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大宁:妙手岂偶得 神工惊世人

2016年06月 21日 06:44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日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殷大宁近照。张卓君摄

殷大宁近照。张卓君摄

    人物名片

    殷大宁,1945年生,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木偶戏(杖头木偶戏)代表性传承人,担纲大型木偶神话剧《嫦娥奔月》木偶造型设计和主要木偶嫦娥、后羿、吴刚、河伯等的造型制作。担任《琼花仙子》艺术总监。参与江苏省第九届运动会和第五届全国农民运动会开幕式演出大型道具的工艺设计制作。

    回溯扬州木偶史,两部剧目具有里程碑式意义。一是《嫦娥奔月》,一是《琼花仙子》。

    上世纪80年代,《嫦娥奔月》给沉闷的中国木偶剧吹来变革新风,扬州木偶在全国一炮打响,斩获文化部1981年木偶戏皮影戏观摩演出奖。殷大宁领衔木偶造型制作。1995年,扬州木偶再次重磅“出鞘”,《琼花仙子》夺得文化部文华奖。殷大宁,担任艺术总监,是“操盘手”。

    木偶造型乃“机关”之所在,是舞台艺术形象的依托,出神入化演技的支撑。殷大宁就是这制偶人。

    “勤”为天梯,处处留意学习木偶制作

    7岁母亲去世,11岁父亲去世,孤苦无依的殷大宁投靠泰兴祖母,困苦异常。后来,考入泰兴县木偶艺术剧团。刚入行,殷大宁并非从事制偶,而是被安排在乐队里。虽无好的根基,但有的是学习的钻劲。他好学善问的特质,为剧团领导所欣赏,于是殷大宁转型,走上了木偶制作之路。

    当时团里,一穷二白,木偶都是传下来的老东西,简单得就像一根棍。演戏了,就拿出来,重新化妆。木偶制作、装置,属造型艺术,从业者须会绘画,而殷大宁连一张素描都没画过。师傅贾小奎手把手教他绘草图、堆大泥,他就一点点苦学。

    1965年,恰逢到无锡演出,午饭一吃就开始演,演出一个月,每天上午殷大宁就到无锡泥人厂学习。这对殷大宁而言,是一次跨越,他开始参与造型。

    处处留意创新终为木偶“减重”

    团里的木偶家底是解放前留下来的“老古董”。上世纪60年代,时代形势变化,团里开排现代戏,再靠这些“老古董”,显然不行。生存的重压成了一座磐石横亘在面前,一场辟除陈旧的革新势在必行。年轻的殷大宁,敢想敢干。《智取威虎山》里的所有木偶造型都是他做的。当时,团里三个人做同一人物造型,全团的人在一起选出最认可的。殷大宁不会素描,剧中栾平按角色定位应是尖嘴猴腮,他除了找来连环画参照,还满大街找长得丑的人。看到一个人的脸型,很丑,很有特点,就跟着人家走好几条街,前面看看,侧面看看,然后记在脑子里,回去赶快用泥堆出造型。

    长久以来,制作木偶的材料主要是实木,造型质量差,而且笨重,一个就有20多斤,木偶演员托举非常吃力。一次,演出《智取威虎山》,演员人手临时不够,导演让殷大宁顶场,正表演着,突然台下有观众喊:那个金刚怎么在往下降?其实,是木偶太重了,我举不动了。殷大宁琢磨起能否采用其他新的材料替代。

    在给《消息树》做造型时,殷大宁尝试以橡胶为材料,木偶的面貌大为改观,面部有了神奇的弹性和光泽。不过,橡胶材质也有缺陷,容易老化。经过无数次尝试,“纸脱胎法”大功告成,先用泥塑造型,再翻制石膏模,接着用浆糊加白胶,糊报纸晾干定型。这样一来,木偶不仅耐用,而且重量“瘦身”,表演者操纵的臂力得到了极大解放。

    他把所有的精力和激情用于艺术的钻研。一次出差,殷大宁发现运动员用来练翻滚的垫子不但柔软而且弹性好,于是他扯出废旧的材料,刷上胶,效果好得出奇。他当即找到垫子的生产厂家,得知这种材料叫PE。此后,PE被应用于道具制作,极大提升了剧团道具的制作水平,名列全国前茅。

    1970年,木偶剧团成立了制作组,殷大宁为负责人。此后,一大批木偶剧《三打白骨精》《火焰山》《白蛇传》的造型从这个制作组出来。

    经过长年历练和实践,殷大宁的造型艺术已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他制作的木偶,充满着偶味与童趣,既注重整台木偶造型的协调,又能突出每个角色的个性特征。各种偶人,从几厘米到几十厘米高,殷大宁都能自如制作。

    1975年全国木偶调演,扬州木偶剧团选送的《东海小哨兵》里的木偶造型惟妙惟肖,眼睛忽闪忽闪,嘴巴开合自如,这让同行十分惊奇,可是其中奥妙,殷大宁却是不肯轻易透露的。上海木偶剧团的造型师们就趁殷大宁吃中饭的时候,“偷”了一个木偶,拆开来看,簧是怎么安的,轴是怎么转的……

    《嫦娥奔月》《琼花仙子》木偶仙女制作成经典

    上世纪80年代,经济的复苏,唤醒了文化的繁荣。那会北京要举行会演,这对原本家底单薄的剧团是一次重大的挑战。集全团之力拿出一台具有分量的作品是核心任务。起初,有两个本子,一是《晚霞》,取材于《聊斋》故事。一是《八仙过海救碧龙》,属于神话传说。

    晚上,殷大宁看电视,电视上播放的是锡剧《嫦娥奔月》,他看得非常入迷。第二天,团里讨论剧本。殷大宁灵光一闪,提出把戏剧《嫦娥奔月》进行木偶演绎的艺术构想。并从头到尾,把木偶如何创作进行了生动阐述,博得一致叫好。当时的文化局领导听取报告后,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就是它”!

    人手紧,要求又高,光嫦娥的造型,就做了三个月。脸部先用报纸糊好,再用丝绵纸一层一层裱,然后打磨。木偶头、主棍、身钎,造型,化妆,无不精益求精。

    《嫦娥奔月》赴京会演,引发轰动,操纵美,音乐美,舞美美,木偶美,实现了巨大的成功!一举斩获文化部1981年木偶戏皮影戏观摩演出奖。扬州木偶剧团迎来了黄金发展期。在灯光音效、舞蹈美术、人物造型方面都取得了长足进步。1995年,由殷大宁担任艺术总监排演的《琼花仙子》又夺得文化部文华奖。

    呼唤本土儿童木偶题材,深掘传统文化

    长年累月磨炼,手艺炉火纯青。殷大宁设计制作的戏剧木偶,形神兼备,不是真人胜似真人。

    回望木偶人生,殷大宁的个人奖杯其实并不多。“我个人从来没在这上面争过。”今年71岁的他说,人生到了好打句号的时候,心里又有着未圆的遗憾,最关心的是中国儿童剧。他说,《胡桃夹子》外来的,《白雪公主》引进的,中国呼唤本土题材的儿童剧。

    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殷大宁说,木偶戏一边是古老的东西,一边是儿童的东西。儿童是木偶戏的主要受众,要用木偶戏哺育儿童,影响儿童。殷大宁最想通过木偶戏给孩子传递的是诚实,表现大爱。他希望每个中等城市都为儿童设立木偶戏专用剧场,剧场兼容演出以及木偶工坊。  

    记者 桂国 摄影 张卓君


责任编辑:syz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