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腊梅巧计放鸽子

2022年03月 03日 15:03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钱新明

周腊梅要从良,这事由不得自己,要到衙门去办理从良手续。公堂之上,媚容可心的腊梅诱动了县太爷、师爷、都头的淫念。师爷坏水多,他出了个主意,把腊梅判给衙门的公差张才。三人心领神会,腊梅还在圈子内,张才厚道,有些夯,这三鬼日后去揩揩油,方便些。

成婚这天,县太爷找了个差事把张才支去了山东。天黑了,三人分别来敲周腊梅的门。第一个来的是都头,喝了酒,在门外嚷着,不开门就把她的妓女身份说出去。腊梅怕翻旧账,应其进门。第二个敲门的是师爷,这老头假意来看望孤身在家的腊梅。都头害怕了,腊梅顺势叫他钻进炉膛,以避师爷。第三个敲门的是县太爷,来得较迟,他是躲过家室,带着金银细软来的。他的理由是巡夜至此,看到屋中有灯,歇步慰问下属的家眷。县太爷来了,师爷不敢夺爱,央求躲避,腊梅安排其伏卧在阴黑的桌子底下。三个蠢货全然不知,张才夫妇早察觉三人心怀不轨,有计在先。此时,张才回来了,县太爷心知行为不雅,有失官体,藏身面缸中。张才手执哨棍,依着腊梅指引,逐一敲出三人。并故作傻态,连连“感谢”三位深夜贺喜。三人吭吭啊啊,情非得已地掏出身上银两,佯作随礼溜之而去。

扬剧《打面缸》是出少有的闹剧,诙谐俏皮,移植自清代唐英《古柏堂传奇·笑面缸》。这戏,京剧、粤剧、秦腔里都有版本,唯扬剧侧重于词曲来推进情节,去掉了些荤腥气。扬剧版里这三个男人心怀鬼胎,却低估了风月场上女子的情商,被放了鸽子,打了“闷棍”。不过,这事放在当下,“聪明”的三男可能就不会这般罢休了。他们或会事后报警,举报张才夫妇敲诈。我想,善写后续的好事者不妨编个《三男告腊梅》,给这戏添点趣头,不失为个看点。

作者简介:

泰州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泰州市文联命名“泰州文化名人——钱新明微画工作室”。著有报告文学集、中国百戏画集等多部。


责任编辑:刘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