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少飞:胸中有丘壑 笔著扬州园

2016年02月 22日 07:16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日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人物名片

    许少飞,1935年生,1954年考入扬州师范学院后留校任教,后在教育行政部门任职,1983年任扬州市文联副秘书长,主持作家协会工作多年。退休后,潜心扬州园林研究,先后出版《扬州园林》、《园林风采》、《扬州园林史话》等作品,并参与编写《中国园林》一书。

    扬州园林在中国古典园林中不仅历史悠久,而且以其独特的风格在中国园林中占有重要地位。扬州园林院落的组合处理、园林建筑的设计理念、园林水景的独特处理、园林山石的安排,形成了独具风格的中国文化艺术特色。扬州学者许少飞,数十年来浸淫于扬州园林研究,著书立说,让世界感受到扬州园林之美。 

    编校修订《中国园林》

    《中国园林》,是一部重量级的图书,曾作为国礼赠送给英国。在这本《中国园林》中,扬州园林内容占比高达40%,而该书的封面也恰恰是扬州园林,由此可见扬州园林在中国园林中的分量。

    赠送给英国的《中国园林》是英译本。译者是资深翻译家凌原先生,他提出,是不是就按照陈从周当年的描述,翻译成英文,传播给世界呢?许少飞说,还应该再仔细编校。他说,陈从周来扬州的时间是50多年前。在这50多年中,扬州园林发生了不小的变化,特别是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扬州园林经过修缮恢复,面貌变化很大。

    那么,由谁来编校修订呢?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许少飞的身上——他研究扬州园林数十载,可谓胸藏扬州园林之丘壑。

    编校修订,将原作中的差错一一挑出修正并不难。难的是,要在有限的篇幅中讲清楚扬州园林50多年的发展变迁,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50多年时间里,扬州先后修复了个园、何园、珍园、萃园、二分明月楼、小盘谷等,先后复建了片石山房、朱草诗林、九峰园等,重建了卢氏意园、数帆亭、壶园、小玲珑山馆等……

    扬州一边着意恢复重建名园,一边全面规划,兴筑新园。茱萸湾、凤凰岛,这些在多年前还非常陌生的地名,如今已经是旅游胜地了。盛世造园,扬州人的造园传统又一次复兴,古城深巷、城郊县市,各类私家园林星罗棋布。更重要的是,近年来,扬州市委、市政府大力推进城园共建,处处可见免费开放的市民公园。

    这50多年的扬州园林复兴之路,许少飞将之凝练成一篇不长的文字,名为《扬州园林变化述略》,由凌原翻译,就附在《中国园林》之中,将扬州园林发展复兴的脉络,一并展示在世界面前。

    向世界介绍扬州园林,许少飞并不是第一位,但能如此翔实推介扬州当代园林的变化,这还是第一次。

    向名家向世界推介扬州园林

    编校陈从周的《中国园林》,是需要相当底气的。事实上,许少飞在此之前已经写过多部有关扬州园林的书籍。其中,最早的一部名为《扬州园林》,是一套丛书中的一本,当年那套介绍扬州的丛书一出版,就获得国家图书出版奖。

    如今,这本《扬州园林》,是许少飞的工具书,也是很多人了解扬州园林的首选。这本书内容翔实、图文并茂,将一处处精美的扬州园林娓娓道来。手中有书,如同游扬州园,赏扬州景。

    许少飞能够对扬州园林如此了解,开始还是沾了“工作之便”。许少飞曾在文联任职多年,主要负责作家协会的工作。那时候接待世界各地的来访文化名流,也在许少飞工作范畴之内。文人们来扬州看什么?当然是看园子。

    那些年,走进扬州园林之中的大家们,不胜枚举。思乡回家的汪曾祺、应琼花之邀的王蒙……中外客人来了,许少飞要作陪,并讲讲扬州园林的奥妙。许少飞的讲解,既讲那些眼睛可以看到的,扬州园子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水,为何要如此布置;还讲那些眼睛看不到的,那就是扬州园子谋篇布局中的文艺哲理,以及那些流传了千百年的诗词民谣。

    这些文化名家来自世界各地,他们写下的文字成为对扬州园林的极好宣传。

    这些经历对许少飞而言是影响深远的。在这些巧夺天工的园子里,走得多了,看得久了,自然也有了一种发自内心的热爱和痴迷。所以,当出版社约他写一本关于扬州园林的书时,许少飞一口就应承了下来。而且,在写作时非常流畅。于是有了《扬州园林》这本书。

    之后,他还写了一本《园林风采》,也是介绍扬州园林,也是畅销作品。

    为扬州园林断代著史

    2014年3月,作为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江苏省“十二五”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扬州史话》丛书由广陵书社出版面世。这套丛书分为十本,是对扬州历史文化的一次全面梳理。其中,《扬州园林史话》的作者,就是许少飞。

    这本书要归纳出扬州园林的历史发展脉络,就不仅仅需要对现代扬州园林了如指掌,更要对历史有着丰富而细致的了解。这些只能从浩如烟海的史籍文献、地方志乘、诗文笔记中来。尽管已经退休在家,但是许少飞依然挑起了写作这本史话的重任。

    许少飞说,扬州园林历史可以分为六个阶段。从西汉至南北朝时期,为扬州园林的起始时期;隋唐宋元四朝是发展时期,随着隋炀帝下扬州,修建了大量宫廷园林用于居住,同时也有一些私家园林。其中,宋代官筑园林较多,如扬州郡圃、真州东园、平山堂等;到了明代中后期至清代中期,扬州园林迎来成熟时期,此时扬州经济有了长足发展,园林渐趋成熟,不断出现有影响的名园,如遂初园、于园、寤园、影园等,而造园家计成也著就了名著《园冶》。清代中期往后,扬州园林抵达辉煌顶峰,扬州街巷之中,尤其在南河下一带,大园小园遍布,城郊更是园林座座。这一时期的扬州园林,发展出了兼具南雄北秀的特色。清代嘉庆之后,因为战争频发,漕运不畅,扬州园林急剧衰败,园林多趋于小型化、庭院式;而在新中国成立后,扬州园林走上复兴之路,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扬州园林蓬勃发展,城园共建有目共睹。

    许少飞这一本《扬州园林史话》,将扬州园林的来龙去脉,说得清清楚楚。

    探赜索隐园林胜景

    正是这次系统全面的梳理过程,让许少飞找到很多饶有趣味的点。比如,都说唐代扬州“园林多是宅,车马少于船”,可是没人统计过,在唐代扬州,到底有多少园林。书中记载的这一句话,究竟有多大的可信度?许少飞就在县府志中找,在《全唐诗》、《全唐文》中找,一下子找出了20处扬州唐代私家园林。尽管可能还有遗漏之处,但是至今为止,这已是最全的一个唐代园林名单了。又比如,很多关于中国名园的著作都提到了“江都之俞”,江都即扬州,而这所“俞园”的注释,却都是“不详”或“待考”。许少飞经过大量阅读,分析这个“俞园”,极有可能是位于瓜洲的于园。

    关于小玲珑山馆的建造年代,一直都是众说纷纭,而许少飞通过“适得太湖巨石”的记载,确定此园建造的年代信息,从相关诗文中,沿着草蛇灰线,打捞蛛丝马迹,分析出小玲珑山馆始筑于雍正十年,至十二年建成。还有,面世资料中关于小玲珑山馆十二景也多有错讹之处,甚至《扬州画舫录》中的记述也是错误的。许少飞最终根据马氏兄弟马曰璐《小玲珑山馆图记》,分析出准确的十二景应为看山楼、丛书楼、透风轩、透月轩、红药阶、浇药井、梅寮、石屋、清响阁、藤花庵、七峰草亭、觅句廊。

    潜心文史,是一件无比枯燥的苦差事。如此一环接一环的解谜,却又让许少飞乐在其中。   

    记者 王鑫  摄影 张卓君


责任编辑:syz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