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2)

2021年06月 18日 15:31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七章

迷雾湖中的石头上插着一柄朴素外形的长剑,几乎毫无特殊之处。

“在这里,我遇到了爱妮特。”芬兰克尔的声音穿透了迷雾,身穿重甲的大团长单脚踏在高处,单手抓住这柄长剑。

“散!”克瑞提斯用欧甘音说出这个字,微风在身边环绕,迷雾开始驱散,视野开始宽阔。

“而今天,我将遵循曾经的约定,历时三月零十三天后,在此,拔出至德圣剑,重新召集骑士团!”芬兰克尔猛地出力,将深深插入石头的长剑举起。

仅仅几秒后,便听到迷雾深处传来“呜”声,这是号角之音,住在扎此处的骑士团成员看到了誓约之剑被举起,他们吹响了通告全天下的号角,从此时起,在三日内,骑士团所有成员都将在此聚齐。

在一个月前,骑士团解散的消息传遍国内,原本作为凯尔纳人先天屏障的缪拉尔河突然停止了咆哮,强大的军队从南方而来。洛兰部族的守军仅仅利用河流坚守了三日,就被攻破,紧接着就是长达半个月的屡战屡败,仅仅一个月,大半个洛兰部族就被攻陷——这还是建立在罗恩王室紧急抽调军团进行防守的情况。

整个罗恩王国进入了战争状态,东南方的彼尔斯特部族和罗恩王室都与洛兰部族直接接壤,原本的通商关隘完全被转变为军事要塞,全国兵力都在此集结,仅仅德斯尼为了防守北部国界没有抽调所有军队。

整个战争已经开始一个月,刚刚回到橡树圣林的克瑞提斯等人便重赴征程,玛莎和爱思特留在橡树圣林,克瑞提斯主动跟随芬兰克尔来到和骑士团约定的德斯尼部族莱尔镇的迷雾湖,爱妮特则是先奔赴前线等待骑士团的到来。

罗恩王室在这段时间可以说是饱受煎熬,摄政王和贵族都达成妥协,他们已经预感到,沉寂了几百年的罗恩王国迎来了最大的考验,一旦出现任何失误,将会彻底万劫不复。当万众一心的时候,防线终于挡住,即便是日漫特的精锐大军也无法完全突破罗恩的防线。

可就在此时,全国各地爆发了日漫特教派起义,驱逐和杀死德鲁伊们,整个国家的政治体系彻底崩溃,这使得原本就焦头烂额的罗恩无力处理。不得已之下,派遣使者前往德斯尼部族的王室寻找芬兰克尔,允许重建骑士团,并且获得正规军待遇的后勤支援。早已在德斯尼首府玛纳斯特等候的芬兰克尔一等到使者,就快马前往迷雾湖,向全世界宣告骑士团的归来。

迷雾湖产生的迷雾是一道天然的防护,在迷雾中,搭建起一座小型堡垒,所有的骑士团的新兵和抚养的孩童都被转移来此。当芬兰克尔站在领袖席位,身穿巴德蓝色教袍的克瑞提斯第一次手持橡木杖站立在他的周围。橡木杖并非特殊的法器,但是是每一个德鲁伊教员所信仰的——每一根橡木杖都并非普通橡木,而是来源于露萨娜,是教派的藏品。教派往往会将他们给予德鲁伊长老、年老的或有贡献的成员,当克瑞提斯决心跟随芬兰克尔平叛,大德鲁伊安弥勒尔赐予了他一根。

“大多数德鲁伊成员,都超脱了国家、民族,无论是他们还是我,都是如此。我们很难真心为罗恩王国做出贡献,而你,和你的同伴却可以。”身穿白色祭司袍的安弥勒尔难以形容,不但有往常的仁爱和朴实,还拥有更多的温柔和神圣,她轻轻抚摸着克瑞提斯的头发,这是克瑞提斯成年后第一次被这样抚摸,但青年并不反感。

“你将做到你应该做到的事情,希望你可以一直坚持住。”安弥勒尔赐予了芬兰克尔来自菲索尔兹姆的祝福。

留在王都的卡丘斯特在第二日就到达了迷雾湖,开始重新组织骑士团队伍,从此时开始,他们不将面对散乱的起义军,而且还要正面对抗日漫特正规大军,这对于骑士团来说是非常艰难的。

第三日才过正午,最后一个成员到齐,芬兰克尔、卡丘斯特、马尼拉、布勒、约尔顿、弗洛、凡伦斯、凯莉、贝丽拉九位大骑士站在前方,开始策划战略:

芬兰克尔、卡丘斯特、凡伦斯三人组成正面骑士团,加上来自王都配备的兵力,总和一万三千人,从正面抗击日漫特大军。

马尼拉、布勒、约尔顿三人组成约两千人的游击骑士团,平定国内的混乱。

弗洛、凯莉、贝丽拉三人组成一千人的后勤团,配合罗恩各地驻军专门负责伤病员和物资转运。

这是克瑞提斯第二次骑战马,多年的经历使得他没有再和第一次一样难以控制,他和芬兰克尔并列其在最前。连续一日一夜的奔波让人和马都开始劳累,芬兰克尔下令全军休整,此时的他们已经距离前线还有半日时间,在路途上已经可以见到战争景象,即便战火还没有蔓延到这里,许多村庄都已经人去楼空,这种凄凉景象让所有凯尔纳人都不是滋味。

“警备!”卡丘斯特一声令下,所有战士原地跳起,重装的骑士挡在外侧,将长剑抽出,警惕的防备着周围。

“有偷袭者。”卡丘斯特缓缓俯下身子,还没等耳朵贴近地面,肉眼可见,地面的石子已经开始颤抖,乃至开始跳跃。

“所有人上马戒备!”芬兰克尔低声吩咐,作为拥有国家支援的骑士团,几乎大部分成员都配备了战马,这是孤注一掷的投入,一旦死伤过重,整个罗恩王国也无力再战。

“这是非常精锐的骑兵团……虽然不知道他们的装备和马匹如何。”芬兰克尔自语道。

如此强大的骑兵根本不可能是罗恩王国的,毕竟自己就是唯一一支,也不可能存在第二支。如果是日漫特骑兵,那么问题就大条了,如此强大的军队不是那么容易抵抗的,就算所有敌军都是吃干饭的软柿子,光是凭借马匹的冲击力,就足以击溃一般的正面战场。更大的问题在于,现在他们仍然在军队后方,如果对方是突破防线而来,那么罗恩王国就真的濒临覆灭。如果对方是意图从后方偷袭,那么一定是最精锐的机动部队——至德骑士团将迎来他们第一、也是最艰巨的一战。

“来了。”卡丘斯特的马匹一声嘶吼,队伍中许多马都开始焦躁不安,显然即便是马儿们也开始为前途担忧。

克瑞提斯骑在一批白马之上,高举起橡木杖:“万物之灵,助我守卫菲索尔兹姆之道!”

其实并不需要念动什么语言就可以使用法术,但克瑞提斯用这种呼喊来振奋人心,这对于生死之战是至关重要的。克瑞提斯感受到自然之灵的躁动,他们愿意用全力帮助他,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随之而来的也是从未有过的力量——自然之灵坚定地维护菲索尔兹姆所赐予的平衡。

马匹都缓缓静下来,这并非是强制使然,而是让他们明白这一站的意义。他们在这一刻和骑士融为一体,马蹄开始在地面摩擦,眼神坚定无比地直视前方。就在远方出现一丝亮光,这是光亮在黑暗中在盔甲上的反光,克瑞提斯大喝一声:“星光!”然后无穷星光瞬间照亮了整个区域。

芬兰克尔当即一催战马:“为了凯尔纳!”然后便挥出长剑,直冲入敌人队伍,然后便是一整个骑士团的突击。

日漫特骑兵的马比罗恩的要高大很多,如果和爱妮特的独角马一族比较,几乎大了一倍,日漫特的装甲设计也比罗恩更加精巧——这是长期战争中磨练出来的。芬兰克尔长剑没有砍死对方,而是强行带着敌人从马上掠下,这让芬兰克尔略微紧张,如果长剑无法轻易刺破对方的铠甲,这将会让战争越发危险。但克瑞提斯的一计确实有效,夜晚偷袭本就重在隐藏,突然的光亮使得大部分骑士和马都头昏眼花,在这时又被罗恩骑士们冲刺,只坚持了几十秒,阵型就被冲散。

日漫特骑士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刚才也只是没有防备,尽管阵型散乱,但主将一分钟内就做出反应:“重组阵型!全员防御!”

芬兰克尔立刻也指挥骑士团分散包围,就在此刻,却见日漫特骑士团没有选择防御,而是直线突击,这让刚调转马步的罗恩骑士措手不及。

“他们的密语。”卡丘斯特勒住马告诉芬兰克尔,在行军中指令如果太直白当然不行,很多时候都会有密语,比如刚才日漫特的“防御”恐怕是反义词“突击”的意思。日漫特主将也在赌博,他明白他们遇到的敌人绝不是埋伏突袭,他们对自己的机密有信心,所以这是遭遇战,遭遇战能打出这种策略的将领一定并非匪类,所以他赌芬兰克尔可以一瞬间做出判断,从而用相反的命令突围。

芬兰克尔立刻做出一些布置,希望可以减缓敌方突围,但日漫特有序进攻的时候,罗恩骑士们只能不断后退。克瑞提斯还在维持着法术,星光是不能收回的,一旦收回,无论是罗恩还是日漫特骑士都会遭受影响,很显然日漫特的反应绝对会更加快速,到时候就是得不偿失。

无法移动的克瑞提斯立刻成为敌将的眼中钉。“是菲索尔兹姆的祭司!诛杀异端!”显然敌将也想到了突然黑暗的可能,他希望通过这一方法争取到更多优势。

克瑞提斯并没有很强大的法力,他只是一个还在修行的巴德,即便他现在全心全意投入到和星辰的沟通中,还是满头大汗,汗水打湿了蓝色袍子,他不用睁开眼睛就知道已经敌人已经奔他而来,毕竟敌将不加掩饰的喊叫明显就是要让所有人都听见。

芬兰克尔一马当先,反向冲入敌阵:“熄灭星光!准备防御!”

他利用敌阵混乱的一刻给克瑞提斯机会。克瑞提斯不可能坐视芬兰克尔单枪匹马在敌阵中心,只能一咬牙,突然撤去法术,昏睡感立刻涌上脑袋,刚才的法术消耗他太多的精力,包括听力都模糊起来。

年轻的祭司心中一亮,强撑着默声祈祷:“伟大的菲索尔兹姆,借用您的力量,自然之灵啊,听从自然之神的调遣,万物助我。”然后用全力念动增强法术的欧甘音节,整个人无力支撑,跌下马匹,但还是用橡木杖支撑着完成了法术,在这一瞬间,从克瑞提斯为中心,一直到囊括整个战场,所有的视觉、听觉、触觉都消失不见。

无论是日漫特还是罗恩人,在此刻都失去方寸,真正的黑暗并非眼睛看不清事物,而是一种彻底的无法形容的“消失”感。这只是德鲁伊的一个小法术,在正常情况下毫无用处。

德鲁伊的理论典籍《自然论》中对人体和自然的交互有过描述:人之所以存在感觉,并非来源于自身,而是自然之灵所赋予的。光线、实物、空气等等本质都是自然事物,而自然之灵无处不在,他们主宰着一切理性、感性的传递。所以当自然之灵传递的因子消失,人将会失去一切感知,什么叫一切?大概举例就是,即便你脚踩在大地上,你都会如同身在空中漂浮,甚至连漂浮感都不存在。

“菲索尔兹姆的信徒们啊!请相信自然之神的力量!万物之灵在陪伴着你们,他们感恩着你们的守护!去感受他!”克瑞提斯大声喊出,他知道自己的法术只能支撑不到五秒,在这五秒内,罗恩骑士们必须如德鲁伊教徒一样接受自然之灵,否则将白费一切。

芬兰克尔无条件相信自己的老友,这位传奇勇士对菲索尔兹姆的信仰觉不低于大部分德鲁伊,菲索尔兹姆毫不吝啬这种虔诚,在芬兰克尔闭上双眼的一刻,他第一次看到了德鲁伊教徒们看到的世界,自然之灵主动递出了橄榄枝,这让骑士小心翼翼地牵扯着这根橄榄枝,从那一丝裂缝中窥探到了自然之秘。

自然的奥秘在这一刻如同鲜花突然绽放在眼前,但是这一瞬,只能让人惊叹美妙,却无力继续探究其中的内容。但这一瞬足以让人恢复感知,虽然还迷迷糊糊,但大部分信仰坚定地罗恩骑士在此刻瞬间做出了肢体动作,仅仅是一瞬间,无数日漫特其实被击杀。在短短一两秒后,所有人恢复了感知,但凯尔纳骑士已经彻底清醒,随着芬兰克尔一声战吼,开始了对身边敌手的打击,然后纵马冲出敌阵,重新组建标准的骑士包围阵型。

但可惜,日漫特骑士到底身经百战,遇到的奇形怪状的事情要太多了,主将只是一瞬间就通过听力判断到了情况,立刻指挥所有人聚集,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水壶,将它抛向天空,然后开始吟唱诗歌。这让芬兰克尔等主将不知所措,德鲁伊的法术中并没有以诗歌成型的,所以在此刻难以判断。

水壶中的水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随着歌唱“耶瑞尔塔斯”的圣言,水开始散发出金色光芒。“伟大之书弗提洛!请赐予您的信徒们诛杀异端的力量!”然后便见天空的水化作金色长桥直通向南方,横跨过缪拉尔河,落在日漫特的诸神殿。

大先知手中的弗提洛开始缓缓翻动,弗提洛之主知道他的骑士们遭遇到了难以解决的敌手,在这一刻,先知开始念动弗提洛中的圣言,神殿下的所有僧侣们都开始吟唱,庞大的音韵汇聚在一起,顺着长桥而去。

凯尔纳的骑士们在这一刻只觉得脑中嗡嗡作响,耳边开始回荡僧侣们歌唱的诗歌,克瑞提斯已经无力抵抗,在此时,作为菲索尔兹姆的祭司,他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但也只能用橡木杖强行支撑着。

天空中开始汇聚出金色的光芒,然后形成一柄长剑,这正是代表正义的迪尔克希尼之剑,传说中,这柄剑是耶瑞尔塔斯临凡时斩杀邪魔所用。巨大的长剑虽然只是虚影,但并不妨碍对人的震慑,芬兰克尔咬破舌尖,才勉强甩去脑中的吟唱之声。他面前指挥着骑士们缓慢活动,但日漫特骑士已经结束了吟唱,在主将带领下进行新一轮冲锋。

正在此刻,地面突然崩裂,许多根系冲天而起,打乱了前方骑士的阵型,日漫特将领只能调整好阵型。然后听到“砰”一声,这巨响并非来自于天空,而是在人们脑海中炸开,所有人都可以清醒了,他们看见一道星光汇聚的直线穿刺了迪尔克希尼之剑,两种光芒都消散在空中,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日漫特主将看了一眼身前杂乱的藤蔓,最后下令撤离。

芬兰克尔让卡丘斯特原地整顿阵型,他知道凯尔纳骑士必须重整旗鼓,这次在突袭中才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如果正面对抗,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大骑士凡伦斯组织人手缴获敌方装备,精良的装备如果可以适应性能,将会把双方骑士团的实力差距缩减一些。

爱妮特从远处而来,正是她使用了法术阻碍了敌方进攻,她来到克瑞提斯身边,让他坐下穿喘匀气息。

“或许我来的不算迟。”爱妮特清脆的声音让这片血腥之地有了一些心灵的慰藉。

“但也不算早。”芬兰克尔也在松了一口气后开起了玩笑。现在还是黑夜,刚才的拼杀几乎都是在十几分钟内完成。

“我只是恰好来迎接你们,感受到强大的自然之灵波动,才迅速来支援,如果不是克瑞提斯,你们今晚就见不到我了。”爱妮特叹了一口气,不过当她了解到克瑞提斯使用的法术,也有些惊诧,这种临机应变确实不容易,想必耗费了非常大的精力。

“日漫特的骑士团应该撤回战线了,他们的残兵不足以冲破正规军防线,也不可能再进一步。”卡丘斯特分析着敌军的路线,也是松了一口气。

只要熬到天亮,就不用害怕被突击了,这对非常需要休养的罗恩骑士们是至关重要的,本来就疲劳的马匹此时很多已经瘫倒在地。对于骑士来说,马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仅仅是坐骑,更是伙伴、朋友,菲索尔兹姆之道中,并不忌讳物种区别。

当芬兰克尔等人来到前线,已经是第二日的晚上,这一次修整超出预计很多,但也是没办法的。克瑞提斯没有精力继续议事,独自回到房间休息,他推开窗户,感受到习习凉风,才吹淡了身上的血腥味。

克瑞提斯并没有溅上血迹,但却依然被战场感染了血气。这并非是青年第一次上战场,但他却感觉这是第一次,他拥有自主的意识,在面对敌军的时候,他能够冷静判断,能够执行计划,能够不畏惧生死——准确的说是敌人的生死。

练兵场还在练兵,不过强度并不大,现在随时面临着敌军的攻击,所以并不能真正的锻炼开。罗恩军早就没有了反攻的心思,日漫特军队的强大他们早已见识,这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如果这不是亡国之战,想必有非常多的人逃跑吧。即便是面对敌军进攻,大多数人也都消极怠工了,凭借着人数和关隘强行支撑,后方补给也因为骑士团的重组突然减少,更使得人心涣散。摄政王和贵族们的统一并非全心全意,他们互相掌握的资源在此刻还多少保留了很多,这使得全国上下都难以统一——因为在这以前,所有的统一都是以德鲁伊的名义统帅,当失去了德鲁伊,所有的一切都开始陷入混乱。

但是,这一切都将改变,随着最精锐的部队——大团长芬兰克尔率领的至德骑士团的到来,一切都将开始改变。这是所有人唯一的,也是最后的期望。承担着所有人的期望,克瑞提斯陷入了沉睡。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