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渔父”陈忠南:“新扬州画派”更富时代气息

2015年12月 07日 06:37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日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陈忠南作品《绝壁千寻一涧花》。

陈忠南作品《绝壁千寻一涧花》。

陈忠南近照。

陈忠南近照。

    原标题:陈忠南:江南渔父 彩墨人生

    陈忠南是艺术上的多面手:国画、西画、壁画、雕塑、设计皆擅,山水、花鸟、人物、风景、肖像俱佳,一手画鱼绝活更是独步画坛,有“江南渔父”之美称。

    师法自然的“江南渔父”

    在画界,陈忠南以善画鱼、喜画鱼而闻名,一手活灵活现的“彩墨锦鲤”不仅享誉画坛,还赢得了一个“江南渔父”的雅号。

    陈忠南清晰地记得自己画第一条鱼是在1990年。那天,也是一个偶然,陈忠南看到了有“江淮画鱼人”之称的潘觐贵画的鱼。“我本来不画鱼的,但那天有了创作的冲动,于是回去后就以水墨笔法画了一条。”

    画好后,陈忠南自我感觉还行,就装裱好挂在家中自我欣赏。挂上没几天,陈忠南家里来了两个客人,这两人的到来直接催生了陈忠南的“彩墨锦鲤”的诞生。两位客人,一位是如今的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王涛,一位是现任中国画研究院美术馆馆长舒建新。两人当时就建议陈忠南将鱼作为一个主攻的方向,舒建新还特别提出,可以将陈忠南的鱼画介绍到国外办展。两人的一席话,让陈忠南信心倍增,开始了对“彩墨锦鲤”的创作探索。

    陈忠南实实在在下了很多功夫。一方面,他对古今中外的画鱼作品进行精研、琢磨;另一方面,他特意在家中的院子里挖了一个水池,蓄养锦鲤,常年观察锦鲤在水中的各种动态,写生创作。

    正是秉承“自然是我师,我师是自然”“艺术创作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艺术理念,在大量笔墨实践的基础上,陈忠南最终逐步形成了今天的“彩墨锦鲤”风貌,并获得了业内外的一致赞誉。“陈忠南的鱼”被打上了深深的陈氏烙印,成为当代扬州花鸟画界一个公认的标识。“江南渔父”从此闻名遐迩。

    国画巨作写出的胸襟学养

    当时代的车轮进入到21世纪时,正值创作盛年的陈忠南精心创作了一幅国画巨作《树魂图》。这幅国画高1.5米、长达24米,算得上扬州现代国画史上第一幅巨作。《树魂图》既是陈忠南向新世纪的献礼之作,也是他结合自己多年笔墨实践探索的创新之作,更是他借此发出保护人类家园的呐喊之作。

    《树魂图》以春夏秋冬四季为时间背景,以水墨结合局部重彩的手法来表现大自然中南北不同的杂树野花在一年四季中的生长形态,以此来呼唤人们加强对自然生态的保护。“画树是中国画家的看家本领。但仅以林木为主题,集南北乔木为一体、共春秋四季为一时,以如椽巨笔,挥写鸿篇巨制,从而构成如此强悍的视觉冲击力,则是前无古人的。”这是著名画家、美术评论家、南京大学美术研究院副院长聂危谷教授在看到《树魂图》时的感叹。

    涉猎广泛,创新不断

    大学毕业后,陈忠南被分到了扬州市第二轻工业局,被局里安排到了扬州玩具厂从事玩具设计工作。跟着师傅学设计学了有半年后,厂里又将陈忠南调到了宣传科。那年国庆节,领导要他在厂门口画一张毛主席像,他就尝试拿刮刀画了一张,正是这张毛主席像引起了当时在扬州的中央美院教授张世椿先生的注意。而后来与张世椿先生亦师亦友、一起谈艺论道的日子,也成为陈忠南终身难忘的记忆。

    1971年,初出茅庐的陈忠南以出众的绘画才能和张世椿、刘瑜、吴肇钊、魏永庆等当时扬州的美术名家们一起参加了复制全套《收租院》泥塑的创作组。“扬州对《收租院》的复制非常成功,当时放置在瘦西湖里的法海寺,相关领导部门组织全市人民去看,很是轰动!”

    1972年,陈忠南又接到了一个任务:为纪念杨根思烈士,朝鲜人民军要派代表来参加纪念活动,需要创作一座杨根思烈士的雕像。外事无小事。陈忠南和其他两位同道一起认真起稿、推敲、定方案,前后花了四五个月的时间,日夜兼程、紧赶慢赶将杨根思烈士的雕像塑了起来。完成后的塑像很有英雄气概,至今屹立在泰州杨根思烈士陵园中。

    “玩具功臣”的转型

    众所周知,扬州是著名的全国毛绒玩具生产基地之一。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扬州设计制作的毛绒玩具名闻全国、远销海外,尤其是长毛绒熊猫玩具最受欢迎。但是由于之前外销熊猫玩具的包装太过简易,一个制作精良的熊猫玩具仅卖0.78美元一个。为熊猫玩具重新设计一个包装成为了必然,这个任务又被厂领导交给了陈忠南。

    接到任务后的陈忠南,查阅了不少资料,几易其稿后,1972年,经他重新设计制作包装后的熊猫玩具在广交会上一亮相就得到了外商的青睐与抢购,价格也增加到5.88美元一个。

    一个熊猫玩具经过重新设计包装后,一年竟能为国家多创收10多万美元,这在当时轰动了全国。《经济日报》就陈忠南的熊猫包装设计做了专题报道;在轻工业部主办的“首届全国包装装潢设计大赛”中,陈忠南的熊猫包装设计获得了最高奖——优秀奖;在“全国旅游产品包装设计评比大赛”中,熊猫玩具包装设计在7个获奖作品中排名第一。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康世恩来扬时,还特别接见了陈忠南。

    因为贡献突出,1980年,陈忠南被提拔为扬州玩具厂副厂长;1981年提拔为厂长;1984年,被提拔为扬州市工艺美术工业局副局长;1985年,成为扬州市工艺美术工业局局长。

    推动交流,让画坛薪火相传

    尽管在扬州工艺美术工业局干得是风生水起,然而,已渗透到骨子里的绘画情结,陈忠南始终没有放下,工作再忙、事情再多,他都要想方设法找个时间画上两笔。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拿起心爱的画笔,陈忠南再次做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决定:辞去局长职务,到国画院专心画画。

    1994年,陈忠南终于如愿到了扬州国画院工作。为了将画院的画家们聚到一起,陈忠南奇招百出:首先请了一位舞蹈老师来画院教画家们跳舞。“先将画家们聚到画院来,将气氛活跃起来,增加大家的集体意识。”陈忠南说。然后,在画院每周五的例会上,他要求大家聚在一起合作创作一幅画,进行笔墨交流、互相促进。

    此外,他还将年轻的画家们常聚起来开开研讨会,培养画家对画院的感情、增加集体荣誉感。“我还定了一个规定,只要是画院的画家到了80岁,由画院出面为画家操办贺寿。我在任的时候,就先后为李亚如、李圣和等画院老画家操办了贺寿活动。”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1994年底、1995年初,扬州国画院有8位画家的作品在文化部与中国美协主办的“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中入选、获奖。这不仅是扬州国画院建院以来从没有过的,也是从建国后迄今为止扬州国画界都没有过的纪录。

    退休后再次创作国画巨作

    2006年,陈忠南退休了。“终于可以彻底画画了。”陈忠南感叹,“丹青不知老将至”,他每天都要伏案创作。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千百年来绝大多数中国画家秉承的创作理念,而这一理念在陈忠南的《神秘九寨沟》中得到了很好体现。《神秘九寨沟》是陈忠南的第二幅巨作,这幅长达12米、高达2.2米的画作,是陈忠南2006年到九寨沟采风回来后创作的“印象九寨沟”。

    已过古稀之年的陈忠南,创作激情并没有减弱。今年,陈忠南又完成了他的第三张巨作《藕花深处》这幅长20米、高1.8米的巨作,以彩墨交融、动静结合的手法描绘了春日荷塘的新种萌发、夏日荷塘的荷花盛开、秋日荷塘的色彩斑斓、冬日荷塘的萧瑟枯寒,以近百条形态各异的彩墨锦鲤穿插其间,来寓意生命的轮回与生生不息。“生老病死,每个人都不可免。我也是借此画歌颂与赞叹生命的美好与可贵!”陈忠南感叹道。

    “他吸维扬文化乳汁,得扬州八怪滋养,在丹青墨迹间找到了寄托,并能发挥自己的特长,真正把中国画山水、花鸟、人物当做自己的创作。为了表达主题与创意,全方位调动各种绘画的技术因素,无论是长卷还是小品,均非等同于普通的在画室里闭门造车的‘精品’,而是他置身于大自然,对几十年丰富人生经验和对传统以及当下文化的深沉思考、对艺术的本体研究、对人文精神作出深入探索的结晶。”这是业内对陈忠南的一段评价,极贴切。

    记者 吴娟 摄影 刘江瑞

    陈忠南认为,当代花鸟画也应追随时代——

    “新扬州画派”更富时代气息

    记者:石涛说过“笔墨当随时代”,您认为当下的时代精神是什么?画家该如何呈现?

    陈忠南:当下是一个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时代,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时代气息。当代画家应该将繁荣昌盛、欣欣向荣的时代气息画出来,所以当下的花鸟画也应该是饱满的、丰富多彩的。

    记者:我们都知道,清代扬州画派在中国画史上有着巨大影响,现时代的扬州也在积极打造“新扬州画派”。您对“新扬州画派”的打造有着怎样的期望?

    陈忠南:“新扬州画派”画家的作品更富有时代气息,无论是画面构图,还是笔墨技法都更加丰满与丰富。举例来说,“新扬州画派”画家的山水,不仅擅将生活中的真实山水写出诗样的意境与美感,而且画面也呈现出一种积极向上的时代精神。

    总的来说,“新扬州画派”的整体水平还是不错的,在全省、甚至在全国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我想,“新扬州画派”应该有这个实力与能力在10年内达到省内一流水准。我也衷心希望“新扬州画派”画家在努力提高自己艺术水准的同时,扬州市委、市政府能继续关心与支持“新扬州画派”的发展与成长,将“新扬州画派”打造成如同清代扬州画派那样的扬州文化品牌。


责任编辑:syz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