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2)

2021年06月 18日 15:31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风暴

题记

当风暴来临的时候,我们都在想什么?是逃跑,还是迎接?其实这都是错误的——因为你没有选择,你只能做到你自己能做的。从苏瑞姆之战至今已有很久了,这是一场巨大的风暴,卷起来我们所有人,卷起来无数的教派和国家,我们依稀可以回忆到那些友人的面庞,感受到他们鲜血的温热,自然之灵时刻告诉我们他们就在身边。阿尔特拉城的变故让我们失去了家园,失去了团结,这场风暴摧毁了我们的信仰,但我的永恒的同胞们,当自然之道不再荣光,露萨娜也将枯竭——可你们看!露萨娜并没有!神灵之种开始重新发芽,即便我们暂时离开了她,但终将有一天,我们将卷起新的风暴,去挽回我们过去的迷茫。

当风暴来临,我们将不再彷徨,我们不会去抉择逃避还是迎战,因为我们只要坚守自我,这是我们从千年前就一以贯之的精神。当我们形成风暴,我们亦是坚守自然,我们的风暴护卫着我们所珍爱的一切,他不会卷走一片砖瓦,不会袭伤一个无辜,我们的风暴会让枯草重生,枯木逢春,星辰闪耀——这一切正如过往所演示的那样,我们将继承先烈的遗志。

——艾门尼斯《致我所敬的伟大导师克瑞提斯》

第一章

穿着蓝色准祭司袍的克瑞提斯整理好桌案上的文件,站起身舒展了筋骨,换上白色粗布衣,走出屋子,然后便匆匆忙忙赶往镇子里的酒馆。

还没等克瑞提斯走进,同样身穿白色布衣的玛莎走出来,轻轻拥抱了一下他:“你来的最慢了。”克瑞提斯看着已经稳稳当当坐着的芬兰克尔,芬兰克尔身材非常高大,但又不失儒雅气质,此刻这位骑士团团长正晃动着手里的酒杯对自己微笑。

克瑞提斯也拥抱了一下这位老伙计,才叹气道:“总之事情越来越多,也更难处理了。”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才笑起来,久违的重逢让三人都从过去一年的困倦中摆脱出来。

距离亚特尼部族叛乱已经过了八年,三人也都二十几岁,在玛纳斯特聚首之后,克瑞提斯和玛莎跟随导师翡恩特回到德鲁伊教派的圣地“橡树圣林”,而对战争胜利作出极大贡献的芬兰克尔留在了王都学习,并被罗恩王授予正式的骑士称号,并且允许组建一支一百人的正规骑士团,挂名在芬兰克尔的家族——德斯尼王室名下。

克瑞提斯和玛莎回到橡树圣林后,翡恩特辞去了德斯尼大祭司的职务,专心教导两个年轻的孩子。两年后,德鲁伊大长老去世,翡恩特最终还是继任了大长老的职责,而两个学徒也晋升为巴德,当克瑞提斯穿上蓝色教袍,才发现自己的人生已经和曾经所设想的不再一样,甚至在学习的这段时间,他都没有去设想过未来,依旧是日复一日的做着应该做的事情。在两年前,克瑞提斯和玛莎就分派来德斯尼和中央罗恩边界的临山镇作为实习祭司。

其实镇子的职务几乎是克瑞提斯负责,而玛莎专心攻读、学习,所以在半年前,女士就回到橡树圣林参与晋升德鲁伊的考验。对于天资聪颖的玛莎来说,这并不难,所以依然在约定好的一年之约时回到临山镇。

芬兰克尔比较两个好学生,经历就传奇多了。芬兰克尔率领小队攻占亚特尼一侧的关隘,整个小队只剩下二十人,身先士卒的小骑士可以说是光辉异常。罗恩王重罚了作为第一骑士团统帅的皇家骑士亚尔林,并册封芬兰克尔为骑士。

这对于芬兰克尔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步,第二步却出乎意料的顺利:当亚特尼部族新王册立,重新归于罗恩统治之时,罗恩王告诉小王子,在战争中,频繁出现异端祭司和异乡战士,这几乎昭示着另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的开始,所以特许芬兰克尔建立一支一百人的特殊骑士团。其实真正成功的并不是罗恩王或芬兰克尔的战略,而是亚特尼部族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抗衡罗恩王国,所以这是一场注定罗恩王国胜利的战役,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仍然要发动战争的目的就耐人寻味了。

芬兰克尔在玛纳斯特建立了至德骑士团,包含自己在内一共九位大骑士:

“正义”大骑士芬兰克尔

“智慧”大骑士卡丘斯特

“博爱”大骑士马尼拉

“朴质”大骑士布勒

“纯净”大骑士约尔顿

“无惧”大骑士弗洛

“牺牲”大骑士凡伦斯

“荣耀”大骑士凯莉

“信义”大骑士贝丽拉

分别代表芬兰克尔重新确立的九大骑士美德,其中正义是一切美德的最终目的,骑士团中所有成员皆以修行美德为基本功课,然后才是作为一个骑士应有的剑术、军事学习。这支骑士团的目的是平定罗恩王国内的特殊事件,所以与其说是罗恩王有直接命令权,不如说是直属德鲁伊教团的特殊武装军队。

芬兰克尔的骑士团不忌讳平民参与,尤其照顾了很多失去父母的孤儿,且男女平等,九大骑士中有两位即是女子。所以骑士团非常受到上层贵族歧视,乃至五大部族都有许多贵族意图取缔这支骑士团。

马兰尔斯国王力排众议,让至德骑士团越发的强大,几乎成为人民心中正义的向往,芬兰克尔在这一点也做的非常好,他没有参与任何国内政治,也不购置任何大型器械,仅仅以一种精神向往的方式影响这国内民众。

但好景不长,在至德骑士团成立四年后,也就是现在约三年前,还在壮年的马兰尔斯国王病逝,这一突发事件让举国悲痛,方才五岁的幼子哈利被迫登上皇位,幼子的叔父波尔特尼斯成为名副其实的摄政王,这让当朝臣民都愤愤不已,却无力反抗。

当摄政王平定政坛后,就将目光放在至德骑士团上,大臣和贵族纷纷从反对骑士团变成了支持骑士团,只为了利用骑士团对抗摄政王,这也让摄政王无法真正下令取缔骑士团。

“如果说发愁,可以说国内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不愁的。”芬兰克尔喝了一口劣质酒,金色的胡须沾上了很多水渍。

“我说,你可以和克瑞提斯一样,至少把胡子剪了。”玛莎打趣道。

“克瑞提斯好歹还有你天天看着,我剪了给谁看?”芬兰克尔笑道。

面对芬兰克尔的打趣,玛莎耸耸肩,她和克瑞提斯之间的事情一直是芬兰克尔打趣的由头。

“但好歹你还可以四处走走,现在镇子上的问题越来越奇怪。至少你平定的邪说异端不会因为一枚铜子就互相斗殴。”克瑞提斯刻意掏出一枚生锈的铜币,在空中晃了晃——这就是他来迟的罪魁祸首,因为交易时,双方对一枚铜币的执着,导致大打出手。

玛莎白了克瑞提斯一眼:“我也就走了半年,你就开始发牢骚。”

玛莎现在作为德鲁伊身份回到镇上,无论是她还是克瑞提斯都非常开心,但这并不难改变时局的混乱。

克瑞提斯嘟囔了一声:“你走之前也一样乱。”玛莎没有反驳,毕竟她知道自己将事情都撩给克瑞提斯这并不道德。

“翡恩特导师现在怎么样?”芬兰克尔岔开让人不快的话题,他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到自己的导师了。

“还是老样子,你不能指望他陪你去打到巨龙对吧?”玛莎笑道,提起芬兰克尔小时候的愿望,这让她把刚才吃的憋都找了回来。

芬兰克尔咳嗽了一两声,才继续道:“其实我倒挺希望你们能够来到我的骑士团,就和当初一样……克瑞提斯攻打下亚特尼关隘,多么让人惊叹。”

在玛纳斯特留守的玛莎听到这个消息后,几乎是震惊的,她宁愿相信一个小兵凑巧攻占关隘——毕竟克瑞提斯是个非常文弱且不懂军事的少年。但事实总是充满传奇的,尽管最后这一功劳并没有对外宣布,翡恩特觉得还是让克瑞提斯平平安安的回到橡树圣林好,如果马兰尔斯国王又追加什么荣誉,反倒是不利于克瑞提斯的德鲁伊修行。

“但我也只让你们惊叹,玛莎几乎是少有的最快成为德鲁伊的学徒了,整个橡树圣林都给予了祝福。”克瑞提斯笑道。

说到这件事情,玛莎努了努嘴:“一直听爱思特说,爱妮特去了你的骑士团?”

独角马一族的爱思特姐弟和翡恩特学徒三人关系非常要好,暴躁异常的姐姐爱妮特听说芬兰克尔打了胜仗,就兴冲冲地跑去玛纳斯特找他,这让文静许多的弟弟爱思特头疼不已。

“现在爱思特见到我们一次,就会抱怨一次,爱思特也快要晋级德鲁伊了,而爱妮特明明静下心也可以,可现在都不知道去哪了。”克瑞提斯也无比烦恼,爱思特每次来看望他们或者他们去看望爱思特,都会把这件事情放在嘴边唠叨。

“爱妮特挺好的,和我三天两头打一次架。”芬兰克尔笑了一下,然后才说正经的:“爱妮特比我更懂得德鲁伊之道,在她帮助下,骑士团才能真正走上正轨。很多次战役也都是她功不可没。”

“没准过几天,我们这里也需要你的骑士团游荡一圈了。”克瑞提斯有些自嘲地透过酒馆敞开的大门看着屋外。

玛莎知道临山镇如今面临越来越多的问题,克瑞提斯并非推卸责任,只是用自嘲缓解无奈,她拍了拍青年的肩膀:“至少我回来了,还不到骑士团出动。”

“最好也别,如果连村民斗殴都可以演变成异端事件,恐怕我都有心解散骑士团了。”芬兰克尔耸肩道,但他知道这种情况迟早会发生,克瑞提斯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

从道理来说,这种民生冲突应该是当地警备管理,但各地领主的私兵都是吃干饭的,或者说他们也只是普通人之一,如果由他们参与进去,冲突甚至会进一步加剧。

传闻马兰尔斯国王生前打算建立三只全新的骑士团,但因为贵族阻挠,另外两个计划只能延后,谁料想罗恩王却一命呜呼。如今摄政王和贵族角斗,互相不容让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再生出事端,所以整个罗恩王国的特殊事件都必须芬兰克尔一力承担——尤其这还是吃力不讨好,他做的越多越会被除良民和德鲁伊教派以外的所有人记恨。

“如果真到了这时候,你们总会比我有办法。”克瑞提斯举起酒杯,和两个伙伴碰了个响,然后一口灌下,这让很少喝酒的他被苦涩的麦芽气味冲的咳嗽起来。

原本期待已久的聚会只能在闷闷不乐下结束,这也是没办法的吧,从马兰尔斯国王逝世到如今,国内很少有人可以笑出来。贵族忙于夺权,人民忙于争利,尽管这都是小矛盾,但无论是克瑞提斯还是玛莎、芬兰克尔,都能从不同角度去感受到这种压抑。玛莎能感受到只有橡树圣林才是乐园,能够逃避这一切,但她却不知道是否真的应该回到橡树圣林,至少她的离去让克瑞提斯压力倍增,那橡树圣林给予的安慰就真的只是逃避了。

克瑞提斯长吁短叹了一番,然后打起精神开始打扫起玛莎的房间,玛莎离开的这段时间让房间积了一层灰。玛莎知道青年很希望自己可以被人们承认,芬兰克尔成为举国著名的骑士团团长,自己也非常迅速的开始着手德鲁伊祭司的学习,只有他依然困在繁文缛节中,没有力量、智慧的克瑞提斯距离伙伴越来越远——但这都是他自己认为,如果将克瑞提斯放在人们中,那也是优秀的一员,无论是品格操守还是学识,都足以自傲。

这让玛莎非常过意不去,她试图让自己沉浸在学习中,将克瑞提斯放在祭司的首位,但结果不尽如人意,在得到人民赞誉的同时,也被杂务缠身——甚至赞誉也并非出自真心。曾经玛莎对克瑞提斯说过:“你不可能用十年时间就做得比翡恩特用五十年还好。”克瑞提斯只是笑一笑,大抵是明白这一道理的,但仍旧无法介怀。

克瑞提斯其实还是很高兴的,毕竟烦心事其实每天都有,但能够再见到自己的两个伙伴,已经是非常值得开心的事情了,只是日复一日繁重的忧愁压得所有人喘不上气。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会去努力设想明天,对未来作出规划,但实际是当你长大成人,不再年幼,你会发现生活的压力会更加无处不在,所有的设想和规划都会脱离原本的纯真。

甩开这些不必要的念头,青年整了整衣领,才道:“玛莎,要不要再吃点东西?”

罗恩王国的习惯是只吃两顿,所以克瑞提斯的询问玛莎并无觉不妥,就笑着应了。克瑞提斯去厨房做了些小菜——这大概是成为奥瓦德之后进步最迅速的事情,将小菜和白水摆在桌上,克瑞提斯才显得有些不安。

“是不是打算让我帮什么忙?”玛莎看着青年局促不安的样子,笑起来,不得不说克瑞提斯内心是有些要强的,除非遇到实在难以解决的事情,都不会这番模样。

克瑞提斯干笑两声:“不,没有。”青年其实明白,自己对玛莎已经不再是姐弟之谊,但并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表达,他也无法了解玛莎到底是什么心态。

或许说起来,玛莎愿意和自己相处这么久,绝不会讨厌他,但每次芬兰克尔拿这件事情开玩笑,玛莎都只是一笑了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这就让青年心里没底了。

“你听说芬兰克尔的事情了吗?”克瑞提斯抿了一口白水。

“他的事情?他的事迹可多了,我大概也没有全部都听说过吧。”玛莎耸了耸肩,确实,现在芬兰克尔的传说拥有各种各样的版本,甚至有传说他曾经是菲索尔兹姆的使者,这一故事让两个伙伴咂舌不已。

“我是说他和……和……那什么蒙……”克瑞提斯自己都想不起来要说的人叫什么名字。

“麦尔蒙娜?”玛莎提醒道。

“哦,对。你知道?”克瑞提斯一拍手掌,没想到玛莎居然会知道这个女孩的名字。

“听说过……我对这些事情向来不感兴趣,也只是因为芬兰克尔的原因才有点印象。”

玛莎回忆了一下,然后突然笑道:“王子和平民小姐的传说可是流传最广的。”

大概在两年前,芬兰克尔的传说中就添加了这一笔艳色,其实也并没有太多实质性内容,大约是说骑士团拯救被强盗袭击的村庄时,强大而正义的骑士团长芬兰克尔和村民少女麦尔蒙娜相遇,两人便坠入爱河什么的。但看芬兰克尔并没有和他们提起这件事情,想必还是八字没一撇,甚至都只是谣传。

“不过,之所以有这个故事,真实度其实无关紧要。”玛莎吃了一口菜,“其实我在橡树圣林听说了,芬兰克尔的父亲德斯尼王麦杜拉想要让他和王室的公主表妹联姻。也是可怜的王子用骑士团打掩护,才一直拖到现在,否则按照王公贵族的年龄,他四五年前就应该结婚了。”

“罗恩王室?公主?”这回轮到克瑞提斯惊讶了,他确实没听说过这件事情。

“其实我也不是太清楚,你知道的,这种联姻是必须有橡树圣林来见证,所以才会有传闻。听说他们相识过程和之前那个故事相差不多,只不过结局不对——高傲的王子无意可怜的公主。”看玛莎的表情和结尾加重的语气,好像她更喜欢这个版本的故事。

“很难想象芬兰克尔和别人谈情说爱的样子。”克瑞提斯想象了一下芬兰克尔坐在花丛里和女子谈骑士美德,立刻笑了出来。

“我也很难想象你和别人谈情说爱的样子。”玛莎也笑起来,在她印象里,克瑞提斯好像很少有主动的时候,更别说主动和女孩攀谈了。

克瑞提斯愣了一愣,手指在桌子下面纠缠了许久,才道:“玛莎,我……”

玛莎看着克瑞提斯拘谨的样子感觉好笑,便道:“到底有什么难事,没什么不好说的。”

“不,没什么难事,只是想和你说点其他事。”克瑞提斯低头看着桌上的杯子,杯子里泛着的水花倒映着自己的脸颊,不管怎么样,自己总该说出自己的心声,无论玛莎是愿意还是拒绝,总比一直尴尬着好。想到这,克瑞提斯振奋了一下精神,还未开口,便听屋外猛地“轰”一声,只觉得从地面到屋顶剧烈抖动,桌上的杯盘倒了一地。

克瑞提斯迅速扶住跌倒的玛莎,镇定下心声,排开杂念,无数的情绪、语言、意识从四周的自然中传递而来。青年看了一眼身边的桌椅,叹了一口气:“镇子又出事了。”说罢和玛莎便走出屋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