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我与书的不了情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19/12/08

当年买的《高老头》

■韩闻生

我很小的时候,非常喜欢看书,尤其对那些大部头的书更是情有独钟,这与很多孩子只看小人书不同。

看书的前提是得有书可看,但那时的文化生活普遍匮乏,民众只为生计忙碌,很少有多余的财力往书上投的,所以书就成了稀罕物。为弥补看不到原著的不足,我曾去隔壁邻居家,站在收音机前,愣是候上一两个小时,为的是听浩然的长篇小说《艳阳天》;也曾眯着双眼,面对新华书店墙上的海报,盯上半天,因为那上面关于《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一书的简介,字字珠玑,撩拨我的同时却刺得我睁不开眼——我兜里没钱。

我的零花钱几乎都是大年三十晚上父母给的,平时呢,也能得到一点,但都不多,一般就是几分钱,很少有超过一毛的。就这样,支配权还不完全在我手上。家人常关照我,不要买这个、那个。幸好我的购买欲中没有他们所说的“这个、那个”,我只是想买书。

为了攒钱买书,我用了很长的时间。其间,哪怕有一分钱的意外收入,我也会收好,放枕头底下搁着。但往往是钱还没攒够,就又变少了。所以,尽管跨度很长,也没实现用存钱的方式来买书的愿望。记得有一次家里买米,钱还差点,我便把自己微薄的私房钱拿出来。母亲很吃惊,问我钱是从哪来的。我告诉她,是我一分一分积攒的。母亲听后,不再说什么,却被我发现,转过身去的她,在悄悄地用围裙擦拭着泪水。

1965年春节,我破天荒地收到了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压岁钱。居然是一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拿着那一块钱,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绝不是查验真伪,而是觉得太稀罕了。我问母亲,为啥给我这么多。母亲告诉我,是因为我在期末考试中,两门主课都考了一百;再就是呢,我人也大了,又很听话,不会乱花钱的,所以就给了我一块。哦,原来是这样。我兴奋地将压岁钱收好,几个晚上没睡着,盘算着该怎么节约点用,可最终我却“乱花”了一回,因为我太喜欢书了。我径直去了新华书店,准备买一本高玉宝的《我要读书》。不凑巧,该书卖完了,我只好在书架上随便地翻着,不料却看中了一本叫做《高老头》的世界名著。那是法国大作家巴尔扎克精心创作的长篇小说,故事情节很吸引人,说的是法国大革命时期的一位面粉商人,为了女儿的颜面,不惜以重金投入,最后却适得其反,落得个人财两空的下场。虽然于我来说有点深奥,但我还是买了下来。

那年,我11岁,看这本书很是用功。一次误会,同学的外公问我看的是什么书,我说《高老头》。谁知他生气了,说我没礼貌。我这才知道,同学的外公就姓高。于是,我赶紧赔礼道歉,说书名就叫这个。

这么多年下来,我一直视书为宝贝,没事常去书店和图书馆转转,同时也会在逢年过节时,提醒身边的家长们,不要给小孩那么多的零花钱,可以送些书啊什么的当礼物。经常是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们打断:“现在谁还去买书啊……”唉,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了,难道自己已与时代脱节了?我不置可否,仍在怀念小时候那些曾经看过,以及想看而始终未看过的书。

责任编辑:SLP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