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2)

2021年06月 18日 15:31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七章

还有几里的路程,克瑞提斯就感受到晕眩,恶心感从内心冲上头脑,这让灰袍中年咳嗽了很久才缓过劲。他能感受到从这里开始,自然之灵的愤怒和恐惧远远超过他预期,但他自己也失去了自然之灵的眷顾,所以只能单方面承受这些负面情绪。

土地还是灰黄色,但是远处已经可以看出焦黑,可见当初的爆炸威力之大,并非简单的将森林焚烧。距离和爱思特、伊尔莎分别又过了两年,这些年过去了,橡树圣林还是没有能恢复一丝亮色。隐约中可以看到远处的巨大橡树,或许那就是露萨娜——虽然还在正午,被巨大风暴包围的黑色影子,时刻都传递着灰暗的感觉,还有谁可以确定那是曾经万灵环绕的神圣橡树?

克瑞提斯再次踏上了这片土地,本来以为会有特殊的感慨,但现在却没有了,经过多少场血腥的刺杀和追杀,德鲁伊的心灵已经被尘封。他点点头,的确如爱思特所说,即便在这里都能面前感受到前方风暴中蕴含着怎样的愤怒,在平息这些自然之灵之前,露萨娜的区域将无法出入,任何莽撞之人都会被愤怒的自然撕成碎片。德鲁伊低吟了一下,他已经不再被自然之灵认同,他失去了安抚自然之灵的力量。不过即便他还是原来的德鲁伊祭司,他的德鲁伊之道也不足以安抚如此庞大的风暴。

克瑞提斯轻车熟路地击杀了守在路口的守卫,当看到这些日漫特士兵看守在路口,周围全是被焚烧为炭黑色的树木,已经无法辨认他们生前的模样——这和秋冬的枯木不同,这些焦炭虽然还保持着树的模样,但这只能是永远的遗像,控诉着这片森林所遭遇的悲惨命运。

德鲁伊抚摸着树干,的确,没有任何灵魂,就算大德鲁伊也无力再和这些死去的树木沟通。他将目光放在远处,经过这些天的侦查,日漫特对于橡树圣林的巡逻计划都聊熟于胸,他强行压制住将所有日漫特士兵杀死的冲动,在此刻,他必须想尽办法不让人发现有人重新接近这片树林。他不希望激发更大的混乱给这片森林带来新的创伤——橡树圣林让克瑞提斯冷漠的内心重新有了波动。

“克瑞提斯?”声音带有惊疑,显然来者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克瑞提斯。德鲁伊回过身,这是一只体态庞大的熊:“我认得你的气息,你还是巴德吗?”

克瑞提斯大概猜测到了对方的身份,将绷紧的身体松懈下来:“不。”他拿出属于自己的那块祭司袍,“已经是德鲁伊了。”

巨熊咧开嘴,虽然看起来很恐怖,但克瑞提斯知道这个老伙计在笑。巨熊果然带着喜悦的语气:“这是我好多年里听过的唯一好的消息了。你可以叫我科尔托拉,也是德鲁伊,曾经你还是巴德,所以我们接触不多。”

克瑞提斯点头,不说他经常奔波在外,就以他巴德的学问,也很难插入德鲁伊们之间的讨论,不认识非常正常。

克瑞提斯彻底松懈下来,任何人都可能背弃德鲁伊,唯有这些森林同胞绝对不会。翡恩特曾经研究过生物学:传说在凯尔纳以外,存在很多人兽一体的种族,大长老猜测这些都是为了和人交流,从普通动物演化来的。而凯尔纳之所以原始生物丛生,就在于德鲁伊教派的努力,自古以来的智者们都和动物平等交流,这促使凯尔纳的生物逐渐拥有了非常高的智慧,并且保持住了原有的模样——这些森林盟友们只有德鲁伊们可以理解,所以他们也同样不可能背叛德鲁伊。你不可能期望日漫特僧侣们对着一群野生动物狂吠来获得沟通吧?

“你们和大德鲁伊在一起吗?”克瑞提斯语言有了波动,几乎冲破所有的枷锁,大德鲁伊安弥勒尔已经成为他的精神支柱。

“很可惜。”科尔托拉看到克瑞提斯的脸色一下黯淡下去,整个人的生机都开始低落,“年轻的德鲁伊,你经历了很多,看看你的毛发。”他当然看到了克瑞提斯的变化,如果不是气息非常熟悉,他完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有些苍老的人居然是年仅三十多的后辈。

“是的。”面对自己的同胞,克瑞提斯还是打起精神回答,他相信科尔托拉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

“看来你也是为了回家的。”巨熊无奈地看了一眼黑漆漆的森林,他的脚掌在地上摩擦,出卖了他烦躁不安的心情,“或许你应该和我来。还有不少德鲁伊隐藏在橡树圣林深处。巨大的自然之灵风暴阻拦一起生物,但我们德鲁伊可以勉强安抚一些,所以我们安顿在靠近风暴的地方,日漫特人不敢深入搜索。”

克瑞提斯点头,他跟上巨熊,但他又顿住脚步:“你们无法彻底安抚自然之灵吗?”

“我为我们的无能感到难受,恐怕除了大德鲁伊,再也没有人可以。长老会除了和你们一起离开的查尔斯长老,其他……总之现在只剩下一些德鲁伊和学徒们。”看来参与德鲁伊们尝试过停下风暴,但未曾成功,同时也担忧风暴之内的露萨娜和大德鲁伊等人的安慰,不敢贸然尝试。

“我强取了自然之灵的力量,他们开始排斥我了。”克瑞提斯没有隐瞒,他不会对自己的同胞隐瞒。

科尔托拉楞了一下,然后无奈道:“这是最好的情况吧,否则你应该已经死了。”这只巨熊没有排斥克瑞提斯:“在这些年,我们每一个,都经历太多太多。你能回来,我相信你本心不愿意背离德鲁伊之道。所以你或许还有重新赢得他们信任的方法。”

“不,没可能了。”克瑞提斯斩钉截铁,如今的他已经被血腥埋没,面对同胞的温柔已经是强行挤出来的了。

“总有可能,菲索尔兹姆之道是平衡之道,既然存在一端,就必然存在另一端,你需要找到平衡,就可以找回自我。”巨熊推着克瑞提斯向前,“你不用担心风暴会撕碎你……因为我们面对同样的问题。”

克瑞提斯诧异地看着巨熊,等待他的解释。科尔托拉回应道:“我们集体研究过了,这场风暴来源于自然之灵的愤怒,你甚至可以理解为菲索尔兹姆的神怒。这不是法术引起的,并非来自于大德鲁伊……”

“大德鲁伊和长老会以惨痛代价向菲索尔兹姆祈祷力量,最终引爆了整颗露萨娜……强大的力量泯灭了整个森林,敌军几乎死伤殆尽,参与的我们趁乱而走,然后才刮起了风暴。这个巨大的风暴,是对大德鲁伊和露萨娜的报复,即是报复他们在最后关头破坏了平衡,也是愤恨日漫特人的残暴……这种仇恨和愤怒叠加在一起,无法平息,巨大的风暴封锁了露萨娜,他们依然在痛诉着战争的暴行。所以我们不知道如何停下他,我们都失去了菲索尔兹姆的指引,即便是杰出的祭司现在也无法获得菲索尔兹姆的指引。那些自然之灵在审判日漫特和德鲁伊,即便是德鲁伊,他们也会毫不留情的攻击。”科尔托拉详细解释了,“我们理解失去自然之灵眷顾的感觉。克瑞提斯,你不用太过难受,你还拥有很多岁月。”

巨熊带着克瑞提斯向深处走去,灰袍德鲁伊逐渐感受到身躯被如利刃般的狂风刮过,风不冷,但却真正寒凉刺骨。经历这么多事情后,克瑞提斯依然开始颤抖,自然之灵的愤怒是直冲灵魂深处的。“年轻的德鲁伊!不要排斥他。”科尔托拉停下步伐,他看着脸色苍白的灰袍男子,“你在惧怕自然之灵,你试图拒绝他的愤怒,这就是你失去他们的原因。自然之灵拥有喜悦,我们借助他的喜悦发动更大的力量,但你不要忘记,他们同样拥有愤怒,你拒绝了他的愤怒。”

“不,我不明白。我用尽全力帮他们复仇,他们却更加恐惧。我明白我是破坏了平衡,但是我不明白,如果自然之灵真的明白事理,他为什么还会更加愤怒。”克瑞提斯开始喘气,他已经难以再进一步。

“但他们喜悦的时候,你借助了更大的力量,你仍然没有帮助他们得到平衡。”巨熊顿了顿,“我们总是把仇恨和愤怒看做坏的,喜悦看成好的,但是真正的平衡是好与坏的支点。我们作为自然的平衡者,必须拥有包容喜怒的能力,而不是只偏好一端。”

“所以我应该承受这些愤怒?”克瑞提斯问道,他每往前走一步,就能感受到更大的排斥力,几乎要将他的意志吞没,彻底被愤怒吞噬。

“你依然在惧怕他!你一直认为被愤怒支配是一种可悲的事情。”巨熊是传说中的力量之神阿勒斯提尔的后裔,是菲索尔兹姆最为强大的护卫,他们追求着如阿勒斯提尔般的纯粹的力量——纯粹就代表包容一切,而不是排斥。

“你拥有足够的力量,就可以击碎万物。如果你的信念首先有了退缩,那么你就失去了力量!”巨熊教导着年轻的德鲁伊,他希望克瑞提斯可以重新找回德鲁伊之道。

“我惧怕愤怒……我利用愤怒杀死了多少敌人,我接受他们,利用他们,将自己的情感封锁。”克瑞提斯咬着牙,回忆着这些年的岁月。

“你没有错,但是这就是惧怕,因为你惧怕,你才会失去除他以外的情感,而不是掌控他。你利用愤怒为借口,去支配自然之灵,你失去了作为祭司的能力。”巨熊道。

克瑞提斯不是纠结的人,也没有时间留给他思考,巨熊科尔托拉说的确实有道理,灰袍德鲁伊立刻放开了心怀,眼前一黑,无穷无尽的愤怒如同化为实质,如黑云般从眼前压迫下来,耳边一下次就被所有的愤怒充斥。克瑞提斯倒在地上,甚至有了心脏骤停的错觉,他揪着衣服,咬着牙,从未想过自然之灵的愤怒如此可怕,或许这根本不能叫做愤怒,而是绝望——这是对平衡之道的绝望。无数的场景充入克瑞提斯的脑中,如果说橡树圣林的毁灭只是序曲,那么现在克瑞提斯所见才是真正的末日,无法描述的残酷与崩塌,整个世界如泡沫漂浮在空中,只有一点点的力量催化,他就破碎无踪。

坚强的德鲁伊挣扎着站起来:“我……我太过弱小,无法承担自然之灵的愤怒。”他很直白。

“我们不能理解自然之灵,因为我们太弱小了,我们永远只能看到眼前的事物,这也是为什么德鲁伊要不断在和自然之灵沟通中探究。你一定可以见到比我们见到更多的事物,我们和自然之灵之间没有那么强烈的冲击。”巨熊呢喃着,“或许,和自然之灵沟通也不能仅仅是敬畏。”

科尔托拉让克瑞提斯趴在自己身上,一点点像跟深处挪动。其实也没有多深入,只有五分钟就到达了藏身地,克瑞提斯还在被压迫的喘不上气,显然巨熊打算让他自己克服。随着科尔托拉的回归,更多德鲁伊和学徒们从中走出,各族同胞加起来有二三十人。

“看,是谁回来了!”科尔托拉欣喜的嚎道,他给了克瑞提斯足够的面子,“这位新伙伴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克瑞提斯没有恢复和自然之灵的沟通,但是却相互不那么排斥了,他喘息着站起来,面对许多没见过面孔的年轻学徒,他努力笑了一下。白鹿走出来,他现在是所有鹿族的领袖:“这不是克瑞提斯吗?不算新伙伴。”他看似温和,却有着不一样的脾气。

“他现在是我们德鲁伊的新伙伴了。”科尔托拉好像已经早就料到会有人这么问。

白鹿和其他德鲁伊上前祝贺了一番,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兴奋的,但是所有的德鲁伊教徒们都压抑太久,需要一个可以释放压力的点。一些年老的德鲁伊们都扯开嗓子放声歌唱,必须承认,很多的德鲁伊也是五音不全,但所有人都乐在其中,双眼流着泪,继续歌唱。在战乱时期,一个已经被毁灭的教派,迎来了新的祭司,这是多么让人泣涕涟涟的事情。

“我应该重新学习菲索尔兹姆之道。”克瑞提斯躬身,他现在必须重新去学习。

“查尔斯长老呢?”白鹿问道。

“长老已经去世多年。”克瑞提斯语气又低沉下来。

科尔托拉高举熊掌:“啊,他开心了,自己先去菲索尔兹姆神国了!”巨熊想要打破这种沉默,“可怜我们还要再熬上一段时间。”大家都苦中笑起,显然这种冷笑话还是有作用的。

“年轻的祭司,查尔斯长老继承了德鲁伊的经典。单论这些理论,你比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更加熟知。”白鹿继续道,克瑞提斯点头,在隐居生活中,查尔斯长老的确将大脑中的知识全都讲给了年轻的德鲁伊。

当克瑞提斯默写下所有的经典,心中突然一松,长出一口气,他不用再背负教派传承的重担,但也开始有些空落,如果不是为了教派的传承,他或许早就陷入了疯狂。他现在开始无需顾及自己的生死,伊尔莎和爱思特要找不到理由来束缚自己,他可以用一切去保护他想要保护人们……但这样真的好吗?灰袍德鲁伊陷入思考。

“不。”白鹿将克瑞提斯默写的资料收起,“我们会保存好这些。但你不能以此就轻松了,德鲁伊教派的命运仍然在你身上。巨熊一族的确力量巨大,鹿族轻巧敏捷,狼族野性十足……我们各有特点,这些特点是我们的生存之本,也是我们修行德鲁伊之道的捷径。”白鹿用有些遗憾的语气继续说:“可我们中大多数的成就也就仅限于此了,因为这些特点同样会束缚我们……我们沉迷特点的时候,我们就失去了平衡。所以德鲁伊至今,真正能够成为大智者的只有人族——如今你仍然是德鲁伊中最重要的一员。无可替代。”

“不,我无法承担。”克瑞提斯不断地回忆刚才的经历,自然之灵的感情能够引发出万物心中最为强烈的情绪,这些情绪可以一步一步吞噬自身的理性——即便是一个再理智的人,无时无刻被世界崩坏的情形困扰,一次又一次见证到自然之灵的悲哀,也会陷入疯狂。他回忆起一些记载,许多诚心祭祀的德鲁伊祭司终其一生也没有在德鲁伊之道上更进一步,可能并非偶然,也并非知识上的限制,他们沉迷于自然之灵的喜悦,他们看到了万物和谐的场景,从而忘却了作为一个德鲁伊本身的职责。

“我会尝试。再找到大德鲁伊之前。”没有等其他德鲁伊发话,克瑞提斯自己就转变了态度。他不是特殊的,不仅仅是他被自然之灵的喜怒哀乐困扰,自古以来无数人都被困扰,他不应该将自己特殊化——他必须打起更多的经历去和已经抛弃他的自然之灵重获信任。 “残酷无情的自然之灵啊,请重新聆听这个可怜的祭司的心声吧!他,将会带领我们和你们一起走向更美好的世界……请勿迟疑,请勿退缩!尊崇菲索尔兹姆之道!愿自然永恒。”最后六名德鲁伊吟唱着,给予了克瑞提斯祝福。

灰袍德鲁伊的面庞被泪水浸透:“愿,自然之道,永恒……”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