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时光穿过仁丰里

2022年05月 19日 10:46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邓杰

扬州城市的空间印象与我多有陌生。也曾很多次游过名园,走过街巷,可能因为客居的身份,总是有些隔膜。久闻仁丰里之名,据说乃几年前政府精心打造的历史文化街区,获得过国家级荣誉。

春日时光穿过长长的巷道,把生活拉成一条直线。巷道不很宽,两边的居家老屋次第有序,一应的青砖黛瓦,刻下时间的痕迹。古朴的砖雕门檐如一扇扇屏风,把古今内外的时空隔断。第一次走进这时光的巷道,一缕淡淡的古意夹着生生的烟火气向你袭来,唤起你对老城市井的触摸感。

巷道仿佛一条花的长廊,家家门前搭花棚,户户院落吐香艳。绽放最盛者乃是蔷薇,红的,白的,紫的,粉的,宛如一枚枚春天的笑意,殷勤地向你招呼。在一面簇花掩抑的墙体上,绘有一幅巨大的古代仕女图,绸绢绛色基调,真乃时光入画,佳人如梦。有趣者,此画竟是一款平面中的立体装置,仕女的面部是平面的,而身子和手臂乳臀却是立体的,通体上下自然过渡,凹凸有致,其创意新颖曾所未见。

巷道很是清爽,没有青石板,主道由青色预制板铺成,道的两边镶嵌小青砖,倒也是意味,仿佛脚下的时间被切割成一帧一帧。巷道两边的门面多是各类生意小店,咖啡屋,杂货栈,美食店,工艺坊,琴行,书吧。青年女作家汤成难的工作室亦坐落于此,名“格桑花”。最让我感兴趣的是一家老照片馆,橱窗里的黑白照片隐隐泛着旧日时光。一款老式的邮局,让你不禁想起早已远去的邮差。在一处相对宽阔的空地上,安置一座颇具现代建筑设计感的小剧场,平日里能在古巷听上一段清曲扬剧或板桥道情,也算是扬州人的福利了。

街边遇见两位老者。

一位坐着轮椅,手捧收音匣,匣子里传出本地戏曲的行腔。老人姓陈,寿龄九十三,清瘦,慈祥。老人欣然让你为他拍照,接受你的探问。

“住在这里几十年,祖上留下的房子,已经二百多年了。”

“这里又称做“鱼骨巷”,主巷道是鱼骨,两边生出许多的支巷,形同鱼刺,如一个‘丰’字。”

言语间,一位拄着拐杖的老者迎面而来。高个儿,身骨朗朗,目光有神。

“哈哈!九十五岁啦!一辈子住在这里,每天都会遛上一圈。”

老人姓汪,曾是这里的小学校长。

望着两位老人在春光里互致安康,亲切交谈。望着汪校长的背影渐行渐远,仿佛时光伴随着生活慢慢流淌……

其实,时光也在这里凝固。

“旌忠寺”,宋代。因为“精忠报国”,因为岳飞曾于此疗伤逾月,皇帝特以赐名。一个“忠”字,一尊大殿,一座藏经楼,便牢牢将这千年的时光凝固成永恒。

庙宇大门紧闭,庄严的门槛挡住了我的脚步,也挡住我的拜谒之情。一群信鸽从天空掠过。天空下面,一位年轻的僧人,伫立在寺庙墙头,默默地望向远方。

在巷道的一端,时光拐了一个弯。

那是“一代名儒,三朝阁老,九省疆臣”阮元家院及祠堂之所在。简朴的门楼,青色的墙围。一尊雕像以站立的姿态,书卷在手,目光清明。

“铁石梅花清气概,山川香草自风流。”旧时的祠堂仍在,老屋仍在,可不知这样的文人品格尚能够百世流芳否?

巷道里,寂静无声。

淡淡的阳光穿过一丛竹林投下风的影子。抬起头,见得院子深处一派高耸的杉柏刺向天空。

作者简介:

扬州大学新闻传媒学院创院院长,教授。著有散文集《天地不言》等。


责任编辑:刘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