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2)

2021年06月 18日 15:31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九章

“当军队出征,克瑞提斯、玛莎,你们就离开吧。”芬兰克尔将手中骑士剑转了几圈,看着身边已经穿上绿袍子的友人。

在议会上,自己的策略并非不可取,但仍然被亚尔林质疑,这不是意外。按照从皇家骑士们商量的建议,五支骑士团全部穿越峡谷,分成三批,第一批一支骑士团快速机动突袭峡谷守军,而后两批分别作为两次后援进入。

芬兰克尔则是认为,峡谷虽然并非特别狭窄,五支军队安全通过绰绰有余,但是峡谷并非是一条直线横穿山脉,而是在山脉中弯曲许多次,这让路程大大增加,如果五支军队首尾相接的进入的时候遭遇敌方在峡谷伏击,那就前功尽弃。

芬兰克尔的计划是遵循马兰尔斯国王原本的设想,单独的一支骑士团突袭,另四支作为诱饵攻击正面关隘,并利用军旗作为假象,使敌方认为五支骑士团都聚集在前方。但这样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单独的骑士团并没有可以保证突破防线的力量——叛乱的亚特尼部族不可能按照旧制组成五支骑士团,很可能全境皆兵,而其他部族任然要遵守罗恩王国的制度,只能在有限兵力下进行最大程度的攻击。

翡恩特并没有参与讨论,他并不支持芬兰克尔的冒险,德鲁伊们并不擅长攻击法术,所以祭司很大程度上并不能对战局带来太大的变化,远程弓弩足以射杀大部分祭司。同样身为地区的长老,他不能偏袒任何一方,他的职责在于保护和监察这里的秩序,没有德鲁伊教派的支持,芬兰克尔很难直面贵族的质问。

而在此时,克瑞提斯和玛莎用德鲁伊教派的身份来到玛纳斯特堡垒,当两个德鲁伊教徒站在芬兰克尔一边,贵族们只能做出适当妥协,最终决议三个军团进入峡谷,而另外两支在前线攻击。

对于好友的支持,芬兰克尔是十分感激,他明白克瑞提斯和玛莎并不在乎军事,他们的智慧将来会用在探索自然之秘,这一次的支持纯粹是相信他。

芬兰克尔并不满意这次的谋划,虽然看似保险了一些,但实际上效果甚至不如原先计划,两支骑士团伪装成五支,这难度大大增加,而如果三支骑士团覆灭在峡谷,这几乎是无法挽回的打击——大德鲁伊的神谕芬兰克尔铭记在心,无论描述的多么轻松,都不应该小看任何一个成为火焰的因素,峡谷即便安全,也必须看做是拥有重重埋伏的险境。

克瑞提斯和玛莎在翡恩特训教后来见自己的好友,许久不见的芬兰克尔多了一份高贵气质,如果不是一起生活多年,很难想象这一少年以前是多么顽皮胡闹。

玛莎轻轻拥抱了一下芬兰克尔:“我们都走上了自己向往的道路。我会和翡恩特、克瑞提斯留在玛纳斯特等你回来。”

“玛莎,我觉得我应该跟对芬兰克尔。”克瑞提斯很感激芬兰克尔对自己的帮助,即便是成为德鲁伊教徒也是在芬兰克尔的帮助下,自己应该回报这份恩情,同样,他不希望自己的好友遭受困难。他知道玛莎其实也并不想留守在这里,但是女孩无法跟随上战场的,女性祭司是很少出现在战争中,在古代,即便男性拥有成为祭司的资格,也很难匹敌女性祭司的地位。即便到了现在,女性祭司也是更多的担任信仰、文化方面的责任。

“克瑞提斯,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你连一个敌人都无法打倒,即便跟随了也无济于事。”芬兰克尔理解自己友人的想法,但并不赞成。

“我想我还是有用的。”克瑞提斯笑着闭上眼睛,当他抬起双手,芬兰克尔感受到自己被温暖包围。

克瑞提斯喘着气睁开眼睛:“我想我可以作为军医。”

玛莎并没有吝啬自己的知识,她将自己关于自然的了解都和克瑞提斯交流了,克瑞提斯亦可以勉强感受到自然之灵,即便自身的力量薄弱,但可以借助自然之灵勉强施展一些小法术。芬兰克尔迟疑了,这一能力并不巨大,但却在关键时刻非常实用,而且克瑞提斯并非无能莽撞之人,他只是见识太少,并不代表他不具备智慧。

“带他去吧。”翡恩特的话打断了几人的思考,老人走到他们身旁,“年轻的孩子,我不知道你有多么勇敢,多么智慧,但我知道你与以前大不一样,你成长了。但是,只有克瑞提斯可以约束你。”

“约束?”芬兰克尔皱眉问道。

“对,你的智慧需要约束才能成为智慧,你的勇气同样需要约束才能成为勇气,如果失去约束,那就成了幻想和莽撞——虽然你看似超越了克瑞提斯,但实际上他拥有你和玛莎都不具备的平常之心。”翡恩特告诉自己的学徒。

战争并非游戏,芬兰克尔清楚这点,但却不一定真的能做到这一点——任何人在第一次面对战争的死亡和生存时,都将陷入迷茫,这种迷茫会扰乱所有的心智。

得到芬兰克尔的点头,导师满意地抚摸了一下,然后带着克瑞提斯离开,他需要在战争前让自己的学徒拥有更多的力量。

看着导师的远去,芬兰克尔才问玛莎:“你和克瑞提斯……”

玛莎摇头道:“密仪的内容不能透露……”显然玛莎并没有想到芬兰克尔是询问别的事情,芬兰克尔耸耸肩,没有深究。

“克瑞提斯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坚强……”玛莎第一次在芬兰克尔面前赞叹克瑞提斯。以前身为在一起的伙伴,大家并没有赞扬别人的习惯,但这一次短暂的分离,让他们互相看到了对方的优点——即便是一直自称毫无能力的克瑞提斯,同样拥有可以值得赞扬的地方。

“芬兰克尔,你那么坚信自己可以胜利吗?”玛莎询问道。

她已经知道芬兰克尔的计划,同样也知道最终的计划——这些计划的共同点就是首先认定峡谷存有埋伏,原先以峡谷为奇兵反而成为以峡谷的骑士团作为诱饵,当敌方认为峡谷是德斯尼军队的战略关键时,正面四只军团可以面对被削弱兵力的敌人。这支计划如果成功,那么后果就是峡谷奇兵会陷入苦战,甚至全军覆灭,而作为这支军队小队长的芬兰克尔,也将会遭到沉重打击。

芬兰克尔知道自己友人说的胜利单指自己的军队:“我相信我会胜利,我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那么没有必要再去思考失败的情况。”

王子走到堡垒墙边上,看着外城的景象——人们还和往常一样忙忙碌碌,这些平凡人的生活比过去在这里看的更加清晰。

“我不仅是想要获得胜利。我同样需要保护更多的东西……而保护这些的关键就在于那里,我只是去看守这一关键机遇不会丧失。即便丧失了机会,我也不能让他毫无作为。跟随大部队等待消息不是我的风格。”

“也是。”玛莎并没有劝诫自己的友人,只能一摊手,这个少年从过去就是这样,即便吃下了智慧的果实,也改变不了这一性格。

“如果失败了,我也会留在玛纳斯特等你们回来。”女孩同样笑起来,她如今并不缺乏面对失败的勇气,相信着自己的友人不会让自己失望。

当夜幕降临,玛莎和翡恩特、皮亚特拉等人站在外城城墙,看着点燃火炬的骑士团浩浩荡荡从城门离开。虽然战略是下午才商定,但军队早已筹备、补给完成,仅仅是等待指挥官的命令。

第一骑士团的第一小队便是芬兰克尔,副队长则是卡丘斯特,除去随行代理祭司克瑞提斯,还有一百士兵。这支小队将作为先锋率先插入峡谷,而后的三支军团、二十九个小队、两千九百人将会跟随着他们一往无前。

圣马尔特山脉的雄伟从小就灌输在罗恩王国的孩童记忆里,而亲眼见到圣马尔特峡谷,则是让众军紧张了许久,常年的和平导致大多数人们,甚至许多军事家都没有亲眼见证过这条大峡谷,仅仅能够凭借斥候绘制的地图商定策略。

这条峡谷有很多神话,比如日月神斗争、菲索尔兹姆分出日月……但这些神话并不能让芬兰克尔感到安心,这条大峡谷非常适合伏击,尽管他的宽度可以让四五十人同时穿过。

“也许我们应该临时改变策略。”芬兰克尔看着战略地图皱起眉头。

“战争不是儿戏,不能因为你的策略不被采纳就一直惦记。”作为第一骑士团的指挥官,亚尔林瞥了一眼芬兰克尔。

亚尔林虽然并不存在异心,也没有小觑战争,但他低劣的品格和战争思想让芬兰克尔不愿意理睬,只能叹一口气离开营帐。在这种时候,争论毫无用处,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身为先锋的第一小队能探明敌军——如果真的存在埋伏的话。

“我没有想到,军队实力这么弱小。”芬兰克尔看着克瑞提斯在帮助许多水土不服的士兵。

克瑞提斯走来摇头道:“我不知道。”

“我以前并没有在意过,但现在看来,这些士兵全是花拳绣腿……当国家没有了战争,军队就没有用处了,士兵也会变得柔弱不堪。”

“没有战争真的不好吗?”克瑞提斯疑惑道。

“我不知道。”芬兰克尔罕见地摇头,“我明白道理,当存在纷争就会出现争斗,而利益集体扩大时,就会出现战争……世界上没有和平,至少我还没有见识到。”

“我们的国家看似和平,但我们国家之外,却并非和平。那么我们的和平只是一种假象,一种蒙蔽所有人的假象,活在假想中的人忘记了曾经的争取之心……学者求学和武人争武其实是一样的。也许当所有地方都不再有战争,才是真的和平……但现在不是,战争可以促使人变强,而被假象蒙蔽的弱者就会惨遭屠戮。”芬兰克尔看着还在修整的士兵叹气道。

“战争并不是变强的原因。”克瑞提斯摇头,“森林中所有的动物都想变强,因为他们要生存。但人类不缺乏生存,只是想要更多东西。”

芬兰克尔看了一眼克瑞提斯,他不否认这种说法确实正确,但是对于人类来说,“生存”还是单指生理上的存活吗?还是“生存”本身的含义就已经发生改变。

“但是当你被欺辱,总会生出反抗的心思……到那时,谁还会满足于过去浑浑噩噩被奴役的生活?”

两人说这话,无法得出实际有效的结论,因为战争已经开始了,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取得胜利,除此之外的事情,他们还没有能力去探索和改变。克瑞提斯和芬兰克尔拜访了圣马尔特山脉附近的祭司,这是一位巴德,在这里驻守了已经有小半辈子。

德鲁伊们从古至今并没有直接参与战争的历史,通常的边境纷争都是当地德鲁伊祭司团体进行支援,所以德鲁伊并没有真正的战斗人员,所有人几乎都是智者、学者。按照传统,不是学者却信仰德鲁伊之道的人可以身居军事要职,唯一遗憾的就是并不会被德鲁伊教派承认他们教徒的身份。参与军旅的德鲁伊教徒大多只是克瑞提斯这样自愿跟随,且路途不能以教派名义行事。

老巴德曾经执迷于探索生马尔特山脉的遗迹,最终导致错过了最好的学习时段,已经很难晋升为德鲁伊了,所以干脆就在这里休养生息。

也没有人会料到罗恩王国境内会发生叛乱,这让老巴德噫吁不已:“我曾经登上过圣马尔特峡谷,我必须承认神灵的伟大,巨大的裂缝横跨整个圣马尔特山脉……即便我在山顶,也可以感受到深处峡谷之下的恐惧。”

“如果你们要突破他,不仅仅在于战略,更在于……”老巴德握拳抵在克瑞提斯的心口,“更在于你们是否有勇气去探索未知。”

“这条山脉鲜有商人愿意通过,即便走这里可以缩短很多行程,但太过危险。谁也无法承担山谷崩塌的后果。你们或许可以想象一下,当你们行走在其中,前后全是一望无人,当抬起头,山崖狰狞着,如遮天蔽日,你的一线生机仿佛全被聚焦在那一线天之上。”巴德用手指顺着天花板的纹路比划着,“任何敌军的埋伏,即便他们处于最高处,也难以撼动这条峡谷。但,你们的军队是否可以像这条峡谷一样充满无惧?”

“即便我们有了无惧,同样会遭遇到伏击。”芬兰克尔道。

“年轻的王子,战策不是你亲自定下的吗?”巴德阻止了芬兰克尔,然后接着说下去:“你现在必须用无惧的心情去完成他。”

巴德挥了挥手:“但毫无戒备的行军必定失败。年轻的孩子,你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处理。”然后转向克瑞提斯,“同样,我需要教导你如何去面对这条峡谷,即便你修行浅薄,但作为德鲁伊的一员,应该已经做好与自然协同的准备了。”

看着芬兰克尔退出营帐,克瑞提斯对着老巴德躬身:“请将您所知道的教导我。”

“我没有太多好教导的,德鲁伊之道有太多德鲁伊可以教导你,我只是一个巴德。”巴德吐出一口浊气,“也许你应该知道一个事实:‘对于我和太多人而言,即便战争失败了,我们也只会生出惋惜之心’。”

“您的意思是……”

“大德鲁伊和长老们,我必须敬重他们的德鲁伊之道的道行,但他们依然驻守在森林深处,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那是一个神圣的森林,所有心怀利益者进入之后,都会获得平静。可在森林之外呢?又有多少德鲁伊文官、祭司们贪图享乐……德鲁伊之道只是一种陪衬。”巴德突然笑了一下,不知道是在嘲讽这些人,还是在嘲笑自己。“如果你真的想要学习德鲁伊之道,早些回到圣地钻研才是好的。”

巴德摇头,似是甩去了这些念头:“我想,论及圣马尔特山脉,少有比我更加了解的人。即便你自称可以勉强和自然之灵交谈,你也要明白,你的修为只停留在和‘能动’的精灵交谈,而山岩却是‘被动’的,他们很难向你敞开心扉,更难以将力量托付给你。”老巴德将克瑞提斯按着坐下,“我必须锤炼你的意志,直到你可以勉强去引诱他们提起对你的关注。这是圣马尔特山脉的法则,他们没有热情,也不存在冷淡,只是如从古至今一样伫立在那里,你将会在这里体会到沟通的艰难——你不是他们,但你却要了解他们,这就是菲索尔兹姆之道。”

当芬兰克尔再见到克瑞提斯已经是第二日清晨,伙伴风尘仆仆的纵马从远处赶回营地,这也代表军队可以向峡谷进发。

“或许我不该多说,你应该现在转头回去。”芬兰克尔看着小队开始进入峡谷,而身后大军也已经整顿待机。

“你是王子,而我只是一个平民,我想如果你死了会比我死了动静更大。”克瑞提斯也许太过紧张了,罕见地开了一个玩笑。

两人对视一笑,双手在空中交错拍击,同时纵马向峡谷而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