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扬子桥畔话诗人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20/09/19

■练庆海

扬子桥,又名扬子津、扬子渡,位于施桥镇西北的古运河东岸。这里曾是古运河入江之处,也是我国江淮水运交通的转运枢纽和对外交流的重要口岸。隋炀帝在此建有临江宫,又称扬子宫。自此扬子桥便日渐繁华起来。

由于江滨积沙渐长,到唐开元年间,扬子桥与瓜洲已相连接,南北往来的漕船,要绕道仪征南渡过或北上,十分不便,而且常为风涛所漂没。

唐开元二十五年(737年),润州(今镇江)刺史齐瀚,开凿了瓜洲至扬子桥的新河,又叫伊娄河。对此,唐代大诗人李白在《题瓜洲新河钱族督舍人贲》诗里赞道:“齐公凿新河,万古流不绝。丰功利生人,天地同朽灭。”从齐瀚开伊娄河始,运河至扬子桥分为两支,成三汊形,因名三汊河。天宝十三年(754年)李白旅游广陵(今扬州)时,写过一首长诗《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诗中生动地描绘了江南一带雄伟奇丽的山川景色,其中有两句:“回桡楚江滨,挥策扬子津。”李白还有一首《渡扬子江》诗,也写到扬子桥:“横江西望阻西秦,汉水东连扬子津。白浪如山那可渡,狂风愁杀峭帆人。”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刘禹锡和白居易两位伟大诗人在扬子桥相逢的故事。唐敬宗宝历二年(826年)冬,从长江上游漂来一片白帆,当船靠扬子桥码头时,从船舱里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人来,屹立船舷,凝神滚滚入江的河水。这时,又有一片白帆停靠扬子桥码头,从船舱里走出一位年龄相仿的人来。二人相见,悲喜交加。你道这两人是谁?这就是接到朝廷命令,卸任和州(今安徽和县)刺史回洛阳的刘禹锡,和因患眼疾、罢去苏州刺史回洛阳的白居易。

这年,刘禹锡和白居易已是五十五岁的人了,但精神很好,兴致很高。他们乘这个难得的机会,从扬子桥来到扬州盘桓了半个月。白居易在酒席上把箸击盘,慷慨悲歌,即席写了《醉赠刘二十八使君》诗。刘禹锡当场写了答诗,这就是著名的《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表现了刘禹锡奋发向上的精神。第二年春,他们才从扬州回洛阳。

八年后,即大和八年(834年)七月,刘禹锡离任苏州剌史调任汝州(今河南临汝县)剌史时,又一次路经扬子桥,并写了题为《罢郡姑苏北归扬子津》的诗:“几岁悲南国,今朝赴北征。归心渡江勇,病体得秋轻。海阔石门小,城高粉堞明。金山旧游寺,过岸听钟声。故国荒台在,前临震泽波。绮罗随世尽,麋鹿古时多。筑用金鎚力,摧因石鼠窠。昔年雕辇路,唯有采樵歌。”此时,刘禹锡已经是六十三岁的人了。

南宋著名诗人杨万里,曾坐船横渡长江,从瓜洲入口,经过扬子桥时,站立船头,极目远眺,触景生情,写了一首七律《舟过扬子桥远望》:“此日淮堧号北边,旧时南服纪淮堧!平芜尽处浑无壁,远树梢头便是天。今古战场谁胜负,华夷险要岂山川。六朝未可轻嘲谤,王谢诸贤不偶然。”

元代著名诗人萨都剌,有一次从扬州骑马送客至扬子桥,写了一首《同友人扬子江送客》诗:“将军之马骏且雄,葛仙骑之如游龙。金陵之酒香且冽,葛仙饮之豪兴发。马上送客扬子津,下马饮客金陵春。主人上马客已渡,回首江南江北人。”在《过广陵驿》诗中,萨都剌也写到扬子桥:“秋风江上芙蓉老,阶下数株黄菊鲜。落叶正飞扬子渡,行人又上广陵船。寒砧万户月如水,老雁一声霜满天。自笑栖迟淮海客,十年心事一灯前。”元代另一位诗人贡师泰(字泰甫),写过一首诗,曰:“瓜洲渡口山如浪,扬子桥头水似云。夹岸芙蕖红旖旎,满汀杨柳绿纷纭。一杯酒向今朝别,万里船从此地分。他日重来须舣棹,莫教惊散白鸥群。”诗中描绘了扬子桥两岸的风景,抒发了诗人在扬子桥送客的惜别之情。

……

昔日扬子桥的风华现在已荡然无存,但在扬州悠久的历史文化长廊中,曾经有过其浓墨重彩的一页。

责任编辑:SLP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