的郁郁葱葱的一切,都象征着人间最为纯洁、自然的精神和力量,同时这里比莱尔镇更加像他们的故乡。

“这是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翡恩特指向露萨娜方向的深处,“在那里,存有着圣树露萨娜的第一颗万灵果实,伟大的菲索尔兹姆亲自为他献上祝福,神灵的祝福永恒庇护着这片林地,所以那颗果实名为翡翠之心。只要翡翠之心存在的一日,橡树圣林就永为神庇。”

“翡翠之心……”克瑞提斯和玛莎立刻脸色难看起来,是的,在那被菲索尔兹姆设下考验、无人知晓的地方,玛莎和芬兰克尔取走了橡树之心。

他们在一个叫法恩的神秘人指引下,取走了这颗果实,所以橡树圣林已经在那时,失去了神灵的祝福,这片被德鲁伊称为最高圣地的地方,那颗被认为是人间一切自然发源的圣橡树露萨娜,全都因此,从那时起,就失去了菲索尔兹姆的祝福。

“我们……”克瑞提斯刚要说话,玛莎就悄悄拧了一下他的衣角,这让克瑞提斯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他确实无法出卖自己的两个朋友。

“或许我们应该去找芬兰克尔。”玛莎在克瑞提斯耳边悄声道,克瑞提斯点点头,但看着翡恩特的身影,顿了一顿,最后还是摇着头和自己的导师告辞。

“克瑞提斯,你相信我吗?”在走出森林的路上,玛莎突然问道。

“相信,没有任何理由让我去否定你。”克瑞提斯如实回答,但他的思绪仍然在刚才的对话中,有些心不在焉。

“是吗……”玛莎突然站住,她按住克瑞提斯的肩膀,然后轻轻拍打着青年两侧的脸颊,“即便是我自己,也不能相信自己。但是你能这样说,我非常的高兴。”

“如果要选择德鲁伊还是罗恩王国,我会选择德鲁伊。因为我选择的是自己,我是一个德鲁伊,是菲索尔兹姆的孩童,我同样无比相信、信任、试图理解我们伟大的神灵,我相信神灵不会因为一颗果实而抛弃我们。”玛莎诉说着自己的想法,与其说是和克瑞提斯倾诉,不如说是在告诉自己,“不会的。我应该也是明白的,德鲁伊的平衡之道,菲索尔兹姆的教诲,她并非抛弃我们,而是持续着她一贯坚守的道路,这是我们应该面对的考验。”

克瑞提斯知道玛莎虽然嘴上否认了自己的责任,但却万分自责,此刻的他只能尽力去听从玛莎的倾诉。他知道这时候自己不应该说话,就只是这样听着就好,甚至连赞同都不应该表达。

“我们该出发了。”玛莎整理好自己的衣衫,看着森林上空的太阳。

阳光透过树叶照射下来,在地面形成一个又一个斑点,这些斑点是金色的,随着树叶晃动而闪烁,甚至可以发出无声的自然的音乐。但此时,这些斑点却如同斑驳、枯黄的病迹,温暖不见了,柔和不见了,只剩下一片凄荒。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