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大家说】袁益民:桃花林的“深度”

2022年09月 22日 09:0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袁益民

不是人人,但不少人心中有片桃花林。然而,这桃花林的“成色”却各不相同,今用“深度指数”戏作一篇小文。

刘伶

在240年-249年间,有一个七人小团队,他们是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他们也有自己的桃花林,但不姓“桃”,姓“竹”,他们以竹林为家,此谓“竹林七贤”。他们的行为与“桃花林”的清幽很不匹配,他们极为闹腾,纵酒、吼歌、打铁、翻白眼。论纵酒,刘伶是他们中的“大哥大”。他的“壮举”大伙都知道,《晋书·刘伶传》说他常常坐着鹿车外出,车上载着酒。他让仆人扛着铁锹跟在后面。这个仆人不是侍候他喝酒的,而是——这是他对仆人说的话:“我醉死在哪里,就把我埋在哪里。”

“竹林七贤”以隐逸的生活方式与当权的司马集团拉开无限远的距离,他们的抵触情绪非常烈性。刘伶们身上的“社会性”厚重,“自然性”不足,这个桃花林要稍稍打个折扣。

深度指数☆☆★★★

韬光禅师

韬光禅师当然住在山寺。

白居易请客喜欢写诗,比如著名的《问刘十九》,从前好多人都爱这样。白居易任杭州刺史,热情邀请韬光禅师来作客,这次白居易写了一首极具“诱惑性”的《招韬光禅师》:

白屋炊香饭,荤膻不入家。滤泉澄葛粉,洗手摘藤花。青芥除黄叶,红姜带紫芽。命师相伴食,斋罢一瓯茶。

带着紫芽的红姜,当然是新鲜得不能再新鲜了,光是看看就会心生欢喜;还有一个“摘”字,从院落到灶间,绝对的零时差,谁看到这个“摘”字不心动?然而,韬光禅师愣是拂了白居易的好意。

禅师住在他的桃花林里,即使用现在的起重机,也甭想撬得动他,不要说藤花、葛粉、红姜、青芥之类的了。

深度指数★★★★★

张岱

明代的张岱是文学史上极为罕见的好佬,“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这是他自己说的。他活着的时候,就作了《自为墓志铭》,里面就有上述内容。

他活得旁若无人,俨然一个“桃花林”中人。

我们且看他我行我素到什么地步。

崇祯二年,他的船途经镇江,在北固山下停泊下来。那天是八月十六日,月光朗照。他忽然兴起,登岸闯入金山寺大殿,点起灯,扯起幕,唱起了大戏,锣鼓喧天,弦乐四起。寺里僧众从梦中惊醒,站立围观,不知是人是神。大戏唱罢,张岱和他的随从丢下大梦未醒的众僧,在他们茫然、惊诧、疑惑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他的《金山夜戏》记下此事。

很多人喜欢张岱这种性格。我也将他归为“桃花林”中一分子。

但他那么多“好”,而且还有不良之“好”,我也给他的桃花林打个折扣。

深度指数☆☆★★★

北湖群落

今年,扬州的北湖火了,其实,在此前的2018年,有远见又有学识的殷伯达先生就写出一部《偶落人间》。

300年前,山河飘摇,人间动荡,扬州北湖聚集了一大批名士、奇才,王纳谏、王玉藻、徐石麒、高邦佐、孙柳庭、范荃、汪懋麟、王方岐、梁饮光、吴园次……他们清静,抱朴,高蹈。身处僻地,并不妨碍他们的名字照彻文学界、学术界、思想界、戏曲界……的天空。

“特立独行的宅,一半在岸边,一半在湖里。古稀已逾的吴园次,以未泯的童心精心创建了这座天下无双的居所,又给它取了一个独一无二的雅名,叫岸桴。岸桴,系牢了,是坚固的别舍;卸了绳索,便是一条游舫。北湖名隐徐石麒、孙柳庭、范石湖、王方岐,这一群天下闻名的北湖隐士,雅兴爆棚时,会一起涌进岸桴,脱了绳索,把这所宅放逐到湖心,钓上鱼来,现烤现煮,湖鲜下酒,纵情唱和。”(《偶落人间》)

北湖,就是他们隐居的桃花林。殷伯达用若干事迹还原了这些高士的风骨和风神。

摘取其中一个故事。

康熙二十四年(1685)秋,朝廷派孔氏第六十四代孙孔尚任来南方治河,办公地点在泰州。孔尚任一次次地往北湖跑,拜见年逾古稀的吴园次和他的同道们。来了就喝酒,“一回又一回,一个昼与一个夜,昼夜复昼夜”,“喝了一天一夜,都没醉,是喝累了,累得双双躺下了”。

这样的桃花林,又该得几星呢?

深度指数★★★★★

苏东坡

因为命运,苏东坡与陶渊明隔着600年惺惺相惜。

“种豆南山下”“带月荷锄归”“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陶渊明的人生哲学里,有不少“顺应”“和解”“回避”的成分。作为桃花林的创始人,陶渊明当然应该得到满满的“五星”。

那么苏东坡呢?

苏东坡对陶渊明有多推崇?仅一件事就可以看出来,他将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以“哨遍”作词牌改成了一首词。请看词里的句子:“觉从前皆非今是。”“云出无心,鸟倦知还,本非有意。”“噫!归去来兮。我今忘我兼忘世。”苏东坡的人生哲学是“主动地生存”(学者刘小川语)。“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一贬再贬,磕绊满途;他有一颗亘古罕见的大心脏,“此心安处是吾乡”,他像一条无奈又韧性的溪流,遇险滩则跃过,逢洼地能填平。“我今忘我兼忘世”——他也生活在桃花源里,但他不“躺平”,无论来到何处,都能留下流芳百世的功业,治水,筑堤,治病救人,免百姓积欠,烹美食,样样干得漂亮,处处活得漂亮。他的桃花林比陶渊明的桃花林更加幽邃,旷达,高远,以丰赡的境界照拂人间。

深度指数★★★★★+

作者简介:

媒体人。业余写作,率性而为;埋头码字,抬头看人。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