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毒誓”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20/09/19

■姚正安

小时候,在农村,常于某日清晨或黄昏,见一农妇,衣衫不整,趿着破旧布鞋,左手捧着砧板,右手拿着菜刀,一边口出厉言:“哪个断子绝孙的偷了我家的鸡!”一边将右手中的刀不停地在砧板上胡乱地斩着。

这在农村是一种最为狠毒的诅咒方式。但这只是独角戏,是对象不确定性的泛泛之骂。戏剧性强的还在后面。

如果那个农妇认定是哪家偷了鸡或者什么的,那么,她会手拿砧板、刀,站在那家窗下门前,不停地骂不停地斩,“哪个缺婊子偷我家的鸭,偷把野男人吃了。”身边聚拢着一群看客。大家并不劝,也不插嘴,只一味地看,因为劝也没用,弄不好还会惹火上身。时间久了,那个嘴角生沫的农妇还是不停下来,也不走动,而且声音越来越恶,气势越来越凶,把握似乎也越来越大。

冷不防,那个被怀疑的女主人从屋里冲出来,左手插腰,右手直指砧板农妇,“你骂哪个?”摆出一副开打的架势。砧板农妇并不示弱,向前移动几步,“你问我骂哪个,你不曾偷,着什么闲气?”兀地,女主人双手拍着屁股蹦起来大叫道:“我偷,叫我死男人死儿子,从上往下死,假如我不曾偷,叫你家从下往上死。”脸色猪肝,声音嘶哑,让我感到钻心地难受。直到两人肢体接触时,看客们才七手八脚地将两人拉开。

农妇这般毒誓,几十年前的农村,时有耳闻。一只鸡鸭丢了,目不识丁的农妇拿什么发泄自己的义愤,被怀疑者又有什么方法表明自己的清白?盖诅咒毒誓而已。

其实,发毒誓不是农妇的创意,更不是她们的专利,翻看历史,比比皆是。

大圣人孔子就曾发过毒誓。

孔子离开鲁国开始周游历国的第一站是卫国。

春秋时期的卫国是一个实力不错的诸侯国,且多贤士。孔子打算到卫国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可到了卫国不久,孔子遇到了一个难题。卫灵公的宠姬南子要求接见孔子,孔子毕竟是文化名人。按说国君夫人接见是好事,至少可以提高知名度,一般人求之不得,那孔子怎么就犯难了呢?长话短说,问题出在南子名声不好上,按朱熹说法南子是“淫乱之人”。但迫于寄人篱下,或者亦是礼节的需要,孔子还是去见了。外界反应如何,史书未有记载,然而,孔子的跟班学生子路对老师的不满是确记的。面对学生的不快,甚至误解,孔子无法解释,于是发了毒誓,说:“如果我做得不对的话,上天嫌弃我!上天嫌弃我!”而且重复了两遍。在科学世界观没有形成的古之人头脑里,上天就是万物的主宰,能降祸福于人,还有什么誓愿比“让上天嫌弃”更毒呢?

孔子到底是修养极深的文化名人,其发毒誓,程度之深不亚于农妇,但责己甚严不辱人,且语言非常净洁而严肃。

至于关汉卿《窦娥冤》中的窦娥所发毒誓更是荡气回肠,感天动地。

苦命的窦娥因拒绝地痞的无礼要求而遭陷害锒铛入狱,又遭昏官误判将成刀下之鬼。刑场上的弱女子,大义凛然,不屈不挠,指戳上苍,发了三个毒誓:血染白练(鲜血不洒在地上而飞溅到高悬的白色丝布上)、六月飞雪、楚旱三年。作者采用浪漫主义的手法,让前两个誓愿当场应验,暗示着窦娥的冤情属实。又以喜剧的结尾,让人解气解恨,剧情的发展,无一例外地是来了清官,惩治了地痞和昏官,窦娥的不白之冤得到昭雪。作者以此表明,正义只能迟到,不会缺席。

这样的结局与毒誓是没有丝毫关联的。试想,在封建社会里,一个弱女子,在强权面前,在暴政面前,在黑恶势力面前,除了求助于那个并不存在的天地,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更有效的途径吗?

发誓,由来已久,已然成为一种民俗文化,就是在今天也没有绝迹。

责任编辑:SLP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