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扬师院”为什么总被人想起

2021年12月 17日 14:17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金沙人

“扬师院”是扬州师范学院的简称。凡是有“扬师院”字眼的文章,无论长短,我都从头到尾读下来,其中的事件大多熟知,但还是兴趣盎然,不厌其烦,乐此不疲。昨天张泽南老师的《师院掌故》又让我过了回“扬师院”瘾,好生痛快。

从扬师院毕业走出校门已30多年,但对母校的怀念却与日俱增。一提到扬师院,精神就为之一振,似乎是条件反射,没有任何刻意和矫情,你说怪不怪?据悉,像我这样的扬师院学生大有人在,这又不能不使我深思,为什么“扬师院”总被人常常想起?

泽南师所说的掌故,在校期间就曾听说过,毕业后闲谈也总少不了这个话题,此事反复被提起,并没有人嫌弃啰嗦,相反更多的人争相传诵,不断破圈,让其历史有了更多的传奇色彩。学校已被合并,大门楼已被拆除重建,招牌也换了新的,不少坡道的砖路也被水泥路替代,行人道的梧桐也被移走了不少,新添的建筑更是不胜其数,但校园老格局、老建筑始终如故,见证了那段美好的岁月。

提到扬师院,我总会向人介绍,小学校,大师不少。别看我这个学生不怎么样,但我的老师个个都身怀绝技。不怕你们笑话,当初我的高考志愿中并没有师院,是按服从志愿被提前录取进来的,进校一肚子不高兴。但几天课业下来,让我感受到老师诲人不倦的魅力,确实与中学老师不一样,大学老师就是大学老师。现在,中文系的许多教授博导,那时作为助教也与我们一样坐在后面听课,有时帮助辅导作业。老师台上口若悬河、引经据典、条分缕析,让人心生佩服。师院老师的板书更是功夫了得,简直就是一张理论知识的导学图,有时连黑板都舍不得擦,让人难以割舍。

进了扬师门就是扬师人,我身上深深烙上了扬师院印记,这辈子都忘不掉。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尊重知识蔚然成风,勤奋好学自不待言,老师卖力讲、学生奋力学,在扬师院构成了良好的教学生态。那时的老师真是卧虎藏龙,哪个没有看家功夫,哪个没有拿手好戏?曾华鹏老师一学期的鲁迅专题课,于我们而言简直就是精神享受,中学时期为应试而学的单薄鲁迅变成了血肉丰满的鲁迅,让我们耳目一新。李关元老师的曹禺戏剧专题,更是让我这个文艺的门外汉增加了一点文气。李昌集老师的元明清文学最受学生欢迎,上课时神采飞扬、妙语连珠,特别是讲到《西厢记》时,更是让人沉湎其中,“人约黄昏后”“良辰美景奈何天”等经典唱词被演绎得传神动人。班吉庆老师的古代汉语课可谓一绝,绝在化繁为简、深入浅出,把枯燥变成了有趣,让人望而生畏的古代汉语变得十分亲切现代,更让人拍案叫绝的是,把大家讲得捧腹大笑,而他却不动声色,继续有板有眼地讲下去,不知不觉到了下课铃响。

那时扬师院中文系号称“一百零八将”,个个好生了得。有许多老师没有给我们上过课,但名声却如雷贯耳。给84级上过课的叶橹老师是当时诗评界的新锐,在全国专业诗刊和文学报刊上刊发诗评专栏,上课时脸挣得通红地朗诵艾青,至今还被他的学生不断提起。山东大学周来祥的高足姚文放老师出手不凡,在文艺学领域开疆拓土,课上得好,书出得快,奖拿得多,让中文系又多了一个博士点。谭佛雏老师做过系主任,其王国维美学研究炉火纯青,他的著作在当时风靡一时,至今仍是研究者必备的工具书……当时的老师简直就是一尊尊神,李廷先、李人鉴、蒋逸雪等老先生,哪个在业界不是响当当的人物!

说到扬师院,中文系自然排第一,说到中文系,任中敏先生更是一座丰碑。先不说他词曲学的学术泰斗地位,也不说他著作等身的影响广泛,就说他80多岁了仍披挂上阵,致力学术传承,就让人高山仰止。“报硕得博”的故事已成为中文系的神话传说,传说中的扬师院中文系因此而更加引人入胜。“扬州人不是豆腐”“扬州人过得了江,抬得起头”这等豪言壮语在当时响彻云霄,就是放在今天,在扬州也是奋进的号角。扬州人应该有血性不会孬,有冲劲不能瘫,有拼劲不用怕,你想想全国第一批博士点统不过18个,许多知名高校当时都没有,小小扬师院竟然也争得其中一个,凭什么不自豪?只要敢打拼,没有拿不下的山头,攻不破的堡垒,克服不了的困难。扬州人凭什么就低人一等、自甘下风?只要敢打拼,以实绩说话,为什么不能挺起腰杆,扬眉吐气,跨过长江,融入苏南,去长三角与他们平起平坐?

斯人已去,精神犹在。对扬师院的念念不忘,更多的是对那一代人拼闯精神的礼敬,卓有成效的歌颂,泽被后人的感恩。为什么扬师院总被人时常提起,为什么大家谈到扬师院总是眉飞色舞,为什么扬师院的学生对母校这么一往情深?这一现象值得好好研究。


责任编辑:刘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