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大家说】顾坚:举报蟊贼

2022年09月 21日 16:17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顾坚

荣光电池厂生产的“雄鸡”牌电池畅销全国,并远销美国、欧洲、西非等国家和地区,是扬州工业的“一枝花”。二分厂建在远离城市居民的地方,主要生产电池中间的炭棒,从矿石打粉、筛炭粉、和炭团、制炭棒到炭棒装窑、烧窑和出窑,无一样不脏。整个厂区尘烟弥漫,沥青味刺人眼鼻。干干净净上班,灰头土脸下班。工友们在职工浴池洗澡,水面上能浮上一层浊黑泡沫。

苦累的工种,污脏的环境,二分厂需要大量招收临时工。城里人追求工作体面,卫生安全,农村人顾不上许多,只要能挣到钱,可以不惜力,不怕脏,甚至不惜命。和我同组的三位师傅却是正式工,他们都是在我的家乡兴化当过十年以上的插队知青,整个青春都献给了“广阔天地”,回城后已经跟农民没有二样,被安排进二分厂,干着堪比农活的脏累工种。可能是长期接触粉尘的原因,他们都爱咳嗽。工间休息时他们倚在旮旯里抽烟,烟很普通,二角几分钱一包的;有时摸出一瓶白酒,你一口他一口分着喝。得知我这个徒弟来自兴化,对我很是照顾,有时也让我喝酒,并用顺口溜介绍说:“扬州白,天天啯,一块九角六!”

投桃报李,有时我也买上一包烟两瓶酒带到车间。烟酒都是中档的,比如两块钱一包的“云雾山”,三块四一瓶的“分金亭”。我听师傅们私下议论,说这伢子懂事,在这儿呆不长的。

在二分厂干到第十天,一个听说我背景的女工阿姨找到我,说她上初中的女儿玲玲学习不好,成绩单“挂了几个大红灯”,想请我晚上去补补课,每月给我100元钱。我答应了。

刚离开农村中学,来到扬州倒又当起了家庭教师。家教收入加上厂里工资,省吃俭用,一个月落下二百五十元是可能的,干到年底就能攒上一千多。

想不到应了师傅们的话,我在荣光电池厂二分厂只干了两个月时间。

临时工宿舍是搭在工厂围墙外的一溜简易工棚,一共七间,每间住六个人。我隔壁宿舍几个淮北口音的小伙子组成了一个盗窃团伙,白天上班,夜里在周边工厂偷盗,难怪平时花费大手大脚,逢到周末还打扮得油头粉面的进城跳舞、溜旱冰、看录像。想不到他们偷来偷去竟瞄上了本厂装炭棒的铝盒。一只铝盒有四五斤重,而铝金属贵,送到废品收购站能卖二三十块。厂里几次失窃,少了四五十只铝盒,也曾在兴化插队的薛厂长急了,夜里亲自蹲守,却屡屡落空。一个雨夜我起解,无意间发现隔壁几个家伙正利用围墙往外偷铝盒,那边递,这边接,装进大蛇皮袋,连夜拿去销赃,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宿舍睡觉。第二天我到保卫科报告了这事,审出这几个家贼作案事实,在扬州大桥附近的一家废品收购站搜出尚未敲烂运走的全部铝盒。厂方认为我立了大功,专门奖励了一百元。

这几个被开除的小贼并没有离开扬州。出于对我的恼恨,有天深夜摸回宿舍区,把我工友晾在外面的衣鞋扔进附近的河沟,在门槛前拉了两泡臭屎,撤退时还对宿舍门砸了一砖头,薄薄的门板竟砸出一个大洞。

想不到我的正义举动连累到了工友们。我担心这帮人还会来,萌生了换地方打工的念头。承玲玲的父亲胡老板帮忙,很快给我介绍了一份邮递员的工作。

我把二分厂奖励的那一百元钱给焙烧组三名师傅买了烟酒,余下的部分请同宿舍的五位工友到小菜馆痛痛快快撮了一顿,花了个精光。

作者简介:

中国作协会员,著名畅销书作家。著有长篇小说《元红》《青果》《黄花》《爱是心中的蔷薇》《火苗》《运河逐梦》等。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