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记《东方明星》创刊前后

2021年12月 30日 14:34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王慧骐

《东方明星》是上世纪90年代在中国报刊市场较有影响、拥有较多读者的一本杂志。它创刊于1993年7月5日,主办者为江苏文艺出版社,编辑部设在南京。

我作为当时江苏文艺出版社的副社长,全权负责筹创了这本杂志,并兼任主编。出刊前,出版社领导层在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的基础上,确定了杂志的基本定位,即以读者关注度较高的演艺明星为主要报道对象,同时兼顾政治、经济、科技、文化、体育类的名人和社会热点事件。出刊周期为月刊。

1993年4月底,我和编辑部的同志先行去北京等地组稿,并试图组建一支长期为刊物供稿的特约记者和特邀组稿人队伍。在北京开了几个小型座谈会,也见了一批记者、编辑和作家朋友,甚至直接与一些明星接触交流,拿到了他们提供的相关作品。

翻开这本杂志的创刊号,可以看到我们根据杂志定位所做的努力。在“风云人物”栏目内,刊发了《中华英才》知名记者吴霖对时任国家民航总局局长蒋祝平的专访,以及他和健力宝集团总经理李经纬的精彩对话。作为创刊号头条推出的是“万众瞩目”栏目下的大特写《追踪中国老女排》。该文对曹慧英、张蓉芳、郎平、陈招娣、周晓兰、梁艳等六位老女排名将做了彼时最新动态的报道。社会热点问题在这期创刊号上也有所反映,刊发了北京和沈阳两位记者的专稿:《1993:报刊大战》和《中国首家猎头公司在行动》;同时发表了介绍北京先农坛骨科神医常健和南京经济广播电台著名节目主持人甘霖的文章。

演艺界的人物刊发了一批独家报道。上海诗人桂兴华为我们写来了他对舞蹈明星周洁的专访,《北京日报》李培禹写了《李雪健最近在忙啥》;《巩俐访谈录》的文字则由李尔葳从她交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即将出版的《影坛巨星访谈录》中抽出,在刊物上首度亮相。《中国文化报》副刊部主任蒋力写了他所熟悉的作家谌容和她的几位同样有名的子女:梁左、梁天、梁欢,写了这一家人当时刚刚组建的“快乐影视中心”。这批专稿的特点是,都是第一手的真材实料,可信度高,可读性强,几位作者也都是写作上的高手,文字驾驭上很见功力。比较有意思的是,这期创刊号上选发了歌手(当时可能还不叫歌唱家吧?)郁钧剑和影星林芳兵的几首诗。这两位我都去了他们当时北京的家里(当然是由北京新闻界的朋友领着去的)。郁钧剑除了写诗,还写得一手好字,同我在他的书房里说了一通喝酒和写诗的感受。林芳兵当时刚演过《唐明皇》里的杨贵妃,名气很响。我知道她小时候一直在扬州生活,说了几个她也熟悉的人,于是她同我的交流便显得比较放松。林芳兵演戏之余还喜欢画画,当时家里的客厅内摆了不少画,她盘坐在地上给我讲她的画。还拿了她写的诗给我看,我后来挑了她的一幅画和两首诗发在了创刊号上。

对文学和当代热门作家的关注,《东方明星》在创刊之初以及后来几年的出刊中均有较好的表现。创刊号上开设的“文坛好手”栏目首发王干的《苏童写真》。“公开内参”栏目发了本刊记者于是(即诗人马铃薯兄弟)采写的现场报道《“海马”诸公为本刊开张助兴》,实录了1993年5月上旬莫言、王朔、池莉、刘毅然等六位“海马”作家来南京签名售书时与记者互动的情景。莫言等为《东方明星》的读者留下了颇为珍贵的墨宝。这篇报道里还透露,以侃爷著称的王朔当年就出生在南京白下路上的一家医院。

值得一提的是,《东方明星》创刊之初,我们大胆引进了一些造势的商业理念,策划了一个“创刊号封面人物竞猜”活动,在多家报刊上发布广告,给尚未见到刊物的读者制造了强烈的悬念。这一创意取得了较为圆满的成功。参与竞猜活动的信件从全国四面八方雪片般飞来,每天邮递员要驮好几袋信件送到编辑部。人手不够,我们紧急联系了一批附近学校的大学生课后来帮助拆信,并做分类登记。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共收到参与信件一万两千余封。最后选定“竞猜”得票最高的香港歌星郭富城为创刊号封面人物。杂志出刊后不久,郭富城作为这一年当选的“全运之星”在上海举办专场演唱会,正好我们去上海组稿。事先做了联络,在为演唱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安插了一个小节目:由我向郭富城赠送这本创刊号。时年28岁的郭富城见到杂志时,大男孩般地欢欣雀跃,手拿《东方明星》十分配合地接受镁光灯的一阵闪烁。

由于多方努力,首印15万册的创刊号在全国各地销售一空,令我们这批办刊人大为振奋。对我个人而言,创办《东方明星》也是生命中一段难以忘怀的日子。

作者简介:

生于扬州,现居南京。出版有个人专著多部。曾任江苏青年杂志社副总编辑,江苏文艺出版社副社长,新华报业集团图书编辑出版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刘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