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大家说】樊继健:说说“仪式感”

2022年01月 13日 08:5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樊继健

今天这个话题貌似与古琴无关,对我而言,却是由古琴而起。

我平时穿着比较随意,很少长衫短袖,衣裙飘飘,主要是嫌麻烦。再说市区多骑电瓶车,穿裙子也不方便,所以平时穿休闲装、牛仔服比较多。这一来,引起一些朋友对我善意的批评和提醒:“樊老师,你是古琴人,你平时穿衣服太不注意了。”一个东北的琴友,来扬州见面交流了一次,回去以后,特意让他在扬州的姐姐陪我去买一些中式衣服,说:“樊老师的气质蛮古典的,怎么穿牛仔服啊?”我说:“我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更主要的是牛仔服耐穿啊!”哈哈。

我的演出服很少,一年三个季节(除了冬天)都是一件蓝色旗袍,淘宝买的。曹华先生说我:“你是穷人买米——一升(身)头。”其实这件旗袍的同款同色,我买了四件呢,一是喜欢,二是合身。但在别人看来,好像我总是这一身。

有一次闲谈穿着时,我表白说:“我崇尚极简主义。”我的孩子不客气地批评道:“你不是崇尚极简主义,你就是懒。”这使我想起韦明铧老师对我说的一句话:“极简主义和懒惰思想可能就像天才和疯子的关系,看上去只是一步之遥,或者本身原是相似的东西,但是却有本质的区别。”真理多走一步,就成了谬误。

言归正传。一直以来,我特别反对所谓“仪式感”,觉得内容大于形式,内容决定一切,而“仪式感”就是花拳绣腿,无病呻吟,没事找事,不值一提,甚至是用形式的铺张来掩盖内容的贫瘠。

我甚至有一种肤浅的思考,譬如关于婚姻,如果真的情深意切,一纸婚约有和没有,又有什么区别?古代那些正妻以外的女子,她们当中不乏真情实感,难道不美好吗?比如朝云和苏东坡。我尊重一切真挚的感情,所以从内心鄙弃“仪式感”。

今天和韦老师偶尔聊到“仪式感”,他的一句话让我醍醐灌顶。他说:“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但形式也是内容的一部分,‘仪式感’本身也是内容。”韦老师说:“你上台演出会穿家居服吗?你走亲访友会穿工作服吗?你有很多方外琴友,他们初次见到你是从你的外表走进你的内心的,所以你的打扮也是你本人的一部分。为什么佛寺和道观都建得那么高大庄严,让人一眼看去就心生敬畏?因为建筑本身也是内容。高大庄严的殿堂与乡间那些低矮简陋的土地庙相比,难道给你的感觉一样吗?”

这些年来我渐渐觉得自己未免偏激,渐渐认同“仪式感”的意义和价值,不再像以前那样一根筋了。生活需要“仪式感”,并不意味着我们只追求仪式,不重视生活本身,而是因为任何生活总要借助某种形式才能呈现出来。我们热爱生活,就应该关注生活呈现的方式。

人的成熟,应该随着年龄和阅历的不断增长,而逐渐完善自己,走近生活的真谛。

我对“仪式感”的逐渐认同,究竟是因为成熟了,还是因为“成熟”不再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

作者简介:

扬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广陵琴派代表性传承人,广陵古琴学会会长,绿绮小筑主人。文化和旅游部全国文化和旅游干部网络学院特聘专家,扬州文化研究所首批特聘研究员。主编《广陵古琴》《广陵琴话》。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