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我与朱天曙

2022年03月 03日 15:03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吴锡平

近年里,扬大校园里先后建起了两座小亭,一座在扬子津校区朗月湖畔,名为思源亭,由上海校友会出资,取宋代理学大家朱熹“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表薪火相传之境;另一座在瘦西湖校区,原扬州师范学院图书馆前、水塘东北角,名为仰师亭,由历史系1997届校友夏春喜出资,以班级同学毕业20年反哺母校名义捐建。两座亭皆小巧玲珑,檐角飞挑,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成为校园新景。

这两座亭子的匾额均为朱天曙所题写,每次到这两个校区讲课、参加活动,都要绕行亭子周边,或远或近地看上几眼。经常的“见字如面”,让我恍然觉得我们同窗的时光并没有退隐远去。

我与天曙兄本科同班四年,共读于扬州师范学院,教室在仰师亭东侧的商经楼一楼。他性敏奋勉,大二时就自印了一本书法作品集,一一签赠给班级同学。

扬州的城市生活闲适精致,尚文风气浓厚,琴棋书画都有一些小圈子。天曙很快就和扬州城里的几位著名书家和学者取得了联系,其中交往最多的是祝竹老师,祝老师工篆刻、擅书法,性情温和,诲人不倦。

书艺的精进,与个人人文素养的积累提升密切相关。在与这些名流的频繁交往中,天曙的书法艺术境界被渐次打开。对外的交往日渐频密,谈书论艺的文字、书法作品亦时有发表,成了同学眼中艳羡、倾慕的对象。

1996年,大学毕业,天曙联系签在扬州市七中工作。七中位于扬州老城繁华的广陵路上,著名的梅花书院就在校内。他得以有便利的条件研探书院的历史渊源,且能在书院旧址会客、雅集。他的宿舍在校内一处小巧的阁楼里,面积不大,却布置得精致整洁,墨香扑面。我们去过几次,穷聊一通后,照例由他做东到门外烟火气十足的街上,挑一家饭店吃饭。

后来有一阵子大家各自忙自己的事情,疏于联络,然后就听到他考取南京艺术学院研究生的消息,心里不由得暗暗吃惊。他是师范生,英语在中师时已经荒疏,大学里也只学了两年,撂下来几年还能重新拾起,并成功考取研究生,感觉他是对自己的生活状态严重不满,下了大决心来改变命运。

天曙硕士毕业后到上海书画出版社短暂工作,其间我们通过一两封信,或者一两次电话。出版社是我向往的工作单位之一,与文字文人打交道,感觉是一个往来无白丁,心远地自偏,且可以躲进小楼成一统的符合心性的好去处,所以言辞之间,他应该能感受到我的“羡慕嫉妒恨”。

然而,他在沪地并未久留,大约一年后又返宁读博,再之后北上京师,先后问学、就职于清华大学、北京语言大学,事业与人生的境界一步步海阔天空。

2015年6月,香山书院成立,聘请天曙任院长兼导师,当时他已经是北京语言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所长,网上的很多报道已称他为“著名书法家”。书院位于北京香山风景区的香山南路,依山而建,附近有碧云寺、静宜园、香山寺等名胜古迹,环境幽雅,陈设精致,墨香书韵,着实是治学问道的清雅去处。与香山书院距离最近的一次是2015年暑假,我到北京参加一个培训会议,主办方将地点安排在怀柔,会议期间,我与天曙兄通了一次电话,确认了一下距离,离书院还有上百公里,且会程紧凑,未能成行。

2016年,大学同学毕业20周年返校,天曙先期即积极参与活动策划,题词“欣于所遇”,印制在纪念版帆布袋上。活动次日,大家重回当年的教室,他又用双钩笔法把这四个字写在黑板上,并释解其意,与大家一一合影留念。我坐在当年就读时的座位上,感慨不已,“人生若只如初见”,时光能重回1992年该有多美好!

近年里,天曙兄著述丰硕,每有新作问世,我都能第一时间获赠。他的大作《中国当代书法名家新作——朱天曙卷》《且饮集》《印说》《竹外集》等,我都一一珍藏了。他为我治的名印,我也一直放在身边最常用的文件盒里。然而我天性散淡,进入中年,人愈发慵懒随性,读书写作不刻意、不刻苦,一无所成,于书艺也全无品鉴力,让他在扉页上的题签“雅正”成了名副其实的客气话。只有我与他的这份同窗之情,以及因为某些共同的困厄经历而结成的相通的心气与相投的趣味,让我倍加珍惜。

郑庆寰为天曙的《且饮集》所撰的编辑手记用了《且读且饮且珍惜》这个标题,我觉得别有深意,世间万千,逝者如斯,不居,不让,我们唯有且读,且行,且珍惜。

作者简介:

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扬州大学。


责任编辑:刘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