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鸣:"6天6夜,我在淄博安抚伤者"

2008年05月 08日 07:04 | 来源: 扬州时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何鸣在开导幸存者

  扬州新闻网讯 “4·28”火车相撞事故发生后,对幸存者的心理干预随即启动,扬州籍精神科博士何鸣受命奔赴山东淄博。昨天,本报记者连线圆满完成任务的何博士,听他讲述这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

  4月28日凌晨4时41分,山东省境内的铁路胶济线上,一列北京开往青岛的列车因超速行驶脱轨,甩出去的车厢撞上了烟台开往徐州的列车,酿成特大伤亡事故。这一事故发生后,当地各大医院迅速展开紧急救援。国家级心理专家,在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工作的扬州籍精神科博士何鸣受命奔赴山东省淄博市,对幸存者进行重大创伤的应急心理干预。6天内,他和其他专家一起,奔忙在山东淄博市的几大医院之间,忙着为胶济铁路撞车后的受伤人员等进行心理干预,帮助培训当地紧缺的心理干预医师。

  5月4日,圆满完成任务的何鸣博士回到杭州。本报记者昨天电话连线何鸣,听他讲述他在山东6天的经历。

  触目惊心的场面深深震撼着他

  4月28日凌晨,山东省境内发生特大火车相撞事故。次日,国家卫生部心理应急专家组成员,对此次事故中的伤员及死难者家属展开了心理危机干预。何鸣博士作为一名国家级心理专家,临危受命,奔赴山东救治幸存者的医院。

  “我们是29日上午接到上级的紧急命令的,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么大的事故,幸存者最需要的就是心理专家的及时介入。当时,我都没有来得及回家收拾东西,就上了专家组的专车,直奔山东。”何鸣对记者说。

  当天下午,何鸣一行到了淄博。尽管自己有心理准备,可是到医院一看,那触目惊心的场面还是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心灵。淄博市各大医院住满了伤员,正在接受治疗的伤员中有人在不停地呻吟,有人在捶床大哭,有人嘴里反复念叨着亲人的名字,脸上写满了惊恐。

  许多经历过那场惨祸的人,都或多或少对现场留下了印象。参与救援的有当地消防队员、武警官兵及120急救医生等,他们在倾覆变形的车厢中艰难地搜寻幸存者。到处是鲜血,到处是物品行李。在撞击最严重的一节车厢里,消防队员一会搜出一截断掉的大腿,一会搜出一截胳膊,还有的是撞开的半个脑袋……许多消防队员当场呕吐,有的不忍看,一边把头扭向一边抢救伤员。

  “第二天早晨6时,我一下就醒了”

  何鸣一行到达时,山东省疾控中心的一位主任及卫生部一位领导在焦急等待着他们。山东省精神病医院的医生面对这种情况也有点措手不及,他们中有的参与过矿难后的伤员心理干预,但面对这么多伤员的心理问题,也一时不知从何处下手。

  “我们召集了当地的精神科医生,迅速成立一个心理干预专家组,分成两个队,我任第一队队长。并请山东省卫生厅委派当地一些精神科医生过来,进行培训。我对这次心理干预写出了详细的方案,起草了宣传传单,做完这一切,已是凌晨3时,我这才到淄博市宾馆睡了一个囫囵觉。”

  “第二天早晨6时,我一下子就醒了。一打听,来自济南和淄博的20名精神科医生已经集聚待命。在招待所一间会议室内,培训随后进行。”何鸣说,他和有关专家着重对他们进行三个方面的培训:心理急救、行为调整与行为认知,以帮助伤员及幸存者缓解紧张焦虑的情绪,逐步淡化现场惨痛的记忆,从而对临床治疗起到积极的作用。

  设法把幸存者从惊恐中拉回来

  在收治伤员较多的淄博市第八人民医院,何鸣和他的战友紧张有序地开展工作。

  “那一幕我一辈子也忘记不了,眼睛一闭就是火车翻倒的场面、到处惨痛的呼号……”、“我一听到火车的声音,就发抖,让护士快关上窗子;一看见病房内有人抽烟,就联想到翻车时车厢内弥漫的烟雾,那血淋淋的场面又浮现在眼前。”这些是走访时,何鸣听到的最多的话。他知道,对这些经历过重大创伤的幸存者,一定要先耐心听他们倾诉,然后设法把他们从惊恐中拉回来。

  伤员中有一位30岁女子小莉(化名),在车祸发生的那一刻,被一位好心的大哥救出来后,她也救过一名男子,但最终却回天无力。因此,她陷入深深的自责中不能自拔。紧张、焦虑、自责、惊恐时常伴随着她。在病房中,她输液时经常要拔掉针头。病房里人多时她嫌烦;人都走了,她又深深陷入孤单恐惧中。

  “我真没用,我要有本事,他就不会死,我现在一闭上眼,就会出现他的身影……”小莉这样说。

  原来,在车祸发生的一瞬间,她被压在车厢里一块铁板下面无法动弹,醒过来后,她拼命喊救命。一位好心的大哥把压在她身上的铁板搬开,把她救了出来。惊魂未定的她突然发现,对面床铺上一对半小时前还亲亲热热的小两口中,女的躺在地面上,满身是血,丈夫为了护妻子,趴在她身上,手臂低垂着,血汩汩地往下流,已经没有了呼吸。

  小莉和那名大哥费了好大力气把两人救出来,那女子顾不上自己,大喊:“你们快救救他呀,我可不能没有他。”小莉一拐一拐地走过去,和她两人一个做人工呼吸,一个做心脏按摩,忙碌了好一阵,却还是回天无力。此后,自责和恐惧便一直跟着小莉,挥之不去。

  幸存者几乎每人都有心理问题,20%以上问题严重

  到5月1日下午,何鸣和战友们已走访了100名幸存者,发现其中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23人有严重心理问题,这当中尤以失去亲人的最为强烈。T195次列车上有一个家庭有4人在车上,其中有一人当场死亡,家人为此悲痛欲绝。

  这其中有名农民工,他经历了胶济线上的两次事故。今年一月,一列动车组在胶济线上撞死了他的18名工友;而这一次,他居然又体会了一次车祸。

  “天哪,两次车祸都让我碰上了,我这条命真是捡来的呀!”面对何鸣,他不停地感叹。在车厢翻了那一瞬,他从车厢里钻出来。依稀听到有人讲,快跑,车厢会爆炸。夜色中,他分不清方向,一口气向前跑了50米,才敢坐下来摸出烟来抽。天亮后,他看到地上躺了那么多的人,心里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他发誓,今后再也不坐火车了。经过心理干预,如今他的心理情况已得到了缓解。

  何鸣是从扬州走出去的心理专家

  5月4日,何鸣结束了淄博之行,回到了杭州。他告诉记者,他的家在扬州东关街,他的中学时代是在市四中度过的。他本人是恢复高考后第二批考上大学的。在南京医学院读完本科后,1983年来到扬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工作,1987年考入湖南医科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1997年赴美进一步深造,2004年到杭州市工作。当年有一次台风横扫浙江,一幢楼倒了,死伤了10多人,他所学的心理干预初次小露锋芒。

  他笑言:“我本来是准备今年‘五一’回来的,没想到就遇到这件事。5月11日,杭州要模拟奥运火炬传递,我作为现场心理危机干预队的成员,又不能走。看来,回家的事又要往后拖了。” 谈到家乡的心理干预,何鸣讲扬州有一批实力雄厚的心理医生,这方面大有可为。他本人有好多熟悉的朋友和专家在扬州工作,他经常与这些人见面。

  “现实生活中遇到一些心理问题是常见的,对此,心理咨询与重大创伤心理干预作用不可忽视。我现在研究的社区精神卫生,就是针对社区人群开展的。在这方面,我希望能有机会与家乡合作。其实,就是对一些精神病患者,也要把他们的康复向社区延伸,为他们提供阵地,这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否则只能越拖越重。”何鸣这样说。


责任编辑: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