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大家说】韦明铧:一方水土一方人

2021年12月 02日 09:15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韦明铧

历史不会停顿,江湖不断改写。宋人《袖中锦》说:“福建出秀才,大江以南士大夫,江西湖外长老,京师妇人,皆为天下第一。”现在情况早已变化,福建并不出高考状元,北京女性也未必都是世界小姐。清人《两般秋雨庵随笔》说:“苏州出状元,亦犹河间出太监,绍兴出惰民,江西出剃头师,句容出剔脚匠。”今人看了一定不明白,因为河间太监、绍兴堕民早已成了过时黄历。

在本书中,有几个人群是我特意写进去的,如燕赵佳人、吴越娇娃、西湖船娘、泰山姑子。她们在野史和传说中的故事很多,但认真讨论她们的文章很少。有几个绰号,我一直觉得在疑似之间,如云贵象、香港脚、广东疮、南京虫,经过再三考虑,仍然写进书中。宁可把想到的做掉,也不留什么缺憾。

我想说明的是,绰号固然不是一种十分尊重他人的叫法,但多数时候只是有限的调侃而已。这一点,古人深解其意。明朝人见面,常拿对方的籍贯开玩笑。河南人高拱和湖北人张居正都在朝中做官,高拱嘲笑张居正说:“晓日斜熏学士头。”因为湖北人外号“干鱼头”。张居正当即回复高拱:“秋风正贯先生耳。”因为河南人外号“偷驴贼”。互相开开玩笑,无伤大雅。

当然,绰号确实包含了某种地域歧视的意味。一个地方的人,对另外一个地方的人不熟悉、不理解、不赞同,就会产生偏见。这种现象中外都有。在日本,关东、关西之间有地域歧视。在韩国,全罗道与庆尚道之间有地域歧视。法国巴黎人,把所有非巴黎人都称为“外省人”或“乡下人”。意大利南北方互相鄙视,南方人说北方人“不懂生活”,北方人说南方是“野蛮非洲”。在英国及爱尔兰,英国人曾对爱尔兰人有严重的地域歧视,结果导致爱尔兰从联合王国独立。美国南北各州之间,经常互相调侃嘲讽,有的州被称为“牛仔儿”和“乡巴佬”,已是司空见惯。

中国的地域歧视也是有历史的。在先秦时代,宋国人常常是被讥笑的对象。《列子》说,有个宋人在冬天里晒太阳觉得很舒服,便想把这当作秘方献给国王,并自信能领取重赏。《庄子》说,有个宋人善于做衣帽,就去越国做生意,但越国人都是短发文身,根本不用衣帽。《韩非子》说,有个宋人不听邻居劝告,没有及时修补雨天被浸坏的围墙,结果家中被盗,他反而怀疑盗贼就是好心的邻居。守株待兔、揠苗助长这类蠢事,都发生在宋国人身上。“宋人”在很长时间内,是愚笨和可笑的象征。

地域歧视多发生在相邻的地区。如苏南人会瞧不起苏北人,皖南人会歧视皖北人。回顾多年来我对江湖众生的研究,可知江湖人群大致可以分为几类:

一是用简练的字眼刻画某地人性的,如京油子、卫嘴子、苏空头之类;

二是用贬抑的字眼描述某种人群的,如江阴强盗、北国念秧、保定狗腿子、天津混星子之类;

三是用某种动物或植物作为某地人代称的,如湖南骡子、江西腊鸡、湖北九头鸟、甘肃山药蛋之类;

四是用某种职业或身份指代某种人的,如凤阳花鼓、三河老妈、苏州状元、绍兴师爷之类;

五是用性别化的字眼描述某类群体的,如珠江老举、大同婆娘、广东咸水妹、闽中契兄弟之类;

六是以某种生理特征或病理现象引申为某地人的共名的,如老毛子、香港脚、广东疮、南京虫等。

最近偶然看到董桥的文章《一代人的气韵》,表明绰号背后的故事其实也是很美的。文章写一位画家在大同街上看到一位妇人,要求画她,她扭身走了。但画家一路跟着她,硬画了她一张线描画。“大同婆娘”的名声并不好听,但大同的女性长得特别美完全是有可能的。

本书的新意我认为有两点。第一,我把庙堂也看作是一种江湖。江湖是一种宽泛的概念,凡有义气、阴谋、恩怨、进退的地方,都是江湖。市井、山林是江湖,庙堂也是江湖。第二,我把目光从古代转换到当代。有些绰号,出现得非常晚近,甚至就是眼前的事。我把它们写进书中,不表示我赞同这种叫法,而是客观记录江湖罢了。

谢谢上海辞书出版社,为我出版了洋洋洒洒的《江湖百相丛谈》三卷。

作者简介:

一级作家,扬州巿政府表彰的当代文化名人,扬州市名师工作室导师。出版著作七十种。荣获国家图书奖、华东图书奖、华东田汉戏剧理论奖、中国曲艺最高奖——牡丹理论奖。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