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一串钥匙引发的悲剧

2021年12月 31日 14:5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钱新明

扬剧《莲花庵》大部分戏并不是发生在庵里,是在谷素珍家里,只是最后一场在庵里唱戏。整场戏时间长,几个大段子唱了没停。每句唱词都唱得人心酸酸的。

谷素珍的丈夫季雍随父亲出门收租,老头出门前把大院子里的管理作了些交代。有两串钥匙,分别是各房门的钥匙和钱柜、账本柜的钥匙。悲剧的伏笔是老头在钥匙托管权的分配上,他让老太婆马氏管猪圈、柴火房的钥匙;媳妇谷素珍管“金库”钥匙。本来就是继室的马氏心里不踏实,于是顿生妒恨,设计要赶走谷素珍,夺得“金库”的管理权,欲私吞家产。女人害女人尽在要害处,马氏将僧衣偷偷塞进谷素珍房中,恶搞绯闻。不想,季雍竟傻乎乎地中招了,持刀相逼。谷素珍念有一子,不舍亲情,出家进了莲花庵。

于女人,不贞是弥天大罪,旧式女人常以死洗冤,谷氏不甘不明不白,出家入庵却是等待昭雪的那刻。《莲花庵》“苦劝”这场戏,是祖孙三代赶至庵中,动员谷氏回家。季雍似乎很是自责,作了深刻反悔,叙说谷氏离家后的诸多生活不便,儿子失母照应的艰难。唱道:“倘若娘子不回去,情愿站死在莲花庵。”回不回去,谷氏心里打了底。她先把怨气出了一番,回顾自己在家是如何起早贪黑操持家业,照顾公婆,自己又如何背负这冤枉凄苦。也留念了“实难忘夫妻情共苦同甘”,叮嘱季雍:再娶新人女红颜,冬儿当作亲生看,儿若成人娘心安。决意不再还俗。

这戏的起因是象征财富的钥匙。钥匙无罪,但由此生出的争夺却泯灭了人性的善良。谷素珍、季雍、儿子季冬儿都是受害者,季父对钥匙的欠思量导致了马氏罪恶,儿媳间的妻离子散。这戏有部后续,冬儿高中,惩戒恶人,为母亲洗清了冤白,谷素珍这才乘着八抬大轿回了家。

作者简介:

泰州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泰州市文联命名“泰州文化名人——钱新明微画工作室”。著有报告文学集、中国百戏画集等多部。


责任编辑:刘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