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大家说】王干:文人高洪波

2022年09月 22日 09:0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王干

文人其实是一种本色。文人装不出来,文人学不来。骗子里面装领导的很多,装大款的很多,装老大的也有,但装文人的很少,为什么?文人不好装,做一个文人看起来不难,但装起来很难,文人的气质,文人的用词,文人的交际,都是自然而然的。文人装起来不容易,但文人退起来很快,一夜之间,一个文人变成政客,变成一个商人,变成一个外交家,变成一个首长,易如反掌,比易如反掌还易。

高洪波好像不太容易变,或者说变得不容易。他没当领导的时候,时不时还体现一点范儿,当了大领导之后,反而更像一个文人哪!他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忘了文人的本色,还是他文人的本性大暴露呢?我在网上看到他在白桦80岁的座谈会上的讲话,是那么的得体,又是那么的富有人情味,说的都是昆明军区的往事,但展现的是一个文人的情怀和胸襟。

他成了部级干部之后,依然声音洪亮,依然用较快节奏的语速说话,依然用宽阔的身躯拥抱朋友。当然这些都是外表,最主要的依然笔耕不止,而且产量不低。作为一个作家出身的领导,不写作,或者内心不再喜欢写作,是可耻的,也是可悲的。有很多可以不写作的理由,也有很多不能写作的理由。但一个真正的作家对写作的热爱是与生俱来的,写作其实是不需要理由的,因为你内心需要表达,才有写作这件看似辛苦其实愉悦的事情。

洪波的写作显然是愉悦的,他有很多爱好,这些爱好看上去至少比写作轻松而愉悦的,比如收藏,比如书法,比如乒乓球,但洪波依然坚定地选择了写作,说明写作的愉悦是在这些爱好之上的,说明文学在洪波的灵魂深处是神圣的。

我和洪波的交往长久而不深刻,两人在一起说得最多的是汪曾祺、扬州八怪、郑板桥、边寿民。多次说到边寿民的芦雁,我说芦雁在我们的老家,俗名叫野鸭子。他略略有些失望,后来我说边寿民画的芦雁的眼睛里,有一种忧郁的眼神,他兴奋地与我击掌。

记得四五年前的一个五一节,我们两家还在我的老家兴化邂逅了,我们参观了板桥故居、李复堂船厅,然后去水上森林公园,我指着在水面上飞翔的一群野鸭子告诉他们全家:那就是芦雁。他们欢呼雀跃,找到了边寿民画里的对应物。

高洪波心仪汪曾祺,那种钦佩是由衷的、自然的、审美的,是文人的惺惺相惜。他的书房是汪曾祺题的字,叫“避斋”。多好的名字!高者洪波,是易波澜起伏风云变幻的,避斋主人深知江湖险恶,号为“避斋”,是文人清高的人格体现,也是中国式智慧的运用。汪曾祺终身一布衣,而高洪波贵为部级待遇,他内心涌动着的居然是对汪式的淡定清闲向往,此人可交矣。

欣然,是高洪波最近爱用的一个词,也是他心态的外现。得失寸心知,欣然也进退。得失进退,都是文章的一部分。文章大于文人。

作者简介:

出生于江苏里下河,现居北京。作家,学者,书法家。散文曾获鲁迅文学奖,著有《王干文集》十一卷。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