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视频新闻-新闻中心-专题新闻-扬州论坛-网络发言人-热点资讯-读书频道-健康频道-旅游频道-财经频道-扬网购物

叶橹:诗海领航者 诗城品诗人

2016年11月 14日 08:02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记者:在文学题材中,相比小说、散文,诗歌往往承载着诗人思想的火花,但是这种火花是稍纵即逝的。所以有人会说,诗歌是难以让人接近的文学。

叶橹:是的,相比较其他文学体裁,大家对于诗歌的亲 近程度是最低的。读不懂诗歌,是很多人经常说的。诗也分旧体诗和新诗,现在大家对于旧体诗的研究,已经比较透彻了,每首稍微有名的旧体诗,都会有具体而详尽的注释内容。而新诗则不同,因为缺少这方面的注释,所以很多人觉得读不懂新诗。当然,也有一些学者,从内心当中,对于新诗是排斥的。在我看来,诗歌和其他艺术一样,一定是向前发展的,跟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产生着变革,在新时代产生的诗歌,是有着积极意义的。在诗人写作诗歌的时候,他一定是希望别人能够读懂的,所以不能简单地说,我读不懂就不读。诗评家要努力进入诗人的内心世界,从文字表象进入,到达意象内核,并试图把这些心得转述给别人。

记者:那么,当下诗歌的生存状态又是如何的?

叶橹:首先诗歌不是一种大众的文化,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理解的,这一点不要强求。另外,诗歌的生存状态,一直都是这样的,不会特别热闹,也不会彻底消失。但是,有一种现象值得注意,那就是在一些比较好的时代,大家都是热爱诗歌的,对于诗歌的审美和解读,都能上升到一定的高度,比如唐代,以及现代。

记者:都说诗人是寂寞的,那么诗评家是不是更寂寞?

叶橹:是啊,诗人写作是比较孤独的,有些诗歌,只有在孤独的状态下,才能迸发出巨大的艺术魅力。而诗评家更是如此,首先,解读诗歌,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寂寞的事情。此外,诗人和诗评家之间,并没有一个必然的联系,甚至诗人和诗评家一生都没有见过面的,也大有人在。诗人本身就很寂寞,太多的诗人也能出好诗,但就是郁郁不得志。而诗评家更是如此,诗评家做的都是诗人背后默默无闻的工作,自身是很少得到关注的。所以说,诗评家一定是非常寂寞的工作。如果耐不住寂寞,那就不要从事这份工作。

记者:您为那么多的诗人写过诗评,读了那么多的诗,您自己写诗吗?

叶橹:我不写诗,其实在很早之前,我还在高邮师范教书时,我也写过一首小诗,当时也有省级媒体进行了转载。有人读到之后,还很吃惊地问我,为什么这些文字看上去普通,一旦成为诗的语言,就能引发这么大的关注?当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现在想想,这就是诗歌的魅力。

记者:现在扬州诗歌处于什么时代?

叶橹:上世纪80年代,扬州诗歌有过好的时代,那时候全国范围内都掀起了一股诗歌热。而现在,扬州诗歌正在迎来一个黄金时代,标志性事件就是虹桥书院的成立,这是由扬州诗人自己成立的一个民间机构。诗歌的兴起,一定是从民间发起,并逐渐热起来的。就像当年扬州的虹桥修禊,那也是诗人们自发走到一起形成的雅集。这样一种纯粹发生于诗人内心的活动,如今在扬州重新出现,这也证明了扬州诗歌有了凝聚力。有了这个活动场所,能够连接起扬州诗歌的过去和未来,能够连接起诗人和诗评家,能够连接起中国和外国的诗歌交流。

记者:就您看,现在扬州有希望走出去的诗人有哪些?

叶橹:扬州有潜质的诗人还是挺多的,比如庄晓明、张作梗、曹利民、蔡明勇等等,这些诗人的诗歌表现形式是各异的,但是他们其实都是从中国古典诗词中汲取营养,又广泛吸收西方诗潮,最终形成了自身的特色,这些扬州诗人的未来,都是可期的。


责任编辑:syz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