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歌吹竹西留不住 满江秋月一帆归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19/12/08

《牡丹图》恽寿平(清)作

《百花图卷》(局部)恽寿平(清)作(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百花图卷》(局部)恽寿平(清)作(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茂林石壁轴》恽寿平(清)作(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百花图卷》(局部)恽寿平(清)作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百花图卷》(局部)恽寿平(清)作(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清初扬州吸引了一大批文人书画家来扬谋食。画史赫赫有名的“清六家”之一的恽寿平,也曾多次往来于扬州,特别是康熙十四年秋至第二年初夏,居扬日久。那么,扬州之行对于恽寿平的艺术人生有着什么样的意义呢?或者说,恽寿平从扬州收获了什么呢? 

扬州,恽寿平艺术人生的“过客”?

恽寿平(1633-1690),原名格,字寿平,后以字行,改字正叔,号南田,别号云溪外史、东园草衣、白云外史,武进(今江苏常州)人,明末清初著名书画家,最擅没骨花卉,是常州画派的开山祖师,与王原祁、王翚、王时敏、王鉴、吴历,并称为“清六家”。

从现有诸多研究资料看,恽寿平在康熙年间曾经不止一次地来到扬州,也确实产生了许多书画交游史实,这在恽寿平现存诗歌题跋中都有所反映。然而,对于恽寿平的艺术成长研究,大多数学者对于恽寿平在康熙年间多次来往于扬州的史实关注有限,杨臣彬、蔡星仪等诸位先生据此提出他来扬州是为了开拓书画市场。但对于大多数恽寿平研究者而言,扬州的意义仅在于恽寿平“来过”。

清初扬州,在当时就已经成为了诸多艺术家集聚地,是诸多文人与画家乐于居留与往来的重要城市之一。当然,对于恽寿平,也是富有吸引力的。然而,从恽寿平多次来扬州的情况来看,清初扬州在恽寿平的艺术人生之中,似乎只是一个“打酱油”的“过客”?

从现代学者考辨梳理出的诸多文献史料可以看出来,在恽寿平于康熙年间来扬州之前,虽然扬州城经历了明清鼎革的“甲申之变”“屠城十日”的惨烈遭遇,然而之后清政府所实行的延续明代盐业政策,设立两淮盐运史司衙门等措施,让扬州经济与政治地位逐渐恢复,再次成为了因盐而兴的“运河名城”。周亮工、王士祯、曹寅、孔尚任等雅好文化的官员的莅任,使得扬州文化活动再度繁盛起来,到了康熙年间,扬州对于各地书画家特别是遗民书画家的影响力和吸引力越来越大,来自全国各地的明代遗民和遗民画家纷纷来到扬州,可以说在当时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诸如查士标、程邃、龚贤、汪之瑞、笪重光、弘仁、罗牧、渐江、戴本孝、王原祁、王石谷、龚贤等画家,其他如杜濬、孙无言、孙枝蔚、许承钦、黄周星、冒襄、费密、邓汉仪等遗民诗人均成为了扬州的常客,其中石涛、程邃、查士标、汪之瑞在扬州居住时间较长,而且均在画名和经济上取得了较大的成功。

相比较而言,恽寿平在扬州是比较特殊的个案,他也曾经呆在扬州大半年之多的时间,然而,却没有取得他所期待的成功,如他本人所说,遭遇了“卧疴凛风帷”“日晡一糜粥”的境况。因此,我们也可以说,恽寿平在扬州,是不同于石涛、程邃、查士标的个案,这个特殊首先就在于他在扬州的“不成功”!他多次到过扬州却没有得到想要的艺术发展与市场收获。既然“不成功”,那么扬州对于恽寿平还有着怎样的意义与价值呢?恽寿平在扬州的遭遇,对于今天的美术史而言,又有着怎样的研究价值呢?那么,恽寿平在扬州到底遭遇了什么?

这些都需要我们通过“康熙年间,恽寿平在扬州”的这段时日的事迹梳理,还原那个时段的扬州城市,扬州商贾士绅、官员、地方名士与书画家之间的关系,为我们考察处在中国美术史重要位置上的扬州城所给予的每一位画家的不同遭际,提供一个独特的个案观察视角。   

康熙年间,恽寿平曾先后四次来扬交友、创作、居留

从现存史料记述推测,康熙年间,恽寿平来扬州不少于四次。

康熙四年(1665),恽寿平第一次扬州之行,与罗牧订交。这一年,江西画派开派画家罗牧游历至扬州,并在扬州居留数月,娶妾蔡氏。此时恽寿平也来到了扬州,与罗牧相识,两人由此订交,惺惺相惜,互相推崇。从两人同为遗民身份、恽寿平又每遇事喜赋诗的习惯来看,应该相互有诗文唱和,可能碍于满清文禁,未留片纸。康熙五年(1666)左右,因扬州出现了不安定局面,罗牧又回到了南昌。

此际恽寿平有诗《送江西罗饭牛》:“长天孤鹤又西飞,八月新凉到客衣。歌吹竹西留不住,满江秋月一帆归。”结合恽寿平的诗,可以推测,康熙四年左右,恽寿平来到了扬州,恰好罗牧也到了扬州,两人于此相遇。恽寿平和罗牧相会于扬州的时间是为当年秋八月。恽寿平来到扬州时,还与罗牧合作《香草名庵图》赠友人,惜此图今已不存。

康熙九年(1670),恽寿平第二次来扬州,转道赴京口会笪重光。据秦耕海所辑年谱记述此年恽寿平有“赴维扬”记录。“夏五月,南田赴维扬(今扬州),泊停舟京口(今镇江)访笪重光好友,为其画仿黄鹤山樵《夏山图》(现收藏于故宫博物院),并题识。”

康熙十三年(1674),恽寿平短暂来扬州,而后即去宜兴。时恽寿平寓泰兴季振宜家中,资料显示:这一年从十月至十二月恽寿平都在宜兴,其间季振宜邀请他去泰兴,途中经过了扬州。 

康熙十四年(1675)至十五年(1676),恽寿平第四次来扬州,并在扬州过年。

这是恽寿平来扬居留时间最长的一次,是年初秋经京口(镇江)到扬州,寓住扬州竹西客舍、维扬佛寺等地几近一年,并在扬州过年,直至次年端午前后经三江(京口)而回毗陵(今江苏常州)。

这一年,恽寿平在扬州交友雅会赋诗作画频繁,与程邃、程梦星、汪蛟门、查士标等人相唱和,留下诸多诗什。

本年七月,时恰逢淮河涨水,泛滥成灾,恽寿平曾怆然感惜,赋诗《淮水至村舍湮没与张天枢同客芜城张望无人烟怆然作》。另一首《秋暮同张(天枢)程(邃)诸子芜城水榭分韵得花字》则记述了他在秋暮近冬时分,与张天枢仍然客居于扬州。

是年十月,恽寿平在扬州客舍作《山水花鸟图册》十开,此中一册作摹北苑《溪山行旅图》,题跋中有明确年款:“乙卯十月,在芜城客舍背临。毗陵恽寿平。”另杨臣彬《恽寿平》年谱录恽寿平本年为居扬州的“瑟翁姨丈”仿赵大年《江乡图》轴,此件年款亦署“乙卯”。可证此年恽寿平一直在扬州,并且活动不少。

居扬期间,恽寿平曾身染重病,留有“卧疴凛风帷,检身如槁木……九食思古人,日晡一糜粥”诗述。从恽寿平《南田诗抄》中的南田删诗卷所注丙辰年份诗中有除夕夜作《邗关守岁忆家君在江南》四首,可知因大雪滞留,他在扬州过了除夕新年,有“那知残雪里,今夜尚江滨……高堂儿女宴,应念未归人”之句。可证恽寿平康熙十四年并没有回家过年而是寓留扬州。他的诗句也透露了恽寿平寓留在扬州的主要原因是没有回乡的盘缠:“金尽邗关路,长愁减客餐。星分孤馆夜,酒散异乡寒。” 

到了第二年,恽寿平仍然滞留扬州。此年春,他为星老年翁画《牡丹图》并题诗一首《丙辰小春戏用徐崇嗣法为星老年翁清赏》,同年有诗《丙辰于扬州客舍赠稽田先生》。两首诗明确表明康熙十五年(丙辰)春天,恽寿平还在扬州。

康熙十五年(1676)春,恽寿平曾致书兴老亲翁,透露了他当时的境遇与归期,言道“弟累月江关,叶落离家,花明未返”,亦说明他在扬州时日已久,几近花明春媚之时,“弟归期当在端午前后,把晤不远也。”这一年,他有诗自注称由扬州归棹京口,在三山道中得雨,篷窗眺望,仿米画《澄江归棹图》,并自题跋文三则。又有在三山道中,寓苕华馆、藤花馆,作山水花卉十开,每开自题识。此时大约已至夏初近端午时节,恽寿平遂返武进。如果以上年七月到扬至第二年五月端午前后回武进的时间计,恽寿平这次在扬州累计时间十个月左右。

据史料分析可以看出,恽寿平虽住在离扬州不远的武进,但其真正往来扬州的次数有限并且大多停留时间短暂,仅康熙十四至十五年在扬州居留较长时间。那么他在扬州究竟经历了怎样的遭遇?从他这次来扬州的诸多活动,透露给我们哪些隐而不露的信息呢?且看下文详解。

贺万里殷晓珍

责任编辑:SLP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