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草根"老外漂在南京欢乐多 南京城住着1.7万外国人

2013年03月 17日 10:37  |来源: 龙虎网  |扬州论坛  |扬州网团购
字号:T|T

   

这个老外,像超人

实际上,酒吧只是伊恩的副业。他的主业是英国斯福豪斯安全作业空间(苏格兰)有限公司南京代表处总经理,办公地点位于鼓楼紫峰大厦。这家公司主营在油田和气田上搭建便捷而安全的小型空间、为作业提供安全保障等业务。凭借着一番真 诚守信,他带领着同事,打出了一片市场——在渤海湾、珠江、南海等多地争取到了项目。

同时兼顾着两项事业,伊恩表现得如同一个超人。他一天的生活通常是这样的——早上5点起床,6点出门,7点坐高铁去上海,9点开会,下午4点回南京,5点多去酒吧招呼客人,次日凌晨1点回家休息。有时,中间还穿插了临时去北京见客户、坐直升机去油田谈生意等等。但伊恩尽量不让自己“精疲力尽”,“我的身体会告诉我什么时候该休息,何况有的时候,回到酒吧就是一种放松。”

伊恩没有短期回国的计划,“南京现在就是我的家。”他把苏格兰称为“另一个家”,大约每两个月,会回去一趟,看望家人。

妻女在美国,他在南京“苦钱”

在南京五台山北大门绿树环抱的山体上,宝莱纳啤酒花园里的这支乐队,以热情奔放而闻名,很多客人都是冲着黑啤和乐队来到这里,边听歌边喝酒,最终和他们交上了朋友。

最喜欢吃芦蒿

艾德加(Edgar)今年45岁,算是乐队的元老,13年前,他来到中国,5年前,他来到南京,来到宝莱纳啤酒花园,从此就没有离开过。

艾德加的中文不太好,说起在南京最爱吃的食物,艾德加手舞足蹈地向我们表达,“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绿色的,这么细,然后切开。”“盐水鸭?”“哦,那也是一个。”艾德加还是拼命地要我们猜出那个他最爱的食物,“芦蒿?”“OH,YES!”

从小,艾德加的父辈们就教他弹琴、唱歌。长大后,艾德加就开始在酒吧或者餐馆唱歌。在中国呆过很多地方,“但不知道为什么,最长的一次也就呆了半年,就转移地方了。”直到5年前,艾德加来到南京,在宝莱纳啤酒花园,他一呆就是5年。

艾德加有两个女儿,一个17岁,一个14岁,都和艾德加的妻子在美国生活,“上一次见她们还是两年前。”说起来,艾德加也有些感伤,不过,艾德加说,在南京,他过得很开心,除了驻唱赚的钱是在菲律宾的6.5倍以外,最关键的是他酷爱南京这座城市以及南京人。

最近在唱《我的歌声里》

“南京这个城市特别漂亮,南京人也特别友好。”艾德加结识了很多南京朋友,“我们常一起吃饭,一起去KTV唱歌。”

艾德加的生活很充实,除了周日,他每晚都要在宝莱纳唱歌,从晚上9点半唱到次日凌晨1点15分,另外,周二周四周五的下午两点到3点半,他们乐队还要一起排练。

乐队里的键盘手阿里斯(Aris)、歌手里奥(Leo)和杰里科(Jericho),还有一个女歌手艾瑞莎(Aretha),和艾德加一样,也都深爱着中国这个神秘而又博大的国家。

说起来,大家都觉得自己非常适应南京的生活,唯一不适应的大概就是天气,“冬天实在是太长了,太冷了,菲律宾真的没有这么冷。”说着,艾德加哈哈大笑起来。

常去宝莱纳的顾客一定知道,他们不但会唱英文歌,中文歌也练了好几首,《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海阔天空》更是每晚必唱的保留曲目,“我们还紧跟潮流,时下很火的《我的歌声里》我们也会唱了。”杰里科说,“只要我们在场,酒吧就是一片欢乐的海洋!”

和父亲一样,他也娶了中国人

“我的继母是江苏人,当时爸爸和继母都在南京,所以我就来了。”黑米当年的想法很简单,在南师大进修一年中文后,就回国。和所有的浪漫小说情节一样,他在这里遇到了爱情,也因为爱情留在南京。

法国小伙,中文忒溜

“女大三,抱金砖嘛。”说起妻子比自己大三岁,黑米还用了句中国的俗语,黑米的中文相当厉害,所有见过他的人无不佩服。黑米是个80后,来自法国普罗旺斯的一个小村庄,2007年,高中毕业后,他来到中国。2008年1月,黑米在南京法语联盟认识了未来的妻子,这个来自安徽的女孩儿让他决定留在中国,留在南京。

南师大进修后,他又去云南大学、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以及北京语言大学分别念了书,“环境挺重要的,毕竟我继母和妻子都是中国人。”说起来,黑米很得意,“我看报纸都没问题,90%的字都认识。”

2011年4月,黑米和妻子登记结婚,2012年8月,夫妻二人在珠江路开了一家可丽饼店。

“我本来是个特别懒散的人,到了中国以后,就特别想创业。”黑米说,南京和普罗旺斯都是自己的家,但两个家差别很大,“普罗旺斯会让我觉得安静安宁,一回去就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安安静静地呆着,但在中国,在南京,我每时每刻都想工作,想创业,工作的积极性特别高。”

黑米每天的生活都特别忙,不过早上,他都有半个小时读新闻的时间,“我要看看法国的报纸,毕竟我人在中国,我想知道我的祖国正在发生什么。”

店里俩帅哥,吸引不少小姑娘

黑米店里还有一个伙计,也是法国人,去年刚开业时,很多女孩儿慕名而来,“我听好多女孩儿都说他特别帅什么的,其实在我们法国,这样的不算好看,因为太‘娘’了。”

和黑米的交谈非常有意思,除了语言,他的思维也越来越像中国人、南京人,说起可丽饼的生意,黑米就笑笑,“这个不能讲太多,是商业机密。”

走过中国的20多个城市,但黑米最爱南京,“南京大萝卜嘛,南京人特别爽快热情,和其他城市的人就是不一样,但这是一种感觉,我也说不好。”

虽然爱南京,但黑米并不打算一直在南京生活下去,“可能十年吧。”黑米说,有了孩子后,他就打算带着家人回到普罗旺斯,“我和你们的想法一样,我不是很放心这里的食物,每次看新闻看得都心惊胆战的。我想让孩子健健康康地成长。”不过,这丝毫不妨碍黑米喜欢南京,他的理由很直白,“每个国家都有优点和缺点。”

翻译昆曲的英国美女

在江苏省昆剧院的院子里,英国姑娘罗丝(Rose)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古香古色的小房间外,总有人在排练。对于这份喧闹,玫瑰显得特别高兴:“这样我就能一边听他们唱昆曲,一边做翻译工作,非常好。”

钦佩王昭君,敢爱敢恨

罗丝今年25岁,两年前从爱丁堡大学毕业后,便来到中国昆明学习中文,她挺喜欢别人叫她的中文名,张玫瑰。去年,经由大学老师推荐,她来到南京,找到这份“昆曲翻译”的工作。“我以前在英国学习中文,听过京剧,却遗憾英文翻译没有表达出那个意境,现在自己做了这份工作,才觉得真的好难!”玫瑰中文不错,在思考该怎么确切表达时,碧蓝的眼睛总是转个不停,时不时哈哈大笑。除了翻译,玫瑰生活中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安排:在南大学习中文。“我不想浪费我在中国、在南京的时间,太珍贵了。”工作、学习之外,玫瑰会和她的美国朋友、韩国朋友、中国朋友一起在南京闲逛,“上次我生日,我们就在夫子庙那聚会。”

坐在大厅前的回廊里,玫瑰的脸正迎着阳光,风将她的金发吹得随意散漫。“谁不爱在这工作呢?闲暇、阳光、草地、昆曲……想不到更好的工作了。”玫瑰现在已经翻译完她的第一部作品——昆曲《昭君出塞》,正在进一步润色中,她会与昆剧院的老师们交流,希望用恰当的英文写出这份浪漫。“这么美的故事,我们没能在英国看见太可惜了,昆曲真是太浪漫了。”玫瑰评价王昭君是个“女强人”,“很坚强,很勇敢,敢爱敢恨。”

玫瑰说,将来的事,谁知道呢?她不清楚自己会在南京呆多久,但却难以割舍。“我去过夫子庙、玄武湖、紫金山,看过很多风光;爱吃臭豆腐、烧卖、狮子头;喜欢去人多的市场,观察那里的人,听他们买卖东西。”爱逛新街口的玫瑰倒是有一件事情不适应:讨价还价。“在英国没有这样的经历,我觉得很神奇,为什么南京人摸一摸,就知道某件东西值多少钱。”喜欢织毛衣的玫瑰有一次去市场买毛球,因为不会还价悻悻而归。“老板6个毛球要300块,我觉得太贵了,又不会还价,只好走了。”

吐槽南京的“随机天气”

相比较昆明,玫瑰十分庆幸的是她能大致听懂南京话。“比云南话好懂多了,走在大街上,我会知道身边的人们在说什么。”心血来潮之际,玫瑰学起了一位70多岁教授教她中国古典文学时的南京口音,十分好奇地问现代快报记者:“70多岁南京人的口音和你们20多岁的口音是一样的吗?”“阿要辣油啊?”禁不住记者鼓动,玫瑰学习起这句经典南京话,不过似乎还有待提高。

“哦,我觉得南京现在的天气好奇怪,一会是夏天,一会是冬天。”迎着风,玫瑰裹了裹围巾,想起来吐槽了一下南京“随机播放”的天气。“我还没有经历过南京的夏天,听说会很热,我怕受不了。”她有些担忧地说道。

3月底,昆曲《昭君出塞》就要在兰苑剧场演出,到时候,玫瑰翻译的英文字幕也将第一次面向大众。“我都不想邀请美国朋友们来看,怕自己没把那份浪漫恰当地表达出来。”玫瑰紧张地等待着月底的演出的到来,打开电脑继续琢磨她标注为“不确定”的昆曲唱词,“中文的表达太含蓄,虽然很难,但很美。”

数字

南京城里住着1.7万外国人

南京城里究竟有多少外国人,恐怕很难具体地回答。根据公安部网站上的解释,外国人入境的事由,有商务、访问、观光、休闲、探亲、访友、就业、学习、定居等很多种,这些工作由口岸签证大队、外国人签证管理处、基础工作大队等多个部门分头管理。

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2012年的数据显示,目前南京的常住外籍人士约1.7万,分布在14个外国人比较集中的聚居区。很多在南京长期定居的外籍人士可以申请获得中国社保卡,享受社保待遇。去年,南京约有800多名外籍人士在南京参保。

在玄武区的银城东苑,聚居着1000多名老外,以韩商及其家属为主,这个小区是常住外国人最为集中的社区之一。南师大随园校区附近的几个小区,以及南大附近的南秀村社区,老外也很密集。南秀村的常住老外超过400人,临时居住的则超过1000人。他们大多是在高校进修中文的留学生,平时白天上课,兼职外教,晚上喜欢在附近的酒吧消遣,一到节假日,则背上行李去各地旅游。

附近的居民对这样一个“国际街区”显得非常适应。在这里,小巷墙上贴的招聘招租小广告,几乎都用中、英、日、韩四国语言书写。居民们对这些外国邻居的评价是:“有礼貌”“挺热心”,以及“穿衣服不合时节”。


责任编辑:cwj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