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水前拓本《瘗鹤铭》新发现 它在扬州流传了300年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20/09/18

朱景绘《瘗鹤铭图》

卞斌孙题签

水前拓本《瘗鹤铭》局部

大字无过《瘗鹤铭》,小字无过《遗教经》。在中国书法史上,《瘗鹤铭》可谓经典。在日前举行的西泠2020年春季拍卖会上,清代扬州人朱景旧藏水前拓本《瘗鹤铭》以80万起拍,经过场内买家与场外电话委托买家激烈争夺,最终以396.75万成交,拔得古籍善本·金石碑帖专场的头筹。这件扬州人旧藏的水前拓本《瘗鹤铭》,在扬州流传了300年,也是水前拓本《瘗鹤铭》早期版本的新发现。

西泠春拍“少而精”

水前拓本《瘗鹤铭》高价成交

西泠拍卖会的古籍善本·金石碑帖专场坚持“少而精”的理念,2020春拍推出包括佛教文献专题在内的161件拍品,成交134件,成交率83.23%,成交金额2443.4万。

金石碑帖版块为西泠拍卖特色版块,其中碑帖方面,重点拍品有朱景旧藏水前拓本《瘗鹤铭》,此本原为康雍间扬州人朱景旧藏,晚清归卞氏小松隐阁,有朱景三次题跋,汪鋆、陈含光题跋,卞斌孙题签。

在中国书法史中,镇江焦山的“瘗鹤铭”堪称碑帖经典之作,本次西泠春拍古籍碑帖专场朱景旧藏《瘗鹤铭》为水前拓本,非常珍贵。最终,经过激烈争夺,水前拓本《瘗鹤铭》以396.75万成交,拔得古籍善本·金石碑帖专场的头筹。

《瘗鹤铭》分三个版本

从拓本字样断定为水前版本

《瘗鹤铭》于南梁天监十三年(514)刻于镇江焦山西麓摩崖上,原楷书十二行,书自左至右,每行二十五字左右。后因山崩,石堕江中。北宋年间,有人在江滩发现刻石文字,经欧阳修《集古录》著录,为世人所重视。宋代黄庭坚称之为“大字无过瘗鹤铭,小字无过遗教经”。清康熙六年(1667),张力臣得水拓本,并作《瘗鹤铭辨》。康熙五十二年(1713),陈鹏年始令舁石出水,将五石移至焦山观音庵拼合嵌壁,于是就有“水前本”、“水后五石本”、“水后拼合本”之分,其中,水前版本最为难得。

扬州人朱景旧藏的“瘗鹤铭”拓本为何断定为水前本?西泠拍卖工作人员介绍,此拓本收有右上石、中上石、中下石,全半字约存58,此本“未遂吾翔”之“遂”字“辶”部首点可见,末笔存长捺,“吾”字中横及“口”部可见,“翔”字 “羊”部右点可见,“相此胎禽”之“相”字右半为“日”,尚未洗剔成“目”,均为水前拓本的依据。

拓本在扬州传承有序

多位扬州名家题跋赞赏

据了解,目前存世的水前拓本《瘗鹤铭》屈指可数,主要有故宫藏潘宁题跋本、何绍基翁方纲递藏本等,这件扬州人旧藏的水前拓本《瘗鹤铭》,也是水前拓本《瘗鹤铭》早期版本的新发现。

这件拓片最早拓于何时?首位藏家朱景,字亦山,号鹿坪,清康熙雍正间江都人,官安陆府同知。工书,著有《鹿坪笥草》。乙未二月十六日第一次题跋,也就是康熙五十四年(1715),朱景就作了交代:“瘗鹤铭,友人王瑶峯幼时读书焦山之所拓也。”

此册面板有卞斌孙墨笔题签:“旧拓瘗鹤铭”,此拓本后归扬州卞氏小松隐阁。

1875年腊月,《扬州画苑录》的作者汪鋆获观此拓本,所题跋语对这件拓本大加赞赏:“右瘗鹤铭拓手极精,当是张力臣得石时所拓本也。精神团结,水气天然,虽存字无多,视近日八十四字本,不止有上下牀之别,铭后许跋原石久佚,其存于天壤间者,仅此而已,那得不诧为希有。”

“此本为吾舅氏璞园先生旧藏,少梓贤表守而勿失。相其纸墨当在国初,研山定为张力臣出石时,真精鉴也。”1935年腊月雪中,扬州书法家陈含光观此拓本,题跋中评价道:“光绪间,鹤舟僧拓鹤铭始以人巧胜天然,自尓以来,古意尽失。此本墨气浩瀚,转折毫芒一一可观。正如三辅老吏复覩汉官威仪,其惊喜何可言喻。”

朱景对水前拓本《瘗鹤铭》甚是喜爱,三次题跋,在册尾手绘《瘗鹤铭图》,题长诗书记因缘。

《瘗鹤铭》扬州渊源深

阮元曾为残片大字整理编号

《瘗鹤铭》和扬州渊源颇深,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六分半书”的创立与《瘗鹤铭》相关,一代文宗阮元曾为《瘗鹤铭》残片大字整理编号,国学大师卞孝萱曾撰写了《瘗鹤铭》之谜。

雍正十三年(1735),郑板桥读书于镇江焦山。焦山西侧峭岩陡壁间有宋元、明历代游客的题名、题诗刻石,其中,《瘗鹤铭》使他如醉如痴,为之颠倒思量,他的“六分半字”是从《瘗鹤铭》中得到启示。有绝句说:“未识顽仙郑板桥,其人非佛亦非妖,晚摹《瘗鹤》兼山谷,别开临池路一条。”

《瘗鹤铭》还与一代文宗扬州阮元有关,阮元曾为《瘗鹤铭》残片大字整理编号。阮元于嘉庆十八年(1813)春,曾在焦山设立“焦山书藏”,以《瘗鹤铭》“相、此、胎、禽”等74字编号,并将其所捐的宋、元《镇江志》编为“相字第一号”和“相字第二号”。 对于《瘗鹤铭》书法艺术,阮元如是评价:“短笺长卷,意态挥洒,则帖擅其长;界格方严,法书深刻,则碑据其胜。”

《瘗鹤铭》自宋代被发现以来,其书撰者、断代、铭文内容等一直都有很大的争议。扬州国学大师卞孝萱撰写《<瘗鹤铭>之谜》,从“鹤与文学”、“碑版署名”、“干支纪年”、“文章内容”、“书法风格”等五方面考证,认为《瘗鹤铭》的写作年代具体时间为唐乾符元年。

记者 慕相中 王鑫

责任编辑: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