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我的外婆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19/12/08

作者外婆

外婆92岁无疾而终,离开我们整整17个年头。她一生勤劳持家,乐观善良,虽一生命运多舛,但她坚强自立。

外婆出生在一个姓薛的中农家庭,兄妹三个,上有两个哥哥。外曾祖母生她那天,正好是七巧节,故取名:巧云。外婆一生真的心灵手巧。在她十多岁时,亲生母亲因病去世。外婆跟着外曾祖父利用农闲之时,靠行船走南闯北做些农副产品小生意,吃了不少苦。后来嫁给同村的沈家,沈家是沈家堡的大姓,外公家境殷实,三间二厢青砖瓦房,置有几十亩田地,外公有经济头脑,常做一些生意,加上外婆勤俭持家,生活在当时来说还算不错,外公、外婆生育两个女儿,他们不重男轻女,供两个女儿读书。母亲出嫁的家具、被褥、首饰都是外公、外婆所陪。

可是好景不长,在我即将出生的时候,外公患重病去世。外婆家道中落,当时姨妈还没成家,她一个人挑起了家庭的重担。后来姨妈出嫁,她一个人居住并自食其力。

天有不测风云,她最疼爱的大女儿(我的母亲),因急性胰腺炎英年早逝。这对于一个66岁的老人来说,是多大的精神打击。可是外婆的坚强,让人敬佩不已!她每年会养几只鸡、几只羊,过年前拿到街上卖,秋天用自己的小木船收割荒草,卖给人家贴补家用。队长安排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杂工(她从不舍得休息一天)挣工分解决自己的口粮。分田到户以后,她分得半亩自留田,外婆当年已71岁高龄,父亲不让她种,她执意要种,她舍不得父亲,要供四个孩子读书、生活。自己亲自播种、插秧、施肥、收割,有时姨妈也帮忙,直到八十岁,我们硬是不让她再去种地。

外婆很疼爱我们姐弟四个,每次去她家,她总是从梳妆匣里拿出两毛钱,给我们买零食吃。经常早上来我家,照料我们的衣食起居。我的童年,在外婆家度过,跟外婆感情最深,我小时候睡的凉床,坐的竹车都是外婆所买,我过周岁,她去街上买了当时最时髦的灯芯绒给我做棉袄。高中毕业以后我来高邮工作,外婆含着泪跟我说:“你去高邮,外婆会想你,你要经常回家看看。”

我从拿第一个月工资起,就给外婆零花钱,一直到她去世。她一年四季穿的衣服、鞋子,戴的帽子,都是我给她买。外婆逢人便夸我孝顺。我每次回去看她,她总会慈祥地抚摸我的脸:“你最近瘦了,多吃点啊!”然后我回高邮,她都送我到离村庄几里路的公路旁,她当时年事已高,我让她回去,她总说:“再走走。”然而我上了车,透过车窗看到她依旧站在那里。

亲爱的外婆,外孙女好想您!我们总是梦里相见,您仍然那么和蔼可亲!

○杜芬香

责任编辑:SLP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