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视频新闻-新闻中心-专题新闻-扬州论坛-网络发言人-热点资讯-读书频道-健康频道-旅游频道-财经频道-扬网购物

曹永森:古城问旧俗 深巷听民声

2016年11月 21日 07:53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编辑出版

    《古今扬州楹联选注》

    为扬州2500周年城庆创作172字长联

    ——曹永森的扬州楹联研究

    在潜心研究扬州文化的同时,扬州楹联也走进了曹永森的研究范围。“历史上扬州的制联名家辈出,如石成金、郑板桥、王文治、阮元、方地山等,他们都是楹联大家,在中国楹联史上享有盛名。”曹永森说。

    尽管历代的文人士子撰写了数以万计的楹联,其中有许多都是广为传颂的佳作和名作,但令人遗憾的是,因年代久远、世事更替等各种原因,许多作品渐渐地湮没在岁月的尘土中,而且时间越久,尘封越深,遗失越多。为此,曹永森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借助民间文学和民俗学采风之机,开始搜集、整理与扬州有关的各类楹联,大约20年时间里,搜集到了楹联万余副。

    本世纪初,恰逢江苏省楹联学会要编辑《江苏楹联集成》,于是,他与我市的一些文史专家通力合作,从采录到的万余副楹联中筛选出古今楹联二千余副并予以注释,其间数易其稿,终于在2003年出版了《古今扬州楹联选注》一书。

    厚厚的一本《古今扬州楹联选注》,以联为经,以注为纬,洋洋洒洒60余万字。阅读此书,在品味楹联意蕴的同时,也浸身于扬州历史文化的长河之中。此书把大量的古往今来的扬州景观、扬州名人、扬州掌故囊括其中,不仅具有可读性,同时也富有史料性。此书的出版是扬州文化界的一件盛事。

    扬州楹联资源虽然非常丰富,但是扬州历来只有历代诗词集和历代文集,《古今扬州楹联选注》则是填补了扬州地方文化的空白。《古今扬州楹联选注》不仅内容广博、雅俗共赏,而且资料详实、考订精审。扬州是“联圣”方地山的故乡,方地山一生写有大量的楹联,时易世迁,大多数作品都已散失,此书收有方地山的楹联一百五十余副,在各种联书中是数量最多的。尤其可贵的是,此书对方地山作品的某些字句和写作背景作了严谨的考证,纠正了他人的误传,这是对扬州地方文化研究的一大贡献。

    正因为《古今扬州楹联选注》是第一本正式出版的综合性扬州楹联专著,问世后,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曹永森欣喜地发现,该书的读者大多是楹联爱好者,他们中有的把它当做楹联的佳作集,欣赏其语言艺术;有的把它看作地方文化的读物,参考其文史知识;有的把它作为书画创作的案头工具;还有的把它作为高雅的礼品赠送给亲友、嘉宾……

    出于对历史的尊重,对学术的尊重,《古今扬州楹联选注》面世后,曹永森一直注意搜集方方面面的意见与建议,随听随记,以备修订之需。在扬州城庆2500周年前夕,《古今扬州楹联选注》修订版问世了,为扬州城庆献上一份大礼。

    在搜集、整理、研究楹联的同时,曹永森更一直致力于诗词、楹联、书法的创作。去年,曹永森为扬州城庆2500周年创作了长联《万福千年》,上联:看万福新桥,满目皆为画卷:北观济运导淮,南望两江雪浪,东瞭广厦骈连,西眺长街银杏。更有林苑披霞,华车逐日,大路绵延,风光片片,宜行,宜旅,宜居,分外妖娆也!吁,敢试问如此丹青,料出乎谁人巨笔,荡心胸,挥毫以写。下联:喜千年古邑,一腔都是史诗:汉倡正谊明道,唐吟三月烟花,宋赋平山雅集,清褒高岭红梅。尤欣专家翥凤,学子腾龙,宏才赓续,溪海涟涟,可慕,可亲,可敬,何其昌盛哉!噫,骤悉知这般气象,怎不引我等豪情,拍几案,击节而歌!

    这副联长达172字,是扬州历史上少见的一副长联,字里行间凝聚着曹永森作为一名“老扬州”对古城扬州的热爱之情,同时,也让人体会到扬州2500年的历史长河中深厚的文化积淀和独特的文化感悟。

    如今,退而不休的他,文学创作不停息,不仅将研究扬州地方历史文化视为己任,今年他还召集我市作家创作了《如梦如歌·新疆新源》一书,为扬州文化援疆贡献一份力量。

    访谈

    曹永森认为,扬州文化如散落的珍珠,每一颗都夺目诱人,但没能串连成璀璨的项链

    扬州文化研究期待“传世之作”

    记者:作为扬州文联的老主席,您认为目前扬州的文学创作状况如何?

    曹永森:扬州的文学创作,总体而言,这些年大有进步。但小说、诗歌的创作队伍相对薄弱,关键是精品力作少,产生重大影响的少。写散文的比较多,以女作者为主,反映了女性对时代、对社会、对人生的认知,但也有多柔情、多感性、多小我的倾向,对时代、对人生、对社会的思考少。古人倡导“文以载道”,今天仍然适用,所以,我希望作家要有用望远镜的气魄,用显微镜的胆识,既关注当下,更关注未来,积微成著,以文化人,创作出精品力作、传世佳作。

    记者:这些年扬州似乎缺少在全国有影响力的精品?对扬州文学创作如何繁荣,您有何建议?

    曹永森:近年来,在各种媒体上经常可以看见扬州作者的作品,可以说,扬州文学创作的“量”很多,有了“热热闹闹”的气氛,尤其是散文创作很繁荣。但是,综观扬州的作品,就会发现大多是“快餐”“速成”式的作品,很少看见在全国有重大影响力的优秀作品,这就是“质”的问题。

    当然,这一现象不仅仅出现在扬州地区,可能与当今的人们太浮躁有关吧!其实,我认为,对于个人而言,扬州作者不差写作技巧,而是缺少深刻的所思所想,因此,年轻人可以多写多磨炼,而有了一定层次的扬州作家就需要真正沉下心来、甘于寂寞,深入当下的生活,观察身边的人与事以及养育我们的这方土地,经过长期的积累,就会对自己的所见所闻有了深刻的思考,写出来的作品就会有深度、有温度、有高度,引起关注。

    记者:对于扬州传统文化,您认为有哪些方面需要深入研究?

    曹永森:千百年来,深厚的扬州文化,由于持续时间长,稳定性强,发育成熟,形态完备,从而形成了为数众多、风格独特、自成流派的文化现象。近年来,地方文化的专家学者对这种文化事象做了深入细致的资料搜集和理论研究,诸如扬州学派、扬州八怪、扬州园林、淮扬菜系、扬州风俗、扬州曲艺、扬州戏剧、扬派盆景、扬州工艺等,逐步积累了一定数量的史料和论著。大家卓有成效的钻研,进一步扩大了扬州文化在全国的影响。

    可是,众多的文化事象,好似散落在扬州这块土地上的珍珠,每一颗个体都夺目诱人,但彼此之间似乎缺少内在的有机联系,没有将其串连成璀璨的珍珠项链。扬州的周边地区,如江南的吴文化、安徽的皖派文化和北部的楚汉文化,研究得比较全面也比较深入,尤其是江南的吴文化,由于重视学术研究,从而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文化体系。扬州文化能否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文化体系屹立于中国地域文化之林?扬州的传统文化如何现代化?这都是应该思考的问题。

    此外,扬州断代史的研究有所欠缺。例如,魏晋南北朝、唐代的早中期以及元代、明代的扬州,缺少详细研究,相对而言,扬州的专家学者对清代扬州研究比较多,但是,清代盐商的研究也有欠缺,比如说,盐商是怎么发家致富的,他们在经济上如何运作?在制度上有何创新?等等,此外,扬州的专门史研究也有空缺,如经济史、商业史、军事史等,都有待专家学者们进一步地深入研究。

    记者:如今,研究扬州历史文化的人不少,老中青都有,您认为大家需要什么样的治学精神?

    曹永森:关键是能够用心做人、用心做事、用心创作,创作出“传世之作”。在扬州的文化人中,我十分敬佩王章涛、顾一平二位老先生,他们都具有沉下心来、甘坐冷板凳的治学精神,这在人心浮躁的今天,显得尤为难能可贵。此外,研究者的阅历、知识结构也很重要,我们要注重平时的积累,多留心观察身边的人与事,不懂就要去问,经常思考、总结,就会有所收获,常言“世事洞明皆学问”,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记者:随着时代的发展,您认为怎样才能发挥扬州传统文化的当代价值?

    曹永森:扬州的历史可以看作是中国历史的缩影。明代《万历扬州府志·序》云:“故以民物之隆替,候维扬之盛衰;以维扬之盛衰,候天下之否泰。”近代学者钱穆亦云:“扬州一地之盛衰,可以觇国运。”历史上的扬州对中国社会发展发挥过重要的作用,至今仍有重要的价值。

    我认为,扬州文化的当代价值可归纳为“一纲六目”。其中,“一纲”,即是汉代江都相董仲舒倡导的“正谊明道”。“六目”是指:前赴后继的爱国情怀、自树一帜的创新理念、兼容并蓄的地域特色、雅俗共生的生活环境、崇文尚艺的社会氛围、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扬州文化的特质是“尽精微处致广大”。

    所以,我经常讲扬州传统文化的现代化。文化,即是“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扬州传统文化要适应扬州的现代化进程,并为扬州的现代化建设服务,必须与时俱进地完成现代转换。扬州传统文化既有精华,又有糟粕。精华部分,作为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宝贵遗产,在今天仍然发挥着作用,是当代扬州文化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糟粕部分,是历史的惰性,是文化积淀中落后的东西,阻碍历史进程,必须抛弃。因此,我们要尊重传统文化,挖掘利用历史文化资源,面向未来,构建当代先进文化,为当代扬州的发展提供精神动力、智力支持和人文环境。

    记者 陶敏 摄影 张卓君


责任编辑:陈书戈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