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鹏春:史诗赋时代 舞台演壮阔

2016年04月 25日 07:37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1992年,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皮九辣子——刘鹏春剧作选》

1992年,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皮九辣子——刘鹏春剧作选》

刘鹏春近影。

刘鹏春近影。

刘鹏春获曹禺文学奖(资料图片)。

刘鹏春获曹禺文学奖(资料图片)。

当年刘鹏春颇有“文艺范”(资料图片)。

当年刘鹏春颇有“文艺范”(资料图片)。

刘鹏春推介扬州城庆歌曲。

刘鹏春推介扬州城庆歌曲。

    原标题:刘鹏春:史诗赋时代 舞台演壮阔

    ■记者 车林 摄影 张卓君

    人物名片

    刘鹏春,1949年生于泰兴黄桥,剧作家,作家,一级编剧,江苏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任江苏省作家协会理事、扬州市作家协会主席、江苏省演艺集团创作中心主任。长期致力于戏剧、文学创作,发表诗歌、小说、戏剧、散文、报告文学等作品数百万字。其中,大型戏剧《皮九辣子》获第五届全国优秀剧本奖,《刽子手世家》获1994年曹禺戏剧文学奖,歌曲《梅兰芳》(作词)获中国音乐金钟奖,《史可法》《代代乡长》《孟姜女》等戏剧作品,《瞎子阿炳》《乡路上的青春》《芍药花》《洪泽湖晚霞》等歌曲(作词)作品,先后获江苏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从事戏剧创作40余年,年近古稀的刘鹏春热情有增无减,说起对写作的感觉,他说就像《白蛇传》里写的那样:白蛇在西湖边上遇到许仙便没有理由地喜欢上了,他对写作大概也是这种感觉。“我应该感谢戏剧,她给我带来了人生的充实。我的作家梦,因为有了戏剧,才有过瞬间的辉煌、长在的欢乐。我的人生之旅,因为与戏剧结伴而行,坎坷时才有心的坦荡,艰难时才有情的激越。”

    刘鹏春说,在扬州工作的时间,是他创作的黄金期。他把笔触指向四面八方,深入生活发现人物光辉,塑造的皮九、龙二等形象熠熠生辉;他匠心独具铸造传世之作,创作的扬剧《皮九辣子》《史可法》等成为扬剧经典剧目。

    准确把握时代脉搏激发潜能

    数十年保持澎湃的创作激情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刘鹏春认为,深入生活,准确把握时代脉搏,才能激发出无限的创作潜能,也是他长期才思不竭的法宝。

    1965年春节前夕,《羊城晚报》面向全国征集春联,16岁的刘鹏春写了一副16字对联应征,最后从11万副征集作品中脱颖而出,还拿到人生第一笔稿费5元钱,足以支付一个月生活费,这让他很是骄傲。这16个字写的是:英雄豪杰走上阵地;才子佳人退下舞台。在刘鹏春看来,这副对联艺术性谈不上有多高,思想性也谈不上有多深,能够发表,首要因素是符合时代要求。“了解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那时的舞台与银幕,宣传的都是英雄人物,上演的是《红色娘子军》那样的红色经典,‘才子佳人戏’已无立足之地。”

    如果说,这16字对联让刘鹏春的写作梦想开始发酵,那么后来的舞台节目《我家女子民兵班》则让他知道自己的创作潜能到底有多大。

    一次,部队领导让刘鹏春给几位样板戏演员“量身定制”一个节目,让大家动起来。刘鹏春一看犯了愁:这几位演员,老的老,小的小,且都是女的,怎么能凑成一个节目?刘鹏春冷静思考,根据几位演员的特点,最终写出了《我家女子民兵班》,把女演员写成一家人,“编制”成一个班,上演后,获得成功,常演不衰。单看题目,人们就对编剧的巧思很是佩服,然而,刘鹏春自己很清楚,该节目之所以能取得成功,决定因素是符合时代要求。“我家”“女子”“民兵班”这些关键词,都指向一句著名的毛主席语录:“兵民是胜利之本。”

    五场现代戏《水淋淋的太阳》,反映的是抗洪救灾。主旋律并不好写:作者刚要说教,观众就要起身;角色刚想唱赞歌,观众就开始发牢骚。刘鹏春匠心独运,主要场景居然是乡医院产科病房,主要角色是乡妇联主任和几个产妇。这样写的好处是明显的:一方面,避开了人们熟知的抗洪救灾场面,从而避开了俗套;另一方面,使主题得到了升华,抗击洪水,不正是为了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吗?还有什么比新生命更贵重的?剧中,旅行结婚的新娘小霞刚回厂,马上奔赴抗洪一线,堵缺口时被浪头打到木桩上,脾脏破裂,光荣牺牲。与此同时,产房里诞下一婴儿。妇联主任抱着新生儿唱道:“你不该此时来降生,水漫家园灾难深。爹为你编的新摇篮,洪水已撕得碎纷纷。姑姑买的布娃娃,鱼儿已咬得泪涔涔……”听到这里,观众无不感动心酸。妇联主任接着唱道:“孩子呀,不!你正该此时来降生,此时场景惊鬼神。那洪水淹房淹树淹庄稼,淹不倒众志巍巍百丈城。那暴雨浇天浇地浇脊梁,浇不灭人心腾腾火一盆!”看到这里,观众无不感动振奋。

    农村基层生活给了丰富创作养料

    塑造多个典型乡土人物艺术形象

    刘鹏春的童年和少年时期都在黄桥镇度过,小镇常有社戏演出,舞台上的那些戏文调动着他最初的文化因子。同时,农村的人和事也给了他丰富的创作养料,让他写出皮九、龙二等一系列小人物形象。刘鹏春深入生活,始终在关注小人物,描写小人物,最终在舞台上树立起熠熠生辉的小人物角色,成为当代戏剧史的一段佳话。

    他的首部大戏,是七场歌剧《月儿何时圆》。包产到户之后,农民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吃得饱、穿得暖,幸福指数飙升。刘鹏春却陷入深深思考:农民那么辛苦,为什么长期忍饥挨饿,家家住草棚?农民那么勤劳,为什么事事不自由,长期受煎熬?什么时候农民才能真正扬眉吐气,真正过上自由富足的生活?经过深思熟虑,他创作出《月儿何时圆》。该剧上演后,得到以当时扬州市委宣传部部长郑铎、扬州文化局局长王福祥为代表的老干部热情肯定,并积极提出修改意见。而某些受极左思想束缚的老干部接受不了,指责乃至谩骂,但普通观众却深受感动,交口称赞。

    在《月儿何时圆》里,他借两句唱词袒露自己的创作理念:“往昔是非怎评说?请问寻常百姓家。”郑铎部长在舞台后和他交谈时,眼含泪光,把这两句词连诵三遍,意味深长地说:“不问我们啦,要问百姓啦……”

    在戏剧创作道路上,刘鹏春孜孜以求,苦心孤诣,塑造出两个与众不同的艺术形象,流传至今。

    最广为人知的是扬剧《皮九辣子》。皮九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活宝”加“惹不起”,“常有理”加“滚刀肉”,舞台上笑料百出。不过,刘鹏春的初衷,并非要塑造一个丑角,该剧的主题要深刻得多。皮九的扭曲性格,是“文革”造成的:粉碎“四人帮”之后,又遇官僚主义,遗留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这就使得皮九的性格无法归正,继续扭曲。

    剧中唱道:“天性不算太滑头,七斗八斗斗成猴。半生还算守本分,七整八整人变油。七踢八踢踢皮球,越踢越破缠脚头……”语言没有一句说教,却巧妙地通过皮九这个形象,让观众明白:人是社会化生物,是环境的产物,没有人生来甘当无赖。

    刘鹏春说,最后皮九成为乡办企业的追债能手,表面原因是其本身具备“滚刀肉”性格,被委以重任后有了主观能动性,变成一块锲而不舍的讨债“牛皮糖”。深层原因,可以套用当代一句流行语来解释,“垃圾,不过是放错位置的资源”。“如果普天之下最基层的老百姓,人格都能得到尊重,温饱都能得到保障,基本诉求大部分能得到满足,皮九这样的角色,就很难诞生,也很难长期合法不合理地顽强生存。”

    《皮九辣子》是刘鹏春在戏剧界的成名之作,上演后广受赞誉,获第五届全国优秀剧本奖,文化部两任部长王蒙、贺敬之都肯定了“皮九”这个角色的独特性。1992年,《皮九辣子—刘鹏春剧作选》出版时,已卸任文化部部长的王蒙题写了书名。2008年,北京《新剧本》杂志组织遴选改革开放三十年优秀剧本,《皮九辣子》成功入选。同样是2008年,《皮九辣子》还出版了连环画,绘者是连环画界鼎鼎大名的贺友直;在全国连环画评选中,初次涉足这一艺术的刘鹏春获脚本二等奖。《皮九辣子》人物鲜活,乡土气息浓厚,地气厚,人气旺,既赢得了观众,又赢得了声誉。

    刘鹏春的另一部代表作是扬剧《刽子手世家》,角色传神,主题深刻,思想性、艺术性俱佳。此前,只有高中学历的刘鹏春,虽说已赢得戏剧界最高奖项,仍被业内不少人戏称为“野路子”,只能写“乡野人”。《刽子手世家》的出现,改变了人们的看法。不过由于种种原因,最终这部戏的初稿参加了江苏省第二届扬剧节的展演后,未能再排,以案头读本为人们熟知。然而,该剧在业内却引起广泛影响,最终斩获曹禺戏剧文学奖,在获奖作品中名列第一。

    《皮九辣子》和《刽子手世家》代表了刘鹏春在戏剧上取得的最高成就。2007年7月,举办了17届评奖的曹禺剧本奖,从获奖的372部作品中,精选出145部,编为话剧、戏曲、儿童剧、歌剧等12卷,刘鹏春的这两部作品双双入选。他也是有戏曲作品入选的江苏省唯一作者。

    作品语言细腻气度从容襟怀爽朗

    童年耳濡目染求学打下坚实根基

    刘鹏春的作品,语言细腻气度从容,他笔下的人物个个传神接地气,之所以能成就这样丰盛迷人的意蕴和爽朗阔气的襟怀,在刘鹏春看来,离不开父母的“文学基因”和他的人生经历。

    刘鹏春的父亲是宜兴人,有着江南人的灵气,爱画画,擅写美术字,并吹得一口好笛子,后来家庭遭遇变故,14岁来到黄桥投奔舅舅,在此立业、成家,直至终老。母亲在当地算是有钱人家,虽然只读过两年书,但她爱听人讲三国、红楼,爱看戏。刘鹏春的舅舅是私塾先生,在刘鹏春的记忆里,他和母亲经常围着舅舅坐下来,听他讲民间戏剧故事。母亲的文化知识就是通过这些故事和舞台上的唱本积累起来的,她会通过自己思维的加工和理解,常常说出一些颇有智慧的话,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刘鹏春。

    刘鹏春至今还记得母亲的众多经典名言。一次身边的朋友谈了门亲事,对方的女孩人不错,就是传言女孩妈妈作风不好。母亲笑着说,“女孩不错就很好了,买米不买淘箩,只要米好不就行了吗。”还有一次,刘鹏春的两个弟弟因为琐事吵架,扬言要拿刀砍对方,母亲闻讯赶来,没有大声斥责而是幽幽地说了句:乖乖,你们都不要拿刀砍,要用原子弹轰。夸张的话语,让原本僵持不下的两人大笑起来。

    许多年以后,刘鹏春的两个弟弟先后成为省作协会员,女儿也成为编剧,“父亲常常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练美术字,母亲则会借助戏文把许多人生道理,说给我们听。”父母的言传身教,在幼年刘鹏春的心里,播下了戏剧的种子。

    上世纪50年代,读小学的刘鹏春每天放学后,都会赖在书摊上不走,直到天黑才回家。那时文化站常有展览,多是图文并茂,解说文字常常是快板顺口溜,这让他对韵文产生浓厚兴趣。“大跃进”时期,《红旗歌谣》很受推崇,让他更多地接触到民歌乡谣。初中三年,他是班上的文艺骨干,班主任是新诗爱好者,常在《教工园地》上发表诗作,对他影响不小。当时报纸上常连载戏曲作品,刘鹏春不厌其烦,一期不落,按顺序将戏文手抄下来,带回家再三琢磨。“印象最深的是《刘三姐》和《洪湖赤卫队》,看了一遍又一遍。”

    高中时期,刘鹏春偏爱文学,高二时便在《羊城晚报》发表作品。他省吃俭用买了一本厚厚的《朗诵诗选》,常常诵读,这给他日后写唱词、舞台音诗画脚本打下了坚实的基本功。后来,他竟写出一部歌剧,全部唱词用方言写就,谈不上押韵,加之社会阅历太浅,不过,其创作热情可见一斑。

    从部队到地方

    诗歌戏剧坚持创作

    调入扬州后创作多部经典作品

    1968年,高中毕业的刘鹏春成了一名插队知青。艰苦的条件未能打消他的创作热情,劳动28天半,他写成纪实长文《芦沟一月》,被《江苏工人报》以三分之一的版面刊登,在当地引起轰动,当时他只有19岁,后被借调到泰兴县文化馆参与编写工作,不久便成为县里面的创作骨干。

    随后上海部队来征兵,泰兴县文化馆的领导积极推荐刘鹏春,接兵部队的副教导员是《南京路上好八连》的作者,也是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作者之一,读了刘鹏春的文章好生欢喜,当即拍板“这个人我要了”。就这样,插队71天后,刘鹏春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驻守崇明岛。

    当兵期间,刘鹏春的创作才华展露无遗,多面出击。短篇小说《打钟人》在《解放日报》发表;艺术评论《彩笔绘新图,今朝更好看——评彩色京剧电影<沙家浜>的美术设计》被《文汇报》刊登;小话剧《磨刀》发表于部队内部报刊,并由上海警备区业余宣传队演出;舞台节目《我家女子民兵班》上演后风靡一时,后出版单行本。此外,他还发表不少诗歌、曲艺作品。

    谁知命运弄人,“文革”期间深挖“五一六”分子,刘鹏春受牵连,无奈于1973年退伍回乡。由于户口仍在当初插队所在地芦沟头,无法正式就业,只能当临时工。黄桥没有他的口粮计划,就连吃饭也成了问题。处在人生低谷,刘鹏春没有轻言放弃。在工厂做临时工,刘鹏春发挥特长,独自一人为工厂办了一份报纸,像模像样,不到半年他就被调去坐办公室。

    “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当时扬州专区开办了一个诗歌创作学习班,要求每个县推选一部作品,刘鹏春的作品便代表泰兴县被推荐上去,评委对刘鹏春的作品很感兴趣,他顺利参加了学习班。不久恢复成立泰兴县文工团,刘鹏春被招录为编剧。1978年,刘鹏春进入江苏省戏剧学校编剧进修班学习,这是他首次接受正规戏剧教育,为期8个月。刘鹏春创作并付排的第一部大型剧本为歌剧《月儿何时圆》,是他在泰兴工作期间的代表作。

    1984年,刘鹏春调入扬州市剧目工作室,迎来创作的鼎盛期,大型剧本《皮九辣子》《龙二瞎子》《水淋淋的太阳》《刽子手世家》《史可法》《枣乡第一嘴》相继问世,其中《皮九辣子》上演后引起轰动,《刽子手世家》在戏剧界引起广泛影响。

    2002年,刘鹏春进入江苏省演艺集团创作室担任主任,顺应演出需要,他创作的内容更加多元化,开始担任大型电视晚会的策划、撰稿,创作节目,并写起歌词,作品屡屡获奖。

    退休后舞台作品

    仍创作不辍

    写出大型史诗扬剧《史可法》

    进入新世纪,为了寻求更大的创作空间,更多的创作自由,刘鹏春提前退休,但他手中那支笔,却从未停止书写,继续发挥着自己的余热。

    近几年,在创作舞台作品方面,面对让人棘手的题材,刘鹏春总能找到自己创作的切入点。就拿吴登云事迹来说,这个已经被写过无数遍几乎没有可能再写出新意的题材,当交到刘鹏春手上时,他没有拒绝,而是找到吴登云纪念馆的工作人员进行深入了解。刘鹏春根据工作人员的介绍,又重新发现吴登云三个方面的优秀事迹:一是吴登云四处演讲但从不接受招待;二是根据新疆乌恰县的奖励标准,凡是获得一级国家级荣誉,本县就相应提高一级工资,吴登云按照标准可以提高十三级工资,然而他却要求象征性地提高一级;第三,吴登云为乌恰县争取到十几辆轿车,自己却骑摩托车。找到了新的素材,如何切入成为关键,最后,刘鹏春以吴登云与已故女儿的灵魂对话为切入点,通过女儿的视角来表现,她对父亲的关心和不舍,一经演出,观众被这个题材感动得潸然泪下。

    在创作大型史诗扬剧《史可法》时,刘鹏春曾谦虚地说:“多年之前,我曾醉心于在舞台上塑造乡村小人物。我觉得,以自己的心性与笔力,适宜于捧一把黄土,和汗和泪揉捏自己的父老乡亲。至于那些叱咤风云的英雄豪杰,需要青铜铸造,恐非我所长。”

    历史上,史可法在艰难困苦的情况下,率领扬州军民浴血奋战,最终壮烈就义,以碧血忠心写下了扬州历史的光辉一页。几百年来,他的爱国精神鼓舞了一代又一代扬州人。把这样的英雄人物搬上扬剧舞台,困难是可想而知的,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刘鹏春对当时的历史事件和人物,做了大量的案头准备工作,根据“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精神,截取了史可法生命最后时刻的几个片段,以虚实相结合的艺术手法,创作了大型史诗扬剧《史可法》,使一个有血有肉的爱国英雄形象在扬剧舞台上站了起来。

    刘鹏春十易其稿,最终呈现出的《史可法》大气磅礴,气势恢弘,观后令人荡气回肠,久久回味。当时袁振奇先生感叹道:“扬剧界又一台艺术精品即将诞生了。”

    2002年,扬州市扬剧团将《史可法》搬上了艺术舞台,在北京、扬州等地演出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同年,在江苏省第三届扬剧艺术节上获得优秀剧目奖、优秀编剧奖、优秀音乐设计奖、优秀舞美设计奖等多项大奖,获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


责任编辑:syz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