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视频新闻-新闻中心-专题新闻-扬州论坛-网络发言人-热点资讯-读书频道-健康频道-旅游频道-财经频道-扬网购物

季国平:戏曲推世界 剧场振扬声

2017年03月 06日 08:04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季国平保存的任中敏手稿

季国平保存的任中敏手稿

季国平近影

季国平近影

刚进扬师院时的季国平

刚进扬师院时的季国平

季国平与徐沁君老师(右)

季国平与徐沁君老师(右)

季国平与李政成合影

季国平与李政成合影

季国平部分著述

季国平部分著述

季国平为全国青年导演研修班讲课

季国平为全国青年导演研修班讲课

季国平(左一)与任中敏(前排)等合影

季国平(左一)与任中敏(前排)等合影

    记者 陶敏

    人物名片

    季国平,1956年出生,戏剧学者,文学博士,师从著名学者任中敏、徐沁君等,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现任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兼任国际戏剧协会中国中心主席,中国戏曲现代戏研究会会长。2014年当选国际戏剧协会副主席。学术研究主要涉及中国戏剧史和当代戏剧,出版有《元杂剧发展史》《宋明理学与戏曲》《汤显祖小品》《季国平戏剧文集》《毛泽东与郭沫若》等专著多部。长期从事文艺管理和戏剧研究工作,曾策划组织中国文联、中国剧协多项大型文艺活动和文艺评奖工作。新世纪以来,重点关注和研究当代戏剧,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戏剧》《剧本》等发表了大量当代戏剧评论和研究文章,在戏剧界有着重要影响。

    2月14日,一本由中国剧协与孔子学院总部联合编辑的教材《百部中国经典戏曲作品》正式出版,封面上,“戏曲”第一次用“汉语拼音”Xiqu直接音译。

    “这一改变具有不可小视的意义。”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季国平说,“外文翻译不只是语言问题,更体现了文化的自觉和自信。”早在2011年,他就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走向世界的中国戏剧》的文章,表达这一观点。

    出生于泰兴的季国平,一直非常自豪地称自己是扬州人,不仅因为当时扬泰还没有分家,更是因为他在扬州求学遇到名师,从此与戏剧结下了不解之缘。

    父辈言传身教激励

    被推荐上扬师院中文系

    2月22日,上海,季国平在参加中国戏剧家协会专题研讨班的间隙,接受了记者采访。

    1956年8月,季国平出生于泰兴。“我十几岁的时候,经常去扬州叔叔家里玩。”他回忆,那时候,叔叔家就住在文昌阁附近,每当暑假的时候,他就来到扬州玩大半个月才回去,“当时,就觉得扬州和泰兴相比,就是一个大城市,路面很宽阔,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在我的印象里,瘦西湖一带很美……”

    童年和少年时代的季国平虽然和其他孩子一样,很喜欢玩耍,但是,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他认为,这和自己的父亲言传身教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季国平是在泰兴县机关大院长大的,他的父亲是一名干部,非常重视子女的教育,“父亲对我的学习抓得很严,并经常用他们革命年代读书求学的艰难鞭策我。父亲一直珍藏着1940年代初在苏中公学读书时的两份成绩单,上面写着‘该生为全级之冠,免去下学期全部学费。’成绩单纸质已经发黄,但这两行字依然是那样醒目。父亲在苏中公学初中未毕业,就被安排参加党的地下组织,未能读完中学就过早地结束了学生时代,这是他经常惋惜的一件事。父辈的言传身教,激励我好好学习,敢争第一,所以,小学、中学我在班级成绩都是名列前茅。”

    1973年1月,季国平高中毕业后下乡插队。在农村,季国平当上了民办教师,教初中数学和物理。在感到前途迷茫的时候,高中打下的坚实基础,发挥了很大作用。农村每家每户主要是广播,所在的农村离公社很远,喇叭声音很小,他就利用自己自学的一点无线电知识,用三极管放大技术,给农民家安装简要的扩音设备,让喇叭声变大,被当地老百姓称为“小先生”。

    四年的插队生活,他在当地的干部群众当中赢得了一致的口碑。1977年,他被作为最后一届工农兵学员被推荐上了大学,来到了扬州师范学院。这是他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

    给名师任中敏做专职助手

    发表第一篇2万字论文

    “我是误入文途。”季国平笑道,他酷爱数理,不喜欢文科,却被推荐上了中文系;虽然心里有很大的失落感,但在当时的条件下,能够上大学就已经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慢慢地,在师院中文系老师的关爱和鼓励下,他也渐入佳境。他记得,进校没有几天,就到淮阴军训两周,返校后第一周上写作课,他的作文《推水的人》,被老师表扬并点评,“感谢写作课的张泽民老师,点评我的作文《推水的人》,我写的就是军训生活。老师表扬我的作文构思立意好,文字生动。”

    在大学第一次写作文就被老师表扬,季国平发现了自己在文科方面的潜力,渐渐地对文科产生了兴趣,大量进行课外阅读的同时,听了各种讲座,向老师请教,丰富并开阔自己的眼界,对他走向古典文学,研究戏剧具有很大的影响。

    善钻好学的季国平,1980年1月大学毕业留校,任职于古典文学教研室,有幸与中国著名词曲学家、戏曲理论家、敦煌学家任中敏结缘。

    1980年的5月,任中敏由中国科学院文学所来扬州师院工作,季国平去南京迎接。任师到南京后,为看望同门师弟唐圭璋先生停留了一天。“这是第一次见到先生,时已八四高龄,拄杖,广额,颔下蓄须,精神矍烁,言谈诙谐。”季国平说,“我那年刚从中文系毕业留校工作,也有幸成为词曲研究室的一员,成为任师门下的兼职助手和弟子。”

    “任老给我写了大量的便条和信件,先是称呼我季国平同学,后来就称国平、国平同学,最后称我国平弟,”季国平笑道,“任老对学生是非常关心爱护的,但是他的培养不是慈母般的,而是严父般的。”

    “任老做学问,极其严格,甚至可说是严厉,不讲情面。”季国平还清晰地记得,每天8点上班,5点下班,迟到一分钟都不行。有一次他爱人家中有急事,找过来,当时任老没有说话,第二天在办公室的门上贴了一个纸条“上班时间 概不会客”。这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让季国平养成了一丝不苟的品质。

    当然,任老也有慈爱的一面,关怀晚辈,情义深重。1982年10月4日,任老派人给季国平送来便条,上面写道:“国平弟:五日下午五时半,来我处便饭。带请你的好友谭大姐一起来,千万勿却!问好。中敏。”第二天,季国平和妻子一起前往,原来是师母过生日。

    “任师多次约我们吃饭,其中最有意义的一次,是过90大寿的1986年。”季国平说,生日前两天,岳父谭佛雏正好回扬。生日宴在扬州菜根香饭店举行,场面热烈。谭佛雏即席赋辞:“巴蜀维扬,九十星霜。半生事业,‘敲锣卖糖’。”任老十分兴奋,事后谭佛雏约请许绍光先生挥毫,任老将这幅字终身挂在书房。

    1982年9月,季国平去任老家上班之前,任老给季国平的岳父谭佛雏和徐沁君教授写了封信:“国平已成为弟处三年可期的助手,听说一青(按,季国平妻)表示支持,甚好!可是九月一日国平方来就职,只好苦苦等候。……七月十六日。”

    “我真正得到任老的真传,主要就是这两年半助手的时光,让我受益匪浅。”季国平感触颇深地说,在任老身边,耳濡目染,学到了任老做学问的方法。

    做任老专职助手期间,季国平的工作主要是两件,一是协助修订《唐戏弄》,一是撰写《唐著辞》。

    《唐戏弄》出版20余年,任老在样书上随时有修订补充,全写在书眉上,或用纸条夹在书中。季国平的工作是阅看这些修订的内容,插在书中合适的位置,上下文疏通一下,由另一位帮助工作的戴正行老师誊抄、粘贴,最后任老通读审定,写上后记,交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唐著辞》是“唐艺发微”丛著之一种,在任老其他著作中已多有涉及,但所谓“著辞”对一般人来说还是陌生的,季国平也经过了一个从熟悉到深入研究的过程。任老之所以重视,是因为著辞是一种入酒令的歌辞,与唐人的实际生活密切相关,是一种筵间的音乐文艺。研究唐人著辞,就要研究唐人饮宴习俗。1982年第十一期《文物》上发表了《论语玉烛考略》一文,对在江苏丹阳出土的唐代银器中一套供饮宴行令用的鎏金银器作了介绍。此器圆筒形,状如蜡烛,用来插放50支银质令筹,令筹上刻文摘自《论语》,故称此器为“论语玉烛”。任老命季国平专程到收藏该器具的镇江博物馆去作了考察。在任老的指导下,季国平写成了《从“论语玉烛”说到唐人酒令》,后来发表在1984年第四期《扬州师院学报》上。

    “我的第一篇长篇论文《论唐代时序文艺十二月的发展》,就是1980年下半年在任老的创意和提议下开始写的。”季国平说,他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搜集了大量资料,把《诗经》到民国的所有相关诗歌看了一遍,学习任老写《唐戏弄》,把全唐史兜了一个底。这篇论文达2万字,1981年在《扬州师范学院》学报上发表,发了上下两期,“是任老手把手教我做学问的。”

    活动引导戏剧创作,坚守学术

    推动中国戏剧走向世界

    1991年博士毕业后,季国平选择了到中国文联工作,先是在中国戏剧出版社,后来到中国文联国内联络部,2003年8月就职于中国戏剧家协会,现任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

    中剧协的主要工作是文艺家之间联络、协调服务,评奖是其中的重要工作之一,梅花奖是戏剧表演的最高奖项,此外还有首届中国职工艺术节、中国戏剧节等重大活动。季国平曾出任全国性文艺评奖评委,出任中国戏剧梅花奖、老舍文学奖、曹禺剧本奖评委等。其中,梅花奖于1983年创办,到现在已经有33年,而季国平就经历了13年,推出了一大批戏剧的领军和代表人物,同时,也结交了大批的文化名家。

    季国平在办节评奖担任评委的过程中,注重对获奖作品的把控,形成正确的导向。季国平认为,新世纪以来,不少戏剧家、导演为代表的艺术家,以为舞台艺术就是舞美灯光,戏的本身就比较弱了,作品劳民伤财,又无法走近老百姓,而评奖办节就是强调艺术本体,不因是大制作就获奖,而是注重艺术的成就,思想与艺术的高度统一。

    季国平强调,中国戏剧应该讲究意境、应该充分发挥演员的主体作用,应该看到与西方话剧的区别,“西方是正襟危坐,不做声,京剧要掌声,是互动的;西方的话剧,观众晓得戏是假的,而希望通过舞台看到真实,中国观众晓得戏是假的,希望看到情是真的。因此中国丑角可以插科打诨,通过互动演员可以出戏,观众也可以入戏。”也只有看到其中的差别,才能更好地走向世界,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传统文化。

    在组织活动、引导戏剧创作、坚守学术的同时,季国平为中国戏剧特别是中国戏曲走向国际做了大量工作。比如,在国际戏剧协会发起倡导成立了国际传统戏剧论坛,成为该组织成立60年来第一个由中国人发起的专业组织。他2014年当选为国际剧协副主席,在国际戏剧协会赢得更大的话语权。

    季国平感觉到,中国戏曲缺少自我宣传和有效的走出去,因此他开始考虑,如何借助国际戏剧协会——这一由近百个成员国组成的当今世界最大的戏剧组织,扩大戏曲在世界上的影响。国际剧协成立于1948年,中国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就加入,但以往很少参加活动。季国平担任剧协掌门人之后,主动把国际剧协的重大活动,如世界戏剧节、世界戏剧代表大会等引进到国内。2008年,在南京举办了第31届世界戏剧节,几十个国家参加。到了2011年,在厦门举办了第33届世界戏剧代表大会,有七八十个国家参加,这也是世界戏剧代表大会第一次在中国举行。2016年3月27日,国际戏剧日第一次到中国,还举行了亚洲传统戏剧论坛。

    季国平说:“我跟国际剧协打交道这十几年,戏曲始终唱不了主角,因为外国没有戏曲,只有话剧、歌剧等,但传统戏剧哪个国家都有,我找到了这个切入点——传统戏剧——古希腊戏剧也能纳入。”在去年12月的国际剧协第144次执委会上,顺利通过了国际剧协成立传统戏剧论坛专门组织,首届秘书处就设在中国。国际传统戏剧论坛的创立,对于中国戏剧走向国际具有重要意义。也是在中国剧协的推动下,2015年9月,国际剧协总部从法国的巴黎迁到了上海。

    季国平说,在中国戏曲走出去,以往习惯用opera来翻译中国的戏曲,显然是不准确的。中国戏曲是结合了opera歌剧以及话剧、舞剧等的综合艺术,但在艺术表现和审美上又与西方戏剧不同。当年为了便于外国人理解,用opera来翻译有一定的道理,但随着中国在国际上的崛起,我们的文化走出去要体现我们的主体性,中国戏曲的翻译就应该重新考虑了。正是在2011年的厦门33届世界戏剧代表大会上,季国平开始尝试将戏曲直接音译为Xiqu。今年2月14日,《百部中国经典戏曲作品》正式出版,封面上,“戏曲”用汉语拼音Xiqu直接音译。

    很快就要步入退休年龄的季国平,开始规划自己的退休生活,“淡泊名利,回归学术”,是他对自己提出的要求,他钟情于戏剧,“对戏剧的研究是一辈子的事,对扬剧的关心更是义不容辞的事。”

    倾心帮扶扬剧在全国唱响

    博士论文纠正

    “元杂剧南移衰微”

    除了任老,在学术上,对季国平影响最大的,还有徐沁君教授,而且与扬剧有着密切的关系。

    在季国平的记忆里,徐沁君一向和风细雨,“我看过他的很多手稿,《词学通论》《曲学通论》,老师用毛笔蝇头小楷写的,工整至极,一丝不苟。这也影响到我做学问的认真踏实。徐老师有一年夏天为了安排我们昆曲学唱课,冒着酷暑去约曲师,心脏病发作,晕倒在半路,人家把他救醒,当时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心脏病,他这种认真踏实的精神,让我们非常感动。”

    季国平硕士论文《元杂剧在扬州的发展》,就是得到了徐沁君老师的启发,博士论文《元杂剧发展史》也得到了徐老的精心指导。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季国平发现扬州与元杂剧有着特别的关系,“徐老写《关汉卿小传》,其中说了不少关于扬州的内容,我查了‘文革’前的戏剧史,发现关汉卿从大都南下,在扬州呆过,徐老的著作,肯定对我是有启发的。”季国平研究生论文两万多字,阐述了元杂剧在扬州的发展,他觉得这个话题还有深入研究的空间,30多万字的博士论文《元杂剧发展史》,观点更加严谨,资料更加详实。季国平从政治、经济、文化方面入手,发现元统治10年是元杂剧繁荣的重要时期,扬州当时是江淮行省省会,有教坊等部门,这是他们在扬州生活过的铁证,《单刀会》《窦娥冤》有可能就是在扬州写的。

    在30多万字的博士论文《元杂剧发展史》中,季国平再次运用任老治学的经验,把元杂剧“兜了个底朝天”,纠正了“元杂剧南移衰微”的错误观点。季国平说:“我研究元杂剧在扬州的发展,纠正了过去的观点,元杂剧在东南更流行,湖广也有,不仅没有衰微,而是在扬州一度繁荣,在杭州更加繁荣,杂剧南北时期的繁荣是它的黄金时期,我的这种观念,得到了学术界的肯定。”当时的答辩老师、国务院文科学委会成员霍检林先生,对季国平的论文大加赞赏:这是第一次以史的眼光研究元杂剧,系年系地,把历史进程与地域发展结合起来,《元杂剧发展史》是继王国维《宋元戏剧史》之后,又一部有重要创意的一个史书。

    从扬州着手研究元杂剧开始,从历史到现实,季国平对扬州戏剧事业的感情一直非常深厚。

    “我对扬州戏剧事业的发展很是关注的,帮助扬州戏曲做过一些事情。”季国平说,记得2003年底,他到中国剧协后,第一次组织梅花奖评选。北京长安大剧院内,扬剧《史可法》上演,李政成那高亢清脆的唱腔,优美的身段折服了梅花奖评委。扬州人第一次捧得中国戏剧梅花奖!

    第二年,季国平又力主把梅花奖颁奖地点放在了扬州。“那时候扬州刚通火车,在交通上实现了历史性突破,扬州又刚在梅花奖上实现历史突破,把梅花奖颁奖地点放在扬州,是对扬州戏剧界的极大鼓励。”


责任编辑:syz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