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大家说】殷德平:商专三年

2022年01月 12日 09:04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殷德平

1984年高考,我遭遇人生第一个滑铁卢,最后被江苏商业专科学校计划统计专业录取。学校不是我心仪的学校,专业更不是我喜欢的专业。整个暑假郁郁寡欢,临近开学之前还病了一场。当时如果说对未来还有什么期待的话,那就是扬州这个古典而又诗意的名字在我心里涌动着一丝诱惑。

请假一周之后,带着失落的情绪来扬报到。走进商专校园,心情更加低落。学校位于盐阜路1号,很小,好像跟我中学校园差不多大。更重要的是,它没有我想象中的大学校园的气派,更没有我向往中的高等学府的气质。进门一条主干道,顶多200米长,迎面一幢五层的主教学楼。那时西侧的毛纺厂尚未搬迁完毕,不大的校园全部处于主干道的东侧。沿着路边靠北面围墙的是一幢教师公寓,依次向南是两幢并排而立的学生宿舍楼,一座饭堂,一幢行政办公小楼,最南边的是烹饪系的教学楼和图书馆。唯一有点古色古香气息的一座小楼矗立在饭堂门口,是团委、体育组和医务室办公的地方。两幢学生宿舍楼,甲型楼住男生,乙型楼住女生,我纳闷为什么要加个“型”字,听上去有点像医学名词。

进校之后逐步了解到,我们学校以前是老牌的中专学校,叫江苏商业学校,业内名气很响,直到如今好多扬州人还称之为“商校”,1982年在南京的江苏省商业专科学校迁来扬州,与之合并,升格大专,改称江苏商业专科学校。无论是商校,还是商专,学生毕业以后的分配很好。因为当时还是计划经济年代,流通体制还没有改革,国合商业是物资流通的主渠道,因此我们学校的毕业生,要么分配到各级机关,甚至分配到中央机关,要么分配到商粮物供四大系统,都是那个年代的好单位,无可争议的“铁饭碗”。记得那时在乡下,就听到这种说法,“三年修个粮管所,五年修个供销社”。这个“修”,当然不是修理的修,是修行的修。至此我才约略知道,学校虽然貌不惊人,但还是有着很强的吸引力,录取分数线很高。据说,我们班51名同学,很多人已在本科线以上。那一阵子,教师的社会地位不是太高,许多考生不愿意填报师范类学校,有不少人达到本科线上不到本科学校,落到专科甚至中专。我前不久写了篇《那年高考》,发在朋友圈,沭阳的孙同学留言,他当年考分比本科线高了26分,跟我录在一个班。如此说来,我还算比较幸运的了。

才开始还是度过了一段时间低沉期。我比其他同学晚到一周,到了以后,就有同学跟我讲,团支部书记的职务给你留着了。我们的辅导员是长得小小巧巧的袁桂华老师,我们还习惯称班主任,她好像也是刚刚留校工作不久,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她跟我说,你中学时就被评为扬州市优秀学生干部,希望能挑起团支部书记的担子。我因心情低落,高考失利又让我滋生了莫名的自卑,本想婉拒,经袁老师开导,勉强接受。我们学校那时规模不大,在校生可能不到一千人,好像就开设统计、财会、物价、企管、烹饪几个专业。历史上数统计班最活跃,也最调皮,我们班也不例外。班长和我都感觉工作非常吃力,再加上我也无心恋战,干了一学期,还是辞职了。

当时想就这样安安稳稳度过三年平静的商专时光,学习不用功也不疲沓,成绩中等偏上。记得一学期快结束时,学校文学社团平山诗社面向全校同学举办诗歌征集比赛,我毅然参赛,获得二等奖,被吸收加入诗社。于是我从小就有的文学梦被再次点燃,课余时间埋头写诗,二年级时,老社长毕业,让我做了平山诗社的社长。那时中国整个诗坛热热闹闹、红红火火,特别是《深圳青年报》和《诗歌报》联手举办“朦胧诗大展”,在诗坛刮起了一股旋风。扬州的诗歌活动也是精彩纷呈。张维、肖宁等诗人在瘦西湖畔定期举办“诗人角”,我们都把诗稿打印出来,挂在绳子上,互相交流。在扬七所高校的文学社团还酝酿筹建“扬州大学生诗歌联合会”。那时扬州师院有个流萤文学社,社长就是现在大名鼎鼎的毕飞宇。记得我们曾在他的宿舍热烈地讨论诗歌,还在师院东门一幢楼的阶梯教室举办过诗歌朗诵会,我也登台朗诵了自己的诗作,师院一位老师点评时还提到了我。

我正兴致盎然时,三年商专时光,倏忽已逝。

作者简介:

扬州文化艺术学校校长、书记,研究馆员。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