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买书趣事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19/12/08

■颜兴林

我自幼喜爱读书,但既非生在书香之家,囊中又羞涩,故而只能挤在看书的同学身后闪转腾挪,把教科书翻了一遍又一遍,如饥似渴。

上了初中,每周有了五块钱的零花钱,我一次次克制住买零食、买磁带、去录像厅的冲动,只为等那个卖书的汉子来。那汉子每周来一次,每次带来几蛇皮袋的书,往学校门口地上胡乱一摊,一块或两块一本地叫卖。书大多是过期杂志,文史的军事的体育的娱乐的,无所不有。也有一些盗版小说,作者多是“金庸新”“古龙力”“韩塞”,书中错字连篇,纸质不比厕纸好多少,想来好气又好笑。然而就是这些书,在那段时光里极大地丰富了我的课余生活。

高中时,爸妈每月给我三百块,吃饭省一些的话,买书的资金就很宽裕了。可镇上的书店里,摆的几乎全是教辅书,间有几本名著,是早已看过的。幸好有一间报亭,每天可以买到《扬子晚报》《扬州晚报》,还能买到《小说月报》《散文》这样的文学期刊,以及《读者》《青年文摘》《意林》之类的热门杂志。可当时学校实行封闭式管理,不允许住宿生随意出校门,也不允许看课外书,我只好请挚友文佳偷偷给我买,然后偷偷地看。每天跟打游击似的,既紧张又充实。

高中的学业很紧张,但有一本课外书却获得了班主任的“特赦”,那就是《读者》杂志,因为它命中了好几年的作文题,于是阅读《读者》成为班上的一股风气。《读者》的内页有很多广告,最吸引人的是贝塔斯曼书友会的广告。广告中列出许多畅销书籍,每本书都有一个编号,若想买哪本书,就向它指定的地址汇款,在汇款单备注书号即可。班里的同学无不对这些书心动,但又怕被骗,不敢汇款。于是我第一个吃螃蟹,按照要求汇了款,两个星期后才收到一个包裹单,又请文佳到邮局取,最终捧上了梦寐以求的爱书。就这样,我联通了外面的世界。

大学时手头渐宽裕,网购也已出现,但还没有蔚然成风。我没有网银,就托同学帮我在当当网买书。无论在宿舍还是在教室,只要一接到快递员电话,我就会立刻赶往校门口,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去会热恋中的女友。

到如今,买书已非难事,动动手指头,过不了一两天,书就送到手上了,且书的种类更加繁多,装帧也更加精美。每当看到心仪的书时,总忍不住要买。案头的书越堆越多,可读书的时间越来越少,即使捧起书本,也难寻当初那份纯趣了。但书还得读,只有读书,才不会被这个世界抛弃。

责任编辑:SLP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