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那位女司机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19/12/07

“离县城还有八公里,在堵车,半小时了!”坐我前方的一个咖啡色卷发妇女,在向家人报告行程。我迅速看了下手机时间,计算着到县城能否赶上五点四十开往乡下的末班车。希望尚有,但很渺渺。

经过一个一个道口,车阵终于流畅了。城市河桥高大的圆拱钢塑映在视线里了,乘客们都放下心来,愉快地报告着行踪。

我的愉快还要晚一点到来。大巴进了长途汽车站停车场。鱼贯下车的乘客被迅速围上来的的哥的姐逐个截击。有几条嗓子同时问我:“去哪里?要不要送?”我不想瞎耽误工夫,心里希望末班车晚点,正等我步上它的车厢踏板……我马不停蹄地向中巴车站亭跑去。

当然,这不切实际的想法落空了。我站在空空的中巴停靠点前,想着回不了家能够去哪里。又有几个小车司机跟上来,问要不要送,“包车一百,拼车七十。”

看上去留在城里划算。

县城算是有一些熟人和朋友,但是这个时间点前去,明显会打扰人家。

见我打电话,几个还不死心的司机在我身边等待着,其中有一个女的。

我挂了电话,打开微信。朋友给我发了位置。

“锦绣新都谁送?”我拿着手机询问,希望他们看了位置图回答。

从几个应答者中,我选择了女司机,她戴一顶棒球帽,马尾巴从脑后中空部分拉出来。那应该是夏季运动会志愿者们常戴的帽子。女司机引我到她车上去,是一辆开起来很颠的马自达。

“你要去厕所吗?”

“不用。”

“好的。你等我一下,我去一下。”

她抱歉地一笑,匆匆向公厕而去。敢情她为了等一笔生意,一直忍到现在。

车子穿过闹市区,在一条流光溢彩而行人稀少的马路上颠簸着向前。马路市场向晚,只有三两个卖水果的敞着车棚,高声叫卖着。有一个卖橘子的喊着“便宜卖啦,香甜的橘子,十块钱三斤”,脸朝向我们。

女司机很不以为然:“老天啊,猪肉几十块一斤吃不起,橘子也吃不起了!这么贵。十块钱才三斤!”

我不知道在她心里,橘子的合理价位是多少,我知道她一定不容易。刚才在车资上没有争价是对的。

“你载客外,还有工作吗?”

“没有。我没文化,家庭妇女,白天做家务,晚上出来弄两个钱。”

卖橘子的被甩在身后了。我看着车窗外林立的高楼,灯火点点,直上苍穹,有点感动,也有点陌生:我们的县城一派繁华。那当中也有女司机的家吗?忽然,听到她跟我商量,能不能在“吾悦”门口停一下,吾悦商场明天开业,有很多促销活动。“好的,随你。”“不要停太久就行。”我又补充道。

“好的好的,谢谢理解,理解万岁!”

夜幕下的县城,有着各式各样的灯火辉煌幸福安逸,也有着女司机的忍耐、感叹和琐碎祈求。

下了车,付了车资。女司机的形象还萦绕在我心里,她的棒球帽,她的对于橘子价钱的感叹,她对于吾悦即将开始的促销活动的强烈兴趣,让我亲近,也让我心疼。

■潘国兄

责任编辑:煜婕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