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那永不熄灭的灯光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19/12/08

陈立保(后排左二)

当年下放所在的农场,四面环水,交通极其不便,还没有电,蚊子又特别得多,每到傍晚,黑麻麻一片,只好早早地钻进蚊帐。我用墨水瓶做了一个小小的油灯,就着外面的微弱灯光看书、练字。一次,劳动过度,看着看着,便打盹了。蚊帐碰到了小油灯,便烧了起来。上铺的吴晓平顿时惊醒,拼命呼喊并下床灭火。此时,我也惊醒了,赶紧扯下蚊帐,用脚拼命地踩。

蚊帐有个大洞,蚊子可以长驱直入,如何是好?新做一顶蚊帐几乎是不可能的,且不说没有那个钱,即使有钱也没有布票。无奈,我找来几张报纸,披挂在被烧的洞口。但蚊帐内的温度更高。此时,老书记陈立保知道了,亲自带我到农场招待所,找到所长陈泽六,翻出报废的破蚊帐,从中剪下了一幅比较完整的纱布,又请裁缝帮助接在我的蚊帐上,虽然颜色不同,但总算又有了一顶完整的单人蚊帐。

陈立保当年在农场,是属于级别较高的领导干部。然而,他丝毫没有架子。他调到我所在的七大队担任支部书记以后,我开始有了自信,有了春天。

他明明可以住在条件较好的大队办公室,但他坚持要与我同住一个宿舍。当时我的宿舍在大队部的河对面,房屋的条件极为简陋,他没有嫌弃我,对我来说这是父亲般的温暖。他特别爱学习,一张简易的学桌案头总是摆放着很多书籍,还有几本天天必看的农副业技术。每天天不亮就起身读书,还规定我与他同时起身,并指定我哪天看完哪一本书。

当时唯一的照明,就是办公桌上放着的一盏罩子灯。为了让陈书记在黑夜中看书更加清楚一点,我每天傍晚都会认真地将灯罩灯盏擦得雪亮,将他的草席用清水擦一擦,将蚊子驱净,放下帐门并压在席子底下。这并不是我讨好,而是感觉真的就是与自己的父亲住在一起。

陈书记对我是偏爱的,可能是,看到我比较爱学习又没有什么不良的嗜好。他说他上学的时间不长,只读过私塾,仅粗通文墨。他很重视子女的文化学习,总是说,挣多少钱,当多大官,都不重要,多读书有本事,才最重要。他教导我,无论如何,环境再困难也要读书。他还教导我如何成家、立业,那都是一个父亲对儿子说的体己话。一天,陈书记突然对我讲,你争取入党吧。我听后,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因为我的出身,我一直觉得这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如果说人生如远行,那么,在我蒙昧的和困惑的时间里,让我最难忘的就是陈书记案头的灯光。一天赶开往扬州的班车,六点就发车了。天还没亮,我便起床动身。出门,在残破的窗口,迎着我的视线,立在案头的,仍然是那盏油灯,陈书记照例已经起来读书了。

在以后几十年的人生长途中,我经历过荒山的凶险和陋巷的幽曲,无论是黄昏还是深夜,只要发现远处有一豆灯光,就会想起陈书记案头的那盏灯,它熬了自己的生命,是我心头永远不会熄灭的灯。

○程济威

责任编辑:SLP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