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祥骥:乐演身边事 笑送百姓家

2016年10月 17日 07:38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贾祥骥的获奖证书。

贾祥骥的获奖证书。

贾祥骥近影。

贾祥骥近影。

年轻时的贾祥骥。

年轻时的贾祥骥。

贾祥骥获省业余曲艺文艺创作调演最佳演员奖。

贾祥骥获省业余曲艺文艺创作调演最佳演员奖。

南京军区颁发给贾祥骥的奖状。

南京军区颁发给贾祥骥的奖状。

贾祥骥年轻时的演出照。

贾祥骥年轻时的演出照。

    原标题:贾祥骥:乐演身边事 笑送百姓家

    人物名片

    贾祥骥,1942年生,中国曲艺家协会江苏分会会员、江苏省职工曲艺协会常务理事,坚持业余文艺创作、演出40多年,在继承发展扬州评话的基础上,探索创新出一种新的曲艺表演形式——扬州谐剧,为观众喜闻乐见。从70年代起,先后创作演出30余个曲艺作品,有5个作品在省级以上文艺汇演中获大奖。其中,说唱《扬州三把刀》、谐剧《贾厂长约会》获1980、1987年全国职工曲艺调(会)演一等奖,谐剧《班长和排长》先后获南京军区业余文艺会演一等奖、省曲艺调演一等奖、华东小品调演最佳演员奖,谐剧《路》获1997年全国群众文艺群星奖。

    曲艺源于民间,是有着深厚民间根基并深得百姓喜爱的艺术。在扬州,有这么一个人,他“一人独演,独演一人”,在继承发展扬州评话的基础上,探索创新出一种新的曲艺表演形式——扬州谐剧,为观众喜闻乐见,他就是扬州老百姓口中的“贾大大”——贾祥骥。

    “说家乡话,点身边事”,每天早上七点半,“贾大大”贾祥骥会准时出现在电台一档方言脱口秀节目《扬州早点》中,以扬州方言特有的轻松调侃风格,以说学逗唱等方式,点评本地及国内外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新鲜话题,四年如一日,深得听众喜爱。

    半个小时的《扬州早点》结束后,贾祥骥便马不停蹄地走向另一个演播室,录制每周一期的电视节目《扬州好佬》,这个节目以扬州谐剧为表现形式,从编到排到主持,贾祥骥全程参与,录节目时都是站着录,经常一录就是三个多小时,与他搭档的年轻人都直呼“吃不消了”,贾祥骥却很少说累,他总是把微笑挂在脸上,激情澎湃,一点也看不出这已经是一位75岁的老人了。他说:“我要把我会的东西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展示给观众。”

    “东张西望,南学北采”

    融“说、唱、演、表”于一体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贾祥骥就在市文化馆、工人文化宫的业余舞台上演话剧、说相声,他没有搭档,几乎不用道具,一个人就是一台戏,靠着一张嘴,就能把东南西北的说唱形式表现得淋漓尽致,令人拍手叫绝。

    方言说唱是南方比较流行的一种曲艺形式,它融说、唱、演、表于一体,生动活泼,妙趣盎然。1980年,贾祥骥自编自导自演的说唱节目《扬州三把刀》获得全国职工曲艺调(会)演一等奖。贾祥骥的说,以扬州方言为主,穿插上海方言和普通话,多种语言,灵活运用,各得其所,各有异趣,变化莫测。贾祥骥的唱,以苏南苏北各地方戏常用曲调和流行民歌为基础,杂糅扬剧、沪剧、淮剧、锡剧、江苏民歌等,给人以丰富多彩,清新活泼之感。

    好多人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土生土长的扬州人,怎么会那么多的方言和地方戏?这还要从贾祥骥的生活环境说起。

    1942年,贾祥骥出生在扬州的鱼皮巷,在这座城市生活了70多年,他也被这里的文化熏陶了70多年。“小时候我的家门口就是一个菜场,很多扬剧艺人就在菜场中间搭个台子唱戏,有的一唱就是三年,我也就听了三年。”

    扬州,人杰地灵,自古人文荟萃。“看戏要看梅兰芳,听书要听王少堂”,在扬州评话的历史上,王少堂是近代的领军人物,也是扬州评话艺术的一座高峰。贾祥骥的家跟王少堂的家就隔着一条巷子。“王少堂每次到皮市街来,都要从我家经过。”

    王少堂有一位40多年的挚友叫戴西伯,是“天凤园”茶馆的账房先生,王少堂经常请戴老去他那听书找漏。戴老是个孤寡老人,他把贾祥骥这个小邻居当成自己的亲孙子,只要去听书总会带着贾祥骥一起去。有一次听完,戴老当着王少堂的面笑着问,“宝有子(贾祥骥乳名),把昨天王先生讲的说一遍听听。”别看贾祥骥小小年纪,记忆力却非常好,什么书只要听一遍就能把大意讲出来,而且声情并茂。那天,贾祥骥就真的将王少堂说过的书惟妙惟肖地复述了一遍,深得王少堂欢心。王少堂当即说,“我关照陈永召的奶奶(醒民书社老板娘),你以后听书不用给钱。”因此,那个时候除了上学,只要有时间,贾祥骥都会跑到书场,听王少堂说书。

    贾祥骥的父亲是一位玩友,结识了很多天南海北的朋友,他们之中有的会唱京剧,有的会唱清曲。父亲还经常带贾祥骥去参加堂会,听堂会戏,令他印象最深的就是王万清唱清曲,“只见他抱着琵琶唱小开口,非常优美,好听极了。”

    上中学时,父亲开了一个寄卖行,这个寄卖行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各地剧团来扬州演出,像话剧、滑稽戏,服装道具不全,都要到贾祥骥父亲的寄卖行来借,而父亲同意借出去的条件是,“什么都可以借,条件就是晚上让我们免费去看戏,看完戏让我儿子可以跟演员聊一下。”就这样,贾祥骥看过上海人民艺术剧院、上海青年话剧院、江苏省话剧团以及各个滑稽剧团的演出,有时他还专程到上海、南京看演出,结识了许多著名演员,甚至还与他们同台演出。这对青少年时期的贾祥骥来说,真是得天独厚的机会,让他受益匪浅。

    在长期潜移默化的影响下,贾祥骥对曲艺表演有了浓厚的兴趣,17岁便开始登台表演,结合多年的耳听目染,贾祥骥不断“东张西望,南学北采”,逐渐形成了融说、唱、演、表于一体的说唱风格。“东张是指学习上海的话剧、滑稽戏;西望是学河南豫剧、山东小调、黄梅戏,淮剧;南学是学苏州评弹,锡剧、沪剧等江浙一带的流行小调;北采则是学相声,数来宝,京韵大鼓。”

    “轻松、传神、细腻、贴近”

    创作表演老百姓身边的故事

    贾祥骥自小生活在扬州城,熟悉市民生活。多年来,他塑造过盼子归来的老皮匠、热爱本职工作的年轻修脚工、掏阴沟的下水道工人、一身正气秉公办事的好干部等艺术形象。在舞台上,一个个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看了他演出的观众会发出这样的感叹:这就是我们身边的人,这就是我们身边的事。

    “红日出东方,葵花向太阳,革命形势无限好,你看那今日扬州处处好风光。”上世纪70年代,贾祥骥创作的说唱节目《今日扬州处处春》,讲的是一个从小被父母遗弃、跟着舅舅生活的孤儿。由于舅舅是一位贫苦的老皮匠,无力抚养他,他只好流浪到上海。20多年后,长大成人的他回到扬州找寻当年的亲人,看到扬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激动万分:“那古运河水,好像一条白色的玉带绕城而过,昔日残破倒塌的城墙,如今是宽敞的柏油马路,东方红路上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建筑……看如今城市面貌大变样,经济发展多兴旺,市场繁荣好景象,工农业生产大高涨。这古城,换春装,把污泥浊水全涤荡,劳动人民翻了身,意气风发干劲涨,你看那道路多宽广,真是越走越亮堂。”

    贾祥骥用自己独创的说唱表演,演活了戏中的每个人物形象,这个节目成为扬州人街头巷尾争相谈论的话题。有一次,当贾祥骥演出结束走在回家的路上,一群扬州市民在路上等着他,请他吃夜宵,拉着他的手说:“你把我们家乡的变化全都说出来了,以后要多创作出一些这样的节目给我们听。” 

    贾祥骥的表演自然流畅,轻松洒脱,节奏感强,雅俗共赏。他通晓多种方言并善于运用方言和生动形象的肢体语言,成为他能成功塑造多种性格喜剧人物的重要“资本”。

    贾祥骥自编自导自演的说唱《扬州三把刀》,文中有段说唱:“平顶、波浪、二道毛,老头子胡子一刮小十岁,老奶奶一见咯咯咯咯笑弯了腰。修脚师傅用的修脚刀,铲修扦挖轻又巧,有了脚病找他治,包管脚上痛苦立时消,一步能跳三尺高。大厨刀,剃头刀,修脚刀,人民生活少不了这三把刀。有一对男女青年谈恋爱,独独巧巧遇上了三把刀。三把刀,架鹊桥,要问鹊桥如何架?哎呀,听我说说唱唱来介绍。”节目中,贾祥骥通过描写发生在一对年轻情侣身上的寻常故事,热情洋溢的歌颂了烹饪、理发、修脚等扬州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服务行业,通过“三把刀”巧搭鹊桥的生动故事,突出表现了行行业业都可以出状元,都会受到尊敬的主题。这个节目拿到舞台上表演时,一下抓住观众的心,获得一致好评。 

    当年,著名话剧导演胡伟民在扬州的时候看过贾祥骥的表演,对这样一个多才多艺的年轻人,胡伟民赞赏有加,称他为“业余艺术家”。不过,他希望贾祥骥能走出自己的风格,并送给他12字:“拿来我用,用中有变,化为己有。”这令贾祥骥受益匪浅。胡伟民回到上海后,又推荐他到上海参加全国举办的一个小戏创作的学习班,作为旁听生,他先后听过沙叶新、荣广润等戏剧影视编剧专家的讲课,为他日后的创作、自编自演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如果说,以前的创作是凭想象和爱好,那么现在就知道了怎么‘减头绪,立主脑’。”贾祥骥说。

    1983年,贾祥骥被借调到部队参加南京军区会演。他尝试着把表演说唱融为一体,南腔北调熔为一炉,以人物的直接交流来推动剧情展开,创作演出了独角戏《班长和排长》,令部队观众耳目一新。当时南京军区政委郭林祥上台对他说:你不错,一个人演了一台戏。这个节目获得了创作和演出两个一等奖。

    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贾祥骥逐步形成其轻松、传神、细腻和方言驾驭力极强的表演风格;他注重从生活中汲取营养,收集现实素材,创作紧贴时代,紧贴生活、弘扬主旋律的作品。第二届“广陵书荟”,贾祥骥被特邀参加演出说唱《刘大正撕网》,抨击了社会不正之风,塑造了公字当头的干部形象,一曲唱罢,台下响起长时间掌声。与会的行家说,这是一股书坛罕见的清新之风。贾祥骥说,我熟悉下里巴人,我了解下里巴人,我就写他们,说他们,我是他们的好朋友,他们是我的知音。

    诙谐不庸俗、幽默不造作

    打破传统创新打造“扬州谐剧”

    40多年来,贾祥骥热情地为观众演出,有人给他计算过,他每年演出的场次比专业演员还多,每个新编节目总要演到百场以上。

    贾祥骥有相当自觉的创新意识,当他看到被誉为曲艺明珠的扬州评话竟不为青年观众所喜爱时,看到细腻的说唱表演吸引的尽是老年观众时,时代的节奏促使贾祥骥在探索创新的路上起步了。

    上世纪90年代初,全国农村文化工作会议召开,他被邀请在会上演出独角戏《贾厂长约会》,在来自全国的文化厅局长中产生了强烈反响。时任文化部常务副部长高占祥同志接见贾祥骥时说:你的节目,很有特色。当贾祥骥以扬州独角戏再次参加省会演时,专家们为这一新的曲艺形式喝彩,一致认为这是一种新的曲艺形式——扬州谐剧。就在这届小品曲艺大赛结束后,一位资深评委找到贾祥骥说:你是扬州谐剧的创始人,你是扬州一宝。

    谐剧是诞生在曲艺和戏剧之间的新品种,是师承多方又自成一家的独创艺术。贾祥骥的谐剧,既不像北方的“单口相声”,也不像上海的“独角戏”,甚至与上世纪30年代四川出现的“单簧”也大不相同。

    有人说:谐剧是聪明人的艺术。作为聪明人创造的艺术,谐剧的“笑”是智慧的“笑”。这“笑”超越简单的生理层面,绝不是那种强搔胳肢窝式的浅陋的笑。

    1997年,江苏省电视台要举办“五一”群英会,全省劳动模范都参加,贾祥骥创作的谐剧《路》作为扬州选送节目参加演出。说起这个节目的创作灵感,贾祥骥说这就是真实生活的写照。“当时的广陵路坑坑洼洼,路面一塌糊涂,走在上面的人没有一个不发牢骚的,却迟迟无人问津,我就想创作一个作品希望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在《路》这个节目中,贾祥骥描写了一位即将临产的孕妇,站在广陵路上等车,因为路况不好公交车已经不从这条路上走了,她只好等三轮车。这时,一位路过的先生正好看到这一幕,便帮孕妇拦了一辆三轮车,三轮车夫却以路面不平,怕颠坏了孕妇而拒绝搭载。最后,在这位先生的耐心劝导下三轮车夫还是把孕妇送到医院,而这位先生的真实身份是市长,没过多久,这条路就被修好了。就这样,通过孕妇、先生、三轮车夫之间的诙谐幽默的对话,反映了一个现实问题。

    节目演出之后,时任省委书记韩培信在后台接见演员时说道,扬州的这个节目不错,我们党群关系就要这样子,扬州这样的路况有没有啊?有的话一定要立即整改。在贾祥骥回到扬州的第二个月,广陵路就动工了。不少扬州老百姓夸赞:真是一个节目救了一条路啊!

    所以贾祥骥的作品绝非粗浅的“搞笑”。真正的文化人,真正的艺术家,必然有关注现实人生的“社会良心”和“亲民情怀”。谐剧之“谐”,一是诙谐,一是和谐。贾祥骥用“本色”表演谐剧,是喜剧却不轻浮,是诙谐却不庸俗,拒绝哗众取宠,摈弃矫揉造作,反对油腔滑调,以逼真的演艺塑造逼真的人物。贾祥骥身体力行的舞台实践即是“本色”论的最好注脚。

    “一人(演员)独演,独演一人(角色)”的谐剧,可谓深得中国戏剧美学的精髓。自编自演,人到戏到,场面不大,道具简单,一般是不讲究化妆的,服装也是不十分讲究的,小道具大多是空手模拟,不用实物,这就是贾祥骥谐剧艺术的特点。不仅如此,一人表演的谐剧,还可以在“你、我、他”之间创造出满台是人的审美效果。当然,这“你”和“他”,都是通过“我”表演出来的。 

    年过七旬

    仍活跃于曲艺舞台成老百姓可亲可近的“贾大大”

    经过40余年的磨炼和打拼,贾祥骥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表演特色,同时也迎来了一次次的机会与挑战,他由舞台走向了电视荧屏。

    2005年,以扬州发言为特色的一档电视节目正式开播,贾祥骥作为第一代主持人亮相电视荧屏。为了让老百姓感到更加亲近,贾祥骥给自己起了一个外号“贾大大”,从此这个称呼家喻户晓。

    “扬州有这么些个好佬,扬州方言说得是地地道道,扬州故事从古讲到今朝,扬州谐剧演得让你想想还要笑,晒的都是扬州人的生活照,晚上不看还就睡不着觉。”每周三晚上,由贾祥骥主持的《扬州好佬》与观众见面,他在里面常常一人分饰多角,以其诙谐幽默的荧屏形象,一口亲民接地气的流利扬州话,赢得诸多扬州人的好感,在市民中拥有广泛的知名度。

    尽管已年过七旬,贾祥骥仍然活跃在曲艺舞台上。近年来,他又创作了五十多个扬州谐剧作品,并陆续通过电视节目呈现给观众。在他的作品中,有顶着烈日,冒着酷暑踩着三轮为孤寡老人服务的义工;有在狂风暴雨中把老人从危房中背出来的街道社区干部;也有坚持数十年教书育人的老师和保一方平安的民警……他常说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活到老,学到老,不断在艺术上有所突破,给观众带来更好看的节目。”

    访谈

    贾祥骥说,以百姓身边事作为曲艺创作源泉,这是时代赋予的使命

    “我的创作表演,都来自生活”

    记者:作为一种新的曲艺表演形式,扬州谐剧有什么独特之处?

    贾祥骥:谐剧艺术融合了话剧的写实、戏曲的写意和曲艺的虚拟,演出时演员扮演规定人物,通过演员与实际不存在的对象进行对话和交流,运用幽默风趣的方言表演展示,寓庄于谐,故名“谐剧”。

    与扬州评话相比,扬州评话是以细腻的说唱表演见长,而扬州谐剧则是通过人物展现剧情的矛盾与冲突,舞台人物可以直接与观众交流。与弹词相比区别就更大了,弹词要借助乐器配合演唱,而谐剧把演唱作为人物表达情感的一种补充。有人说这是小品,我认为这是错误的,小品是一个情节里面的剖切面,而谐剧有完整的情节,有头有尾。

    记者:退休后,您又创作众多作品,创作灵感来自哪里?

    贾祥骥:在创作和演出的道路上,我自认为我还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年轻人”。一个好演员应该有丰富的想象力,一个好编剧应该有饱满的热情。我要感恩这个时代,感恩生我养我的这座城市,感恩给了我那么多创作源泉的扬州人。想到他们,那种创作的责任感便油然而生。

    最重要的是我能感觉到观众喜欢看我的节目,当年《路》在翠岗小区演出的时候,每每演到一个精彩的地方,台下的观众都会响起热烈的掌声,节目演出结束后,观众一直护送我走出会场门口,然后拉着我的手说,希望我以后再创作更多反映老百姓生活的作品。观众的肯定让我很感动,更觉得自己的表演创作有一种使命感。

    《扬州好佬》开播后,给了我很大的创作空间。尤其是近三年来,我创作了五十余部扬州谐剧,每个作品的创作灵感都是来自生活,来自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和我的所见所闻,创作表演出老百姓的身边事、心里话,这是时代赋予我的使命。

    记者:你认为一个优秀的谐剧演员需要具备哪些技能?

    贾祥骥:我认为一个好的谐剧演员,首先要具备扎实的话剧表演基础,善于刻画人物。在谐剧表演中,常常要一人分饰多角,演员要形象的表现出每个人物的习惯动作。比如在《班长与排长》这个作品中,班长是一个松松垮垮的人物形象,他的老婆却是一个很爱学习,自我要求很高的人,在表演的时候,班长和他老婆走出来是一个什么样形象,得让人一目了然。

    其次,要设计好不同的人物语言,如果所有人物都说扬州话,表演层次就不够丰富了。拿《贾厂长约会》来说,里面的书记是一个工农干部,老家是淮安的,在整个演出中,书记就说的是淮安话,而贾厂长则是地地道道的扬州人,说的也是一口扬州话。

    此外,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就是舞台上要有戏剧冲突,没有矛盾和冲突不能称为“剧”,而这个冲突需要作者本身设计好,这就是所谓的“戏感”。哪怕是只有十几分钟戏,主要冲突一定要突出,要一下子抓住观众。

    记者:您对扬州谐剧乃至扬州曲艺的发展和传承有什么看法?

    贾祥骥:我对谐剧艺术表演有着深沉的热爱,希望这种表演形式能够一直传承下去,被更多的观众喜爱和理解。如今,文艺是多元化发展趋势,但是存在一个普遍的问题就是年轻人对传统表演形式关注度不高,他们更欣赏节奏明显、时代气息浓郁的劲歌热舞。如何更好地吸引年轻人关注和喜欢扬州谐剧,也一直是我不断探索的。

    前段时间,看到扬州艺校曲艺班的孩子们,他们不再局限于扬州的地方曲艺表演形式,还学习北方的相声、数来宝,甚至还有魔术。让我感慨很深,也很欣慰。我常说“技多不压身”,谐剧并不是单一的表演,而是艺术、生活、人物心理、地域文化、历史文化等的融合,只有将更多元素理解融合,创造出更多更新颖的表演形式,建立更深刻的表演初衷,塑造更多令观众记忆深刻的角色,才能更好地将这门艺术传承下去。

    ■记者 车林 摄影 张卓君


责任编辑:syz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